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党史|这栋小楼见证了25万工人罢工16个月

学党史|这栋小楼见证了25万工人罢工16个月

广东出台《关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体制机制改革的实施意见》

《意见》指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建立就业与产业、教育、医疗等政策协同机制,加大财政对稳就业的支持力度;加快建立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产业体系;推动城乡区域协调发展促进流动均衡;打造创新创业高地,增强流动动力。

  从广州地铁6号线团一大广场站走出,迎面便能看到一座掩映在绿荫中的红色小楼,这里曾经是广东水师提督李准的花园别墅“东园”。96年前,一场轰轰烈烈的工人运动席卷广州和香港两地,这场大罢工的指挥机关——省港罢工委员会就驻扎在这里。

省港大罢工纪念馆东园门楼。张冠军 摄。

  大罢工持续了16个月之久,参与人数达到25万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省港工人团结一致,积极参加反对帝国主义和军阀的斗争,其时间之长、规模之大、组织之严密,在中国工人运动史上是空前的,在世界工人运动史上也属罕见。

  广泛发动,25万人参与罢工

  在广州市越秀区东园横路与挹翠路交会路口附近200米的范围内,分布着团一大广场、省港罢工委员会旧址、中华全国总工会旧址等多个红色景点,其中一栋主色调为红色的“红楼”分外醒目,红楼之“红”也是革命之“红”,这里正是省港罢工委员会旧址。

省港大罢工纪念馆正在改造。张冠军 摄。

  第一次国共合作后,广东工人运动高潮迭起。1925年5月30日,上海发生五卅惨案。经过分析研究,中共广东区委决定发动省港罢工。

  经过前期准备,1925年6月19日,香港海员、电车工人、印刷工人首先罢工,接着其他行业的工人也纷纷响应。随后,10万多名工人不顾英帝国主义者的阻挠和威胁,从香港回到广东各地。6月21日,3000多名中国洋务工人也在沙面租界宣布罢工,集体离开沙面,返回广州市区。

  然而,两日后,广州工人和各界群众10万多人举行游行示威,经过沙面租界对岸的沙基时,遭英、法水兵射击和军舰炮轰,当场打死50余人,重伤170余人。

  如今在广州市荔湾区,有一条名为六二三的道路,便是以沙基惨案发生之日命名,离这条道路不远处,还设立着刻有“毋忘此日”的石碑,后改名为“沙基惨案烈士纪念碑”,每年6月23日,都会有群众自发前来这里祭拜。

  沙基惨案的发生,更激发了广州、香港群众的民族愤慨,罢工进一步扩大,至月底罢工人数已达25万人。

  创新领导组织架构,保障罢工顺利进行

  在深圳罗湖区繁华的东门老街上,矗立着一座传统的岭南建筑,“思月书院”四个大字书写其上,但它更知名的身份则是省港大罢工委员会接待站旧址。

省港大罢工委员会接待站旧址。刘佳荣 摄。

  省港大罢工期间,生活工作在香港的10万多名工人跨过深圳河,前往广州,为了保障这些工人旅途通畅,罢工委员会派员在深圳河畔建立起了多座接待站,供北上的工人们歇脚、休息,其中一座便设立在了思月书院。

  省港大罢工爆发后,为了安置罢工工人,坚持斗争,领导罢工的共产党人发动工人选出代表,组成罢工工人代表大会,作为罢工工人的“最高议事机关”,同时吸取俄国苏维埃政府的经验,组织建立了由罢工工人代表组成的罢工委员会,下设干事局、干事局又下设多个部,负责具体事务。

  罢工委员会还采取了“特许证”制度,提出“凡不是英国货、英国船及经过香港者,准其直来广州”的“单独对英”的原则,作为省港罢工期间所实行的“中心策略”,与英帝国主义作斗争。并组成了2000多人的工人武装纠察队,到各港口驻防,限制珠江口一带的帝国主义经济活动,英帝国主义受到了沉重的政治和经济打击。

《省港罢工工人代表大会第一百次纪念册》,省港大罢工纪念馆供图。

  1926年10月10日,中共广东区委发表《为省港罢工自动的停止封锁宣言》,省港罢工委员会也发表《停止封锁宣言》。这一天,广州市30万民众举行盛大集会,拥护停止封锁、结束罢工的决定,至此,省港大罢工宣告结束。

  东园如今已成红色教育基地

  如今看到的东园,是上世纪80年代根据原貌在原址重新修复的模样。

  东园最早是清末广东水师提督李准的私家花园。1926年11月6日,帝国主义收买反动分子纵火焚毁东园,仅存一座门楼和"红楼"前的一棵大树。上世纪80年代,广东省政府在原地重建罢工纠察队使用过的红楼、设立纪念馆并对公众开放。

  但由于建设年代久远,目前东园门楼、红楼的屋面、梁柱、墙体、门窗、装饰、地面等都有不同程度破损污渍,纪念馆已经全面围蔽,进行维修保护。

  在工程现场,广东省建科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设计师刘海生与记者分享了参与建设项目半年来的经历与收获。“每一个设计环节,从方案开始,都会邀请相关专家进行论证把脉。”刘海生说道。

  自去年国庆期间进入施工场地后,刘海生与团队已在场地工作了近半年的时间。看着设计与施工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刘海生最大的愿望便是,希望省港大罢工纪念馆以崭新面貌开放后,公众能够共同回望这段在中国工人运动史上具有深刻影响的历史事件。“如果能让观众参观时对这段历史产生更深的感悟,那我们的努力便是有价值的。”刘海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