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不知道“番福”是企业名,政协委员建议补充听取民意

专家称不知道“番福”是企业名,政协委员建议补充听取民意

2021年3月23日0时至24时,广州市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例。新增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3例。

广东生活网讯 2021年3月23日0时至24时,广州市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例。

广东生活网讯 地铁22号线争议站名“番福”引起各方关注。提名“番福”时,是否知道这是番禺一家企业的名字?“番福”这个名字在征集公众意见后才出现,直接进入申报环节,现在可否补充听取民意?昨天,记者独家采访了专家龚伯洪、广东省政协委员苏忠阳以及广州市人民政府参事、文史专家黄淼章,复盘“番福”带来的疑问。

“番禺区也不知道这是企业名”

广州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原广州市地方志研究所副所长龚伯洪参与了地铁22号线车站名称的论证,他说:“这是番禺区政府提出的名字,我们比对过《规则》,‘番福’没有违反。”

之所以强调“没有违反《规则》”,因为该车站最开始采用的工程暂定名“祈福”,违背了《规则》的禁止性规定:“不得使用楼盘(小区)、企业字号、商标名称以及商业性建筑物(设施)名称。”该规定的背景,主要是防止地名商业化。

然而,“番福”恰恰是番禺一家环保科技公司的名字。当记者告知此事时,电话那头的龚伯洪不禁失笑,“咁搞笑(这么搞笑)”。

“当时在座的都不知道,包括番禺区自己都不知道。”龚伯洪所指的“在座的”,包括市民政局、番禺区政府、地铁集团等单位代表、论证专家等。

“虽然我没有参加论证会,但据我所知,广州为此多次开会讨论,不可能为了一家企业选择‘番福’这个名字。”广州市人民政府参事、文史专家黄淼章认为,此事并非刻意为之,纯属巧合。

“如何命名有待相关方面商讨”

“番福”作为番禺一家企业名字,尽管很可能是各方此前不知道的事实,但《规则》没有就是否“知情”或“故意”作出区分对待。接下来怎么办?“这就有待相关方面再‘倾’(商讨)了。”龚伯洪说。

受访的多方不约而同指出:“‘番福’是番禺区政府的意见。”龚伯洪说,广州市地铁车站的命名程序需经过多个环节,包括:市地铁集团提出申请,市民政局受理、审核后报市政府审批。而上述环节却没有提及番禺区政府。龚伯洪进一步解释,市地铁集团提出命名申请前,需经过调研论证,这通常包括初拟名称、现场查验、征求当地政府和公众意见、召开专家会议研究等。

据相关方面透露,目前22号线的车站名已经按规定报批,将按程序公布站名。然而,“报批”不等于“获批”,此时发现站名存在合规性漏洞,正是修正的好时机。至于是重新由当地政府研究新站名、地铁集团提出命名申请、还是主管部门或审批方直接调整,《规则》尚未就此作出明确说明。

建议:听取市民意见再作决定

省政协委员苏忠阳认为:“‘番福’与其说‘番禺福地’,更令人产生‘番禺祈福’的联想,何不大大方方叫‘祈福’?这是约定俗成的名字,本地人甚至外地人都非常熟悉,一听就知道是哪里。不应‘斩脚趾避沙虫’(因噎废食),地铁站名是给市民使用的,方便市民、通俗易懂、遵从老百姓的意愿才是根本。”

从不同机构进行的多次投票来看,“祈福”确实是得票率最高的候选。对此,黄淼章认为:“祈福新村有大量的居民,如果大家集中投票,得票率高也很正常。”在他看来,不应该为“祈福”开绿灯。龚伯洪补充道:“修改《规则》需要很多程序,现在地铁开通时间很紧,可能等不及了。”

值得注意的是,“番福”是在征求公众意见之后才出现的名字,直接进入申报环节,经广州日报率先报道市民才得知此事。“本周一,民政部在地铁站命名咨询的回复中明确表示,应当做好研究论证和征求意见工作,尊重当地群众的愿望。”苏忠阳建议,“现在既然这个名字与《规则》不符,那么更应该补充征集市民意见,比如让大家投票选出符合群众意愿的站名。”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天研

,

广东生活网讯 地铁22号线争议站名“番福”引起各方关注。提名“番福”时,是否知道这是番禺一家企业的名字?“番福”这个名字在征集公众意见后才出现,直接进入申报环节,现在可否补充听取民意?昨天,记者独家采访了专家龚伯洪、广东省政协委员苏忠阳以及广州市人民政府参事、文史专家黄淼章,复盘“番福”带来的疑问。

“番禺区也不知道这是企业名”

广州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原广州市地方志研究所副所长龚伯洪参与了地铁22号线车站名称的论证,他说:“这是番禺区政府提出的名字,我们比对过《规则》,‘番福’没有违反。”

之所以强调“没有违反《规则》”,因为该车站最开始采用的工程暂定名“祈福”,违背了《规则》的禁止性规定:“不得使用楼盘(小区)、企业字号、商标名称以及商业性建筑物(设施)名称。”该规定的背景,主要是防止地名商业化。

然而,“番福”恰恰是番禺一家环保科技公司的名字。当记者告知此事时,电话那头的龚伯洪不禁失笑,“咁搞笑(这么搞笑)”。

“当时在座的都不知道,包括番禺区自己都不知道。”龚伯洪所指的“在座的”,包括市民政局、番禺区政府、地铁集团等单位代表、论证专家等。

“虽然我没有参加论证会,但据我所知,广州为此多次开会讨论,不可能为了一家企业选择‘番福’这个名字。”广州市人民政府参事、文史专家黄淼章认为,此事并非刻意为之,纯属巧合。

“如何命名有待相关方面商讨”

“番福”作为番禺一家企业名字,尽管很可能是各方此前不知道的事实,但《规则》没有就是否“知情”或“故意”作出区分对待。接下来怎么办?“这就有待相关方面再‘倾’(商讨)了。”龚伯洪说。

受访的多方不约而同指出:“‘番福’是番禺区政府的意见。”龚伯洪说,广州市地铁车站的命名程序需经过多个环节,包括:市地铁集团提出申请,市民政局受理、审核后报市政府审批。而上述环节却没有提及番禺区政府。龚伯洪进一步解释,市地铁集团提出命名申请前,需经过调研论证,这通常包括初拟名称、现场查验、征求当地政府和公众意见、召开专家会议研究等。

据相关方面透露,目前22号线的车站名已经按规定报批,将按程序公布站名。然而,“报批”不等于“获批”,此时发现站名存在合规性漏洞,正是修正的好时机。至于是重新由当地政府研究新站名、地铁集团提出命名申请、还是主管部门或审批方直接调整,《规则》尚未就此作出明确说明。

建议:听取市民意见再作决定

省政协委员苏忠阳认为:“‘番福’与其说‘番禺福地’,更令人产生‘番禺祈福’的联想,何不大大方方叫‘祈福’?这是约定俗成的名字,本地人甚至外地人都非常熟悉,一听就知道是哪里。不应‘斩脚趾避沙虫’(因噎废食),地铁站名是给市民使用的,方便市民、通俗易懂、遵从老百姓的意愿才是根本。”

从不同机构进行的多次投票来看,“祈福”确实是得票率最高的候选。对此,黄淼章认为:“祈福新村有大量的居民,如果大家集中投票,得票率高也很正常。”在他看来,不应该为“祈福”开绿灯。龚伯洪补充道:“修改《规则》需要很多程序,现在地铁开通时间很紧,可能等不及了。”

值得注意的是,“番福”是在征求公众意见之后才出现的名字,直接进入申报环节,经广州日报率先报道市民才得知此事。“本周一,民政部在地铁站命名咨询的回复中明确表示,应当做好研究论证和征求意见工作,尊重当地群众的愿望。”苏忠阳建议,“现在既然这个名字与《规则》不符,那么更应该补充征集市民意见,比如让大家投票选出符合群众意愿的站名。”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天研

名字,龚伯洪,番禺,规则,地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