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男子有上海4套房离婚后每月给600元抚养费 二审改判

失业男子有上海4套房离婚后每月给600元抚养费 二审改判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6日公开发布了《关于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意见》,对建立健全资本市场执法司法体制机制、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推动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作出重要部署。

新华社北京7月6日电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6日公开发布了《关于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意见》,对建立健全资本市场执法司法体制机制、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推动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作出重要部署。

因在离婚诉讼时处于失业状态,张某一审被判支付女儿抚养费每月600元。张某前妻不服提起上诉,最终综合各项情况,二审法院改判张某每月支付2000元抚养费。

日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婚姻家庭纠纷中未成年人司法保护白皮书》发布,7月6日,澎湃新闻记者从白皮书中获悉这一案件。

上海一中院介绍,2014年8月4日,张某与奚某生育一女,名为张甲。张某毕业于知名高校金融学专业,在某金融公司任职,年薪50万元,但自2016年8月份至一审审理时处于失业状态。

经查,张某在上海与其父母共同共有四套住房,其中两套为自用,剩余两套用于出租。现张某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向一审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并要求张甲随自己共同生活,奚某支付每月1500元抚养费。

一审法院对张某要求离婚的诉讼请求予以准许。由于张甲年龄尚小,根据其现在随奚某共同生活、双方现在实际收入情况等事实,考虑生活的便利、对生活环境的适应等因素,一审法院确定张甲随奚某共同生活,并根据张某目前无工作及收入情况,酌定张某每月支付抚养费600元。

奚某不服提起上诉。

上海一中院审理认为,张某作为一名负有抚养未成年人法定职责的父亲,正值壮年,同时又毕业于国内名牌高校,亦有相当长时间的工作经历,在其失业前有良好的工作和丰厚的薪水,现在亦未丧失劳动能力,应当也能够通过自身努力,找寻一份与自身能力相适应的工作,以自己的劳动所得履行抚养女儿的义务。

另外,张某名下有四套房屋,且其中两套用于出租,故认为张某有一定经济能力支付女儿张甲的抚养费。张甲作为已经就读幼儿园的儿童,其实际生活所需日益增长。一审法院基于张某失业确定抚养费为每月600元属于较低水平,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正常需要不相适应。据此,上海一中院改判张某按每月2000元的标准支付子女抚养费。

上海一中院表示,未成年人抚养费的数额,应当根据未成年人的实际需要、父母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确定。而父母的负担能力,是指父母自己收入范围内支付抚养费的承受能力。对于父母有固定收入的,一般可按其月总收入的20-30%比例给付;无固定收入的,抚养费的数额可依据当年总收入或同行业平均收入参照上述比例确定。

对于“月总收入”应当作相对宽泛的解释,不仅包括工资性收入如工资、加班费、奖金等,还应涵盖投资性收入如房屋租金、股票分红、理财产品收益等。在没有固定工作但拥有其他资产收益时,仍应支付与其资产收益相适应的抚养费。另外,未成年人的生活水平应与父母的负担能力相匹配,父母收入较高时,未成年人物质生活水平、教育学习条件等应该相应有所提高,人民法院裁判抚养费数额可以高于维持当地一般生活水平所需的费用,以充分贯彻保障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和理念。

,

因在离婚诉讼时处于失业状态,张某一审被判支付女儿抚养费每月600元。张某前妻不服提起上诉,最终综合各项情况,二审法院改判张某每月支付2000元抚养费。

日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婚姻家庭纠纷中未成年人司法保护白皮书》发布,7月6日,澎湃新闻记者从白皮书中获悉这一案件。

上海一中院介绍,2014年8月4日,张某与奚某生育一女,名为张甲。张某毕业于知名高校金融学专业,在某金融公司任职,年薪50万元,但自2016年8月份至一审审理时处于失业状态。

经查,张某在上海与其父母共同共有四套住房,其中两套为自用,剩余两套用于出租。现张某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向一审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并要求张甲随自己共同生活,奚某支付每月1500元抚养费。

一审法院对张某要求离婚的诉讼请求予以准许。由于张甲年龄尚小,根据其现在随奚某共同生活、双方现在实际收入情况等事实,考虑生活的便利、对生活环境的适应等因素,一审法院确定张甲随奚某共同生活,并根据张某目前无工作及收入情况,酌定张某每月支付抚养费600元。

奚某不服提起上诉。

上海一中院审理认为,张某作为一名负有抚养未成年人法定职责的父亲,正值壮年,同时又毕业于国内名牌高校,亦有相当长时间的工作经历,在其失业前有良好的工作和丰厚的薪水,现在亦未丧失劳动能力,应当也能够通过自身努力,找寻一份与自身能力相适应的工作,以自己的劳动所得履行抚养女儿的义务。

另外,张某名下有四套房屋,且其中两套用于出租,故认为张某有一定经济能力支付女儿张甲的抚养费。张甲作为已经就读幼儿园的儿童,其实际生活所需日益增长。一审法院基于张某失业确定抚养费为每月600元属于较低水平,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正常需要不相适应。据此,上海一中院改判张某按每月2000元的标准支付子女抚养费。

上海一中院表示,未成年人抚养费的数额,应当根据未成年人的实际需要、父母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确定。而父母的负担能力,是指父母自己收入范围内支付抚养费的承受能力。对于父母有固定收入的,一般可按其月总收入的20-30%比例给付;无固定收入的,抚养费的数额可依据当年总收入或同行业平均收入参照上述比例确定。

对于“月总收入”应当作相对宽泛的解释,不仅包括工资性收入如工资、加班费、奖金等,还应涵盖投资性收入如房屋租金、股票分红、理财产品收益等。在没有固定工作但拥有其他资产收益时,仍应支付与其资产收益相适应的抚养费。另外,未成年人的生活水平应与父母的负担能力相匹配,父母收入较高时,未成年人物质生活水平、教育学习条件等应该相应有所提高,人民法院裁判抚养费数额可以高于维持当地一般生活水平所需的费用,以充分贯彻保障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和理念。

张某,抚养费,未成年人,生活,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