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千人以上中学今年将配齐专职心理教师

广州千人以上中学今年将配齐专职心理教师

3月30日,以“领航新发展 澎湃新活力”为主题的2021中国广州国际投资年会盛大开幕。

广东生活网讯 3月30日,以“领航新发展 澎湃新活力”为主题的2021中国广州国际投资年会盛大开幕。

今年全国两会上,教育问题以及衍生而来的青少年心理问题受到了广泛关注。

受去年疫情影响,青少年外出活动减少、学习节奏被打乱,他们心理健康受到国家和社会关注。继2019年之后,广州市今年也将“加强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再次列入政府工作报告。如何从源头上预防青少年心理问题?广州市政协民生实事协商平台“有事好商量”2021年第一期关注便是该话题,政协委员们就“家长、学校、社会如何形成合力”展开协商。

协商之后的好消息是,广州今年将在1000人以上的中学和1200人以上的小学,都配齐专职心理健康教师。

焦点1

家长不懂心理健康知识?

学校通过多种方式为家长提供培训

根据广州市团校2019年的《穗港澳台青少年精神健康与社会支持比较研究》显示,学业成绩和心理健康呈现正相关,学习成绩优异者,往往心理更健康。

但该研究也指出,成绩好坏似乎成为此阶段青少年是否“优秀”的唯一标准,这让青少年往往因畏惧学习,害怕压力产生逃避情绪。如果此种情绪无法疏导,将损害孩子心理健康。而家人的支持与青少年健康息息相关。家人支持中,青少年更倾向于寻找父母亲,其次才是兄弟姐妹和其他亲友。

市政协委员、市中小学卫生健康促进中心主任戴秀文指出,常是因为家长的理念跟方法不对,导致孩子的成长事与愿违。“太多家长认为给孩子报很多学习班,过度给孩子施加压力,孩子的学习成绩就能好了。这种行为非常短视,它挫伤的是孩子可持续发展的长远能力。”

市政协委员、华新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方颂表示,委员们在脑科医院调研的时候发现,孩子发现自己心理方面存在问题,首先会上网查询,随后才向父母寻求帮助。但父母平均要1~2年才能够接受这个事实,然后带孩子去就诊。

市政协委员张婉玲对此建议,要发挥家长学校的作用,定期为家长提供心理健康知识课程,建立学校与家长的沟通机制。也要在有需要、有条件的街道或社区,建立青少年心理健康关爱中心,开展对家长和学生的辅导,开设一个可以倾诉的空间。

目前,广州全市所有学校都建立了家长学校,开展包括未成年人心理健康知识在内的家庭教育工作。市教育局副局长华山鹰表示,学校也以家委会、家长会、家访的形式,来加强跟家长的沟通,帮助家长树立正确的家庭教育的观念。

焦点2

学校如何预防学生心理健康问题?

广州将在所有学校逐步配齐专职心理教师

2020年9月11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发布《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要求各高中及高等院校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健康体检内容,建立学生心理健康档案,评估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对测评结果异常的学生给予重点关注。这说明学校同样是预防学生心理健康的重要阵地,专职心理教师则显得非常必要。

景育丹是应用心理学硕士,目前在越秀区铁一小学担任专职心理教师。她负责上心理健康教育主题课,进行学生的个别心理辅导,以及与学生家长建立心理健康教育沟通的渠道。更重要的是,专职心理老师带动了铁一小学的心理教育教师团队建设和心理健康教育工作。

“孩子更愿意走进心理健康辅导室了。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有烦恼的时候,会有人听他倾诉,自己有问题的时候,会有人给他解决。”越秀区铁一小学校长张婥恩说。

市教育局副局长华山鹰说,广州市教育局今年重点工作是在千人以上的中学和1200人以上的小学都配齐专职的心理健康教师。“我们还要对学校老师进行全员的心理健康知识的培训。期待今年以后逐步达到所有学校100%配备心理健康专职教师。”他说。

市政协委员、海珠区五凤小学校长杨伟文认为,学校配备专职心理教师之外,也有学校和家庭都解决不了的心理问题。此时更需要专业的精神科医生或心理咨询师来判断孩子的状况,必要时还要转介到医疗机构进行专项诊治。但“校-医转介”的机制还存在着堵点。

市卫健委副主任周端华表示,目前市卫健委已经筛选了14家高水平精神科门诊的医疗机构,来为学校转介的学生提供绿色通道。广州已保证每一所学校都有健康副校长,副校长的人选都来自卫生部门,可为学校提供专业的建议和指导。

焦点3

心理健康服务资源分散怎破解?

多部门共同探索编写工作指引

目前,广州青少年心理健康医疗资源相对紧缺。部分的医院心理门诊预约都排在了两个月后。

据统计显示,2020年,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脑科医院的就诊患者中,18岁以下被诊断为情感相关障碍的,达到了31000人次。

市卫健委副主任周端华说,广州精神卫生资源在全国省会城市排在前列,总共有60多家医疗机构有精神科门诊。广州市二级以上医疗机构79间,开设精神心理门诊的有42间,占53%,妇幼保健院开设精神科或者儿童心理/发育门诊的比例为三分之二。

此外,广医附属脑科医院也开通了24小时心理热线020-81899120。该热线除了咨询之外,也可提供网络咨询服务。“总体而言,因为需求增长得比较快,所以还是相对紧缺。”周端华表示。

市政协委员、海珠区五凤小学校长杨伟文表示,目前广州市青少年心理健康公共服务医疗资源还是比较紧张和分散,很多部门都在努力,但相互缺乏联动沟通。他建议把当前卫健、教育、团委、妇联、民政等各部门和社会机构等各种服务信息和功能汇总,整合资源,搭建全市统一的青少年心理健康公共服务平台,让有需要的青少年、家长和学校可以“一号求助”,实现快速的咨询、干预、转介等服务功能。

团市委副书记王婵娟介绍,接下来他们也准备与市卫健委、市民政等部门合作探索编写青少年心理服务资源和心理咨询个案转介工作指引,联动多方力量加强社会宣传教育,共同关注青少年心理健康。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龙锟

,

今年全国两会上,教育问题以及衍生而来的青少年心理问题受到了广泛关注。

受去年疫情影响,青少年外出活动减少、学习节奏被打乱,他们心理健康受到国家和社会关注。继2019年之后,广州市今年也将“加强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再次列入政府工作报告。如何从源头上预防青少年心理问题?广州市政协民生实事协商平台“有事好商量”2021年第一期关注便是该话题,政协委员们就“家长、学校、社会如何形成合力”展开协商。

协商之后的好消息是,广州今年将在1000人以上的中学和1200人以上的小学,都配齐专职心理健康教师。

焦点1

家长不懂心理健康知识?

学校通过多种方式为家长提供培训

根据广州市团校2019年的《穗港澳台青少年精神健康与社会支持比较研究》显示,学业成绩和心理健康呈现正相关,学习成绩优异者,往往心理更健康。

但该研究也指出,成绩好坏似乎成为此阶段青少年是否“优秀”的唯一标准,这让青少年往往因畏惧学习,害怕压力产生逃避情绪。如果此种情绪无法疏导,将损害孩子心理健康。而家人的支持与青少年健康息息相关。家人支持中,青少年更倾向于寻找父母亲,其次才是兄弟姐妹和其他亲友。

市政协委员、市中小学卫生健康促进中心主任戴秀文指出,常是因为家长的理念跟方法不对,导致孩子的成长事与愿违。“太多家长认为给孩子报很多学习班,过度给孩子施加压力,孩子的学习成绩就能好了。这种行为非常短视,它挫伤的是孩子可持续发展的长远能力。”

市政协委员、华新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方颂表示,委员们在脑科医院调研的时候发现,孩子发现自己心理方面存在问题,首先会上网查询,随后才向父母寻求帮助。但父母平均要1~2年才能够接受这个事实,然后带孩子去就诊。

市政协委员张婉玲对此建议,要发挥家长学校的作用,定期为家长提供心理健康知识课程,建立学校与家长的沟通机制。也要在有需要、有条件的街道或社区,建立青少年心理健康关爱中心,开展对家长和学生的辅导,开设一个可以倾诉的空间。

目前,广州全市所有学校都建立了家长学校,开展包括未成年人心理健康知识在内的家庭教育工作。市教育局副局长华山鹰表示,学校也以家委会、家长会、家访的形式,来加强跟家长的沟通,帮助家长树立正确的家庭教育的观念。

焦点2

学校如何预防学生心理健康问题?

广州将在所有学校逐步配齐专职心理教师

2020年9月11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发布《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要求各高中及高等院校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健康体检内容,建立学生心理健康档案,评估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对测评结果异常的学生给予重点关注。这说明学校同样是预防学生心理健康的重要阵地,专职心理教师则显得非常必要。

景育丹是应用心理学硕士,目前在越秀区铁一小学担任专职心理教师。她负责上心理健康教育主题课,进行学生的个别心理辅导,以及与学生家长建立心理健康教育沟通的渠道。更重要的是,专职心理老师带动了铁一小学的心理教育教师团队建设和心理健康教育工作。

“孩子更愿意走进心理健康辅导室了。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有烦恼的时候,会有人听他倾诉,自己有问题的时候,会有人给他解决。”越秀区铁一小学校长张婥恩说。

市教育局副局长华山鹰说,广州市教育局今年重点工作是在千人以上的中学和1200人以上的小学都配齐专职的心理健康教师。“我们还要对学校老师进行全员的心理健康知识的培训。期待今年以后逐步达到所有学校100%配备心理健康专职教师。”他说。

市政协委员、海珠区五凤小学校长杨伟文认为,学校配备专职心理教师之外,也有学校和家庭都解决不了的心理问题。此时更需要专业的精神科医生或心理咨询师来判断孩子的状况,必要时还要转介到医疗机构进行专项诊治。但“校-医转介”的机制还存在着堵点。

市卫健委副主任周端华表示,目前市卫健委已经筛选了14家高水平精神科门诊的医疗机构,来为学校转介的学生提供绿色通道。广州已保证每一所学校都有健康副校长,副校长的人选都来自卫生部门,可为学校提供专业的建议和指导。

焦点3

心理健康服务资源分散怎破解?

多部门共同探索编写工作指引

目前,广州青少年心理健康医疗资源相对紧缺。部分的医院心理门诊预约都排在了两个月后。

据统计显示,2020年,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脑科医院的就诊患者中,18岁以下被诊断为情感相关障碍的,达到了31000人次。

市卫健委副主任周端华说,广州精神卫生资源在全国省会城市排在前列,总共有60多家医疗机构有精神科门诊。广州市二级以上医疗机构79间,开设精神心理门诊的有42间,占53%,妇幼保健院开设精神科或者儿童心理/发育门诊的比例为三分之二。

此外,广医附属脑科医院也开通了24小时心理热线020-81899120。该热线除了咨询之外,也可提供网络咨询服务。“总体而言,因为需求增长得比较快,所以还是相对紧缺。”周端华表示。

市政协委员、海珠区五凤小学校长杨伟文表示,目前广州市青少年心理健康公共服务医疗资源还是比较紧张和分散,很多部门都在努力,但相互缺乏联动沟通。他建议把当前卫健、教育、团委、妇联、民政等各部门和社会机构等各种服务信息和功能汇总,整合资源,搭建全市统一的青少年心理健康公共服务平台,让有需要的青少年、家长和学校可以“一号求助”,实现快速的咨询、干预、转介等服务功能。

团市委副书记王婵娟介绍,接下来他们也准备与市卫健委、市民政等部门合作探索编写青少年心理服务资源和心理咨询个案转介工作指引,联动多方力量加强社会宣传教育,共同关注青少年心理健康。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龙锟

心理,健康,学校,青少年,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