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多受贿193次!白云区一落马官员述说堕落历程

两年多受贿193次!白云区一落马官员述说堕落历程

在异国他乡的几个月里,他经历了无助、恐惧、绝望,甚至是生死。在老乡的帮助下,他靠卖炒饭赚路费。

“这段经历真的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比坐牢还苦。我曾经想过自杀,可是那里连自杀的机会都不会给你。如果有一次重来的机会,打死我都不会去了。”在增城区看守所,阿贤每每想起在缅北深陷诈骗窝点的日子,就悔不当初。

广东生活网讯 “最开始的心理主要是用权力换取收益的成就感,到后来,钱越收越多,变成了盘踞在我的大脑里的一个数字。每天看着个人账户的数字不断上涨,我就兴奋不已,已经深深陷入了一种不可救药的病态。”

近日,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剖析了广州市白云区钟落潭镇环境监督和安全生产办公室原主任周斌违纪违法案。

被采取强制措施期间,周斌回忆起自己走向堕落的历程。2020年12月,因受贿371万余元,周斌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

来者不拒,还带上妻子赴宴享奉承

1982年出生的周斌自小天资聪颖,学习从未让父母操心过。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国内知名大学,获得法学、经济学双学士学位,并在大学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

2006年毕业后,满怀理想的他成为一名大学生村官,3年后又考入广州市白云区钟落潭镇政府。2012年,周斌被安排至镇环境保护和安全生产办公室工作。作为负责环境保护和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工作的部门,环安办上管空气,下管污水,中间还管消防安全,工作责任大、任务重,对周斌来说是不小的挑战。

挑战既带来压力,也为周斌提供了施展才能的空间和良好的发展机遇。因工作成绩突出,2014年1月,周斌被提拔为环安办副主任,使得他与企业老板的接触机会大大增加。每每听说他是环安办副主任,各家企业都会请出老板接待,客客气气地陪同在旁。当他发现企业存在问题需要整改时,老板往往会邀请他晚上吃顿“便饭”,送上烟酒等礼品,再塞上红包请他多加“指导”。周斌来者不拒,有时还会带上妻子一同赴宴,共同享受企业老板的殷勤奉承。老板的“彬彬有礼”,妻子的崇拜目光,家中日益增多的礼品,让周斌尝到了“权力”的滋味,在心中发出了“有权真好”的感叹。

自称对"甜言蜜语、糖衣炮弹"上瘾

2018年3月,镇党委拟提拔周斌为环安办主任。当时正值机构改革,职务晋升进入冻结期,他暂时被任命为环安办负责人,全面主持工作。尽管没有获得主任头衔让周斌有些失落,但他仍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风光。

此时的周斌,手握环保和安全检查执法权,部门中70余名执法队员听他调配,辖内6000余家企业的监管由他“话事”,检查哪家企业、处罚哪家企业、封停整顿哪家企业都是他说了算。“与当副主任时有所不同,企业老板开始整天围着我转,对我点头哈腰,夸我年轻有为,与我称兄道弟,为我鞍前马后,这些甜言蜜语、糖衣炮弹让我慢慢上瘾。”周斌说道。在办案人员的记忆中,对周斌采取强制措施那天,还有企业负责人发微信,请他“晚上6点在酒店一起聚聚”,因为没有回复,周斌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

蜂拥而至的巴结奉承和众多老板的俯首帖耳,让周斌洋洋自得,“过上了人上人的生活”,潜意识中开始将权力视为私人工具,完全忘记了岗位职责的要求,大肆用权“广开财路”。辖内企业需要做环保工程或开展环境影响评估时,周斌便主动充当企业和环保中介公司的“中间人”,每次收取好处费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2017年至2020年期间,他先后违规收取中介费52万余元。一些企业老板称,周斌“很不好惹”,一定要按照他的意思来办事,如果不请周斌介绍的公司做环保工程,生怕以后环安办“上门找麻烦”;而让周斌介绍的公司完成环保工程后,不仅可以顺利通过验收,又能拉近关系,取得周斌关照。

时间一长,周斌愈发沉溺于肆意用权带来的尊宠和虚荣,愈发将权力用到极致。通常情况下,企业环保不达标,环安办需责令其进行整改,问题严重的则需要封停进行整顿。但在周斌负责环安办工作期间,企业只要走通“门路”给周斌送钱,“问题”立刻迎刃而解。有时,环安办前脚刚对环保不达标的企业采取封停措施,周斌后脚就收受企业老板好处费直接“放行”。他甚至“主动出击”,专门挑一些环保不合规的企业进行检查,发现问题后坐等企业老板上门“谈数”,堂而皇之收钱。逢年过节,周斌还要“走访”辖区内的企业,有时提前打电话“关心问候”,有时则表示要到工厂“坐坐”。对此,企业老板心领神会,提前准备好礼品礼金主动献上。周斌每次拿到红包礼品后就离开,从不提工作上的事。

两年多时间193次收受他人贿赂

“很滥,涉及企业特别多。”办案人员介绍,大多数情况下,周斌收受的金额并不大,但什么钱都要。他将服务企业的职责本分当作给予企业老板的恩惠,默认收取回报是一种“互惠互利”,而不是违反纪法规定。

审查调查期间,周斌还试图在办案人员面前为自己开脱,如果没有自己“帮忙”,问题企业可能花费几十万也无法完成整改、通过评估,相比之下,自己拿几万好处费并不为过。

在这样自欺欺人的逻辑中,从2018年3月成为环安办负责人,到2020年7月“落马”的两年多时间里,周斌累计193次非法收受他人钱财,他已全然忘记确保企业安全环保生产、防范事故发生的职责。

周斌如此不知收敛地捞钱,并不是因为缺钱。相反,他家庭条件良好,夫妻二人有稳定收入,父母也有退休金。但在他人的奉承和吹捧中,周斌任由恶性欲望无限膨胀,越陷越深。审查调查显示,周斌将自己收受的每一笔钱都记录在手机的记账软件里,非法收受的金钱绝大部分都存在银行账户或购买理财产品。“钱财对我来说不重要,我一分没花!最开始的心理主要是用权力换取收益的成就感,到后来,钱越收越多,变成了盘踞在我的大脑里的一个数字。每天看着个人账户的数字不断上涨,我就兴奋不已,已经深深陷入了一种不可救药的病态。” 周斌说道。

过去,在组织的悉心培养下,周斌成长为一名正科级领导干部。然而,年轻有为的背后,周斌却任由扭曲的权力观野蛮发展,在以权谋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恋权的心魔最终成为吞噬人生的恶魔。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章程 通讯员 李斯婧

,

广东生活网讯 “最开始的心理主要是用权力换取收益的成就感,到后来,钱越收越多,变成了盘踞在我的大脑里的一个数字。每天看着个人账户的数字不断上涨,我就兴奋不已,已经深深陷入了一种不可救药的病态。”

近日,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剖析了广州市白云区钟落潭镇环境监督和安全生产办公室原主任周斌违纪违法案。

被采取强制措施期间,周斌回忆起自己走向堕落的历程。2020年12月,因受贿371万余元,周斌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

来者不拒,还带上妻子赴宴享奉承

1982年出生的周斌自小天资聪颖,学习从未让父母操心过。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国内知名大学,获得法学、经济学双学士学位,并在大学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

2006年毕业后,满怀理想的他成为一名大学生村官,3年后又考入广州市白云区钟落潭镇政府。2012年,周斌被安排至镇环境保护和安全生产办公室工作。作为负责环境保护和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工作的部门,环安办上管空气,下管污水,中间还管消防安全,工作责任大、任务重,对周斌来说是不小的挑战。

挑战既带来压力,也为周斌提供了施展才能的空间和良好的发展机遇。因工作成绩突出,2014年1月,周斌被提拔为环安办副主任,使得他与企业老板的接触机会大大增加。每每听说他是环安办副主任,各家企业都会请出老板接待,客客气气地陪同在旁。当他发现企业存在问题需要整改时,老板往往会邀请他晚上吃顿“便饭”,送上烟酒等礼品,再塞上红包请他多加“指导”。周斌来者不拒,有时还会带上妻子一同赴宴,共同享受企业老板的殷勤奉承。老板的“彬彬有礼”,妻子的崇拜目光,家中日益增多的礼品,让周斌尝到了“权力”的滋味,在心中发出了“有权真好”的感叹。

自称对"甜言蜜语、糖衣炮弹"上瘾

2018年3月,镇党委拟提拔周斌为环安办主任。当时正值机构改革,职务晋升进入冻结期,他暂时被任命为环安办负责人,全面主持工作。尽管没有获得主任头衔让周斌有些失落,但他仍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风光。

此时的周斌,手握环保和安全检查执法权,部门中70余名执法队员听他调配,辖内6000余家企业的监管由他“话事”,检查哪家企业、处罚哪家企业、封停整顿哪家企业都是他说了算。“与当副主任时有所不同,企业老板开始整天围着我转,对我点头哈腰,夸我年轻有为,与我称兄道弟,为我鞍前马后,这些甜言蜜语、糖衣炮弹让我慢慢上瘾。”周斌说道。在办案人员的记忆中,对周斌采取强制措施那天,还有企业负责人发微信,请他“晚上6点在酒店一起聚聚”,因为没有回复,周斌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

蜂拥而至的巴结奉承和众多老板的俯首帖耳,让周斌洋洋自得,“过上了人上人的生活”,潜意识中开始将权力视为私人工具,完全忘记了岗位职责的要求,大肆用权“广开财路”。辖内企业需要做环保工程或开展环境影响评估时,周斌便主动充当企业和环保中介公司的“中间人”,每次收取好处费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2017年至2020年期间,他先后违规收取中介费52万余元。一些企业老板称,周斌“很不好惹”,一定要按照他的意思来办事,如果不请周斌介绍的公司做环保工程,生怕以后环安办“上门找麻烦”;而让周斌介绍的公司完成环保工程后,不仅可以顺利通过验收,又能拉近关系,取得周斌关照。

时间一长,周斌愈发沉溺于肆意用权带来的尊宠和虚荣,愈发将权力用到极致。通常情况下,企业环保不达标,环安办需责令其进行整改,问题严重的则需要封停进行整顿。但在周斌负责环安办工作期间,企业只要走通“门路”给周斌送钱,“问题”立刻迎刃而解。有时,环安办前脚刚对环保不达标的企业采取封停措施,周斌后脚就收受企业老板好处费直接“放行”。他甚至“主动出击”,专门挑一些环保不合规的企业进行检查,发现问题后坐等企业老板上门“谈数”,堂而皇之收钱。逢年过节,周斌还要“走访”辖区内的企业,有时提前打电话“关心问候”,有时则表示要到工厂“坐坐”。对此,企业老板心领神会,提前准备好礼品礼金主动献上。周斌每次拿到红包礼品后就离开,从不提工作上的事。

两年多时间193次收受他人贿赂

“很滥,涉及企业特别多。”办案人员介绍,大多数情况下,周斌收受的金额并不大,但什么钱都要。他将服务企业的职责本分当作给予企业老板的恩惠,默认收取回报是一种“互惠互利”,而不是违反纪法规定。

审查调查期间,周斌还试图在办案人员面前为自己开脱,如果没有自己“帮忙”,问题企业可能花费几十万也无法完成整改、通过评估,相比之下,自己拿几万好处费并不为过。

在这样自欺欺人的逻辑中,从2018年3月成为环安办负责人,到2020年7月“落马”的两年多时间里,周斌累计193次非法收受他人钱财,他已全然忘记确保企业安全环保生产、防范事故发生的职责。

周斌如此不知收敛地捞钱,并不是因为缺钱。相反,他家庭条件良好,夫妻二人有稳定收入,父母也有退休金。但在他人的奉承和吹捧中,周斌任由恶性欲望无限膨胀,越陷越深。审查调查显示,周斌将自己收受的每一笔钱都记录在手机的记账软件里,非法收受的金钱绝大部分都存在银行账户或购买理财产品。“钱财对我来说不重要,我一分没花!最开始的心理主要是用权力换取收益的成就感,到后来,钱越收越多,变成了盘踞在我的大脑里的一个数字。每天看着个人账户的数字不断上涨,我就兴奋不已,已经深深陷入了一种不可救药的病态。” 周斌说道。

过去,在组织的悉心培养下,周斌成长为一名正科级领导干部。然而,年轻有为的背后,周斌却任由扭曲的权力观野蛮发展,在以权谋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恋权的心魔最终成为吞噬人生的恶魔。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章程 通讯员 李斯婧

周斌,企业,老板,环保,安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