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考点不危险:台风的“暴风眼” 考生的避风港

“危险”考点不危险:台风的“暴风眼” 考生的避风港

攻坚克难、啃硬骨头!广州派驻荔湾区街道工作队投身抗疫一线

记者连日来跟随工作队深入中高风险地区的街道和社区,记录下这支走街串巷的“铁军”攻坚克难、啃硬骨头、敢打硬仗的日常。

  高考过后,晴空万里。广州中高风险地区的普通高中里,弥漫多时的紧张气氛一扫而光,考生们尽情享受阳光,奔跑嬉戏。

  今年高考,对广东而言,何其不易。

  5月底,广州本土疫情来势汹汹,4个高考考点处于疫情中高风险地区。这在高考历史上十分少见,也牵动了无数人的心:

  个别学生是密切、次密切接触者,怎么与病毒较量?生活防疫物资如何保障?居家复习考生在哪参加考试?监考考务人员如何配齐?

  6月9日18时15分,高考结束的铃声打响,和考生一样,广东也完成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考”。中高风险地区4个高考考点无一考生因疫情缺考,实现了健康高考、平安高考和暖心高考。

  “危险”考点,其实不危险。有人说,4个考点就像台风的“暴风眼”,外头有风有雨,里头安静安全,真是考生的暖心避风港。

  较量

  5月21日,广州报告1例新冠肺炎本土确诊病例,打破了高考前的宁静。此时,培英中学高三学生梁智铭觉得病毒还很遥远。

  一周后,氛围突然紧张起来。广船鹤园小区东片突然调整为中风险地区,让梁智铭意识到,病毒和学校仅有一墙之隔。

  荔湾部分区域升级为中高风险地区,区域内有广东实验中学、广州市培英中学和真光中学3所普通高中学校。

  高考临近,如何把病毒挡在校门外?

  关键一招是封闭管理。

  3所学校组织有条件的高三学生返校,实行全封闭管理,并在本校考点参加高考;高一、高二学生不返校,进行线上教学。高风险地区居家复习的考生安排在金道中学参加高考。

  “高考前夕,学生的心理脆弱敏感。”培英中学副校长林泽权很担忧,如果病毒流入校园,后果不堪设想。

  另一招是核酸检测。

  5月28日,培英中学进行第一次核酸检测;三天后,第二次核酸检测;再三天后,第三次核酸检测。广东省中医院芳村医院急诊科护理组组长林晓燕带着15名队员到学校采集核酸。“感觉师生状态还是比较轻松。”她说。

  “学校是最安全的,3次核酸检测,包括环境采样,都是阴性的。”林泽权说。

  校外疫情凶猛,校内平静安全。

  逆行

  学生回来,老师也要回来。

  5月29日中午时分,广东实验中学高三级长张任来不及收拾行李,匆匆忙忙从越秀区东华西路出发,乘坐地铁来到坑口站。

  地铁站出口处空空荡荡的,她加快步伐,小跑回学校。“当时不管前往的是高风险还是低风险地区,心里只想着学生,想着尽快回到学校。”张任说。

  学校所在地升级疫情风险预警后,更多老师主动选择从低风险地区“逆行”到中高风险区。广东实验中学200多名教师、100多名后勤人员,培英中学150多名教师和后勤人员,都留在学校一起封闭,为高考护航。

  高考临近,又一个难题出现:为了维护高考的公平公正,高三老师不能监考,监考考务人员不能来自同一所学校,监考人员要从哪里找来?

  “王建春、李志辉……”6月4日晚,白云区教育研究院的微信群消息提示闪个不停,教研员纷纷请缨,时刻准备到培英中学承担高考监考和考务工作。

  体育教研员李志辉和34名白云区教师组成的党员突击队,“逆行”来到培英中学。同时,真光中学派46名教师到广东实验中学考点,广东实验中学派38名教师到真光中学考点,来自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荔湾实验学校等55名教师被派到金道中学考点,解决了分配监考考务人员这一难题。

  高考首日,李志辉在培英中学考点的监控里看到,由于天气热,学生到考场时出汗了,体温也随之升高。监考老师会让考生在阴凉处休息一阵,再测量体温,进入考场。

  “疫情下的高考,监考不只是看考场、看学生,更要让学生切身感受到温暖。”李志辉说。

  搬运

  古人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但疫情突如其来,绝大多数师生没备“粮草”,就被封闭在校园内。

  “一开始真的好艰难。”林泽权回忆,生活物资非常紧张。

  起初,培英中学的运输物资车辆能出入白鹤洞街道,但只能停靠在校门口的牌坊处。这里距离储存食物库房超过1000米,搬运物资成了难题。运输司机停靠时间一长,粤康码就会转为“黄码”,为了不耽搁司机时间,要争分夺秒搬运物资。

  但由于人手紧张,老师只能自发组成“搬运队”。他们从图书馆找到运输书籍的板车来搬运货物,后来觉得还是不够快,便集资买了一辆三轮车。甚至有老师把私家车开出来,车尾箱装满食材盖不上,车缓缓前行,一群人护住货物不让掉下来……这成了校园里的一道独特风景。

  “一周打电话的时间,比过去一年还要多。”真光中学副校长陈卫红说,为了确保运货车辆安全顺畅进出高风险地区,他每天都要用一定时间去沟通协商防疫、生活物资的运输问题。

  高考临近,学校开始思考,怎么确保高考物资充足,让考生安心、放心、信心赴考?

  6月5日8时30分,真光中学准备了一份车辆通行证申请书,由封闭区内老师送到鹤洞大桥管理出入口处,交给封闭区外的老师,再到荔湾区政府办理。

  中午,车辆通行证办下来了,陈卫红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高考期间真光中学师生物资供应有了更好的保障。

  荔湾区政府同样派了一位工作人员,来到培英中学校门口,手写制作出入证,包括3张车辆运输证和5张司机出入证。

  “一切为了考生,这属于特事特办。”林泽权笑着说,那一刻真的好幸福,师生们可以“衣食无忧”了。

  大爱

  中高风险地区的4个高考考点中,金道中学考点最为特别。

  6月2日下午,广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透露,高风险地区居家学习的考生安排在金道中学参加高考。

  金道中学是一所没有组织过高考的初中学校。但在短短两天内,这个考点召回了55名教师、腾空了16间考场,为周边居家学习考生提供考试场所。

  考点面对的第一道难关是布置考场。

  疫情来得突然,学生来不及收拾行李,课室里摆满了学生的课本和书桌。

  6月5日,金道中学初一年级级长丁胜,从白云区金沙洲“逆行”回校,参与高考考点的布置。

  当日13时起,丁胜与3名老师一起腾教室、搞卫生、摆桌子,一口气布置了16个考场,其中有11个普通考场、2个备用考场、3个隔离考场。次日凌晨3时,教室灯火通明,考场终于布置完成。

  考点的第二道难关是做好防疫。

  高考第一天,天微微亮。出租车司机樊惠芬开着车,穿过鹤洞大桥,进入疫情高风险地区,停在广船鹤园小区门口。受疫情影响,广州市第四十一中学考生伍蔼琳无法回到学校参加高考,只能在金道中学考点就近考试,樊惠芬将为她提供“一对一”的送考服务。

  乘车5分钟后,伍蔼琳抵达考点,穿过消毒人行通道,来到校门口。校门口地面设置了150米长的防控线,每隔一米贴一个反光标识,时刻提醒考生保持一米安全社交距离。经过有序的测体温、用洗手液消毒、更换医用口罩等环节,伍蔼琳进入了考场。

  当天傍晚,数学科考试结束。257名考生没有立即离开考场,而是留下来检测了核酸。“平常心做好防疫,平常心考好高考。”金道中学校长谭东明说,考虑到部分考生穗康码变成了黄色,所以让大家留下来进行核酸检测。

  考生为本,一个不少,全城护航。“很多老师每天只睡两个小时,背后是师者的大爱。”谭东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