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书香节期间 深圳各大书城营销额同比增长两成至五成

南国书香节期间 深圳各大书城营销额同比增长两成至五成

广州拟立法加强校园安全管理 学校应设立欺凌举报专线

《建议稿》提到,学校应成立学生欺凌综合治理委员会,设立学生欺凌举报专线;同时,不得公开发布学生的考试成绩及排名。

  地铁里越来越多捧着手机的深圳人,并不是在刷短视频,而是在深阅读。

  在实际管理人口超2000万的深圳,高品质阅读正成为深圳人舒缓压力的“良方”。各领域执牛耳的专家学者汇聚于此,形成观点激荡的思想场。周末两天的文化生活都被名家承包,成为深圳不少年轻人的日常。

  书香漫鹏城。南国书香节期间,深圳分会场迎来了20余万读者,各大书城周末客流量同比平日周末增长5%—10%,总客流突破35万人次,各大书城销售额同比增长20%—50%,销售总额累计超708万元。

  如今的深圳,不仅是举世瞩目的创新创意之都,持续发挥作为经济特区、全国性经济中心城市和国家创新型城市的引领作用,更是在2013年就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的称号。阅读,见证了深圳人求知若渴的进取心,帮助他们更加从容自信地应对社会生活的瞬息万变,激活创新潜力。

  

  注重体验▶▷阅读正变得越来越好玩

  春天的农场是什么颜色?夏天的公园什么植物最多?当南国书香节遇上暑假,一场妙趣横生的阅读派对悄然开启。近日,深圳书城龙岗城4楼大台阶变身亲子乐园,以100种方式打开国际安徒生插画奖得主作品《四季时光》。

  “如何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29日,深圳坪山图书馆人流如潮,馆长周国平携新书《人生答案之书》坐在台上,分享着细腻通透的人生哲学。就在前一天,他刚刚在这里进行了一场主题为“幸福——罗素《幸福之路》小讲”的讲座。

  “深圳的阅读活动越办越有趣了,每年的书香节都会带孩子来。”南国书香节活动现场,熊女士正与6岁的儿子一同读绘本。

  在漫画和文创产品中轻松学习历史知识,插画艺术展提升阅读互动感,沉浸式体验古法造纸术学习中华传统文化,趣味性的阅读活动层出不穷,让市民由衷感叹“阅读变得越来越好玩”。

  此类活动只是深圳庞大阅读活动体系的冰山一角。深圳将每年11月设为“深圳读书月”,21年来在读书月累计开展公益阅读活动9000余项,吸引逾1.7亿人次读者以各种方式参与。数量大、质量高,阅读+体验,将深圳的阅读活动推向高品质、趣味化。

  在各类阅读活动的熏陶下,深圳人的阅读热情之火越烧越旺。“深圳可以说是全国阅读推广最好的城市之一。”著名主持人白岩松这样称赞。作为“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深圳人均购书量已经连续31年位居全国第一。2020年,深圳居民平均阅读纸质图书8.86本,高于全国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4.65本。

  数字变革▶▷深阅读载体向手机转移

  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本届南国书香节推出云展示、云购书等线上书展活动。作为分会场,深圳“智慧书城”也引入人脸识别智能荐书、自助购、扫码购、手机查询付款、“掌上书城”线上采购、微信服务端等科技手段,为市民读者提供在线选购、阅读指引、活动预告、直播互动、精彩回顾、分享交流等多元化阅读功能。

  在“掌上书城”APP上看到一本好书,足不出户填写地址,最快当天就可以送到家门口;没空去图书馆还书,下楼到小区门口的自助图书馆只需1分钟便可一键还书;在“云上图书馆”一键就能搜索海量电子资源……在“图书馆之城”,一个二维码,就隐藏着海量资源。

  去年5月,深圳图书馆推出可以随身携带的“码上阅读”口袋书,读者通过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电子书的小型书册,是根据主题书单精选出的馆藏优质电子图书集合。深圳文献港、深圳书城APP、阅芽计划APP等“互联网+读书”平台被搭建起来,深圳以数字化为突破口,不断推动文化科技融合。

  深圳阅读指数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深圳成年居民平均阅读电子图书12.13本,远高于全国人均电子书阅读量2.84本。今年,深圳第五次获评“中国十佳数字阅读城市”。

  深圳市民也越来越习惯使用互联网手段获取阅读资源。截至2019年底,“深圳图书馆︱图书馆之城”微信服务号关注用户已达31.04万人。

  多个线索显示,通过手机进行深阅读的深圳读者人数也在不断增长。他们阅读的关键词是“科技”——编程语言“PYTHON”曾连续2年以高热度登上图书馆网站OPAC联机公共目录检索系统关键词搜索排行榜榜首;《三体》等科幻小说的搜索量排名长期居高不下。

  引领风尚▶▷亲子阅读带动全民阅读

  从风趣幽默的漫画中,也能认识西周到清历代统治者与代表性诗人的人物形象和代表诗词?8月20日,作为南国书香节的重点活动之一,罗湖书城联手读客《半小时漫画中国史》打造“趣读历史 笑背故事”图片展,吸引了不少孩子和家长驻足,让亲子互动阅读变得有趣而收获满满。

  在深圳,阅读绝不是一场独自的狂欢,它还可以是家庭沟通交流的纽带。比如今年“六一”儿童节,2021“我最喜爱的童书”30强提名童书新鲜出炉,许多家长第一时间带孩子去购买榜单上的好书;每年的世界读书日,深圳图书馆都会联合中国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委员会发布“南书房家庭经典阅读书目”,如今已累计推荐过200多种适合家庭阅读的经典图书。

  不经意间,“阅读从娃娃抓起”的意识在深圳落地生根。

  为鼓励儿童阅读,深圳市少年儿童图书馆(下称“深少图”)成为全国首个不对儿童读者罚款的图书馆。“我们成立了5—6人的儿童阅读指导组,专门挑选童书,尤其是在多版本收藏上做了大量工作,比如我们收藏的《简爱》就有27个版本。”深少图馆长宋卫告诉记者,按照不同年龄段孩子的接受程度,图书馆会推荐图文排版不同、难易不同、版本不同的书籍。

  “我记得有一个家长说,他的孩子总是控制不住打人,于是,我们给他推荐了一个书单。他说孩子看了两本后,真的不随便打人了。”宋卫笑着说,对孩子来说,讲故事比说教更有力量。

  不止在图书馆,深圳的学校也在为儿童提供优质的阅读服务。去年6月,在自助借阅机的基础上,公益“图书漂流”应运而生,深圳首个少儿流动图书馆在龙华区启用。截至2019年7月,在全市138所中小学的借阅机上,能够直接共享深圳市少儿文献资源共28万余册。

  如何从服务儿童到服务儿童周边的人?亲子阅读推广成为开展全面阅读实践的抓手。宋卫说,深少图一五规划时已将服务对象拓展到家长,二五规划纳入老师为服务对象,接下来的三五规划计划将整个童书产业链各环节要素都纳入其中。2018年,深少图成立的家庭教育馆是全国首家以家庭教育为主题的图书馆。

  2012年,深少图开创全国首个由政府牵头组织的“阅读推广人”培育计划。“阅读推广人”这个崭新的社会身份自此进入公众视野:他们有着各自的职业,却做着同一件公益事情,即向公众传播阅读理念,提升市民尤其是青少年儿童的阅读兴趣和阅读能力,如同在播撒“读书种子”。截至今年,累计有3000多人受训,他们的身份多为家长、老师等,通过培训走上了专业的阅读推广之路。

  正如中央文史馆馆员、复旦大学历史地理所教授葛剑雄所说,“深圳读书数量已经做得很好,下一步应该关心读什么书”,深圳今年创新打造了“全国新书首发中心”,超过30家头部出版机构加盟,计划在深圳组织开展贯穿全年的新书首发活动,每年精心发布200余种新书好书,为读者带来更丰富的文化生活体验,也为深圳提供更新鲜的发展视角与更深厚的精神积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