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民企老板成发展新纽带 市场的力量牵引黔南新发展

广东民企老板成发展新纽带 市场的力量牵引黔南新发展

“2020年广东十大杰出高素质农民”揭晓

他们兢兢业业扎根基层,服务乡村,是“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三农”工作排头兵;他们心怀梦想,勇于创新,是新时代杰出农民的典范;他们心系乡亲,带贫致富,助力广东乡村振兴和脱贫攻坚……他们是“2020年广东十大杰出高素质农民”。

  在贵州,周金经历了人生中的两次创业,既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失败”,也体会到从未有过的成就感。

  周金在深圳打拼十余年,本想将自动化技术带入黔南,谁知因为政策变动,500万投资血本无归。在朋友的鼓励下,周金再出发,利用贵州资源,办起了产业扶贫车间。

  “订单又砸过来了。”周金期待着,新扩建的1200平方米车间早日投入使用。

  3年前,自广州对口帮扶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以来,在政府的牵线下,广州石头造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石头造”)把大本营搬到了黔南,并且以贵州为原点,开始谋划布点全国。在黔南等地调研中,

  向西突围

  机器在车间鸣响,成袋的石塑母粒小山似的堆放着。取自天然无机矿产、经高分子聚合而成的石塑母粒,在生产线上被加工制造成塑料袋、纸箱、衣架等环保产品。

  从广州番禺沙湾古镇一个不起眼的生产作坊,成长为国内掌握可降解石塑技术的领头羊,石头造用了不到4年时间。

  “广州的每条街都有我们的产品,喜士多、美宜佳、耐克、ZARA都是我们的客户。”让曾聪发愁的不是订单。而是跟不上供货需求的厂房和人力。

  两年前,曾聪将企业的生产环节从广州迁至贵州黔南,这里有他需要的更广阔的空间和更低的生产成本。进入峰峦叠嶂绿郁葱翠的大西南,曾聪感受到了无限的发展空间,规划用地3300亩,分五年开发,目前,石头造已建成使用厂房约175亩。“三年免租、两年半租,这是当地给东部企业的租金优惠,搭乘东西部扶贫协作的专车,对我们来说是歪打正着。”

  一大批像曾聪这样的广东民企老板,正在沿着东西部扶贫协作打开的新通道,走向西南大山,产业供应链的版图徐徐延展。

  如今,石头造在都匀市的一期生产用地比在番禺区扩大5倍多,能源消耗支出减半、人力资源成本则节约超20%。

  源源不断的订单,也一路跟着广东老板来到贵州。

  在贵州鑫泰源鞋业有限公司(下称“鑫泰源”)车间,近百台缝纫机同时开动,这是何光明在平塘县经营的一家鞋厂。从东莞厚街来到贵州,何光明先后创办了三个扶贫车间与两家鞋业公司,每个月接近15万双鞋的订单,帮助当地500余人实现家门口就业。“鞋厂作为劳动密集型行业,需要找到人力、用地成本更有优势的地方,如今转战西部可降低15%成本。”何光明说。

  将研发、采购、设计、营销等环节留在广东,入黔拓展生产空间和销售市场,这是曾聪、何光明等粤企老板的普遍选择。

  正是在这无数个选择之间,东西部深度嵌合的供应链逐步形成,产业布局在区域协作的深化中得到优化。

  黔南新变

  大山深处,广东老板们建起的工厂悄然改变着另一群人的命运。

  焦忠碧是鑫泰源招募的首批工人。两年前,随着鞋厂的成立,她从家庭主妇变成产业工人,生活变得充实,腰包也鼓起来。焦忠碧再不用等在外务工的丈夫寄钱补贴家用,每月在扶贫车间赚得的3000元,足够支付她和两个孩子的吃穿用度。

  不少粤企老板赴黔投资的扶贫车间,就设在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附近。这样一来,富余劳动力能就近就业,村民们也能更好适应城镇的新生活。

  下村招工,广东老板们激活了大山里的闲置人力。“车间工资分为保底+计件两部分,不仅允许带娃上班,农忙时工人们还能轮流做农活,免除了后顾之忧。”周金介绍。

  “看到农民增收时露出的笑容,创业就多了一份温度。”在罗甸县做火龙果生意的李杰感慨,这是他在广州做金融时体会不到的。在罗甸,他把荒山野岭的火龙果种植园打造成网红打卡点——越秀山庄,相关的短视频在黔南在抖音热度榜上跻身前三名。

  农业生产不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李杰在大山里玩出了新花样。

  他与贵州省农科院签下战略合作协议,支持研发成果转化,以技术创新带动当地农产品生产,推出火龙果酒、干片、火龙果月饼等高附加值产品。火龙果园打响了名号,带火了罗甸的文旅业,农民不但找到了工作,也从中收获集体分红。“周边有村民开始效仿,在家门口开起果园山庄。”李杰没想到自己的做法掀起了一股新风潮,也改变了当地人的经营方式。

  打通循环

  随着一期项目落地,曾聪谋划以黔南新基点撬动全国市场,未来,石头造将通过不断拓展渠道,助力贵州完善产业链条。“贵州通达内陆,期待能逐步实现每省一个加盟工厂的发展规划,到时,贵州就是全国的示范车间。”曾聪透露,他将在都匀培训更多高校人才,作为加盟工厂的储备干部,代表石头造将技术和管理输出各地。

  新的循环正在被打通。之前,何光明手头的订单100%走外贸,现在国内订单的占比达到60%。“我们发现,职业鞋、学生鞋存在较大市场缺口,整个黔南州的学生鞋需求不低于50万双,即便占有50%的市场份额,也有20多万双的订单。”何光明盘算着。

  何光明表示,西南地区的产业配套仍需完善,自己将扎根贵州,期待开满5家工厂后成立集团公司,将企业做大做强。

  官方搭台,民间唱戏,一支广东民营企业生力军从沿海踏上云贵高原。

  从初来乍到的“高原反应”到如今的如鱼得水,习惯在“大海里游泳”的广东老板们将先进的产业、技术和理念带入西南大山,奏响了一首山海协作的交响曲。

  ■数读

  ●截至目前,广州白云、越秀、海珠、南沙、黄埔等5个区分别与黔南州12个县(市)建立结对帮扶关系。广州市317个街镇、村和企业、社会组织结对帮扶349个黔南州深度贫困村。

  ●2020年,广州市累计投入财政资金5.89亿元,先后安排实施各类项目291个,6.5万贫困人口直接受益。2020年,通过招商引资广州新增25家企业到黔南投资兴业,累计完成实际投资额15.62亿元,直接带动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1450人脱贫增收。通过线上线下同时发力,今年来,广州市场销售黔南农特产品13.43亿元,带动6.6万贫困人口增收。

  ●自2018年以来,广东民营企业(包含个人)到黔南州投资242个招商引资项目,项目总投资额326.99亿元,到位资金259.68亿元,项目投资领域涵盖装备制造、旅游、现代山地高效农业等行业。

  采写:

  摄影:南方日报见习记者 金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