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离家?为何劝返?如何回家?三问北迁亚洲象

为何离家?为何劝返?如何回家?三问北迁亚洲象

不同于“五一”假期的全价票,端午节期间大部分航线,甚至部分热门航线,目前还有大量折扣机票。

今年端午假期民航市场仍处于返乡探亲、家庭出游、小团自由行等多种出行需求叠加的状态。但不同于“五一”假期的全价票,端午节期间大部分航线,甚至部分热门航线,目前还有大量折扣机票。记者从几大航空公司了解到,近期,国内机票总体处于供大于求的情况。“五一”假期过后,客流量和机票价格都出现了一定程度回落,而6月高考和中考的临近,也挤压了一部分学生旅客的出行需求。业内人士表示:“比起4月中旬,现在的旅客量大概每日下降了10万人次左右,平均票价回落得更加明显,每张机票平均大概下降了200多元。”

近段时间,十几头北迁亚洲象造访云南省玉溪市、红河州,受到公众广泛关注。与网上的娱乐调侃不同,在这群野象离开传统栖息地之初,记者周边长期关注野象的记者和一线工作者就表现出深深的忧虑——根据以往的经验,野象新进入某一区域往往更容易肇事,出现人员伤亡的概率增加。

这群北迁亚洲象为何离开最初自然保护区的“家”?专家为何建议阻止其继续北上、引导其返回原栖息地?让它们回归难在哪、未来如何让它有更好的家?

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无人机搜索小组正在搜索隐没在山林里的野象

为何离家?

5月29日21时,原生活栖息在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野象群已经抵达玉溪市红塔区境内。专家分析,从该象群所处位置和近期活动特点看,有继续向北偏东迁徙的趋势。

这只是近年来越来越多野象走出保护区的缩影。调查显示,大部分野生亚洲象已经走出保护区,让长期开展野象预警监测的郑璇担忧的是:“不少野象更喜欢在保护区外游荡,而非生活在保护区。”

西双版纳野象谷的野象

不过,这并不能得出野象老家自然保护区受到破坏的结论。相反,野象之所以走出自然保护区,恰恰是因为自然保护区严格的保护。来自云南省林草局的统计显示,由于保护力度不断加大,森林郁闭度大幅度提高,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森林覆盖率由1983年的88.90%增至到2016年的97.02%,导致亚洲象主要食物野芭蕉、粽叶芦等林下植物逐步演替为不可食用的木本植物。亚洲象的可食植物日益减少,逼迫象群逐步活动到保护区外取食。

而在保护区外,曾经的大量轮歇地被开垦种植成橡胶、茶叶、咖啡等经济作物,又“驱使”走出保护区的象群不得不频繁进入更远的农田地和村寨取食;吃惯了成片粮食等作物的野象,食性发生一定变化。有一线工作人员调侃:“吃惯了米,谁还愿意吃糠?”

如果说以前野象多少对人还有些敬畏,近年来部分野象肇事并未受到“惩罚”,记性不错的野象已不再像以前那样对人类敬而远之。不少亚洲象常年活动于村寨、农田周围,并根据不同农作物、经济作物成熟时节,往返于森林和农田之间,在食物匮乏时节,还会冲击村寨取食农户存储的食盐、玉米、谷子等食物,出现“伴人”活动觅食现象。特别需要警惕的是,有业内人士分析:亚洲象有明显“北移”趋势。

为何劝返?

云南省林草局提出,未来将采取多种措施防止象群北迁,引导其逐步返回普洱或西双版纳原栖息地,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同时有效保护亚洲象群。

为何防止象群北迁?最主要的考虑就是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保护亚洲象。

北迁的野象白天在山林里休息

据统计,2013—2019年,亚洲象造成41人死亡、32人受伤,每年伤亡超过10人;造成直接财产损失约2.1亿元,每年超过3000万元。“人象混居,增加了人象遭遇的机会,对野象活动区域内群众的生命安全造成了严峻的挑战。”郑璇说。

如果说,野象肇事造成的农户经济损失可以通过野生动物肇事公众责任保险一定程度上来弥补,人象混居导致的野象伤人却难有两全之策。一旦野象进入人员密集的滇中地区,发生人象冲突的可能将大大增加。而根据法律规定,在紧急避险情况下,为了保护人员生命安全,可以对野象进行控制甚至捕获。此前,经国家林草局批准,就曾有频繁进入村镇、甚至故意伤人的独象被麻醉捕获后送入西双版纳亚洲象救护与繁育中心。

实际上,即便不考虑人象冲突,相对于昆明、玉溪,普洱、西双版纳到了冬季,气温、食物源等方面也更适合野象栖息,未来建设亚洲象栖息地的条件也更好。2001年,云南省就开始探索开展亚洲象栖息地改造,实施亚洲象栖息地修复面积达600公顷,补充食物源,以期达到限定亚洲象活动范围,减少人象空间和时间上重叠的目的。

值得庆幸的是,此次北迁亚洲象群尚未造成人员伤亡事件。这跟近年来云南省持续推进野生亚洲象监测预警直接相关。为了减少人象“遭遇”,不管是在西双版纳、普洱还是此次北迁象群,监测人员用无人机、红外相机等追踪象群最新动向、提前预警,有效减少了野象伤人事件的发生。

如何回家?

鲜为人知的是,要想让这群亚洲象回到原栖息地并不容易。一方面,这群亚洲象距离栖息地已有几百公里之遥,专家分析头象可能已迷路;另一方面,人为干预极难。

抵达玉溪市峨山县大维堵村辖区的亚洲象群

先说智取。亚洲象需要进食作物及矿物质。理论上说,可以在其回到原栖息地的路上进行投喂,然而,野象会不会回到原路找食物、吃完后会不会南迁,都是未知数;一段路尚且如此,更何况几百公里。这种方式可以尝试,但没有十足的把握。

再说强攻。有人提出,可以麻醉后猎捕,将它们送回老家。然而,这样的方式实际操作起来很难。野象猛如虎,麻醉猎捕极易激怒野象,从而攻击周边人群,严重威胁监测人员安全。更难的是,野象由于体重过于庞大,一旦麻醉时间过长,很容易造成野象死亡;即便成功对15只野象同时进行麻醉猎捕,也很容易造成野象的伤亡。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这群野象已经误入歧途,惟愿它们能够迷途知返。而在此之前,我们显然需要给这群野象、以及一线监测处置人员更多耐心;野象活动区域的群众,也要加倍小心,及时关注预警信息,主动避让。

而从长远来看,云南大学生态与环境学院教授陈明勇认为,减少人象冲突的关键还是尽可能减少人象混居,特别是避免野生亚洲象无序扩散。“未来要多从满足亚洲象需求角度开展保护工作。”陈明勇建议,可以在野生亚洲象传统活动区域开展野生亚洲象栖息地建设,通过人工干预为野生亚洲象提供更丰富的植物,从而减少野生亚洲象的无序流动;长期看则可以加快推进《自然保护区条例》修订,破除在保护区内实施林木疏伐、计划烧除等修复改造措施的法律障碍;积极推进亚洲象国家公园建设,通过适度开展生态体验等项目带动周边社区居民持续增收,实现人象和谐。

,

近段时间,十几头北迁亚洲象造访云南省玉溪市、红河州,受到公众广泛关注。与网上的娱乐调侃不同,在这群野象离开传统栖息地之初,记者周边长期关注野象的记者和一线工作者就表现出深深的忧虑——根据以往的经验,野象新进入某一区域往往更容易肇事,出现人员伤亡的概率增加。

这群北迁亚洲象为何离开最初自然保护区的“家”?专家为何建议阻止其继续北上、引导其返回原栖息地?让它们回归难在哪、未来如何让它有更好的家?

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无人机搜索小组正在搜索隐没在山林里的野象

为何离家?

5月29日21时,原生活栖息在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野象群已经抵达玉溪市红塔区境内。专家分析,从该象群所处位置和近期活动特点看,有继续向北偏东迁徙的趋势。

这只是近年来越来越多野象走出保护区的缩影。调查显示,大部分野生亚洲象已经走出保护区,让长期开展野象预警监测的郑璇担忧的是:“不少野象更喜欢在保护区外游荡,而非生活在保护区。”

西双版纳野象谷的野象

不过,这并不能得出野象老家自然保护区受到破坏的结论。相反,野象之所以走出自然保护区,恰恰是因为自然保护区严格的保护。来自云南省林草局的统计显示,由于保护力度不断加大,森林郁闭度大幅度提高,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森林覆盖率由1983年的88.90%增至到2016年的97.02%,导致亚洲象主要食物野芭蕉、粽叶芦等林下植物逐步演替为不可食用的木本植物。亚洲象的可食植物日益减少,逼迫象群逐步活动到保护区外取食。

而在保护区外,曾经的大量轮歇地被开垦种植成橡胶、茶叶、咖啡等经济作物,又“驱使”走出保护区的象群不得不频繁进入更远的农田地和村寨取食;吃惯了成片粮食等作物的野象,食性发生一定变化。有一线工作人员调侃:“吃惯了米,谁还愿意吃糠?”

如果说以前野象多少对人还有些敬畏,近年来部分野象肇事并未受到“惩罚”,记性不错的野象已不再像以前那样对人类敬而远之。不少亚洲象常年活动于村寨、农田周围,并根据不同农作物、经济作物成熟时节,往返于森林和农田之间,在食物匮乏时节,还会冲击村寨取食农户存储的食盐、玉米、谷子等食物,出现“伴人”活动觅食现象。特别需要警惕的是,有业内人士分析:亚洲象有明显“北移”趋势。

为何劝返?

云南省林草局提出,未来将采取多种措施防止象群北迁,引导其逐步返回普洱或西双版纳原栖息地,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同时有效保护亚洲象群。

为何防止象群北迁?最主要的考虑就是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保护亚洲象。

北迁的野象白天在山林里休息

据统计,2013—2019年,亚洲象造成41人死亡、32人受伤,每年伤亡超过10人;造成直接财产损失约2.1亿元,每年超过3000万元。“人象混居,增加了人象遭遇的机会,对野象活动区域内群众的生命安全造成了严峻的挑战。”郑璇说。

如果说,野象肇事造成的农户经济损失可以通过野生动物肇事公众责任保险一定程度上来弥补,人象混居导致的野象伤人却难有两全之策。一旦野象进入人员密集的滇中地区,发生人象冲突的可能将大大增加。而根据法律规定,在紧急避险情况下,为了保护人员生命安全,可以对野象进行控制甚至捕获。此前,经国家林草局批准,就曾有频繁进入村镇、甚至故意伤人的独象被麻醉捕获后送入西双版纳亚洲象救护与繁育中心。

实际上,即便不考虑人象冲突,相对于昆明、玉溪,普洱、西双版纳到了冬季,气温、食物源等方面也更适合野象栖息,未来建设亚洲象栖息地的条件也更好。2001年,云南省就开始探索开展亚洲象栖息地改造,实施亚洲象栖息地修复面积达600公顷,补充食物源,以期达到限定亚洲象活动范围,减少人象空间和时间上重叠的目的。

值得庆幸的是,此次北迁亚洲象群尚未造成人员伤亡事件。这跟近年来云南省持续推进野生亚洲象监测预警直接相关。为了减少人象“遭遇”,不管是在西双版纳、普洱还是此次北迁象群,监测人员用无人机、红外相机等追踪象群最新动向、提前预警,有效减少了野象伤人事件的发生。

如何回家?

鲜为人知的是,要想让这群亚洲象回到原栖息地并不容易。一方面,这群亚洲象距离栖息地已有几百公里之遥,专家分析头象可能已迷路;另一方面,人为干预极难。

抵达玉溪市峨山县大维堵村辖区的亚洲象群

先说智取。亚洲象需要进食作物及矿物质。理论上说,可以在其回到原栖息地的路上进行投喂,然而,野象会不会回到原路找食物、吃完后会不会南迁,都是未知数;一段路尚且如此,更何况几百公里。这种方式可以尝试,但没有十足的把握。

再说强攻。有人提出,可以麻醉后猎捕,将它们送回老家。然而,这样的方式实际操作起来很难。野象猛如虎,麻醉猎捕极易激怒野象,从而攻击周边人群,严重威胁监测人员安全。更难的是,野象由于体重过于庞大,一旦麻醉时间过长,很容易造成野象死亡;即便成功对15只野象同时进行麻醉猎捕,也很容易造成野象的伤亡。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这群野象已经误入歧途,惟愿它们能够迷途知返。而在此之前,我们显然需要给这群野象、以及一线监测处置人员更多耐心;野象活动区域的群众,也要加倍小心,及时关注预警信息,主动避让。

而从长远来看,云南大学生态与环境学院教授陈明勇认为,减少人象冲突的关键还是尽可能减少人象混居,特别是避免野生亚洲象无序扩散。“未来要多从满足亚洲象需求角度开展保护工作。”陈明勇建议,可以在野生亚洲象传统活动区域开展野生亚洲象栖息地建设,通过人工干预为野生亚洲象提供更丰富的植物,从而减少野生亚洲象的无序流动;长期看则可以加快推进《自然保护区条例》修订,破除在保护区内实施林木疏伐、计划烧除等修复改造措施的法律障碍;积极推进亚洲象国家公园建设,通过适度开展生态体验等项目带动周边社区居民持续增收,实现人象和谐。

野象,亚洲象,保护,栖息地,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