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了么骑手为赚差价给顾客换菜 7个菜6个是“假”的

饿了么骑手为赚差价给顾客换菜 7个菜6个是“假”的

3月21日0-24时,全省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佛山报告,来自墨西哥。新增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4例,佛山报告1例,来自苏丹;肇庆报告3例,2例来自吉布提,1例来自土耳其。新增出院1例。

广东生活网讯 3月21日0-24时,全省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佛山报告,来自墨西哥。新增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4例,佛山报告1例,来自苏丹;肇庆报告3例,2例来自吉布提,1例来自土耳其。新增出院1例。

3月19日,湖北武汉的王先生遭遇糟心一幕:送上门的7道菜绝大多数都不是自己下单商家“靓靓蒸虾”提供的,而是饿了么骑手拼出来的“1+6真假餐”。

3月20日,饿了么骑手甘某回应上游新闻记者称,买了1个真菜6个“假”菜,再附上假水单(行业语,即账单),如此操作,他“昧”了顾客36元。

王先生说,他不介意骑手昧钱,也不愿看到平台处理骑手,只是希望饿了么反思此事,堵住制度上的漏洞。

7个菜6个是“假”的,账单也是假的

3月19日,王先生家来了两位朋友。傍晚5时许,他通过饿了么跑腿代购服务,在“靓靓蒸虾”水厂店点了油焖大虾、葱烤龙虾、凉拌毛豆、靓家卤藕、干煽花甲、孜然虾球、经典凉面(大)7个菜。

手机APP显示,王先生共支付了486元,其中菜价466元,跑腿代购费20元,骑手甘某接单。

1个多小时后,甘某将7个菜送至王先生家中。他端起凉面时心里犯嘀咕:以前这家店的大份凉面够3个人吃,为何这碗凉面分量不足?

随后,王先生拨打了靓靓蒸虾水厂店电话,店长林女士加了其微信。看到凉面图片后,林女士告诉王先生,该店做凉面时不会加黄瓜丝和火腿丁,这碗凉面不是该店的。看完其他6个菜的图片后,林女士说,只有葱烤龙虾是该店做的,其余均不是。

王先生不敢相信,又给林女士发去了下单截图和印有“靓靓蒸虾”的水单。林女士答复,这张水单也不是该店的。他们的水单上会打印时间,但这张水单上没有时间。

骑手承认“1+6真假餐”,多拿了36元

3月20日上午,林女士向上游新闻记者提供了店内三段监控视频。视频显示,3月19日傍晚6时17分,一名身穿饿了么骑手服装的男子走进店内;6时30分,男子提着一个菜,走出店门。

林女士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通过监控视频和收款流水综合分析,男子提走的那个菜,是价格80元的葱烤龙虾。

其余的6个菜是哪来的?

3月20日中午,上游新闻记者拨通了骑手甘某的电话,他三缄其口。甘某先说:“我是在靓靓蒸虾买的,我有支付记录。”又说:“大部分菜都是在靓靓蒸虾买的。”最后说:“3月19日下雨,我接单时离得远,怕耽误送餐时间,我在江汉路上一个餐馆买了6个菜,在靓靓蒸虾买了一个菜。我付了430元,只多拿了顾客36元。”

上游新闻记者问甘某:6个菜是哪家店买的?假的靓靓蒸虾水单是怎样打印出来的?是你个人行为,还是与餐馆合谋?

针对上述3个问题,甘某挂断电话,未做回答。随后,记者多次拨打其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编号为327043的饿了么客服员告诉上游新闻记者,顾客选择跑腿代购服务时,会支付跑腿代购费用和所购商品的钱;平台只收取跑腿代购费用,再和骑手结算;所购商品的钱由骑手支配。

怀疑“造假一条龙”,商家盼饿了么彻查

骑手甘某说是为了节约时间,而在其他店购买6个菜,武汉靓靓蒸虾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蒋先生并不认同。他说,甘某到该店只买一个菜,就是想规避平台查询送餐路线。如果不是这样,他完全没必要专门跑一趟。

蒋先生称,有人打印出“靓靓蒸虾”的假水单,这人或是甘某,或是不明餐馆的工作人员。若是餐馆工作人员,就说明此事背后有“造假一条龙。”

此前,上游新闻记者让甘某提供支付记录时,他给了一张商家收款记录(金额为349元),商家名为虾蟹王。

3月20日下午,上游新闻记者与蒋先生在多条路段寻找商家“虾蟹王”,均无果。

“骑手的行为,抹黑了我们的品牌。”蒋先生希望饿了么平台彻查此事真相。

3月19日,王先生已拨打饿了么平台反映此事。截至记者发稿时,饿了么平台给王先生的回复是:此事由客服专员处理,但客服专员在休息,会加急处理。

王先生说:“我收到的外卖不是我想点的,说明平台监管有漏洞,饿了么平台不从制度上解决问题,可能还有下一个受害者。”

,

3月19日,湖北武汉的王先生遭遇糟心一幕:送上门的7道菜绝大多数都不是自己下单商家“靓靓蒸虾”提供的,而是饿了么骑手拼出来的“1+6真假餐”。

3月20日,饿了么骑手甘某回应上游新闻记者称,买了1个真菜6个“假”菜,再附上假水单(行业语,即账单),如此操作,他“昧”了顾客36元。

王先生说,他不介意骑手昧钱,也不愿看到平台处理骑手,只是希望饿了么反思此事,堵住制度上的漏洞。

7个菜6个是“假”的,账单也是假的

3月19日,王先生家来了两位朋友。傍晚5时许,他通过饿了么跑腿代购服务,在“靓靓蒸虾”水厂店点了油焖大虾、葱烤龙虾、凉拌毛豆、靓家卤藕、干煽花甲、孜然虾球、经典凉面(大)7个菜。

手机APP显示,王先生共支付了486元,其中菜价466元,跑腿代购费20元,骑手甘某接单。

1个多小时后,甘某将7个菜送至王先生家中。他端起凉面时心里犯嘀咕:以前这家店的大份凉面够3个人吃,为何这碗凉面分量不足?

随后,王先生拨打了靓靓蒸虾水厂店电话,店长林女士加了其微信。看到凉面图片后,林女士告诉王先生,该店做凉面时不会加黄瓜丝和火腿丁,这碗凉面不是该店的。看完其他6个菜的图片后,林女士说,只有葱烤龙虾是该店做的,其余均不是。

王先生不敢相信,又给林女士发去了下单截图和印有“靓靓蒸虾”的水单。林女士答复,这张水单也不是该店的。他们的水单上会打印时间,但这张水单上没有时间。

骑手承认“1+6真假餐”,多拿了36元

3月20日上午,林女士向上游新闻记者提供了店内三段监控视频。视频显示,3月19日傍晚6时17分,一名身穿饿了么骑手服装的男子走进店内;6时30分,男子提着一个菜,走出店门。

林女士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通过监控视频和收款流水综合分析,男子提走的那个菜,是价格80元的葱烤龙虾。

其余的6个菜是哪来的?

3月20日中午,上游新闻记者拨通了骑手甘某的电话,他三缄其口。甘某先说:“我是在靓靓蒸虾买的,我有支付记录。”又说:“大部分菜都是在靓靓蒸虾买的。”最后说:“3月19日下雨,我接单时离得远,怕耽误送餐时间,我在江汉路上一个餐馆买了6个菜,在靓靓蒸虾买了一个菜。我付了430元,只多拿了顾客36元。”

上游新闻记者问甘某:6个菜是哪家店买的?假的靓靓蒸虾水单是怎样打印出来的?是你个人行为,还是与餐馆合谋?

针对上述3个问题,甘某挂断电话,未做回答。随后,记者多次拨打其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编号为327043的饿了么客服员告诉上游新闻记者,顾客选择跑腿代购服务时,会支付跑腿代购费用和所购商品的钱;平台只收取跑腿代购费用,再和骑手结算;所购商品的钱由骑手支配。

怀疑“造假一条龙”,商家盼饿了么彻查

骑手甘某说是为了节约时间,而在其他店购买6个菜,武汉靓靓蒸虾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蒋先生并不认同。他说,甘某到该店只买一个菜,就是想规避平台查询送餐路线。如果不是这样,他完全没必要专门跑一趟。

蒋先生称,有人打印出“靓靓蒸虾”的假水单,这人或是甘某,或是不明餐馆的工作人员。若是餐馆工作人员,就说明此事背后有“造假一条龙。”

此前,上游新闻记者让甘某提供支付记录时,他给了一张商家收款记录(金额为349元),商家名为虾蟹王。

3月20日下午,上游新闻记者与蒋先生在多条路段寻找商家“虾蟹王”,均无果。

“骑手的行为,抹黑了我们的品牌。”蒋先生希望饿了么平台彻查此事真相。

3月19日,王先生已拨打饿了么平台反映此事。截至记者发稿时,饿了么平台给王先生的回复是:此事由客服专员处理,但客服专员在休息,会加急处理。

王先生说:“我收到的外卖不是我想点的,说明平台监管有漏洞,饿了么平台不从制度上解决问题,可能还有下一个受害者。”

王先生,骑手,平台,上游,新闻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