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礼策划师:“导演”一场美丽的告别 让思念不留遗憾

葬礼策划师:“导演”一场美丽的告别 让思念不留遗憾

邱有哈子的清明假期,也成为当下中国各地民众“补偿式返乡”的缩影——除了回乡祭祀扫墓,更能弥补春节期间因“就地过年”未能和家人团聚的遗憾。

按顾客要求个性化订制的葬礼场景。

2021年4月1日,已故音乐人赵英俊又重新“出现”在他自己的追思会上。追思会现场没有用黑白照片,也没有用肃穆的白菊花;乐队、海报、蓝色的舞台灯光……这就像是一场再寻常不过的演出。赵英俊的生前好友们穿着休闲装,拿着吉他、贝斯和麦克风,唱着他生前所写的歌曲《送你一朵小红花》。

23岁的葬礼策划师顾雪瑶,也把《送你一朵小红花》放进了自己的“葬礼歌单”。她并不避讳谈论死亡,在她看来,死亡是终点,也是另一种起点,与其去抗拒它,不如坦然面对,主动讨论它。

人们会以怎样的方式与这个世界做最后的告别?清明节之际,记者采访了三位葬礼策划师,在她们过往所策划过的葬礼中,不乏一些个性化定制的葬礼:有的是以婚礼的形式为逝者“合灵”、有的以教室上课的形式送别逝者,有的则为逝者办了一场摄影展……这一切,都是为了完成逝者以及家属们的心愿。原来,葬礼也可以充满温暖与美好,这既是对逝者的最好怀念,对于生者而言也是一次于生命的启迪,因为爱是超越生死的。

葬礼策划师高春霞: 用婚礼送别“平如美棠”

白玫瑰、绿帐幔、小风铃、水晶吊坠、罗马柱,以及用若干老照片做成的“时光通道”,上面是一对夫妇从黑发到白头的合影留念。如果没有看到桌面上摆放的两只灵盒,许多人可能会误以为这是一对金婚夫妇的纪念日现场,毕竟鲜少有人能将这些唯美而温馨的元素与葬礼联系到一起。

这是2020年,葬礼策划师高春霞为“平如美棠”策划的一场合灵仪式。今年38岁的高春霞从事葬礼策划已有8年。相比“葬礼策划师”这个身份,高春霞更喜欢称呼自己为“葬礼导演”或者“生命抚慰师”。

高春霞所工作的地方在上海福寿园,这里每年有大约3000多家客户来此落葬已逝亲友,大多数时候,家属们都会以简单的方式为逝者举行下葬仪式,但不乏一些亲友为了满足逝者生前的心愿,提出一些特殊的需求。“葬礼策划师的工作,就是将亲属们提出的抽象需求,转化为个性化的葬礼仪式。”高春霞说。

去年疫情期间,高春霞就接到了一个特别的订单,这个客户提出了一个非常罕见的请求:为刚刚去世的父亲,和去世了12年的母亲举行合灵仪式——而他们的父母,则是“平如美棠”:2020年初,99岁高龄的饶平如去世;他的老伴毛美棠则去世于2008年,在老伴去世后,饶平如在痛苦和思念中用画笔画下了两人的一生,从相识、相恋、被迫分别二十年、重聚再到相守。这一组画被子女们发布到网络上后,感动了大批网友,“平如美棠”一词也成了许多人心目中“最好爱情的模样”。

但最初,高春霞并不了解两位老人的爱情故事。直到老人的五位子女找到她,带着《平如美棠》那本书,她翻书时才知道这是平凡而相亲相爱的一家。根据书中饶平如老人画的一张夫妇俩当年在大礼堂结婚的图片,高春霞萌生了“用还原两位逝者婚礼的形式”来举行合灵仪式的想法。

按顾客要求个性化订制的葬礼场景。

“让亲友进一步了解逝者”

当葬礼策划师的8年间,高春霞做了无数场个性化定制的葬礼,也在过程中无数次感受着人间的真情与冷暖。作为一名葬礼策划师,高春霞并不希望自己所策划的葬礼是过于哀伤的。“大多数时候,葬礼的意义是纪念逝者、抚慰生者,甚至有的时候它是一种传承教育,让一家人真真正正地聚在一起,回顾他们与逝者的点点滴滴。”高春霞更喜欢把“葬礼”称为“告别会”,“在这场告别会上,亲友们才能进一步了解逝者。”

此前,高春霞就接手过一个案例:逝者是一名20多岁的女孩,因为意外不幸离世。女孩的父母原本计划以普通的形式为女儿下葬,直到整理遗物时,发现了女儿拍的许多街景照片以及日记本,日记本中女儿写到,自己最大的心愿是办一场摄影展。接到这个需求后,高春霞便开始查找海派风格摄影展的相关布景资料。最终,女孩的告别会是在一个酒店举行,以复古棕色为主色调,用胶卷的形式串起了女孩生前所拍摄过的所有风景。

从沟通意向到策划执行,一场个性化葬礼往往需要花费策划师大半个月甚至更长时间。而高春霞筹划最久的一场葬礼花了将近三四个月时间,那位客户是一位香港孤寡老太,其20岁的女儿因为心脏病意外去世。“老太太可能情绪处于非常敏感而悲痛的状态,在我经手之前,她已经接连换了两位策划师。等我去接洽时,只觉得老人家非常不好沟通,我只能用一些文案来慢慢打动她,最终磨合了将近一个月。”而逝者最终的葬礼定为“破茧成蝶”主题:蝴蝶形状的墓碑,现场挂着的紫色蝴蝶,还有放飞的粉色气球……

尽管高春霞总是希望最大程度地满足逝者亲友们的需求,但每次复盘时,她却都会心存遗憾。高春霞坦言,从事殡葬行业,她见到的客户太多,“不理解或者情绪化属于常态,但是我们仍旧希望把每一场葬礼做得完美,至少让人们的思念不留遗憾。”

海葬策划师顾雪瑶: 海葬也可以温馨体面

就职于广东圆满殡葬投资有限公司的顾雪瑶是一名23岁的葬礼策划师。作为一名95后,顾雪瑶很早就确定了职业方向:当一名葬礼策划师。

人们应该如何告别逝者?抱着这样的问题,顾雪瑶报考了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通过系统学习,她发现这个行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其实葬礼也可以是一个人性化、有温度的仪式。”

三年前毕业后,喜欢大海的顾雪瑶,成为一名专职从事海葬殡仪服务的策划师。而选择这种入葬方式的,大多是生者为尊重和支持作出海葬决定的逝者。在全国范围内,广州实行海葬的时间相对较早,至今已有三十余年历史。

海葬仪式多为群体性,顾雪瑶每个月会跟一次船出海,驶行到指定区域,再由工作人员撒骨灰,实行群体性海葬,船只通常只能在海域停留半小时。不过对于一些想与逝者做最后告别的客户来说,他们会希望选择个性化葬礼。

个性化定制服务让海葬也变得温馨而体面。

最令顾雪瑶印象深刻的,是她曾为一位客户策划过的海葬。老人年轻时曾长期从事海洋工作,之后和家属长期居住国外,在老人家去世后,为让老人落叶归根,家人选择将其骨灰盒带回到国内的海域安葬,并向顾雪瑶提出,“希望最后这一程简单温馨一点,让逝者很体面地离开”。

于是,顾雪瑶选择了一艘通体为白色的船,并以白色和蓝色作为主题进行船身布置。船头的甲板上挂着白色的纱幔,点缀着白百合、黄色小雏菊以及康乃馨;家属们带着老人生前喜爱的用品和物件,在一种放松的情况下完成了这场葬礼。

还原教室告别高中女孩

“相比其他的葬礼,海葬的个性化操作还有很大的空间。”顾雪瑶介绍。实际上,在从事海葬之前,顾雪瑶曾经为一位高中女孩设计过一场告别会。整个告别会是在酒店举行。女孩是因为情绪问题自杀,在她离开时,其生前的同学和师友内心都受到了非常强大的冲击。

顾雪瑶深刻理解孩子们的状态,她不希望这场葬礼会给孩子们带来更大的压力,于是小心翼翼地进行着引导,最终与家属商议后,决定以温馨的校园主题形式来让孩子们告别女孩。在告别会上,顾雪瑶用桌椅复刻了女孩生前所就读班级的模样,在女孩的座位上摆上她的日常学习生活用品,还有她喜欢的明星专辑以及小说,同学们则以在班级中的座位坐在相应位置;背景音乐则是选择女孩最喜欢的歌曲。

按顾客要求个性化订制的葬礼场景。

那场葬礼结束后,顾雪瑶松了一口气。“我希望这些孩子可以明白,死亡是终点,但也是另一种起点,与其去抗拒它,不如坦然面对,才能丰富自己后面的人生。”

森林葬策划师刘艳: 为逝者筹办“森林下午茶”

与许多殡葬相关专业毕业而进入这个行业的同事不同,刘艳大学就读的是中文专业。2009年,她进入合肥大蜀山文化陵园工作,从一开始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讲解员,到后来正式成为一名葬礼策划师。

刘艳策划过的印象最深刻的葬礼,是一场森林葬。森林葬大多为集体下葬,把逝者的骨灰装入可降解的生态骨灰坛中,埋在大树之下,使遗骨随着时间的流逝最终融于自然。

但大多数时候出于工程考量,森林葬多为集体下葬,鲜少会采取个性化定制的葬礼仪式,而刘艳却策划了一场葬礼,让80多岁的老太太在森林里与她离世的老伴儿“喝”了最后一次下午茶。

刘艳至今还记得老人家第一次来到墓园时的场景。由于儿女已移居国外,当时老太太是在朋友的子女陪同下前来,提出希望为自己的老伴办一场单独的森林葬。原本墓园没有这样的先例,但是老太太的话却打动了所有人。老人家说:“我们相爱一生,从未拌过嘴。如今他走了,我也行将就木;在他离开之后,我不可能独留余生,我只想和他一起安安静静地葬在森林,就把这一次当作我们俩的葬礼,我想看看自己最后会是什么样子。”

花了半个月时间,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刘艳为逝者筹备了一场“森林下午茶”的告别会:那是在森林葬基地旁的一个瀑布处,青青草地上铺着桔梗花和白玫瑰,正中央则摆放着一张洁白的桌子,两侧摆放着椅子;桌面中央是老先生的骨灰盒,上面撒着花瓣,两旁则是茶具,老太太坐在右侧,子女坐在对面,一家四口就如同在喝一顿下午茶。伴着老先生生前最喜欢的古典乐,三个人聊着天,讲述着过往。

刘艳默默地在一旁看着这场葬礼,宛如见证着两位老人的一生:他们上大学时相恋,而后结为连理,相互扶持,并培养孩子成才,直到把孩子们送出国门,两人享受着晚年金婚时光。在告别会上,子女们心怀愧疚,老太太却表现得格外镇定,她对着老伴的骨灰盒说:“以前我们老是在抢,想成为送对方离开的那一个;现在你在我前面走了,没关系,我们的心连在一起就可以了。”

“我们这一行有一句话:逝者安息,生者前行;服务逝者,抚慰生者。葬礼对家属的意义,或许就是所有情感和爱的表达;对于逝者而言,就是人生走过一遭,希望生者能记住他们。毕竟一个人最终的离开,不是死亡,而是被遗忘。” 刘艳说。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程依伦

,

按顾客要求个性化订制的葬礼场景。

2021年4月1日,已故音乐人赵英俊又重新“出现”在他自己的追思会上。追思会现场没有用黑白照片,也没有用肃穆的白菊花;乐队、海报、蓝色的舞台灯光……这就像是一场再寻常不过的演出。赵英俊的生前好友们穿着休闲装,拿着吉他、贝斯和麦克风,唱着他生前所写的歌曲《送你一朵小红花》。

23岁的葬礼策划师顾雪瑶,也把《送你一朵小红花》放进了自己的“葬礼歌单”。她并不避讳谈论死亡,在她看来,死亡是终点,也是另一种起点,与其去抗拒它,不如坦然面对,主动讨论它。

人们会以怎样的方式与这个世界做最后的告别?清明节之际,记者采访了三位葬礼策划师,在她们过往所策划过的葬礼中,不乏一些个性化定制的葬礼:有的是以婚礼的形式为逝者“合灵”、有的以教室上课的形式送别逝者,有的则为逝者办了一场摄影展……这一切,都是为了完成逝者以及家属们的心愿。原来,葬礼也可以充满温暖与美好,这既是对逝者的最好怀念,对于生者而言也是一次于生命的启迪,因为爱是超越生死的。

葬礼策划师高春霞: 用婚礼送别“平如美棠”

白玫瑰、绿帐幔、小风铃、水晶吊坠、罗马柱,以及用若干老照片做成的“时光通道”,上面是一对夫妇从黑发到白头的合影留念。如果没有看到桌面上摆放的两只灵盒,许多人可能会误以为这是一对金婚夫妇的纪念日现场,毕竟鲜少有人能将这些唯美而温馨的元素与葬礼联系到一起。

这是2020年,葬礼策划师高春霞为“平如美棠”策划的一场合灵仪式。今年38岁的高春霞从事葬礼策划已有8年。相比“葬礼策划师”这个身份,高春霞更喜欢称呼自己为“葬礼导演”或者“生命抚慰师”。

高春霞所工作的地方在上海福寿园,这里每年有大约3000多家客户来此落葬已逝亲友,大多数时候,家属们都会以简单的方式为逝者举行下葬仪式,但不乏一些亲友为了满足逝者生前的心愿,提出一些特殊的需求。“葬礼策划师的工作,就是将亲属们提出的抽象需求,转化为个性化的葬礼仪式。”高春霞说。

去年疫情期间,高春霞就接到了一个特别的订单,这个客户提出了一个非常罕见的请求:为刚刚去世的父亲,和去世了12年的母亲举行合灵仪式——而他们的父母,则是“平如美棠”:2020年初,99岁高龄的饶平如去世;他的老伴毛美棠则去世于2008年,在老伴去世后,饶平如在痛苦和思念中用画笔画下了两人的一生,从相识、相恋、被迫分别二十年、重聚再到相守。这一组画被子女们发布到网络上后,感动了大批网友,“平如美棠”一词也成了许多人心目中“最好爱情的模样”。

但最初,高春霞并不了解两位老人的爱情故事。直到老人的五位子女找到她,带着《平如美棠》那本书,她翻书时才知道这是平凡而相亲相爱的一家。根据书中饶平如老人画的一张夫妇俩当年在大礼堂结婚的图片,高春霞萌生了“用还原两位逝者婚礼的形式”来举行合灵仪式的想法。

按顾客要求个性化订制的葬礼场景。

“让亲友进一步了解逝者”

当葬礼策划师的8年间,高春霞做了无数场个性化定制的葬礼,也在过程中无数次感受着人间的真情与冷暖。作为一名葬礼策划师,高春霞并不希望自己所策划的葬礼是过于哀伤的。“大多数时候,葬礼的意义是纪念逝者、抚慰生者,甚至有的时候它是一种传承教育,让一家人真真正正地聚在一起,回顾他们与逝者的点点滴滴。”高春霞更喜欢把“葬礼”称为“告别会”,“在这场告别会上,亲友们才能进一步了解逝者。”

此前,高春霞就接手过一个案例:逝者是一名20多岁的女孩,因为意外不幸离世。女孩的父母原本计划以普通的形式为女儿下葬,直到整理遗物时,发现了女儿拍的许多街景照片以及日记本,日记本中女儿写到,自己最大的心愿是办一场摄影展。接到这个需求后,高春霞便开始查找海派风格摄影展的相关布景资料。最终,女孩的告别会是在一个酒店举行,以复古棕色为主色调,用胶卷的形式串起了女孩生前所拍摄过的所有风景。

从沟通意向到策划执行,一场个性化葬礼往往需要花费策划师大半个月甚至更长时间。而高春霞筹划最久的一场葬礼花了将近三四个月时间,那位客户是一位香港孤寡老太,其20岁的女儿因为心脏病意外去世。“老太太可能情绪处于非常敏感而悲痛的状态,在我经手之前,她已经接连换了两位策划师。等我去接洽时,只觉得老人家非常不好沟通,我只能用一些文案来慢慢打动她,最终磨合了将近一个月。”而逝者最终的葬礼定为“破茧成蝶”主题:蝴蝶形状的墓碑,现场挂着的紫色蝴蝶,还有放飞的粉色气球……

尽管高春霞总是希望最大程度地满足逝者亲友们的需求,但每次复盘时,她却都会心存遗憾。高春霞坦言,从事殡葬行业,她见到的客户太多,“不理解或者情绪化属于常态,但是我们仍旧希望把每一场葬礼做得完美,至少让人们的思念不留遗憾。”

海葬策划师顾雪瑶: 海葬也可以温馨体面

就职于广东圆满殡葬投资有限公司的顾雪瑶是一名23岁的葬礼策划师。作为一名95后,顾雪瑶很早就确定了职业方向:当一名葬礼策划师。

人们应该如何告别逝者?抱着这样的问题,顾雪瑶报考了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通过系统学习,她发现这个行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其实葬礼也可以是一个人性化、有温度的仪式。”

三年前毕业后,喜欢大海的顾雪瑶,成为一名专职从事海葬殡仪服务的策划师。而选择这种入葬方式的,大多是生者为尊重和支持作出海葬决定的逝者。在全国范围内,广州实行海葬的时间相对较早,至今已有三十余年历史。

海葬仪式多为群体性,顾雪瑶每个月会跟一次船出海,驶行到指定区域,再由工作人员撒骨灰,实行群体性海葬,船只通常只能在海域停留半小时。不过对于一些想与逝者做最后告别的客户来说,他们会希望选择个性化葬礼。

个性化定制服务让海葬也变得温馨而体面。

最令顾雪瑶印象深刻的,是她曾为一位客户策划过的海葬。老人年轻时曾长期从事海洋工作,之后和家属长期居住国外,在老人家去世后,为让老人落叶归根,家人选择将其骨灰盒带回到国内的海域安葬,并向顾雪瑶提出,“希望最后这一程简单温馨一点,让逝者很体面地离开”。

于是,顾雪瑶选择了一艘通体为白色的船,并以白色和蓝色作为主题进行船身布置。船头的甲板上挂着白色的纱幔,点缀着白百合、黄色小雏菊以及康乃馨;家属们带着老人生前喜爱的用品和物件,在一种放松的情况下完成了这场葬礼。

还原教室告别高中女孩

“相比其他的葬礼,海葬的个性化操作还有很大的空间。”顾雪瑶介绍。实际上,在从事海葬之前,顾雪瑶曾经为一位高中女孩设计过一场告别会。整个告别会是在酒店举行。女孩是因为情绪问题自杀,在她离开时,其生前的同学和师友内心都受到了非常强大的冲击。

顾雪瑶深刻理解孩子们的状态,她不希望这场葬礼会给孩子们带来更大的压力,于是小心翼翼地进行着引导,最终与家属商议后,决定以温馨的校园主题形式来让孩子们告别女孩。在告别会上,顾雪瑶用桌椅复刻了女孩生前所就读班级的模样,在女孩的座位上摆上她的日常学习生活用品,还有她喜欢的明星专辑以及小说,同学们则以在班级中的座位坐在相应位置;背景音乐则是选择女孩最喜欢的歌曲。

按顾客要求个性化订制的葬礼场景。

那场葬礼结束后,顾雪瑶松了一口气。“我希望这些孩子可以明白,死亡是终点,但也是另一种起点,与其去抗拒它,不如坦然面对,才能丰富自己后面的人生。”

森林葬策划师刘艳: 为逝者筹办“森林下午茶”

与许多殡葬相关专业毕业而进入这个行业的同事不同,刘艳大学就读的是中文专业。2009年,她进入合肥大蜀山文化陵园工作,从一开始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讲解员,到后来正式成为一名葬礼策划师。

刘艳策划过的印象最深刻的葬礼,是一场森林葬。森林葬大多为集体下葬,把逝者的骨灰装入可降解的生态骨灰坛中,埋在大树之下,使遗骨随着时间的流逝最终融于自然。

但大多数时候出于工程考量,森林葬多为集体下葬,鲜少会采取个性化定制的葬礼仪式,而刘艳却策划了一场葬礼,让80多岁的老太太在森林里与她离世的老伴儿“喝”了最后一次下午茶。

刘艳至今还记得老人家第一次来到墓园时的场景。由于儿女已移居国外,当时老太太是在朋友的子女陪同下前来,提出希望为自己的老伴办一场单独的森林葬。原本墓园没有这样的先例,但是老太太的话却打动了所有人。老人家说:“我们相爱一生,从未拌过嘴。如今他走了,我也行将就木;在他离开之后,我不可能独留余生,我只想和他一起安安静静地葬在森林,就把这一次当作我们俩的葬礼,我想看看自己最后会是什么样子。”

花了半个月时间,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刘艳为逝者筹备了一场“森林下午茶”的告别会:那是在森林葬基地旁的一个瀑布处,青青草地上铺着桔梗花和白玫瑰,正中央则摆放着一张洁白的桌子,两侧摆放着椅子;桌面中央是老先生的骨灰盒,上面撒着花瓣,两旁则是茶具,老太太坐在右侧,子女坐在对面,一家四口就如同在喝一顿下午茶。伴着老先生生前最喜欢的古典乐,三个人聊着天,讲述着过往。

刘艳默默地在一旁看着这场葬礼,宛如见证着两位老人的一生:他们上大学时相恋,而后结为连理,相互扶持,并培养孩子成才,直到把孩子们送出国门,两人享受着晚年金婚时光。在告别会上,子女们心怀愧疚,老太太却表现得格外镇定,她对着老伴的骨灰盒说:“以前我们老是在抢,想成为送对方离开的那一个;现在你在我前面走了,没关系,我们的心连在一起就可以了。”

“我们这一行有一句话:逝者安息,生者前行;服务逝者,抚慰生者。葬礼对家属的意义,或许就是所有情感和爱的表达;对于逝者而言,就是人生走过一遭,希望生者能记住他们。毕竟一个人最终的离开,不是死亡,而是被遗忘。” 刘艳说。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程依伦

葬礼,逝者,高春霞,策划师,顾雪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