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如何实现人口增量提质

广州如何实现人口增量提质

今年是“新中考”实施首年。如何选学校,如何合理填报志愿,是广大考生和家长最关心的问题。

广东生活网讯 今年是“新中考”实施首年。如何选学校,如何合理填报志愿,是广大考生和家长最关心的问题。在去年成功举办的基础上,5月23日,由广州市招考办权威指导,广州日报报业集团主办的“2021年广州市高中阶段学校招生线上咨询会”将在新花城APP再度上线。超过100所高中阶段学校将集体上线,为考生和家长们答疑解惑。

广东生活网讯 广州市发布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广州常住人口呈现出较快增长的态势,广州继续保持全省人口总量第一大市的地位。普查公报中有关人口规模、结构、素质等方面的数据,不仅揭示出广州市人口的基本状况和十年来的发展变化,也彰显了广州市经济社会发展、人口结构优化的进程。

广州常住人口总负担系数为27.69%,明显低于全国的45.9%和全省的37.8%。广州常住人口红利黄金期特点依然明显。

全市非户籍常住人口937.88万人,比2010年增长97%,年均增长7%,占全市常住人口比重达50%,显示了广州的强大吸引力。

广州高校云集,普通高等教育发展迅速,数据显示,2020年在校大学生规模达130.71万人,数量居全国城市第一。

广州市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86.19%,相较2010年时提升2.41%,已经超过发达国家城镇化率水平。

“流量之城”: 常住人口规模扩大显强大城市吸引力

广州作为流动人口高度聚集的超大城市,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全市常住人口1867.66万人,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1270.08万人相比,十年共增加597.58万人,增长47.05%,年平均增长率为3.93%,比2000-2010年的年平均增速2.48%加快1.45个百分点,年均增速高于全国的0.53%和全省的1.91%。

广州市常住人口数量快速增长,主要得益于几点:首先是市外流入的常住人口规模不断扩大。广州作为国家中心城市,经济发展多元,就业机会众多,是我国最吸引人才目光、经济最具活力的地区之一。全市1867.66万常住人口中,非户籍常住人口937.88万人,比2010年增长97%,年均增长7%,占全市常住人口比重达50%,比2010年提高12个百分点以上,这也意味着每两个广州常住人口中,就有一个“过江龙”,其中又有近半数来自于广东省外。跨市流入人口不断涌入并落地安居乐业,显示了广州作为国家中心城市的强大吸引力。

其次,落户政策进一步优化吸引了大量高校毕业生、技术工人、技能人才、留学生等不同层次人才入户广州。根据公安部门数据,十年来,广州市户籍机械变动人口中,净迁入人数保持较高水平,净迁入户籍人口达98万人。

再次是国家“单独二孩”“全面两孩”生育政策的陆续实施取得了积极成效,使得广州生育水平有所回升,自然增长人口数量较为稳定。多重因素叠加影响,促使广州市常住人口保持较快增长。

“育才之城”: 人口素质不断提升,人才红利潜力明显

广州人口的变化不仅在于“量”的增加,“质”的提升同样令人惊喜。从受教育程度看,与2010年相比,全市常住人口中每10万人中拥有大学受教育程度的人口数大幅上升,由19228人上升为27277人,高于全国的15467人、全省的15699人;与2010年相比增长41.86%。这与广州高校云集,普通高等教育发展迅速密切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在校大学生规模达130.71万人,数量居全国城市第一,是开放、时尚、活力广州的青春密码;另一方面,近年来,广州市积极搭建创业者创造价值、技术人才转化科研成果的环境与平台,高新技术企业数量从2015年的1900多家增加到超过12000家,国家科技型中小企业备案入库数连续3年居全国城市第一。越来越多的创业创新人才正带动广州城里100多万在校大学生一起进入人才红利时代,释放更加强劲的发展潜力,为广州加快构建现代产业体系提供人才支撑和最强大脑。

“活力之城”: 老龄化显现,但仍处人口红利黄金期

广州市常住人口中,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为11.41%,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已达7.82%。按照联合国通用的“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超过10%或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超过7%,意味着该地区进入老龄化”的标准,广州已跨入老龄化社会。要看到,人口老龄化是随着社会进步、医疗条件改善、人民生活质量普遍提高以后出现的一种必然趋势。它既是挑战也是机遇,老龄人口规模的扩大,将加速“银发经济”的发展,有利于养老服务消费市场的形成,既为广州市养老产业的发展带来新机遇,也将为广州市扩大消费和促进就业提供新的支撑。

另一方面,从多方面情况来看,广州市目前仍处于人口红利黄金期。一是全市1867.66万常住人口中,0-14岁人口占比达13.87%,比2010年提高2.4个百分点,少儿人口占比提升。二是15-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占比为74.72%,虽比2010年下降4.07个百分点,但劳动适龄人口比重仍保持较高水平。三是广州市常住人口平均年龄为35.4岁,低于全国的38.8岁,总体人口平均年龄正值“当打之年”。四是大量市外流入的青壮年人口“用脚投票”,选择包容、开放、活力的广州作为安居乐业的落脚点。按照瑞典1957年生命表人口类型划分标准(以65岁作为老年起始年龄),人口总负担系数低于50%为人口红利期。此次普查结果显示,广州常住人口总负担系数(指0-14岁和65岁及以上人口与15-64岁人口之比)为27.69%,明显低于全国的45.9%和全省的37.8%。广州常住人口红利黄金期特点依然明显。

“聚能之城”: 常住人口城镇化率突破85%

普查结果显示,广州市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86.19%,相较于2010年“六人普”时的83.78%提升了2.41个百分点,已经超过发达国家城镇化率水平(80%)。

人口城镇化水平与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有较强的正相关。十年间,广州市城镇人口比重在已达到一个较高的水平后仍保持稳定增长,这是全市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充分体现,是统筹城乡发展取得的重大成就;同时也说明,一方面大量市外流入人口来穗后主要是集中在城镇地区,另一方面随着广州市社会经济发展,城镇规模的扩大和人口数量的增加,也有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口转移到城镇工作和生活。同时也要关注到,当前,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广州在城镇化推进过程中也要以提升质量为核心,聚焦打造美丽宜居幸福新广州。

广州人口“质”的提升令人惊喜

专访广州市统计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罗志雄

罗志雄表示,广州人口的变化不仅在于“量”的增加,“质”的提升同样令人惊喜。从受教育程度看,目前,广州15岁及以上的常住人口平均受教育年数为11.61年,比全国平均水平高1.70年,比全省平均水平高1.23年,与2010年“六人普”相比,平均受教育年限提高0.77年。受教育状况的持续改善,既反映出九年义务教育的普及和高中、大学等各级、各类教育取得了积极成效,也折射出广州市近年来经济发展方式调整和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对更高受教育程度人口的吸引力不断加强。由人口文化素质提升带来的人才红利,将为广州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奠定坚实的人才基础。

“人口既是生产要素,也是消费主体。十年来广州市人口的分布流动态势与现阶段广州市的经济格局协调一致。随着广州市经济社会发展、产业布局调整以及地铁等交通网络快速发展,相信未来还将带来人口发展分布的新变化。”罗志雄说。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涂端玉)

,

广东生活网讯 广州市发布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广州常住人口呈现出较快增长的态势,广州继续保持全省人口总量第一大市的地位。普查公报中有关人口规模、结构、素质等方面的数据,不仅揭示出广州市人口的基本状况和十年来的发展变化,也彰显了广州市经济社会发展、人口结构优化的进程。

广州常住人口总负担系数为27.69%,明显低于全国的45.9%和全省的37.8%。广州常住人口红利黄金期特点依然明显。

全市非户籍常住人口937.88万人,比2010年增长97%,年均增长7%,占全市常住人口比重达50%,显示了广州的强大吸引力。

广州高校云集,普通高等教育发展迅速,数据显示,2020年在校大学生规模达130.71万人,数量居全国城市第一。

广州市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86.19%,相较2010年时提升2.41%,已经超过发达国家城镇化率水平。

“流量之城”: 常住人口规模扩大显强大城市吸引力

广州作为流动人口高度聚集的超大城市,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全市常住人口1867.66万人,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1270.08万人相比,十年共增加597.58万人,增长47.05%,年平均增长率为3.93%,比2000-2010年的年平均增速2.48%加快1.45个百分点,年均增速高于全国的0.53%和全省的1.91%。

广州市常住人口数量快速增长,主要得益于几点:首先是市外流入的常住人口规模不断扩大。广州作为国家中心城市,经济发展多元,就业机会众多,是我国最吸引人才目光、经济最具活力的地区之一。全市1867.66万常住人口中,非户籍常住人口937.88万人,比2010年增长97%,年均增长7%,占全市常住人口比重达50%,比2010年提高12个百分点以上,这也意味着每两个广州常住人口中,就有一个“过江龙”,其中又有近半数来自于广东省外。跨市流入人口不断涌入并落地安居乐业,显示了广州作为国家中心城市的强大吸引力。

其次,落户政策进一步优化吸引了大量高校毕业生、技术工人、技能人才、留学生等不同层次人才入户广州。根据公安部门数据,十年来,广州市户籍机械变动人口中,净迁入人数保持较高水平,净迁入户籍人口达98万人。

再次是国家“单独二孩”“全面两孩”生育政策的陆续实施取得了积极成效,使得广州生育水平有所回升,自然增长人口数量较为稳定。多重因素叠加影响,促使广州市常住人口保持较快增长。

“育才之城”: 人口素质不断提升,人才红利潜力明显

广州人口的变化不仅在于“量”的增加,“质”的提升同样令人惊喜。从受教育程度看,与2010年相比,全市常住人口中每10万人中拥有大学受教育程度的人口数大幅上升,由19228人上升为27277人,高于全国的15467人、全省的15699人;与2010年相比增长41.86%。这与广州高校云集,普通高等教育发展迅速密切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在校大学生规模达130.71万人,数量居全国城市第一,是开放、时尚、活力广州的青春密码;另一方面,近年来,广州市积极搭建创业者创造价值、技术人才转化科研成果的环境与平台,高新技术企业数量从2015年的1900多家增加到超过12000家,国家科技型中小企业备案入库数连续3年居全国城市第一。越来越多的创业创新人才正带动广州城里100多万在校大学生一起进入人才红利时代,释放更加强劲的发展潜力,为广州加快构建现代产业体系提供人才支撑和最强大脑。

“活力之城”: 老龄化显现,但仍处人口红利黄金期

广州市常住人口中,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为11.41%,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已达7.82%。按照联合国通用的“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超过10%或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超过7%,意味着该地区进入老龄化”的标准,广州已跨入老龄化社会。要看到,人口老龄化是随着社会进步、医疗条件改善、人民生活质量普遍提高以后出现的一种必然趋势。它既是挑战也是机遇,老龄人口规模的扩大,将加速“银发经济”的发展,有利于养老服务消费市场的形成,既为广州市养老产业的发展带来新机遇,也将为广州市扩大消费和促进就业提供新的支撑。

另一方面,从多方面情况来看,广州市目前仍处于人口红利黄金期。一是全市1867.66万常住人口中,0-14岁人口占比达13.87%,比2010年提高2.4个百分点,少儿人口占比提升。二是15-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占比为74.72%,虽比2010年下降4.07个百分点,但劳动适龄人口比重仍保持较高水平。三是广州市常住人口平均年龄为35.4岁,低于全国的38.8岁,总体人口平均年龄正值“当打之年”。四是大量市外流入的青壮年人口“用脚投票”,选择包容、开放、活力的广州作为安居乐业的落脚点。按照瑞典1957年生命表人口类型划分标准(以65岁作为老年起始年龄),人口总负担系数低于50%为人口红利期。此次普查结果显示,广州常住人口总负担系数(指0-14岁和65岁及以上人口与15-64岁人口之比)为27.69%,明显低于全国的45.9%和全省的37.8%。广州常住人口红利黄金期特点依然明显。

“聚能之城”: 常住人口城镇化率突破85%

普查结果显示,广州市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86.19%,相较于2010年“六人普”时的83.78%提升了2.41个百分点,已经超过发达国家城镇化率水平(80%)。

人口城镇化水平与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有较强的正相关。十年间,广州市城镇人口比重在已达到一个较高的水平后仍保持稳定增长,这是全市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充分体现,是统筹城乡发展取得的重大成就;同时也说明,一方面大量市外流入人口来穗后主要是集中在城镇地区,另一方面随着广州市社会经济发展,城镇规模的扩大和人口数量的增加,也有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口转移到城镇工作和生活。同时也要关注到,当前,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广州在城镇化推进过程中也要以提升质量为核心,聚焦打造美丽宜居幸福新广州。

广州人口“质”的提升令人惊喜

专访广州市统计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罗志雄

罗志雄表示,广州人口的变化不仅在于“量”的增加,“质”的提升同样令人惊喜。从受教育程度看,目前,广州15岁及以上的常住人口平均受教育年数为11.61年,比全国平均水平高1.70年,比全省平均水平高1.23年,与2010年“六人普”相比,平均受教育年限提高0.77年。受教育状况的持续改善,既反映出九年义务教育的普及和高中、大学等各级、各类教育取得了积极成效,也折射出广州市近年来经济发展方式调整和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对更高受教育程度人口的吸引力不断加强。由人口文化素质提升带来的人才红利,将为广州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奠定坚实的人才基础。

“人口既是生产要素,也是消费主体。十年来广州市人口的分布流动态势与现阶段广州市的经济格局协调一致。随着广州市经济社会发展、产业布局调整以及地铁等交通网络快速发展,相信未来还将带来人口发展分布的新变化。”罗志雄说。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涂端玉)

人口,广州,广州市,发展,常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