“番福站”是怎么来的?揭秘广州地铁站名诞生背后

“番福站”是怎么来的?揭秘广州地铁站名诞生背后

3月19日0时至24时,广州市无新增确诊病例。新增出院病例1例。

广东生活网讯 2021年3月19日0时至24时,广州市无新增确诊病例。新增出院病例1例。

广东生活网讯 对于不少广州街坊而言,地铁正逐渐成为日常首选的公共交通工具。而一个个地铁站名在给人们指示出方位同时,也成为了人们共同的城市记忆。

值得关注的是,推进在建地铁线路高质量建设是2021年广州市十件民生实事之一,一条条地铁线路将连接了地图上每一个点,一个个地铁车站名也将随之诞生。

新的地铁车站名是如何诞生的?它将经历多少个环节?为什么有些名称的诞生会产生一个个建议名称,又经历一次次的“淘汰”?为什么像广州地铁在建新线二十二号线位于番禺区祈福新村附近站点的命名过程备受讨论?

日前,广州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原广州市地方志研究所副所长龚伯洪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公共交通设施,地铁车站名称既要体现公益性,又要尽可能兼顾各方诉求;既要保障地铁线路按时开通方便群众出行,又不能违反命名的禁止性规定——每条线路车站名称的出台都不容易。

一个地铁车站名称的诞生

近日,据相关部门反映,广州地铁在建新线二十二号线的车站名己按规定报批,此后会按程序公布站名。其中,二十二号线位于番禺区祈福新村附近的站点申报名称为“番福站”(Panfu Zhan)。

以该站点为例,去年6月,相关部门公开征集关于广州地铁二十二号线工程车站名称的意见,吸引了众多市民争相为地铁站点“取名”。祈福新村附近的站点获得多达二十多个“新名字”,如祈福站、钟村东站、金山湖站、小罗站、广福站、锦绣站、佛子岭站、大夫山站……

参与了这个名称论证过程的龚伯洪解释道,广州市地铁车站的命名程序需经过多个环节,包括:由市地铁集团提出申请,市民政局受理、审核后报市政府审批。市地铁集团提出命名申请前是经过调研论证、各方面达成一致的,“杜绝拍脑袋产生名字”。而调研论证工作通常包括初拟名称、现场查验、征求当地政府和公众意见、召开专家会议研究等。

此外,龚伯洪透露,初拟名称的提出是有章可循的。根据《广州市地铁车站命名规则》,地铁车站的名称一般按照以下顺序派生命名:一是区片名称(如赤岗、区庄、钟村);二是标志性公共场所(建筑物)名称(如陈家祠、农讲所、广州起义烈士陵园);三是道路名称;四是如果没有合适的上述名称,则由市民政局会同市地铁集团根据征求意见情况确定命名方式。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大多大众报道只提到前面三项、没提第四项。”龚伯洪分析表示,没有一个地铁车站名称的诞生是一蹴而就的。

一次次地讨论和“淘汰”

不少市民好奇,申报名称“番福站”(Panfu Zhan)是怎么来的?龚伯洪告诉记者,该站点正好位于番禺区市广路中段,站位所在地既没有合适的区片名称,也没有标志性公共场所(建筑物)名称用来派生命名,初拟名称因此按照这个站所在的道路名称派生为“市广路站”。据龚伯洪所知,在22号线车站初拟名称征求意见过程中,当地一些企业和小区业主强烈反对“市广路站”这个名称,同时提出了以“祈福站”或者“金山湖站”“金山谷学校”“广工国际教育学院”“钟三村站”“小罗站”“大夫山站”“锦绣站”等多个建议名称。

他表示,经过现场查验和召开专家会议研究论证,这些建议名称或者因直接违反地铁站命名的禁止性规定,或者因距离该站过远等,都没有被采纳。龚伯洪认为,相对而言,以“市广路站”命名还是比较合适的,但又有不少人认为市广路太长,以此命名定位不准确,有关方面对这个名称也存在较大分歧,始终没有达成一致。在此情况下,当地政府提出了以“番福站”命名的建议,各方对这个名称达成了一致。

龚伯洪透露,有关部门对地铁车站命名工作非常重视、也非常慎重,仅专家会议就开了三次,专家们的意见是一致的,都认为以“番福站”命名比较合适。

他解释道,“一是这个名称体现了当地不少单位、小区、道路、隧道名称含有“福”字的特点;二是以‘番福站’命名没有违反地铁车站命名的禁止性规定;三是字面含义比较好,‘番’字代表‘番禺’,作为地名用字,读音特别,历史悠久,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地方特色,‘番福’一词寓意番禺之福地,可以说,是一个高大上的名称,易于被群众接受;四是各方对这个名称达成了一致,有效解决了22号线车站命名工作中的分歧。”

地铁站名背后的坚持和取舍

在地铁车站名称诞生的同时,也有不少建议名称在过程中被淘汰。以番禺区祈福新村附近的站点为例,龚伯洪解析道,近年来,一些城市以企业、商标或楼盘(小区)名称命名地铁车站的案例引起社会广泛争议,为此,多地相继出台或修订的地方性法规、政府规章、规范性文件基本上都有不以企业名称、字号、商标命名地名的规定,不以企业、商标或楼盘(小区)名称命名地铁站等公共设施、防止地名商业化已成为国内地名管理的普遍共识。

他分析道,该站不能以“祈福站”或者含有“祈福”的名称命名,“这个车站旁边就是祈福集团的办公大楼以及该集团开发建设的‘祈福酒店’‘祈福新邨’等建筑物(小区),如果以‘祈福站’命名,直接违反《广州市地铁车站命名规则》 禁止性规定。有人认为‘祈福’是一个区片名称,这种说法缺乏依据,这个站完全在市政公共道路上,并不在所谓的“祈福区片”内,更不在祈福新邨小区范围内。”

此外,龚伯洪说,“该站周边还有金山谷花园、富豪山庄、广东工业大学番禺校区等多个楼盘(小区)、单位,采用其中任何一个名称派生命名都有违公平;如果随意认定某一楼盘(小区)名称或其他名称为区片名称,那么,目前地铁车站周边的楼盘(小区)或其他企业、组织、机构都可提出类似命名诉求,必将导致地铁车站命名工作陷入‘争地名’等无序状态。”

而就部分群众提出的“钟村东站、钟村南站、钟三村站、小罗站、小罗塘站、广福站、锦绣站”等建议名称,龚伯洪认为,都没有被采纳的原因是这个车站刚好位于番禺区钟村、沙头、东环三个街道的交界处,车站建设用地涉及三个街道,既不在钟三村、小罗村、小罗塘范围内,距离金山湖、大夫山也过远;“广福”“锦绣”与车站站位关联度太低、含义不明;“金山谷学校”“广工国际教育学院”知名度不高,学校名称改动的可能性较大,以此命名可能造成车站名称不稳定。“这些名称没有被采纳,都是经过相关各方和专家会商论证的。”他说。

龚伯洪透露,自己多年来参与了广州市很多条地铁线路的车站命名工作,对这项工作深有体会:“作为公共交通设施,地铁车站名称既要体现公益性,又要尽可能兼顾各方诉求;既要保障地铁线路按时开通方便群众出行,又不能违反命名的禁止性规定,命名工作的难度可以说是越来越大,可以说,每条线路车站名称的出台都不容易。地铁22号线车站命名工作从去年4月启动到正式申报,差不多用了近一年时间。”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苏赞

,

广东生活网讯 对于不少广州街坊而言,地铁正逐渐成为日常首选的公共交通工具。而一个个地铁站名在给人们指示出方位同时,也成为了人们共同的城市记忆。

值得关注的是,推进在建地铁线路高质量建设是2021年广州市十件民生实事之一,一条条地铁线路将连接了地图上每一个点,一个个地铁车站名也将随之诞生。

新的地铁车站名是如何诞生的?它将经历多少个环节?为什么有些名称的诞生会产生一个个建议名称,又经历一次次的“淘汰”?为什么像广州地铁在建新线二十二号线位于番禺区祈福新村附近站点的命名过程备受讨论?

日前,广州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原广州市地方志研究所副所长龚伯洪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公共交通设施,地铁车站名称既要体现公益性,又要尽可能兼顾各方诉求;既要保障地铁线路按时开通方便群众出行,又不能违反命名的禁止性规定——每条线路车站名称的出台都不容易。

一个地铁车站名称的诞生

近日,据相关部门反映,广州地铁在建新线二十二号线的车站名己按规定报批,此后会按程序公布站名。其中,二十二号线位于番禺区祈福新村附近的站点申报名称为“番福站”(Panfu Zhan)。

以该站点为例,去年6月,相关部门公开征集关于广州地铁二十二号线工程车站名称的意见,吸引了众多市民争相为地铁站点“取名”。祈福新村附近的站点获得多达二十多个“新名字”,如祈福站、钟村东站、金山湖站、小罗站、广福站、锦绣站、佛子岭站、大夫山站……

参与了这个名称论证过程的龚伯洪解释道,广州市地铁车站的命名程序需经过多个环节,包括:由市地铁集团提出申请,市民政局受理、审核后报市政府审批。市地铁集团提出命名申请前是经过调研论证、各方面达成一致的,“杜绝拍脑袋产生名字”。而调研论证工作通常包括初拟名称、现场查验、征求当地政府和公众意见、召开专家会议研究等。

此外,龚伯洪透露,初拟名称的提出是有章可循的。根据《广州市地铁车站命名规则》,地铁车站的名称一般按照以下顺序派生命名:一是区片名称(如赤岗、区庄、钟村);二是标志性公共场所(建筑物)名称(如陈家祠、农讲所、广州起义烈士陵园);三是道路名称;四是如果没有合适的上述名称,则由市民政局会同市地铁集团根据征求意见情况确定命名方式。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大多大众报道只提到前面三项、没提第四项。”龚伯洪分析表示,没有一个地铁车站名称的诞生是一蹴而就的。

一次次地讨论和“淘汰”

不少市民好奇,申报名称“番福站”(Panfu Zhan)是怎么来的?龚伯洪告诉记者,该站点正好位于番禺区市广路中段,站位所在地既没有合适的区片名称,也没有标志性公共场所(建筑物)名称用来派生命名,初拟名称因此按照这个站所在的道路名称派生为“市广路站”。据龚伯洪所知,在22号线车站初拟名称征求意见过程中,当地一些企业和小区业主强烈反对“市广路站”这个名称,同时提出了以“祈福站”或者“金山湖站”“金山谷学校”“广工国际教育学院”“钟三村站”“小罗站”“大夫山站”“锦绣站”等多个建议名称。

他表示,经过现场查验和召开专家会议研究论证,这些建议名称或者因直接违反地铁站命名的禁止性规定,或者因距离该站过远等,都没有被采纳。龚伯洪认为,相对而言,以“市广路站”命名还是比较合适的,但又有不少人认为市广路太长,以此命名定位不准确,有关方面对这个名称也存在较大分歧,始终没有达成一致。在此情况下,当地政府提出了以“番福站”命名的建议,各方对这个名称达成了一致。

龚伯洪透露,有关部门对地铁车站命名工作非常重视、也非常慎重,仅专家会议就开了三次,专家们的意见是一致的,都认为以“番福站”命名比较合适。

他解释道,“一是这个名称体现了当地不少单位、小区、道路、隧道名称含有“福”字的特点;二是以‘番福站’命名没有违反地铁车站命名的禁止性规定;三是字面含义比较好,‘番’字代表‘番禺’,作为地名用字,读音特别,历史悠久,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地方特色,‘番福’一词寓意番禺之福地,可以说,是一个高大上的名称,易于被群众接受;四是各方对这个名称达成了一致,有效解决了22号线车站命名工作中的分歧。”

地铁站名背后的坚持和取舍

在地铁车站名称诞生的同时,也有不少建议名称在过程中被淘汰。以番禺区祈福新村附近的站点为例,龚伯洪解析道,近年来,一些城市以企业、商标或楼盘(小区)名称命名地铁车站的案例引起社会广泛争议,为此,多地相继出台或修订的地方性法规、政府规章、规范性文件基本上都有不以企业名称、字号、商标命名地名的规定,不以企业、商标或楼盘(小区)名称命名地铁站等公共设施、防止地名商业化已成为国内地名管理的普遍共识。

他分析道,该站不能以“祈福站”或者含有“祈福”的名称命名,“这个车站旁边就是祈福集团的办公大楼以及该集团开发建设的‘祈福酒店’‘祈福新邨’等建筑物(小区),如果以‘祈福站’命名,直接违反《广州市地铁车站命名规则》 禁止性规定。有人认为‘祈福’是一个区片名称,这种说法缺乏依据,这个站完全在市政公共道路上,并不在所谓的“祈福区片”内,更不在祈福新邨小区范围内。”

此外,龚伯洪说,“该站周边还有金山谷花园、富豪山庄、广东工业大学番禺校区等多个楼盘(小区)、单位,采用其中任何一个名称派生命名都有违公平;如果随意认定某一楼盘(小区)名称或其他名称为区片名称,那么,目前地铁车站周边的楼盘(小区)或其他企业、组织、机构都可提出类似命名诉求,必将导致地铁车站命名工作陷入‘争地名’等无序状态。”

而就部分群众提出的“钟村东站、钟村南站、钟三村站、小罗站、小罗塘站、广福站、锦绣站”等建议名称,龚伯洪认为,都没有被采纳的原因是这个车站刚好位于番禺区钟村、沙头、东环三个街道的交界处,车站建设用地涉及三个街道,既不在钟三村、小罗村、小罗塘范围内,距离金山湖、大夫山也过远;“广福”“锦绣”与车站站位关联度太低、含义不明;“金山谷学校”“广工国际教育学院”知名度不高,学校名称改动的可能性较大,以此命名可能造成车站名称不稳定。“这些名称没有被采纳,都是经过相关各方和专家会商论证的。”他说。

龚伯洪透露,自己多年来参与了广州市很多条地铁线路的车站命名工作,对这项工作深有体会:“作为公共交通设施,地铁车站名称既要体现公益性,又要尽可能兼顾各方诉求;既要保障地铁线路按时开通方便群众出行,又不能违反命名的禁止性规定,命名工作的难度可以说是越来越大,可以说,每条线路车站名称的出台都不容易。地铁22号线车站命名工作从去年4月启动到正式申报,差不多用了近一年时间。”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苏赞

名称,命名,车站,地铁,龚伯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