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国沙尘“飘”洋过海 日韩遭遇十年一遇黄沙天气

蒙古国沙尘“飘”洋过海 日韩遭遇十年一遇黄沙天气

当地时间31日,世卫组织免疫战略咨询专家组主席亚历杭德罗·克拉维托表示,中国国药和科兴已提供其新冠疫苗相关数据,有效率与世卫组织要求相符,希望在四月底前发布其使用建议。

当地时间31日,世卫组织免疫战略咨询专家组主席亚历杭德罗·克拉维托表示,中国国药和科兴已提供其新冠疫苗相关数据,有效率与世卫组织要求相符,希望在四月底前发布其使用建议。

北京的沙尘暴刚过去,这两天,日本、韩国也遭遇了十年一遇的沙尘天气。

据日本气象厅3月30日报告,目前,黄沙尘已袭击了整个日本列岛的大部分地区,东京时隔10年观测到黄沙天气,能见度最高不足10公里。

从29日正午过后,受强烈西风影响,日本九州、四国等地区皆被黄沙笼罩。目前,日本广播协会(NHK)官网已开启多个城市的直播,以跟踪空气被黄沙污染的情况。

△福冈市

△大阪市

△长崎市

韩联社3月30日报道,受连日沙尘天气影响,韩国多地可吸入颗粒物(PM10)浓度飙升,达到严重污染级别。

△30日,首尔市城区被沙尘笼罩

韩国气象厅29日时隔11年在全国范围内发布沙尘暴预警。环境部当天也向全国17个市道发布“关注”级别的沙尘暴预警,这是环境部自2015年引进沙尘暴预警制度后首次针对全境发布沙尘暴预警。

△29日仁川机场被沙尘笼罩,这天气能飞吗?

△观光客登上南山远眺首尔风景,也就看个寂寞吧……

沙尘暴从哪里来?

据卫星影像和地面监测信息综合评估,这波沙尘来自蒙古国。26日至27日,蒙古国中东部出现大范围强沙尘暴天气,随后沙尘一路“飘”洋过海向东南方向移动。

△北京时间28日,北京市生态环境监测中心监测到从蒙古国转移的沙尘天气

△东京时间29日,日本气象厅预测日本将遭遇来自西北方向的黄沙天气

蒙古国中戈壁省政府官员29日说,该省3月中旬以来遭遇的强沙尘暴天气造成重大损失,截至29日该省有约16万头(只)牲畜死亡,另有约23万头(只)牲畜仍无下落;有468人在强沙尘暴中走失,其中9人不幸死亡;多地发生断电、断水;100多座蒙古包被损毁。

此前,蒙古国部分地区曾于3月13日至14日遭遇强沙尘暴和暴风雪天气,导致10人死亡,20多间房屋屋顶被掀,1200余只牛羊等牲畜被强沙尘暴卷走。

△图片来源:蒙古国自然环境与旅游部官网

蒙古国气象专家表示,今年入春以来该国发生沙尘暴天气的频率和强度均超过往年。生态专家担心,沙尘暴若频繁发生,恐造成更大破坏并形成恶性循环。

多地接连“吃土” 成因何在?

气温升高 气旋增强

气象专家表示,这两次沙尘天气过程主要起源于蒙古国。今年以来,蒙古国气温明显偏高、降水偏少,土壤提前解冻,表层疏松,地表条件非常有利于沙尘天气发生。

另外,受较强蒙古气旋和冷高压的配合,风力较大,为沙尘天气发生提供了很好的热力和动力条件,沙尘升至空中伴随着蒙古气旋不断东移,在多地形成沙尘暴。

深居内陆 气候干旱

沙尘天气频发与蒙古国的自然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蒙古国是一个深居内陆远离海洋的国家,其国土都位于温带大陆性气候区,终年干燥少雨。

△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

来自太平洋的湿润气团难以翻越大兴安岭从东到西到达,来自北冰洋的水汽也难以跨越杭爱山脉,因此蒙古国南部就形成了干旱的戈壁沙漠。

最近的研究当中,该国易受荒漠化影响的土地面积占了90%,仅有最北部的库苏古尔省和肯特省的部分地区能免受土地荒漠化的影响,荒漠草原景观几乎遍布了全国。

过度放牧采矿 加剧自然环境恶化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9年的一项调查研究显示,畜牧业占到蒙古国农业生产的90%。蒙古国是全球第二大羊绒生产国,羊绒供应量约占全球的三分之一。

从1990年到2020年,蒙古国牲畜数量从超过2000万头涨至近7000万头,比牧场总承载能力足足超出3300万头,不同地区放牧牲畜数量达到牧场环境承载力的2~7倍。

△1970年至2020年蒙古国牲畜数量统计(图片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此外,矿产资源的开采等人为因素加剧了草原荒漠化的进程。

蒙古国是一个矿产资源丰富的国家,其财政收入主要依赖铜、煤等资源出口。近年来,蒙古国采矿业发展迅猛,对戈壁地区草原环境带来更严峻的破坏压力。

随着风力减弱,这波黄沙将慢慢退去。据韩国气象厅消息,各地的沙尘暴预警从30日上午开始陆续解除,今明仍有沙尘滞留。日本气象厅预计,4月1日日本附近的黄沙也将基本消除。

从蒙古国途经中国,这场沙尘暴一路南下,影响多国。

面对环境问题,没有国家能独善其身。

保护生态,每个人责无旁贷。

监制丨唐怡

制片人丨文凡

编辑丨雷溦

,

北京的沙尘暴刚过去,这两天,日本、韩国也遭遇了十年一遇的沙尘天气。

据日本气象厅3月30日报告,目前,黄沙尘已袭击了整个日本列岛的大部分地区,东京时隔10年观测到黄沙天气,能见度最高不足10公里。

从29日正午过后,受强烈西风影响,日本九州、四国等地区皆被黄沙笼罩。目前,日本广播协会(NHK)官网已开启多个城市的直播,以跟踪空气被黄沙污染的情况。

△福冈市

△大阪市

△长崎市

韩联社3月30日报道,受连日沙尘天气影响,韩国多地可吸入颗粒物(PM10)浓度飙升,达到严重污染级别。

△30日,首尔市城区被沙尘笼罩

韩国气象厅29日时隔11年在全国范围内发布沙尘暴预警。环境部当天也向全国17个市道发布“关注”级别的沙尘暴预警,这是环境部自2015年引进沙尘暴预警制度后首次针对全境发布沙尘暴预警。

△29日仁川机场被沙尘笼罩,这天气能飞吗?

△观光客登上南山远眺首尔风景,也就看个寂寞吧……

沙尘暴从哪里来?

据卫星影像和地面监测信息综合评估,这波沙尘来自蒙古国。26日至27日,蒙古国中东部出现大范围强沙尘暴天气,随后沙尘一路“飘”洋过海向东南方向移动。

△北京时间28日,北京市生态环境监测中心监测到从蒙古国转移的沙尘天气

△东京时间29日,日本气象厅预测日本将遭遇来自西北方向的黄沙天气

蒙古国中戈壁省政府官员29日说,该省3月中旬以来遭遇的强沙尘暴天气造成重大损失,截至29日该省有约16万头(只)牲畜死亡,另有约23万头(只)牲畜仍无下落;有468人在强沙尘暴中走失,其中9人不幸死亡;多地发生断电、断水;100多座蒙古包被损毁。

此前,蒙古国部分地区曾于3月13日至14日遭遇强沙尘暴和暴风雪天气,导致10人死亡,20多间房屋屋顶被掀,1200余只牛羊等牲畜被强沙尘暴卷走。

△图片来源:蒙古国自然环境与旅游部官网

蒙古国气象专家表示,今年入春以来该国发生沙尘暴天气的频率和强度均超过往年。生态专家担心,沙尘暴若频繁发生,恐造成更大破坏并形成恶性循环。

多地接连“吃土” 成因何在?

气温升高 气旋增强

气象专家表示,这两次沙尘天气过程主要起源于蒙古国。今年以来,蒙古国气温明显偏高、降水偏少,土壤提前解冻,表层疏松,地表条件非常有利于沙尘天气发生。

另外,受较强蒙古气旋和冷高压的配合,风力较大,为沙尘天气发生提供了很好的热力和动力条件,沙尘升至空中伴随着蒙古气旋不断东移,在多地形成沙尘暴。

深居内陆 气候干旱

沙尘天气频发与蒙古国的自然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蒙古国是一个深居内陆远离海洋的国家,其国土都位于温带大陆性气候区,终年干燥少雨。

△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

来自太平洋的湿润气团难以翻越大兴安岭从东到西到达,来自北冰洋的水汽也难以跨越杭爱山脉,因此蒙古国南部就形成了干旱的戈壁沙漠。

最近的研究当中,该国易受荒漠化影响的土地面积占了90%,仅有最北部的库苏古尔省和肯特省的部分地区能免受土地荒漠化的影响,荒漠草原景观几乎遍布了全国。

过度放牧采矿 加剧自然环境恶化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9年的一项调查研究显示,畜牧业占到蒙古国农业生产的90%。蒙古国是全球第二大羊绒生产国,羊绒供应量约占全球的三分之一。

从1990年到2020年,蒙古国牲畜数量从超过2000万头涨至近7000万头,比牧场总承载能力足足超出3300万头,不同地区放牧牲畜数量达到牧场环境承载力的2~7倍。

△1970年至2020年蒙古国牲畜数量统计(图片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此外,矿产资源的开采等人为因素加剧了草原荒漠化的进程。

蒙古国是一个矿产资源丰富的国家,其财政收入主要依赖铜、煤等资源出口。近年来,蒙古国采矿业发展迅猛,对戈壁地区草原环境带来更严峻的破坏压力。

随着风力减弱,这波黄沙将慢慢退去。据韩国气象厅消息,各地的沙尘暴预警从30日上午开始陆续解除,今明仍有沙尘滞留。日本气象厅预计,4月1日日本附近的黄沙也将基本消除。

从蒙古国途经中国,这场沙尘暴一路南下,影响多国。

面对环境问题,没有国家能独善其身。

保护生态,每个人责无旁贷。

监制丨唐怡

制片人丨文凡

编辑丨雷溦

蒙古国,沙尘暴,天气,沙尘,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