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位广州起义烈士、义士后代自汕尾来穗祭奠英烈

数十位广州起义烈士、义士后代自汕尾来穗祭奠英烈

潮汕地区各地缺水状况不尽相同 居民生活用水仍有保障

记者日前通过各地应急管理、水利等部门了解到,在干旱较严重的潮汕地区,不同城市面临的缺水状况不尽相同,但基本都处于“等雨来”的状态。

  “你其勿悲,自古圣贤皆有死,英雄亦有死,何独我也?”4月11日正午,苏家麒烈士的侄孙苏胜前在广州市黄陂白石岗烈士墓前红着眼睛,念起叔公1928年就义前留下的狱中遗书。当日一早,苏胜前与汕尾海丰县政府人员、数十位在广州起义中牺牲的烈士、义士后人自汕尾出发,经2个多小时车程来到广州拜祭英烈。

  长眠于此的有360多位烈士、义士,有6位为烈士,其余都是义士。其中,苏家麒烈士为当年原广东公医大学学生会主席、党支部书记,不幸被捕惨遭杀害,其他烈士、义士均牺牲于广州起义。有烈士后人整理发现,在这些烈士、义士中,来自汕尾市海丰县赤坑镇沙港乡有名有姓可查的先烈多达108位。

  “他从小勤奋耕读,成绩优异。读医后更是多次发表文章呼吁医学界要树立救国救民的思想,为民族争气。”忆起叔公,苏胜前几度红了眼眶。1925年“六·二三”沙基惨案期间,苏家麒身带药袋冒着生命危险现场挽救了数十人的生命。

  毕业后,苏家麒在中山大学医学院工作,并担任学院中共地下党组织主要负责人,曾多次协助彭湃发展农民运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中,他被捕后受尽反动派“放水灯、吊飞机、灌水”种种酷刑,但始终视死如归。1928年2月10日深夜,苏家麒英勇就义。“他自知必死无疑,连夜作了致父母亲及兄弟、妻儿的两封遗书让狱友带出。就这样,生命结束在28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