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吐槽越来越贵的餐饮巨头,决定关店200家

被吐槽越来越贵的餐饮巨头,决定关店200家

究竟是修剪一棵自己种的树给环境带来的危害大?还是不问青红皂白,不问法理情僵硬执法给环境带来的危害大?接下来这个处罚会向哪个方向走?或许各方也都该更好地说一说,因为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与城市治理有关的案例。

眼前这个两米多的树干,曾经是一棵庞大茂盛的香樟树。它的树龄接近20年,足足有两三层楼那么高。因为对身后屋子花园的阳光遮挡严重,今年1月,它被屋主李先生雇人剪掉了全部分枝,变成了这副模样。采光的问题解决了,但另一个麻烦很快找上门来:当天城管就通知李先生,他这是未经绿化管理部门审批擅自砍伐树木,要罚款14.42万元!

还记得曾经的“火锅第一股”呷哺呷哺吗?

前些年,呷哺呷哺凭借独创的吧台式小火锅模式,以及亲民的价格,成为不少人的心头好。这一餐饮品牌,在广州深圳等地也开有门店。

但时过境迁,如今的呷哺呷哺已“不再亲民”。

不少消费者表示,之前在呷哺呷哺每顿仅花三四十元就能吃饱,但现在随便一个单人套餐就是六七十元,单点更贵,大概得人均八九十元。

资料图。图源:人民视觉

8月19日,重新上任CEO的呷哺呷哺创始人、董事长贺光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重新接任CEO一职后,经过两个多月的市场走访,发现呷哺呷哺部分门店存在严重的选址错误,从而导致亏损。因此,呷哺呷哺决定关闭200家亏损门店。

呷哺呷哺集团方面回复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称,关闭200家门店为亏损的门店,是经过深思熟虑后作出的商业决策,“‘断臂止血’是为了持久地经营。”这200家门店是否包括广州地区,呷哺呷哺集团并未回应。

要关闭200家门店 客单价将保持在60元以内

呷哺呷哺集团方面告诉记者,经过两个多月的市场走访,他们发现部分门店出现了严重的选址错误,导致亏损。“新开200家门店实际上非常难,成本很高,但这是公司‘断臂止血’、精心盘点后做出的决定。”

不止如此,呷哺呷哺在2019年推出的in xiabu xiabu品牌和门店也将陆续全面退出市场。原因也是该品牌处于持续亏损状态,且一直被外界诟病为“定位不明”“四不像”的败笔。

据了解,呷哺呷哺创始人、董事长贺光启今年5月重新上任CEO,在经过两个月的市场调研后作出一系列革新举措。“关闭200家亏损门店”正是其中一项,此外还有回归大众消费路线、推出中端火锅品牌“呷哺X”等。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呷哺呷哺的客单价持续走高。有关负责人称,呷哺呷哺以大众消费为主,接下来也将继续坚持这条路线,客单价保持在60元以内,新一代的门店也仍以“单锅”和“吧台”为主。

在门店布局方面,下一步,呷哺呷哺将向二三线下沉市场持续扩张,外卖、呷煮呷烫、茶饮等将成为新增长点。而即将推出的“呷哺X”(暂定名)则将以90元左右的客单价进军餐饮中端消费市场,计划明年正式亮相。

此外,该公司旗下高端品牌湊湊火锅将持续扩张。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呷哺呷哺共经营1061家呷哺呷哺餐厅及140家凑凑餐厅。

利润下滑、股价暴跌 还陷入人事风波

1998年,贺光启在北京创立呷哺呷哺,并将吧台就餐形式和传统火锅结合,开创了吧台小火锅的新业态。

这种“一人一锅”的模式此前极为少见,再加上亲民的价格,使呷哺呷哺在2003年走红,并在之后飞速扩张。

2014年,呷哺呷哺成功登陆港股,成为“火锅第一股”。2016年,呷哺呷哺进入了发展的高峰期,平均每四天就新增一家门店。

然而好景不长,上市后的呷哺呷哺逐渐进入发展瓶颈期。公司净利润增速从2015年的86.52%逐渐下跌到2018年的10.00%。目前,呷哺呷哺的净利润已经连续3年下滑。2018年-2020年,呷哺呷哺的净利润分别为4.62亿元、2.88亿元、183.70万元。

与此同时,为了维持利润,呷脯呷脯的客单价也水涨船高。2017—2019年,呷哺呷哺客单分别为48.4元、53.3元、55.8元,2018年人均消费突破50元,到了2020年人均消费突破60元,达到62.3元。“越来越贵”成为顾客对呷哺呷哺的吐槽。

7月29日晚,呷哺呷哺收市后发布盈利预警,预告中期净亏损介乎4000万元至6000万元之间,按年亏损收窄,去年同期净亏损约2.55亿元。呷哺呷哺表示,今年上半年的净亏损大幅收窄,但仍然未能实现盈利。

今年,呷哺呷哺高层还出现了人事风波。

2021年4月,呷哺集团旗下火锅品牌“凑凑”CEO张振纬离职创业,引发市场关注。一个月后,呷哺集团CEO赵怡被宣布免职。

今年以来,呷哺呷哺的股价长期处于“跌跌不休”的状态。从2月11日收盘的27.11港元高点,到8月20日收盘的6.05港元,期间股价跌幅约74%。

专家:餐饮运营须内外兼备

匹对需求迭代变化

对于呷哺呷哺关闭200家门店的决定,广州本地食评家劳毅波说,受疫情影响,市场是危与机并存的,既是对餐饮行业的考验,也给了餐饮重新审视原有经营模式、思路以及调整策略的机会。从餐饮自身发展来看,这是一个好时机,恰好借此机会结合远期和近期发展目标调整经营结构。

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当新生代成为主流消费群体之后,他们对餐饮店的需求发生了变化,餐饮行业如何精准匹对核心诉求和需求,是整个餐饮行业乃至快消品行业需要去解决的问题。餐饮企业如何持续创新、升级和迭代,是永恒的话题。这就要求在整个新生代喜新厌旧的消费模式下,餐饮的整体运营上要内外兼备。内部要有更多创新,外部要做更多升级,匹配消费端对于品质、品牌、服务场景以及客户黏性的迭代要求。

,

还记得曾经的“火锅第一股”呷哺呷哺吗?

前些年,呷哺呷哺凭借独创的吧台式小火锅模式,以及亲民的价格,成为不少人的心头好。这一餐饮品牌,在广州深圳等地也开有门店。

但时过境迁,如今的呷哺呷哺已“不再亲民”。

不少消费者表示,之前在呷哺呷哺每顿仅花三四十元就能吃饱,但现在随便一个单人套餐就是六七十元,单点更贵,大概得人均八九十元。

资料图。图源:人民视觉

8月19日,重新上任CEO的呷哺呷哺创始人、董事长贺光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重新接任CEO一职后,经过两个多月的市场走访,发现呷哺呷哺部分门店存在严重的选址错误,从而导致亏损。因此,呷哺呷哺决定关闭200家亏损门店。

呷哺呷哺集团方面回复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称,关闭200家门店为亏损的门店,是经过深思熟虑后作出的商业决策,“‘断臂止血’是为了持久地经营。”这200家门店是否包括广州地区,呷哺呷哺集团并未回应。

要关闭200家门店 客单价将保持在60元以内

呷哺呷哺集团方面告诉记者,经过两个多月的市场走访,他们发现部分门店出现了严重的选址错误,导致亏损。“新开200家门店实际上非常难,成本很高,但这是公司‘断臂止血’、精心盘点后做出的决定。”

不止如此,呷哺呷哺在2019年推出的in xiabu xiabu品牌和门店也将陆续全面退出市场。原因也是该品牌处于持续亏损状态,且一直被外界诟病为“定位不明”“四不像”的败笔。

据了解,呷哺呷哺创始人、董事长贺光启今年5月重新上任CEO,在经过两个月的市场调研后作出一系列革新举措。“关闭200家亏损门店”正是其中一项,此外还有回归大众消费路线、推出中端火锅品牌“呷哺X”等。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呷哺呷哺的客单价持续走高。有关负责人称,呷哺呷哺以大众消费为主,接下来也将继续坚持这条路线,客单价保持在60元以内,新一代的门店也仍以“单锅”和“吧台”为主。

在门店布局方面,下一步,呷哺呷哺将向二三线下沉市场持续扩张,外卖、呷煮呷烫、茶饮等将成为新增长点。而即将推出的“呷哺X”(暂定名)则将以90元左右的客单价进军餐饮中端消费市场,计划明年正式亮相。

此外,该公司旗下高端品牌湊湊火锅将持续扩张。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呷哺呷哺共经营1061家呷哺呷哺餐厅及140家凑凑餐厅。

利润下滑、股价暴跌 还陷入人事风波

1998年,贺光启在北京创立呷哺呷哺,并将吧台就餐形式和传统火锅结合,开创了吧台小火锅的新业态。

这种“一人一锅”的模式此前极为少见,再加上亲民的价格,使呷哺呷哺在2003年走红,并在之后飞速扩张。

2014年,呷哺呷哺成功登陆港股,成为“火锅第一股”。2016年,呷哺呷哺进入了发展的高峰期,平均每四天就新增一家门店。

然而好景不长,上市后的呷哺呷哺逐渐进入发展瓶颈期。公司净利润增速从2015年的86.52%逐渐下跌到2018年的10.00%。目前,呷哺呷哺的净利润已经连续3年下滑。2018年-2020年,呷哺呷哺的净利润分别为4.62亿元、2.88亿元、183.70万元。

与此同时,为了维持利润,呷脯呷脯的客单价也水涨船高。2017—2019年,呷哺呷哺客单分别为48.4元、53.3元、55.8元,2018年人均消费突破50元,到了2020年人均消费突破60元,达到62.3元。“越来越贵”成为顾客对呷哺呷哺的吐槽。

7月29日晚,呷哺呷哺收市后发布盈利预警,预告中期净亏损介乎4000万元至6000万元之间,按年亏损收窄,去年同期净亏损约2.55亿元。呷哺呷哺表示,今年上半年的净亏损大幅收窄,但仍然未能实现盈利。

今年,呷哺呷哺高层还出现了人事风波。

2021年4月,呷哺集团旗下火锅品牌“凑凑”CEO张振纬离职创业,引发市场关注。一个月后,呷哺集团CEO赵怡被宣布免职。

今年以来,呷哺呷哺的股价长期处于“跌跌不休”的状态。从2月11日收盘的27.11港元高点,到8月20日收盘的6.05港元,期间股价跌幅约74%。

专家:餐饮运营须内外兼备

匹对需求迭代变化

对于呷哺呷哺关闭200家门店的决定,广州本地食评家劳毅波说,受疫情影响,市场是危与机并存的,既是对餐饮行业的考验,也给了餐饮重新审视原有经营模式、思路以及调整策略的机会。从餐饮自身发展来看,这是一个好时机,恰好借此机会结合远期和近期发展目标调整经营结构。

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当新生代成为主流消费群体之后,他们对餐饮店的需求发生了变化,餐饮行业如何精准匹对核心诉求和需求,是整个餐饮行业乃至快消品行业需要去解决的问题。餐饮企业如何持续创新、升级和迭代,是永恒的话题。这就要求在整个新生代喜新厌旧的消费模式下,餐饮的整体运营上要内外兼备。内部要有更多创新,外部要做更多升级,匹配消费端对于品质、品牌、服务场景以及客户黏性的迭代要求。

门店,餐饮,市场,消费,火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