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女车主获释后首发声:不认为特斯拉提供的是车辆原始数据

特斯拉女车主获释后首发声:不认为特斯拉提供的是车辆原始数据

4月26日,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发布出行指引,预计“五一”期间,我省高速公路日均车流约为770万车次,峰值高达840万次,迎来新一轮出行高峰。

“五一”小长假即将到来,随着我国疫情防控稳中向好,疫苗接种快速推进,“五一”出行成为不少群众的选择。4月26日,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发布出行指引,预计“五一”期间,我省高速公路日均车流约为770万车次,峰值高达840万次,迎来新一轮出行高峰。

4月25日早,九派新闻记者于上海市青浦区拘留所了解到,在上海车展特斯拉车顶维权的张女士行政拘留期满,已被释放。

晚间,张女士被释放后首次发文,其表示了对上海政府和公安部门对其批评教育的感谢,并对特斯拉近期的各项态度、做法,提出了5点质疑:

1.特斯拉声明中的“车主不接受任何形式的第三方检测”与实不符,她表示,自己也从未表达过不接受第三方检测,只是不接受他们指定的第三方检测机构。

2.对于特斯拉未经其本人同意,私自将数据向大众公开的行为,张女士认为这侵犯她们的个人隐私,也触犯了我们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3.认为特斯拉副总裁陶琳女士在公开采访中所说的她们提过的“巨额赔偿”,要求提供证据、或公开道歉。

4.否认特斯拉副总裁陶琳女士所说的她们“背后有人”的说法。“特斯拉的做法培养了我们收集证据,学习汽车知识,甚至还懂了点法律,现在还要学习着研究后台数据,作为车主我多么希望我在维权这一方面不专业。”

5.关于22号特斯拉公布的数据,以及特斯拉发到其邮箱的数据,认为这并非其车辆的原始数据。请求特斯拉公布数据来源、提取方式、制作方式及筛选原则。

张女士同时对特斯拉已经提供给其个人的数据进行了大略分析:

10分钟后,特斯拉方通过微博再发声,称4月25日上午11时02分,已经与张女士家属取得联系,并进行了电话沟通。他们表达了进一步沟通的意愿和诚意。张女士家属表示,张女士需要休息两天,之后再联系。

特斯拉同时称,会积极与各级主管部门沟通,争取在政府的指导和监督下尽快启动下一次调解,并推动第三方检测。会尽全力配合解决问题。

附:张女士发文全文

大家好,我是上海车展特斯拉车顶维权车主。很抱歉由于自己过激的维权行为占用了公共资源,在此向大家表示道歉。非常感谢上海政府和公安部门对我的批评教育,感谢大家的关注和理解。维权本身并不违法,但采取的方式一定要合法、合规、合情、合理。我目前身体情况良好,感谢大家的关心。

关于特斯拉近期的各项态度、做法,我有以下几点质疑。

1.特斯拉在19号下午3点的声明里提到,近两月以来特斯拉方始终保持与车主积极协商,提出多种解决方案,车主不接受任何形式的第三方检测,并强烈拒绝提出的所有方案。事实上,从3月27日到今天早上为止,特斯拉从未与我们主动沟通过,更没有积极解决此事的态度。我也从未表达过不接受第三方检测,只是不接受他们指定的第三方检测机构。

2.昨天特斯拉私自把数据公开发布了出来,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八条规定,数据属于我们车主,应该直接交到我们手上,特斯拉未经我本人同意,私自将数据向大众公开的行为,侵犯了我们的个人隐私,也触犯了我们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3.特斯拉副总裁陶琳女士公开说我们向特斯拉提出要求巨额赔偿,请她对此言论拿出证据,不然就需要陶琳女士向我们公开道歉,我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4.陶琳此前接受采访时称:“我觉得她也很专业,背后应该是有(人)的。”我们如何专业?车主就不能学习和成长了吗?特斯拉的做法培养了我们懂得收集证据,学习汽车知识,甚至还懂了点法律,现在还要学习着研究后台数据,作为车主我多么希望我在维权这一方面不专业。特斯拉有这么多专业的维权车主,底层原因是什么呢?关于背后有人的说法,我觉得这是赤裸裸的人身攻击和恶意揣测,上海警方已证实我的维权行为没有任何人指使和操控,陶琳女士作为特斯拉高管,你这样讲话的底气从何而来?这种毫无根据的指责让我和我的家人再次受伤害。

5.关于22号特斯拉公布的数据,以及特斯拉发到我邮箱的数据,我认为这并不是我车辆的原始数据,请特斯拉公布数据来源、提取方式、制作方式及筛选原则。而关于特斯拉已经提供给我个人的数据,我进行了大略分析,详情请看图1。从我买车到发生事故的一年零两个月的时间里,我对我的车百般呵护,给车辆打蜡、贴钻,精心装饰,然而现在我从一个品牌的忠实粉丝变成了一个过激维权的车主,两个月以来,我和家人因维权一事经历了种种磨难,我认为爱一个东西,并不是一味纵容包庇它的缺点,而是指出它的缺点,让它越来越完善。短时间内,国内特斯拉事故频出,每每看到疑似特斯拉失控事件,有人受到伤害甚至失去生命,我都痛心不已,不想再有更多无辜的人受到伤害,不想再有流血事件的发生,因为每一次的小概率事件,对一个家庭来讲,意味着有可能是灭顶之灾。人的生命安危高于一切,我真诚地希望自己曾经坚定选择过的品牌能够做得更好,真正地拿出一家大企业该有的责任与担当!

九派新闻记者裘星

,

4月25日早,九派新闻记者于上海市青浦区拘留所了解到,在上海车展特斯拉车顶维权的张女士行政拘留期满,已被释放。

晚间,张女士被释放后首次发文,其表示了对上海政府和公安部门对其批评教育的感谢,并对特斯拉近期的各项态度、做法,提出了5点质疑:

1.特斯拉声明中的“车主不接受任何形式的第三方检测”与实不符,她表示,自己也从未表达过不接受第三方检测,只是不接受他们指定的第三方检测机构。

2.对于特斯拉未经其本人同意,私自将数据向大众公开的行为,张女士认为这侵犯她们的个人隐私,也触犯了我们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3.认为特斯拉副总裁陶琳女士在公开采访中所说的她们提过的“巨额赔偿”,要求提供证据、或公开道歉。

4.否认特斯拉副总裁陶琳女士所说的她们“背后有人”的说法。“特斯拉的做法培养了我们收集证据,学习汽车知识,甚至还懂了点法律,现在还要学习着研究后台数据,作为车主我多么希望我在维权这一方面不专业。”

5.关于22号特斯拉公布的数据,以及特斯拉发到其邮箱的数据,认为这并非其车辆的原始数据。请求特斯拉公布数据来源、提取方式、制作方式及筛选原则。

张女士同时对特斯拉已经提供给其个人的数据进行了大略分析:

10分钟后,特斯拉方通过微博再发声,称4月25日上午11时02分,已经与张女士家属取得联系,并进行了电话沟通。他们表达了进一步沟通的意愿和诚意。张女士家属表示,张女士需要休息两天,之后再联系。

特斯拉同时称,会积极与各级主管部门沟通,争取在政府的指导和监督下尽快启动下一次调解,并推动第三方检测。会尽全力配合解决问题。

附:张女士发文全文

大家好,我是上海车展特斯拉车顶维权车主。很抱歉由于自己过激的维权行为占用了公共资源,在此向大家表示道歉。非常感谢上海政府和公安部门对我的批评教育,感谢大家的关注和理解。维权本身并不违法,但采取的方式一定要合法、合规、合情、合理。我目前身体情况良好,感谢大家的关心。

关于特斯拉近期的各项态度、做法,我有以下几点质疑。

1.特斯拉在19号下午3点的声明里提到,近两月以来特斯拉方始终保持与车主积极协商,提出多种解决方案,车主不接受任何形式的第三方检测,并强烈拒绝提出的所有方案。事实上,从3月27日到今天早上为止,特斯拉从未与我们主动沟通过,更没有积极解决此事的态度。我也从未表达过不接受第三方检测,只是不接受他们指定的第三方检测机构。

2.昨天特斯拉私自把数据公开发布了出来,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八条规定,数据属于我们车主,应该直接交到我们手上,特斯拉未经我本人同意,私自将数据向大众公开的行为,侵犯了我们的个人隐私,也触犯了我们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3.特斯拉副总裁陶琳女士公开说我们向特斯拉提出要求巨额赔偿,请她对此言论拿出证据,不然就需要陶琳女士向我们公开道歉,我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4.陶琳此前接受采访时称:“我觉得她也很专业,背后应该是有(人)的。”我们如何专业?车主就不能学习和成长了吗?特斯拉的做法培养了我们懂得收集证据,学习汽车知识,甚至还懂了点法律,现在还要学习着研究后台数据,作为车主我多么希望我在维权这一方面不专业。特斯拉有这么多专业的维权车主,底层原因是什么呢?关于背后有人的说法,我觉得这是赤裸裸的人身攻击和恶意揣测,上海警方已证实我的维权行为没有任何人指使和操控,陶琳女士作为特斯拉高管,你这样讲话的底气从何而来?这种毫无根据的指责让我和我的家人再次受伤害。

5.关于22号特斯拉公布的数据,以及特斯拉发到我邮箱的数据,我认为这并不是我车辆的原始数据,请特斯拉公布数据来源、提取方式、制作方式及筛选原则。而关于特斯拉已经提供给我个人的数据,我进行了大略分析,详情请看图1。从我买车到发生事故的一年零两个月的时间里,我对我的车百般呵护,给车辆打蜡、贴钻,精心装饰,然而现在我从一个品牌的忠实粉丝变成了一个过激维权的车主,两个月以来,我和家人因维权一事经历了种种磨难,我认为爱一个东西,并不是一味纵容包庇它的缺点,而是指出它的缺点,让它越来越完善。短时间内,国内特斯拉事故频出,每每看到疑似特斯拉失控事件,有人受到伤害甚至失去生命,我都痛心不已,不想再有更多无辜的人受到伤害,不想再有流血事件的发生,因为每一次的小概率事件,对一个家庭来讲,意味着有可能是灭顶之灾。人的生命安危高于一切,我真诚地希望自己曾经坚定选择过的品牌能够做得更好,真正地拿出一家大企业该有的责任与担当!

九派新闻记者裘星

特斯拉,女士,维权,数据,车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