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盲盒不该买 当心惊喜成惊吓

快递盲盒不该买 当心惊喜成惊吓

肩负着在东京奥运会冲击5金重任的中国乒乓球队近日返回北京,进入出征倒计时。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信心满满地宣布:“备战5年,国乒准备好了!”同时,他承认这次奥运备战极其困难,也许还有很多困难和问题没有想到。

广东生活网讯 肩负着在东京奥运会冲击5金重任的中国乒乓球队近日返回北京,进入出征倒计时。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信心满满地宣布:“备战5年,国乒准备好了!”同时,他承认这次奥运备战极其困难,也许还有很多困难和问题没有想到。国乒教练组想尽办法磨砺运动员的抗压抗干扰能力,把奥运会上的困难按照10分来准备,这样国乒届时才能打好。

在潮玩领域率先掀起盲盒热潮后,不少行业都刮起了盲盒风。不同于潮玩盲盒、美妆盲盒、服装盲盒、机票盲盒等有明确限定的种类,市面上出现了一种颇为随心所欲的盲盒——一些号称因买家退货、无人认领等原因的快递被冠以“快递盲盒”的名号,在电商、短视频平台上售卖。记者调查发现,不少消费者抱着赌博心理购买的快递盲盒,变成了商家清库存、牟取高利的手段和噱头。而今年以来,国家邮政局等部门已对快递盲盒等行为进行了清理整顿。

“国际快递盲盒”1公斤24元

9.9元10个快递,28元拆40个快递,但快递里装着什么,却只有开箱那一刻才会知晓。“玩的就是心跳”“快来捡漏”“拍一件发40件惊喜盲盒”……在淘宝、拼多多等平台上,不少打着这类广告语的快递盲盒,月销量成千上万,有些商品的总销售量甚至超出了10万件。

这些快递盲盒的出售方式主要分为“按斤”和“按个”两种,从1斤到5斤、10个到50个,价格也在10元到70元不等。

在短视频平台上,也有一些商家通过快递盲盒开箱直播引流。一个名为“老夏好好开箱”的抖音账号店主称,后台咨询盲盒的顾客太多,“每天会收到上万条私信”。在该店的直播间里,记者看到单价为24元一公斤的“国际快递盲盒”开箱过程中,一些购买者通过直播间远程开出了水族箱增氧器、万圣节鬼屋装饰用品、汽车功放喇叭、救生衣等物品。“可以选择我们直播开箱,也可以选择直接寄到家里自己开箱,下单时备注清楚就行。”店主说。

一位商家“透露”,目前快递盲盒的来源很多,例如刷单、退货、无人认领等原因产生的无主快递。以退货件为例,一些价格极低廉的商品,买家退货后卖家不会进行回收,快件就会一直堆积在快递公司的仓库,并通过非官方途径私下被打包处理掉。

拆出鸡肋商品十分常见

在各种盲盒消费中,购买者都期盼花点小钱就能买到物超所值的物品。然而,抱着“以小博大”心态购买的快递盲盒,很多是别人的“垃圾”。

“真有那么好的东西,商家干嘛那么傻,便宜卖给你呢?”购买了两次快递盲盒后,选择“出坑”的胡先生说道,他收到的东西里有蛇皮袋、螺丝钉、快餐店免费赠送的小包番茄酱、一次性手套、两元店里一块钱两包的棉签等。

在电商平台上的买家评价中,记者发现,无法使用的手机配件、不明日期的樟脑球等鸡肋商品十分常见,甚至有人收到一盒装满破布条的快递箱。

隐忧重重的快递盲盒也引来监管出手。今年年初,国家邮政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将对刷单、贩卖快递盲盒等进行清理整顿。电商平台、短视频平台也开始对存在灰产嫌疑的快递盲盒进行打击。

“我们已经爆掉好几个号了。”“老夏好好开箱”的抖音店铺员工在直播中坦言,为避免平台审查,他们直播时要十分小心措辞,比如介绍盲盒单位价格时将“公斤”称为“KG”,并且不能在直播间上链接,而是引导顾客通过私信交易。

“游击式”开店消费者维权难

“他们一般就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赚几天快钱,差评多了就直接把店关掉重新再开一家。”一位熟悉快递盲盒卖家玩法的业内人士说。

在淘宝、拼多多等平台上,记者收藏并关注了10家售卖快递盲盒的店铺,一周后其中多家显示已不存在。

快递盲盒卖家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游击式开店方式,让消费者拆开后发现是“三无产品”时,无法进行退换和索赔。

“我们保证货品的价值高于所付的价格,但不保证是亲喜欢的物品,所以不接受退换!”“小鱼小小购盲盒拆拆乐”淘宝店的客服人员告诉记者,盲盒属于娱乐性质,买家体验的就是拆盲盒的乐趣,如果拆到了自己不想要的物品,可以送给亲戚朋友。

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胡钢认为,基于快递盲盒中商品品类的不确定性,以及快递盲盒源自对退货快递、无主快递的二次出售,这种行为或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不同于潮玩盲盒限定了盲盒中的商品品类,快递盲盒卖家若不告知消费者盲盒中商品的品类及商品的产地、生产者、主要成分等《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所要求的基本产品信息,那么快递盲盒与消费者知情权是直接对立的。

财经分析人士王赤坤提醒,真正的无主快件数量有限,大概率是商家抓住一些消费者贪便宜心态的营销噱头,购买时应谨记天上不会掉馅饼,避免贪小便宜吃大亏。

记者孙奇茹

,

在潮玩领域率先掀起盲盒热潮后,不少行业都刮起了盲盒风。不同于潮玩盲盒、美妆盲盒、服装盲盒、机票盲盒等有明确限定的种类,市面上出现了一种颇为随心所欲的盲盒——一些号称因买家退货、无人认领等原因的快递被冠以“快递盲盒”的名号,在电商、短视频平台上售卖。记者调查发现,不少消费者抱着赌博心理购买的快递盲盒,变成了商家清库存、牟取高利的手段和噱头。而今年以来,国家邮政局等部门已对快递盲盒等行为进行了清理整顿。

“国际快递盲盒”1公斤24元

9.9元10个快递,28元拆40个快递,但快递里装着什么,却只有开箱那一刻才会知晓。“玩的就是心跳”“快来捡漏”“拍一件发40件惊喜盲盒”……在淘宝、拼多多等平台上,不少打着这类广告语的快递盲盒,月销量成千上万,有些商品的总销售量甚至超出了10万件。

这些快递盲盒的出售方式主要分为“按斤”和“按个”两种,从1斤到5斤、10个到50个,价格也在10元到70元不等。

在短视频平台上,也有一些商家通过快递盲盒开箱直播引流。一个名为“老夏好好开箱”的抖音账号店主称,后台咨询盲盒的顾客太多,“每天会收到上万条私信”。在该店的直播间里,记者看到单价为24元一公斤的“国际快递盲盒”开箱过程中,一些购买者通过直播间远程开出了水族箱增氧器、万圣节鬼屋装饰用品、汽车功放喇叭、救生衣等物品。“可以选择我们直播开箱,也可以选择直接寄到家里自己开箱,下单时备注清楚就行。”店主说。

一位商家“透露”,目前快递盲盒的来源很多,例如刷单、退货、无人认领等原因产生的无主快递。以退货件为例,一些价格极低廉的商品,买家退货后卖家不会进行回收,快件就会一直堆积在快递公司的仓库,并通过非官方途径私下被打包处理掉。

拆出鸡肋商品十分常见

在各种盲盒消费中,购买者都期盼花点小钱就能买到物超所值的物品。然而,抱着“以小博大”心态购买的快递盲盒,很多是别人的“垃圾”。

“真有那么好的东西,商家干嘛那么傻,便宜卖给你呢?”购买了两次快递盲盒后,选择“出坑”的胡先生说道,他收到的东西里有蛇皮袋、螺丝钉、快餐店免费赠送的小包番茄酱、一次性手套、两元店里一块钱两包的棉签等。

在电商平台上的买家评价中,记者发现,无法使用的手机配件、不明日期的樟脑球等鸡肋商品十分常见,甚至有人收到一盒装满破布条的快递箱。

隐忧重重的快递盲盒也引来监管出手。今年年初,国家邮政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将对刷单、贩卖快递盲盒等进行清理整顿。电商平台、短视频平台也开始对存在灰产嫌疑的快递盲盒进行打击。

“我们已经爆掉好几个号了。”“老夏好好开箱”的抖音店铺员工在直播中坦言,为避免平台审查,他们直播时要十分小心措辞,比如介绍盲盒单位价格时将“公斤”称为“KG”,并且不能在直播间上链接,而是引导顾客通过私信交易。

“游击式”开店消费者维权难

“他们一般就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赚几天快钱,差评多了就直接把店关掉重新再开一家。”一位熟悉快递盲盒卖家玩法的业内人士说。

在淘宝、拼多多等平台上,记者收藏并关注了10家售卖快递盲盒的店铺,一周后其中多家显示已不存在。

快递盲盒卖家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游击式开店方式,让消费者拆开后发现是“三无产品”时,无法进行退换和索赔。

“我们保证货品的价值高于所付的价格,但不保证是亲喜欢的物品,所以不接受退换!”“小鱼小小购盲盒拆拆乐”淘宝店的客服人员告诉记者,盲盒属于娱乐性质,买家体验的就是拆盲盒的乐趣,如果拆到了自己不想要的物品,可以送给亲戚朋友。

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胡钢认为,基于快递盲盒中商品品类的不确定性,以及快递盲盒源自对退货快递、无主快递的二次出售,这种行为或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不同于潮玩盲盒限定了盲盒中的商品品类,快递盲盒卖家若不告知消费者盲盒中商品的品类及商品的产地、生产者、主要成分等《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所要求的基本产品信息,那么快递盲盒与消费者知情权是直接对立的。

财经分析人士王赤坤提醒,真正的无主快件数量有限,大概率是商家抓住一些消费者贪便宜心态的营销噱头,购买时应谨记天上不会掉馅饼,避免贪小便宜吃大亏。

记者孙奇茹

快递,消费者,直播,商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