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陆续推出普惠性暑期托管班,效果如何?能否满足需要?

多地陆续推出普惠性暑期托管班,效果如何?能否满足需要?

国家卫健委日前发出通知,要求做好2021年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工作。根据通知,2021年,人均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补助标准为79元,比上年新增5元。

今年的暑假与往年有很大不同——普惠性暑期托管班在全国多地推出。日前,教育部印发《关于支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的通知》。截至目前,北京、上海、武汉、南京……至少十几个城市已出台暑期托管服务政策,有的早已开设托管班。

暑期托管班渐次落地

一些地方初步“试水”。

2日,北京市教委表示,将正式启动学生暑期托管服务,具体将由各区教委组织面向小学一年级至五年级学生的托管服务。很快,北京东城区有学生家长在微信群收到学校通知。5日,西城区某学校通知家长,可以报名暑期托管班了:托管服务分两期,每名学生限报一期;托管时间为早上8点半至下午5点半。

还有一些地方的实践已开展多年。

7月5日一早,小学生鲍静轩走进上海徐汇区的一家托管班,一名大学生给班上的孩子们专门设计了浅显易懂的教学卡片。“我记住了鸦片战争,这是我还没学过的知识。”鲍静轩说。

据了解,早在2014年,上海就正式创办小学生爱心暑托班,除2020年因疫情原因停办外,已累计开办暑托班2382个,服务小学生超18万人次。

6日上午,在武汉市武昌区秦园路社区青少年暑假社区托管室,50名小朋友边听边捏,创作着自己喜欢的泥塑。

近年来,武汉市每年都会开设300多间社区托管室,每年有近2万人参加。6月30日启动报名以来,已有超过9000名小学生报名。首批114间市级托管室已于7月5日正式开放。

教育部通知明确,托管服务坚持自愿不强制。从各地公布的举措可以看到,托管班主要面向当地小学生。一些地方还将留守儿童、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家庭经济困难学生、残疾儿童等,作为优先或重点服务对象。

关于收费,教育部要求坚持公益普惠原则。不少地方提出“公益性”“全部免费”或“不收取费用”,有的则只对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免费。有的地方收取费用,每期从360元到600元不等。

在人员安排上,各地多以招募的志愿者为主。对参与暑期托管服务的教师、管理人员等,也有地方提出在考核、评优等方面予以体现。

“这是很好的惠民措施,确实能为家长解决后顾之忧。”北京家长王女士认为,与保姆和校外机构相比,学校托管更安全、经济,对于普通工薪阶层是个福利。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唐科莉曾就欧洲国家的托管服务做过相关调研。她说,支付得起、优质的“课后托管服务”有助于儿童的社会、情感、认知发展及促进社会融合。

以看护为主,有的地方名额不到1分钟就被抢光

这几年暑假,武汉家长华丽都会把儿子送去托管班。她和爱人都要上班,孩子放假后无人照看,培训机构收费较贵,“公益托管室免费又安全,孩子还能学到知识,挺省心的。”

据武汉市武昌区秦园路社区副主任黄靓介绍,今年社区托管室计划招生50人,但报名近百人。由于疫情防控要求,加之场地人员有限,不能满足所有孩子需求,目前只能采取分时分班措施。

上海徐汇区漕河泾街道团工委副书记王骅说,两期暑托班共160个名额,自开放线上报名后不到1分钟就被抢光。家长刘女士说,“天天紧盯公众号,才幸运‘秒’到了名额。”

一些家长担心暑托班沦为补习班或作业班,对此教育部通知要求,要合理安排暑期托管服务内容,应以看护为主,开放教室、图书馆、运动场馆等资源设施,合理组织提供一些集体游戏活动、文体活动、阅读指导、综合实践、兴趣拓展、作业辅导等服务,不得组织集体补课、讲授新课。

一些地方推出各类举措。上海今年参与爱心暑托班的单位增加到14家,这些单位会“带课进班”或“配送课程”,提升知识性和趣味性。

比如,主办方委托华东师范大学开发了党史主题课程;上海市卫健委负责“卫生健康专题课程”,由青年医师讲师团、青年医护工作者代表“送课进班”。绿化市容、水务、市场监管、体育等单位则分别“配送”环保公益、食品安全、体育培训等课程。

在场地选择方面,各地目前主要采用学校承办、社区托管、盘活资源等方式。一些地方也将日常托管场所直接转变为假期托管地,最大限度利用场地。

武汉的托管室主要依托全市各级团组织在社区建设的1000余个青少年空间。共青团武昌区委副书记叶壮说,把托管室建在社区,主要是考虑离学生家近,接送方便。另外,也有助于拉近与居民的距离。

在秦园路社区青少年暑假社区托管室社区党群服务中心青少年空间,200多平方米的托管室配有课桌椅、电子钢琴、投影仪等设备。黄靓说,平时这里是“4点半学校”,每天有20名学生放学后来写作业。到了寒暑假就成了假期托管室。

部分上海家长表示,希望爱心暑托班能更多放在中小学校园内。“学校对于封闭式管理最有经验,校园周边环境安全性也较高。另外,校园内的体育锻炼、科创、音乐、美术等器材资源也与学生最为适配,在学校上课,家长是最放心的。”家长周女士说。

还有哪些配套措施需要加强?

办好托管班,人员、资金等要素至为关键。

此前,有人担心暑期开班,老师的休息时间和权益无法更好保障。“老师们日常工作达十几小时,每天5点出门,晚上七八点下班,全靠寒暑假缓口气。”

在现实操作中,一些地方通过招募志愿者、选派青年社工等方式,来解决师资方面的困难。

“大手牵小手”,是上海小学生爱心暑托班的特色。今年上海招募超过12000名学生志愿者,确保暑托班按师生比1:5配备工作人员。2014年以来,参与的大中学生志愿者已超6万人。

在漕河泾街道办学点,上海电力大学大二学生徐畅准备了美术课程,她很喜欢和小朋友玩,“我以后想做老师,所以先借着暑托班积攒些经验,提前体验下。”

王骅介绍,漕河泾街道办学点每班配有5名大学生志愿者、2名高中生志愿者,再由街道统筹选派一名青年社工入驻,形成“5+2+1”师资模式。“暑托班不仅要带给孩子们快乐,也可以成为大学生、高中生的实践平台。”

在经费方面,目前有些地方由财政部门核拨课后延时服务经费,有些则由市总工会承担。一些地方在公益看护基础上,必要费用由家长承担。

共青团武汉市委员会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逐渐形成了“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家庭支持”的资源调配模式。由政府划拨专项经费,教育、公安、卫健等多部门共同参与,共青团具体负责。

上海的爱心暑托班规定,必要的午餐、保险、活动耗材等费用由学生家长承担,各办班点原则上按每人每期600元的标准收费。

有家长提出,目前有些公办暑托服务内容单一。“能组织更多有意义的活动就好了。如果只能待在教室,孩子玩不好,也不能培养兴趣爱好,就不想参加了。”另有家长提出,目前托管班招收的学生从6岁到12岁不等,不同年龄段学生的心智水平和课程需求区别较大,普惠式托管在精准化服务上还有提升空间。

也有专家建议,暑托班不能代替家庭应承担的教育之责,家长可借助暑托班情况了解孩子兴趣所在,科学合理安排暑期学习生活。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舒静、吴振东、王自宸

,

今年的暑假与往年有很大不同——普惠性暑期托管班在全国多地推出。日前,教育部印发《关于支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的通知》。截至目前,北京、上海、武汉、南京……至少十几个城市已出台暑期托管服务政策,有的早已开设托管班。

暑期托管班渐次落地

一些地方初步“试水”。

2日,北京市教委表示,将正式启动学生暑期托管服务,具体将由各区教委组织面向小学一年级至五年级学生的托管服务。很快,北京东城区有学生家长在微信群收到学校通知。5日,西城区某学校通知家长,可以报名暑期托管班了:托管服务分两期,每名学生限报一期;托管时间为早上8点半至下午5点半。

还有一些地方的实践已开展多年。

7月5日一早,小学生鲍静轩走进上海徐汇区的一家托管班,一名大学生给班上的孩子们专门设计了浅显易懂的教学卡片。“我记住了鸦片战争,这是我还没学过的知识。”鲍静轩说。

据了解,早在2014年,上海就正式创办小学生爱心暑托班,除2020年因疫情原因停办外,已累计开办暑托班2382个,服务小学生超18万人次。

6日上午,在武汉市武昌区秦园路社区青少年暑假社区托管室,50名小朋友边听边捏,创作着自己喜欢的泥塑。

近年来,武汉市每年都会开设300多间社区托管室,每年有近2万人参加。6月30日启动报名以来,已有超过9000名小学生报名。首批114间市级托管室已于7月5日正式开放。

教育部通知明确,托管服务坚持自愿不强制。从各地公布的举措可以看到,托管班主要面向当地小学生。一些地方还将留守儿童、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家庭经济困难学生、残疾儿童等,作为优先或重点服务对象。

关于收费,教育部要求坚持公益普惠原则。不少地方提出“公益性”“全部免费”或“不收取费用”,有的则只对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免费。有的地方收取费用,每期从360元到600元不等。

在人员安排上,各地多以招募的志愿者为主。对参与暑期托管服务的教师、管理人员等,也有地方提出在考核、评优等方面予以体现。

“这是很好的惠民措施,确实能为家长解决后顾之忧。”北京家长王女士认为,与保姆和校外机构相比,学校托管更安全、经济,对于普通工薪阶层是个福利。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唐科莉曾就欧洲国家的托管服务做过相关调研。她说,支付得起、优质的“课后托管服务”有助于儿童的社会、情感、认知发展及促进社会融合。

以看护为主,有的地方名额不到1分钟就被抢光

这几年暑假,武汉家长华丽都会把儿子送去托管班。她和爱人都要上班,孩子放假后无人照看,培训机构收费较贵,“公益托管室免费又安全,孩子还能学到知识,挺省心的。”

据武汉市武昌区秦园路社区副主任黄靓介绍,今年社区托管室计划招生50人,但报名近百人。由于疫情防控要求,加之场地人员有限,不能满足所有孩子需求,目前只能采取分时分班措施。

上海徐汇区漕河泾街道团工委副书记王骅说,两期暑托班共160个名额,自开放线上报名后不到1分钟就被抢光。家长刘女士说,“天天紧盯公众号,才幸运‘秒’到了名额。”

一些家长担心暑托班沦为补习班或作业班,对此教育部通知要求,要合理安排暑期托管服务内容,应以看护为主,开放教室、图书馆、运动场馆等资源设施,合理组织提供一些集体游戏活动、文体活动、阅读指导、综合实践、兴趣拓展、作业辅导等服务,不得组织集体补课、讲授新课。

一些地方推出各类举措。上海今年参与爱心暑托班的单位增加到14家,这些单位会“带课进班”或“配送课程”,提升知识性和趣味性。

比如,主办方委托华东师范大学开发了党史主题课程;上海市卫健委负责“卫生健康专题课程”,由青年医师讲师团、青年医护工作者代表“送课进班”。绿化市容、水务、市场监管、体育等单位则分别“配送”环保公益、食品安全、体育培训等课程。

在场地选择方面,各地目前主要采用学校承办、社区托管、盘活资源等方式。一些地方也将日常托管场所直接转变为假期托管地,最大限度利用场地。

武汉的托管室主要依托全市各级团组织在社区建设的1000余个青少年空间。共青团武昌区委副书记叶壮说,把托管室建在社区,主要是考虑离学生家近,接送方便。另外,也有助于拉近与居民的距离。

在秦园路社区青少年暑假社区托管室社区党群服务中心青少年空间,200多平方米的托管室配有课桌椅、电子钢琴、投影仪等设备。黄靓说,平时这里是“4点半学校”,每天有20名学生放学后来写作业。到了寒暑假就成了假期托管室。

部分上海家长表示,希望爱心暑托班能更多放在中小学校园内。“学校对于封闭式管理最有经验,校园周边环境安全性也较高。另外,校园内的体育锻炼、科创、音乐、美术等器材资源也与学生最为适配,在学校上课,家长是最放心的。”家长周女士说。

还有哪些配套措施需要加强?

办好托管班,人员、资金等要素至为关键。

此前,有人担心暑期开班,老师的休息时间和权益无法更好保障。“老师们日常工作达十几小时,每天5点出门,晚上七八点下班,全靠寒暑假缓口气。”

在现实操作中,一些地方通过招募志愿者、选派青年社工等方式,来解决师资方面的困难。

“大手牵小手”,是上海小学生爱心暑托班的特色。今年上海招募超过12000名学生志愿者,确保暑托班按师生比1:5配备工作人员。2014年以来,参与的大中学生志愿者已超6万人。

在漕河泾街道办学点,上海电力大学大二学生徐畅准备了美术课程,她很喜欢和小朋友玩,“我以后想做老师,所以先借着暑托班积攒些经验,提前体验下。”

王骅介绍,漕河泾街道办学点每班配有5名大学生志愿者、2名高中生志愿者,再由街道统筹选派一名青年社工入驻,形成“5+2+1”师资模式。“暑托班不仅要带给孩子们快乐,也可以成为大学生、高中生的实践平台。”

在经费方面,目前有些地方由财政部门核拨课后延时服务经费,有些则由市总工会承担。一些地方在公益看护基础上,必要费用由家长承担。

共青团武汉市委员会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逐渐形成了“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家庭支持”的资源调配模式。由政府划拨专项经费,教育、公安、卫健等多部门共同参与,共青团具体负责。

上海的爱心暑托班规定,必要的午餐、保险、活动耗材等费用由学生家长承担,各办班点原则上按每人每期600元的标准收费。

有家长提出,目前有些公办暑托服务内容单一。“能组织更多有意义的活动就好了。如果只能待在教室,孩子玩不好,也不能培养兴趣爱好,就不想参加了。”另有家长提出,目前托管班招收的学生从6岁到12岁不等,不同年龄段学生的心智水平和课程需求区别较大,普惠式托管在精准化服务上还有提升空间。

也有专家建议,暑托班不能代替家庭应承担的教育之责,家长可借助暑托班情况了解孩子兴趣所在,科学合理安排暑期学习生活。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舒静、吴振东、王自宸

托管,服务,家长,学生,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