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是关键一招 佛山的招在哪里

改革是关键一招 佛山的招在哪里

广州铁路集装箱中心站预计年底开通

8月8日,广州市白云区江高镇举行广州铁路集装箱中心站项目交地仪式,标志着该项目土地征收工作完成,为推进该重点工程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广州铁路集装箱中心站建成后,将成为国家铁路主枢纽、华南铁路经济中枢以及亚欧跨境物贸支点,成为广州连通中欧、南亚等地区的世界级铁路物流枢纽。中心站预计10月底完成场内轨道工程,年底完成开通目标。

  这个夏天,佛山全市党政机关都在聚焦一项大事:优化营商环境。

  今年6月,佛山市委常委会提出,把打造一流营商环境作为“一号改革工程”。营商环境非常重要。但还有一件事更重要,那就是“改革”本身。

  改革是“关键一招”。“招”,即为招数。

  佛山是武术之城,出过黄飞鸿和叶问这样的武术家,全城至今还有几十万人习武。擅于实战的佛山人最懂得:要克敌制胜,有招和没有招,完全不一样。

  佛山能走到今天,就是靠敢于出招。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佛山闯出了很多全国瞩目的改革做法,先天禀赋平凡的佛山也成为了全国闻名的制造业大市。

  那么,面向未来,要继续当好全省地级市高质量发展领头羊,佛山的“招”在哪里?

  一

  佛山,在中国城市里有特殊的江湖地位。

  多年来,佛山GDP常在全国前20位之内,力压很多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在全国地级市里,GDP超过佛山的地级市也只有苏州、无锡两个。

  天上不会掉馅饼。佛山的经济地位,完全是改革开放以来靠敢于出招、敢于首创打拼出来的。

  2018年在北京展出的“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中,有一件见证了全国改革开放早期历史的展品就来自佛山:中国首家“三来一补”企业——广东大进制衣厂使用的缝纫机。

  这台老旧斑驳的缝纫机,位于展览中的“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单元。这个安排,真实反映了佛山在改革开放历程中的贡献。

  1978年8月,港商与佛山顺德容奇镇政府共同出资创办的大进制衣厂开张。在当时,“姓资姓社”往往还是一个大问题,引进一家港商办厂,堪称惊世骇俗。但这却开创了在改革开放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三来一补”模式,为佛山乃至全国制造业的发展解决了大问题。

  从那时起,佛山改革就已经有了鲜明的性格:敢于出招,敢于首创。

  在那个年代,佛山不是偶发性创新,而是大面积创新;不是跟随式创新,而是原创式创新。同在改革开放之初,南海县委提出“六个轮子一起转”,县、公社、大队、生产队、个体、联合体的企业一起开动,在全国首开将个体经济与其他所有制经济同等对待的先河。

  佛山改革,动作快,成事也快。1981年,南海农村储蓄余额达到全国县级第一,成为名副其实的全国首富县。《人民日报》刊发报道,介绍南海经验,并配发社论《像南海那样把农村搞活变富》。一时间,先行一步的南海成为中国农村发展致富的一面旗帜,“像南海那样”成为很多中国人的梦想。

  改革创造了最好的营商环境,让佛山制造腾飞。上世纪90年代,全国首家生产分体式空调机的厂家、亚洲最大吊式电风扇厂、全国最大燃气具厂家和微波炉厂纷纷在佛山诞生。

  此时,佛山一大批制造业细分产业在全国称雄。电冰箱、空调、陶瓷等产品,产销量动辄能占到全国的几分之一。

  那些年的佛山,城市品牌与企业品牌共振齐飞,意气风发。“容声容声,质量的保证”“万家乐,乐万家”的广告声在千家万户传扬,成为一代人的集体记忆。全国不少人才“孔雀东南飞”,他们不是选择“北上广深”,而是从四面八方来到佛山,寻找就业、创业的天地。

  很长一段时间,佛山改革成就走在时代前列。1992年1月29日,邓小平视察顺德珠江冰箱厂。看到现代化的工厂环境,他连问了三次:这是乡镇企业吗?听到这里的电冰箱远销海外,邓小平高兴地说:“发展才是硬道理!”他还鼓励当地“思想要再解放一点,胆子要再大一点,步子要再快一点”。

  就这样,佛山以顺德、南海为龙头推进改革,从推动乡镇企业股份制改革,到实施企业产权制度改革、农村土地股份合作制改革,再到启动行政审批体制改革、简政强镇改革……佛山真正用好了改革这个关键一招,成就了“有家就有佛山造”的传奇。

  很多地方的党政部门都喜欢到这个武术之城,近距离观看佛山是怎样出招的。以启动企业产权制度改革后的顺德为例,1994年到2002年间,全国到顺德学习的人数超过20万,把这里的经验带到全国。

  佛山的改革发展历程,成为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成就的一个基层注脚。

  二

  如果说上一轮佛山改革开放让人感到自豪,那么现在我们可能会疑惑:近些年的佛山改革,力度和影响似乎没那么大。

  其实,佛山改革的脚步从未停歇。

  近年来,佛山坚定高举改革开放大旗,顺德建设的省高质量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创新实验区、南海建设的省城乡融合发展改革创新实验区,都在广东全省改革的大局中承担着重任。

  佛山也仍然有很多全国首创的改革创新。实施“人工智能+双随机”监管模式、首创政府补助“秒到”企业、发布全国地级市首单知识产权证券化产品、实施河心岛岛长制……这些做法都是佛山改革精神的延续,也发挥了良好的实效。

  但相对于佛山长期以来积累的改革诉求、相对于佛山曾经拥有的改革氛围,这显然不够。

  敞开来说吧:佛山近些年来不是没有改革,而是缺少“大招”“狠招”,缺少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那种石破天惊的爆破力、全国瞩目的引领力。

  如今,要列出当今全国最受人瞩目的改革风向标,这个名单上可能没有佛山。这不仅是佛山自身的原因,还有外部激烈竞争带来的影响。

  这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中国创造了人类城市发展史上很多壮丽的奇观,这其中就包括一系列“强省会”的带头崛起。很多省会崛起,都出现了一个超越佛山的过程。

  回首2010年,佛山GDP排名还排在内地城市第11位。但此后,武汉、成都、宁波、南京、长沙都纷纷超过佛山。其中很多省会城市比佛山的改革优势更强、改革的力度更大,改革成效也更显著。

  简单来说,其他城市更快了。时至今日,虽然佛山已经连续两年坐稳“万亿”。但很多强省会城市已经在触摸“半年万亿”的门槛。今年的前六个月,成都GDP就达到9602.72亿元,再向前一步就会超越去年佛山全年GDP。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强者更强的马太效应下,这类城市对人才、科技、项目、消费等要素资源的集聚能力将越来越强,佛山和他们之间的距离也可能会越来越大。

  “甩开”佛山的不止是省会。2010年,无锡GDP居全国第9位,总量仅领先佛山100多亿元。但十年后的2020年,无锡已领先佛山1500多亿元。佛山短期内已很难追赶。

  标兵渐远,追兵渐近。以2020年为例,我国一举新增5座万亿级城市,其中不仅有福州、合肥等省会,还有南通、泉州这两个地级市。

  这些追兵都很强势。今年上半年,初来乍到的南通GDP已悄然反超佛山。这些城市都是后来居上的改革先锋,很多城市正在学习他们的做法。

  更重要的是,很多城市不仅经济总量超过佛山,在提升经济质量的路上也走得很远。

  同为地级市的无锡就是典型。从产业质量看,无锡已是全国集成电路的重要产地,2020年集成电路产值达到1350亿元,居全国前列。同年,无锡物联网产业营收也达到3100亿元,规模江苏全省第一。

  从企业的质量来看,仅在“十三五”期间,无锡就新增境内外上市企业68家,总数达162家。这个总数比佛山高出近100家。

  不止无锡,很多万亿级城市都通过大刀阔斧的改革优化发展环境,把竞争力更强的新产业发展起来。从合肥到南京、从杭州到武汉,例子数不胜数。

  对比之下,佛山家电、陶瓷、家具等传统制造业仍在全国具有统治地位,并且拥有一批龙头企业。但在新兴产业领域,激动人心的案例尚未出现。佛山没有一个新兴产业能在全国站稳前三。

  事实上,佛山真正拿得出手的产业,也都是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奠定了优势。那时,也正是佛山改革全国瞩目的时候。

  三

  对历史最好的致敬,就是不断创造新的历史。

  今天,佛山要发挥改革关键一招,到底要怎样出招?

  2019年,省委要求佛山争当地级市高质量发展的领头羊,为广东实现“四个走在全国前列”、当好“两个重要窗口”作出应有贡献。

  这就是佛山接下来抓改革的目标和使命。

  这个目标意味着,经济总量的大小和排名并不是佛山的最终追求。很多集全省之力发展建设的省会,有佛山难以比拟的优势。这类城市的GDP,超过作为普通地级市的佛山,几乎是必然的。

  佛山真正追求的是高质量发展。但产业的创新升级依赖集聚效应,经济总量越大,越容易提升经济质量。因此,佛山越是追求高质量发展,越是不能放松对经济总量的追求。

  大道至简,实干为要。想提升佛山经济的质与量、让佛山成为领头羊,没有别的好办法。只有一条路,就是改革。从大进制衣厂在顺德投产那一天起,从南海的“六个轮子”转起来那一天起,无数事实都验证了这一点。

  改革千头万绪,要围绕谁、服务谁?几十年来,佛山改革所主要服务的对象之一,就是民营经济;主要的成果之一,也是发展起来了一个庞大的民营经济集群。

  有这样一个经典概括:民营经济在佛山贡献60%的GDP、70%的税收、80%的工业增加值、90%的企业数量。

  以美的、碧桂园两家世界500强企业为代表,佛山民营经济今天依然笑傲江湖。这些从佛山崛起的企业,虽然很多已布局全国、走向世界,但始终深深眷恋佛山。他们是佛山经济发展真正的主力军。

  今年6月底,佛山成为广东首个存款突破2万亿元的地级市,也是继苏州、无锡后全国第3个存款突破2万亿元的非省会地级市。这笔财富,很大程度上正是改革开放以来佛山民营企业的辛勤累积。

  举一纲而万目张。为民营经济提供更多阳光、雨露、土壤、养分,让民营企业用好这笔财富,实现高质量发展,提升佛山城市竞争力,是佛山改革要解决的重要命题。

  2019年底,《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印发,提出“让民营经济创新源泉充分涌流,让民营企业创造活力充分迸发,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更大贡献。”

  这就是佛山改革全新的历史方位。

  佛山必须有这样的自信:佛山早已是中国民营经济的样本。当这座城市用改革解决了自身的新挑战,就能为全国改革贡献新经验。

  6月,佛山提出了打造一流营商环境的全新要求。7月底,佛山市举行了“十四五”时期的第一次民营企业领军人才培训班,新任市委书记郑轲与企业家们进行了一场长谈。

  新的改革大幕即将拉开。我们对佛山这个具有光荣改革传统的制造业大市、民营经济大市、万亿级城市充满期待。

  以实施一号改革工程为契机,佛山将打造一流营商环境,掌握住创新突围的时代机遇,再开新局。我们期待并相信,这样的未来将会到来。

  出招吧,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