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纱消费更趋理性!广州婚纱街,甜蜜再升级

婚纱消费更趋理性!广州婚纱街,甜蜜再升级

2021年5月20日0时至24时,广州市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新增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2例。

广东生活网讯 2021年5月20日0时至24时,广州市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

广东生活网讯 据2020年发布的《中国婚庆产业市场研究与投资预测分析报告》显示,国内已形成广州婚纱街、虎丘婚纱礼服市场两大婚纱批发集散地,占国内市场份额约70%。今年广州提出发展“甜蜜经济”,探索“婚庆+旅游”发展新模式。在“5·20”前,记者走进闻名海内外的广州婚纱街,探寻婚纱街“甜蜜经济”再升级。

探访

当前婚纱消费更理性

广州婚纱街地处海珠区滨江街和海幢街两个街道辖区范围内。其中,滨江街辖内的商铺集中在市二宫地铁上盖及旁边两个商业广场内,目前约有500家商户;海幢街辖内的以街面商铺为主,2020年末有企业28家,个体户215家。

“现在很多人喜欢买1000多元的婚纱。”爱诺婚纱负责人小伶告诉记者,当下,简约型的轻婚纱正成为流行趋势,高端婚纱购买者减少,婚纱消费更趋理性,而商家的利润空间随之下降。

理性的婚庆消费观念也带旺了婚纱裙褂租赁业务。来自深圳的网友nini去年搭高铁到广州选购裙褂,在深圳租小褂皇要两三千元,而她在广州婚纱街只需几百元就能租下一套成色很新的小褂皇。去年结婚的梁小姐也选择了租赁婚纱,她认为:“婚纱又贵、又占用地方,而且只穿一次,同样预算可以租用更有质感的婚纱。”然而,婚纱街的大部分店铺只卖不租,如何留住有租赁需求的新人,既是挑战,也是商机。

电商对配饰、婚鞋产业影响显著

随着“95后”乃至“00后”年轻一代陆续进入婚育阶段,他们的消费观念、消费形式对婚庆消费带来很大影响,在备婚过程中也增加了网购这一选项。然而,抱着“一辈子只穿一次婚纱”的想法,不少新人对婚纱质量、尺寸提出高要求,这为重体验的婚纱实体店打造了抵御电商冲击的“保护层”。

相比之下,婚纱街上的婚纱配饰店、婚鞋店则受电商冲击更明显。据了解,十几年前,婚纱街好百年婚庆广场有10多间配饰店,现在只剩四五间。开婚纱配饰店的李丽(化名)分析:“婚纱饰品选择多,有消费者过来看了款式,转头就到网店搜同款,这对实体店冲击较大。”受电商等因素影响,该店铺的2020年销售量同比下降约50%,她表示,“顾客到店的购买欲不高,大多抱着‘看一看’的心态。”

此外,款式多样、价格实惠的婚鞋网店正成为不少新人的首选。记者在某电商APP上看到,网纱、绸缎、粗跟、秀禾鞋等各式各样的婚鞋一应俱全,不少网店的婚鞋定价为150元左右,有的爆款甚至月销3000多双。在婚纱街开婚鞋店13年的黎先生表示:“在电商刚兴起那两三年我也做过网店,但没有获得很好的销量,而且做电商竞争很激烈。”他认为,现在的电商也提价了,有时比实体店还贵,在他店中的婚鞋售价介乎70元到100多元不等。

人工、原材料易涨难跌

广东省婚庆行业协会秘书长林雪吟表示:“婚庆商家的人工、原材料都呈现上涨趋势,根据我们从会员企业收集到的情况显示,不少创意园区、办公楼的租金也在逐年按比例递增。”

开过婚纱厂、做过淘宝店的婚纱买手熊哥分析,婚纱成本主要包括:蕾丝、布料、手工费、设计费,其次是店员工资、房租水电等。其中,蕾丝就有上千种,带手工、亮片的要100多元/米,甚至更贵,一件婚纱用六七米蕾丝,蕾丝成本就达到数百上千元。在婚纱街上大部分店铺都拥有完善的设计生产团队。宝丽国际婚纱店相关负责人吴小姐正在招聘车工,她表示:“大货一般计件算人工,有能力的车工可拿一万多元的工资。”

爱诺婚纱负责人小伶称,目前人工、水电租金刚好够维持店铺正常运营而已。

升级

坚守实体店 服务高品质

记者发现婚纱街上的大部分婚纱店仍选择做好实体店的零售和批发。爱诺婚纱销售人员解释:“新人还是要到实体店试穿,用最原始、最笨的方式才能买到合适的婚纱。”婚纱买手熊哥认为:“在实体店里,消费者可以摸到产品,甚至可以称重,差的缎会轻一点。”

定位更清晰的婚纱商,正积极通过细化品类价位、提高服务质量等举措重塑行业优势。纽约纽约婚纱店员工小朱介绍,疫情前他们在婚纱街开设4家店,每家店的品类、风格各不相同,方便批发商过来挑款。由于商家具有较强的版权意识,一般不会把新款放在网上。所以,在电商平台上普通款、特价款婚纱易觅,却难见精品。在爱诺婚纱店里,礼服师正根据新娘的体形气质、婚宴布置推荐款式,她介绍:“从换纱到摆造型平均下来要半个多小时,专业咨询、量身定制服务可让新娘选中最心水的婚纱。下单后约一个月,新人即可上门试穿提货,外地新人还可享受快递到家的服务。”

电商出现后,婚纱价格不透明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实体店适当下调虚高报价的话,将重体验的优势发挥到极致,婚纱实体店还是很有竞争力的。

线上流量带动线下人流

在“万物皆可攻略”的时代,婚纱业零售也从熟人推荐向KOC扩散(关键意见消费者)转变。当下,消费者自发在小红书、抖音等平台分享广州婚纱街的备婚攻略,还有网友自发组团到婚纱街租褂。记者走访时,便在艾薇儿婚纱店里遇到一对看了攻略后慕名而来的新人。店主黄小姐介绍:“我的店在婚纱巷中比较隐蔽,但有客人光顾后在社交平台上分享,现在有近半数的客人都是看了推荐过来的。”

林雪吟认为:“传统婚庆商圈有其地理优势,植根老城区,交通配套等体系早已完备,但欠缺创新思维,不管是推广宣传,还是营销模式上都需要根据市场趋势来调整与改良,契合年轻人‘网购+直播’的新生活理念,将线上客源导入线下门店。”

打造自主婚嫁品牌

广州婚纱街尽管美名远播,但多年来未形成产业联盟,无法充分发挥聚集效应。

今年,广州提出发展“甜蜜经济”,聚焦婚庆+旅游。林雪吟建议,传统的婚庆商圈可以借助契机多跟其他产业开展跨界合作,从文创、婚俗、岭南特色等方面着手进行改革创新。

据悉,滨江街对辖内婚庆产业发展进行了全面规划,计划运用邻近珠江、地铁上盖这些地理环境优势,由政府引导,做好婚庆传统文化传承与发展,将产业覆盖到选婚纱、拍婚纱照、花车、酒席、蜜月旅游等。打造“一站式”商业、旅游、文化、服务体验区,将婚纱街打造为可比拟上海外滩的婚庆文化特色景点。

虎丘采用“产业+互联网”的方式,通过跨境电商增强虎丘婚纱的核心竞争力。林雪吟建议:“借鉴他们的思路在广州开展婚纱跨境电商业务,特别是南沙口岸的政策优势,也是促进广州婚纱行业发展的一个方向。不过我们要走出自己的路子,在创新设计、婚纱品牌及服务定位上多下功夫。”广州婚纱要想走出去,中高端路线才是可持续发展的方向。“我们可以扶持优质商家树立自主婚嫁品牌,自主创新设计避免同质化,结合民族文化增强产品的品牌竞争力,做华夏特色嫁衣、中国特色婚纱。”林雪吟表示。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 麦蔼文、廖靖文

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 陈忧子

,

广东生活网讯 据2020年发布的《中国婚庆产业市场研究与投资预测分析报告》显示,国内已形成广州婚纱街、虎丘婚纱礼服市场两大婚纱批发集散地,占国内市场份额约70%。今年广州提出发展“甜蜜经济”,探索“婚庆+旅游”发展新模式。在“5·20”前,记者走进闻名海内外的广州婚纱街,探寻婚纱街“甜蜜经济”再升级。

探访

当前婚纱消费更理性

广州婚纱街地处海珠区滨江街和海幢街两个街道辖区范围内。其中,滨江街辖内的商铺集中在市二宫地铁上盖及旁边两个商业广场内,目前约有500家商户;海幢街辖内的以街面商铺为主,2020年末有企业28家,个体户215家。

“现在很多人喜欢买1000多元的婚纱。”爱诺婚纱负责人小伶告诉记者,当下,简约型的轻婚纱正成为流行趋势,高端婚纱购买者减少,婚纱消费更趋理性,而商家的利润空间随之下降。

理性的婚庆消费观念也带旺了婚纱裙褂租赁业务。来自深圳的网友nini去年搭高铁到广州选购裙褂,在深圳租小褂皇要两三千元,而她在广州婚纱街只需几百元就能租下一套成色很新的小褂皇。去年结婚的梁小姐也选择了租赁婚纱,她认为:“婚纱又贵、又占用地方,而且只穿一次,同样预算可以租用更有质感的婚纱。”然而,婚纱街的大部分店铺只卖不租,如何留住有租赁需求的新人,既是挑战,也是商机。

电商对配饰、婚鞋产业影响显著

随着“95后”乃至“00后”年轻一代陆续进入婚育阶段,他们的消费观念、消费形式对婚庆消费带来很大影响,在备婚过程中也增加了网购这一选项。然而,抱着“一辈子只穿一次婚纱”的想法,不少新人对婚纱质量、尺寸提出高要求,这为重体验的婚纱实体店打造了抵御电商冲击的“保护层”。

相比之下,婚纱街上的婚纱配饰店、婚鞋店则受电商冲击更明显。据了解,十几年前,婚纱街好百年婚庆广场有10多间配饰店,现在只剩四五间。开婚纱配饰店的李丽(化名)分析:“婚纱饰品选择多,有消费者过来看了款式,转头就到网店搜同款,这对实体店冲击较大。”受电商等因素影响,该店铺的2020年销售量同比下降约50%,她表示,“顾客到店的购买欲不高,大多抱着‘看一看’的心态。”

此外,款式多样、价格实惠的婚鞋网店正成为不少新人的首选。记者在某电商APP上看到,网纱、绸缎、粗跟、秀禾鞋等各式各样的婚鞋一应俱全,不少网店的婚鞋定价为150元左右,有的爆款甚至月销3000多双。在婚纱街开婚鞋店13年的黎先生表示:“在电商刚兴起那两三年我也做过网店,但没有获得很好的销量,而且做电商竞争很激烈。”他认为,现在的电商也提价了,有时比实体店还贵,在他店中的婚鞋售价介乎70元到100多元不等。

人工、原材料易涨难跌

广东省婚庆行业协会秘书长林雪吟表示:“婚庆商家的人工、原材料都呈现上涨趋势,根据我们从会员企业收集到的情况显示,不少创意园区、办公楼的租金也在逐年按比例递增。”

开过婚纱厂、做过淘宝店的婚纱买手熊哥分析,婚纱成本主要包括:蕾丝、布料、手工费、设计费,其次是店员工资、房租水电等。其中,蕾丝就有上千种,带手工、亮片的要100多元/米,甚至更贵,一件婚纱用六七米蕾丝,蕾丝成本就达到数百上千元。在婚纱街上大部分店铺都拥有完善的设计生产团队。宝丽国际婚纱店相关负责人吴小姐正在招聘车工,她表示:“大货一般计件算人工,有能力的车工可拿一万多元的工资。”

爱诺婚纱负责人小伶称,目前人工、水电租金刚好够维持店铺正常运营而已。

升级

坚守实体店 服务高品质

记者发现婚纱街上的大部分婚纱店仍选择做好实体店的零售和批发。爱诺婚纱销售人员解释:“新人还是要到实体店试穿,用最原始、最笨的方式才能买到合适的婚纱。”婚纱买手熊哥认为:“在实体店里,消费者可以摸到产品,甚至可以称重,差的缎会轻一点。”

定位更清晰的婚纱商,正积极通过细化品类价位、提高服务质量等举措重塑行业优势。纽约纽约婚纱店员工小朱介绍,疫情前他们在婚纱街开设4家店,每家店的品类、风格各不相同,方便批发商过来挑款。由于商家具有较强的版权意识,一般不会把新款放在网上。所以,在电商平台上普通款、特价款婚纱易觅,却难见精品。在爱诺婚纱店里,礼服师正根据新娘的体形气质、婚宴布置推荐款式,她介绍:“从换纱到摆造型平均下来要半个多小时,专业咨询、量身定制服务可让新娘选中最心水的婚纱。下单后约一个月,新人即可上门试穿提货,外地新人还可享受快递到家的服务。”

电商出现后,婚纱价格不透明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实体店适当下调虚高报价的话,将重体验的优势发挥到极致,婚纱实体店还是很有竞争力的。

线上流量带动线下人流

在“万物皆可攻略”的时代,婚纱业零售也从熟人推荐向KOC扩散(关键意见消费者)转变。当下,消费者自发在小红书、抖音等平台分享广州婚纱街的备婚攻略,还有网友自发组团到婚纱街租褂。记者走访时,便在艾薇儿婚纱店里遇到一对看了攻略后慕名而来的新人。店主黄小姐介绍:“我的店在婚纱巷中比较隐蔽,但有客人光顾后在社交平台上分享,现在有近半数的客人都是看了推荐过来的。”

林雪吟认为:“传统婚庆商圈有其地理优势,植根老城区,交通配套等体系早已完备,但欠缺创新思维,不管是推广宣传,还是营销模式上都需要根据市场趋势来调整与改良,契合年轻人‘网购+直播’的新生活理念,将线上客源导入线下门店。”

打造自主婚嫁品牌

广州婚纱街尽管美名远播,但多年来未形成产业联盟,无法充分发挥聚集效应。

今年,广州提出发展“甜蜜经济”,聚焦婚庆+旅游。林雪吟建议,传统的婚庆商圈可以借助契机多跟其他产业开展跨界合作,从文创、婚俗、岭南特色等方面着手进行改革创新。

据悉,滨江街对辖内婚庆产业发展进行了全面规划,计划运用邻近珠江、地铁上盖这些地理环境优势,由政府引导,做好婚庆传统文化传承与发展,将产业覆盖到选婚纱、拍婚纱照、花车、酒席、蜜月旅游等。打造“一站式”商业、旅游、文化、服务体验区,将婚纱街打造为可比拟上海外滩的婚庆文化特色景点。

虎丘采用“产业+互联网”的方式,通过跨境电商增强虎丘婚纱的核心竞争力。林雪吟建议:“借鉴他们的思路在广州开展婚纱跨境电商业务,特别是南沙口岸的政策优势,也是促进广州婚纱行业发展的一个方向。不过我们要走出自己的路子,在创新设计、婚纱品牌及服务定位上多下功夫。”广州婚纱要想走出去,中高端路线才是可持续发展的方向。“我们可以扶持优质商家树立自主婚嫁品牌,自主创新设计避免同质化,结合民族文化增强产品的品牌竞争力,做华夏特色嫁衣、中国特色婚纱。”林雪吟表示。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 麦蔼文、廖靖文

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 陈忧子

婚纱,广州,婚庆,电商,实体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