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保专家首次在三江源地区发现罕见藏棕熊

野保专家首次在三江源地区发现罕见藏棕熊

埃及旅游和文物部官员3日宣布,考古队在吉萨省一个单独墓穴中发掘出59具距今约2500年的木棺。

新华社开罗10月3日消息,埃及旅游和文物部官员3日宣布,考古队在吉萨省一个单独墓穴中发掘出59具距今约2500年的木棺。

9月30日、10月1日傍晚,青海省三江源国家公园(试点)边界地带,正在这里开展野生动物资源调查的北京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的三名队员,发现了四只罕见的藏棕熊。这对于外地进入三江源地区的野调组织来说非常难得,而且可以证明三江源国家公园丰富多样的野生动物种群已经向周边扩散了。

“我们傍晚5点左右架设好设备,非常惊喜的是,6:30左右就拍到藏棕熊了,当时非常兴奋!”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站长李理介绍。此前,他们在周边地区开展了一些走访,有用的信息并不多。但队员们发挥野生动物追踪方面的特长,根据粪便、足迹等,在巴塘草原一带划定大型野生动物出没的范围,并设点蹲守,没想到很快就成功了。

“当时天马上就黑了,山里忽然下起了冰渣子,藏棕熊就在镜头里出现了。开始还在树林间若隐若现,后来它跑到一个光秃秃的山下,看得非常清楚。它状态很好,非常健壮。”李理介绍。很快,大家又发现了第二只。当时队员们的衣服都打湿了,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山上非常冷,但还是给相机做好防水,拍下这宝贵的画面。第二天傍晚,还在同一地点,前一天晚上观测到的一只藏棕熊再次出现,不过这次,它带了两只小熊。大公熊强壮而霸道,带幼崽的母熊小心谨慎,小熊憨态可掬,都非常可爱。

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2000年成立于北京的拒马河河畔,20年来开展、参与了众多野保项目。2014年,加入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协助其在三江源国家公园(试点)开展多项野外工作。

“看到三江源保护区里的野生动物生机勃勃。食物链关系、生物多样性都非常完整。亲眼看到了白唇鹿、雪豹、狼、猞猁,还有各种猛禽如金雕、草原雕等国家一级、二级野生动物,简直太多、太丰富了,野生动物在此繁衍非常健康。”李理表示。“但我们没有看到藏棕熊,所以一直念念不忘。”

今年,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有一个新的想法:到三江源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的边界地带,去看看那里的野生动物生存状况。包括是否健康、种群是否在扩散等,重点是大型野生动物。

9月22日,三名队员从北京出发,来到玉树地区,计划做十来天的快速调查,10月4日结束。“每天开车300公里左右,对生活在周边地区的人做一些走访,了解野生动物的蛛丝马迹,通过这些蛛丝马迹去更多地观测这边的野生动物。”李理说。他们发现,在三江源地区,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得到很好的保护,范围越来越大,野生动物种群也开始慢慢往保护区的外围扩散。

最令他们惊喜的就是看到了藏棕熊。据介绍,西藏棕熊亦称藏蓝熊,是世界上最稀有的熊亚种之一,也被称为藏棕熊、马熊、喜马拉雅蓝熊、喜马拉雅雪熊和山熊。1854年由英国动物学家艾德华·布莱首次分类。分布于中国(西部、西藏东部)、尼泊尔的高山地区,在不丹也有但很少见。被列入《华盛顿公约》CITES附录Ⅱ级保护动物,中国二级重点保护动物。

成年藏棕熊体长1.8米到2.1米,体重在200公斤到250公斤之间,牙齿、爪子都非常锋利,处于高原地区食物链的顶端。即使三江源国家公园的工作人员,能看到藏棕熊的机会也不是很多。作为外地来三江源地区做调查的野保工作者,2014年以来,黑豹队员们第一次看到藏棕熊。

藏棕熊是杂食动物,菜谱比较丰富,包括旱獭、兔子、谷物、草籽、水果等,有时候也吃一些腐肉。“有人问在野外遇到熊,是不是要躺下来装死?实际上,藏棕熊非常凶猛,真躺下来,就是主动给它加餐了。”李理笑着说。队员们选择的拍摄地点是一处相对安全的高地,全程距离藏棕熊180米到500米之间。

“其实,人只要不主动惊扰野生动物,是可以和它们和平相处的。当地人就会根据野生动物的出没时间,选择错峰出行。即使不错峰,遇见了也互不干扰。”李理说。

,

9月30日、10月1日傍晚,青海省三江源国家公园(试点)边界地带,正在这里开展野生动物资源调查的北京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的三名队员,发现了四只罕见的藏棕熊。这对于外地进入三江源地区的野调组织来说非常难得,而且可以证明三江源国家公园丰富多样的野生动物种群已经向周边扩散了。

“我们傍晚5点左右架设好设备,非常惊喜的是,6:30左右就拍到藏棕熊了,当时非常兴奋!”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站长李理介绍。此前,他们在周边地区开展了一些走访,有用的信息并不多。但队员们发挥野生动物追踪方面的特长,根据粪便、足迹等,在巴塘草原一带划定大型野生动物出没的范围,并设点蹲守,没想到很快就成功了。

“当时天马上就黑了,山里忽然下起了冰渣子,藏棕熊就在镜头里出现了。开始还在树林间若隐若现,后来它跑到一个光秃秃的山下,看得非常清楚。它状态很好,非常健壮。”李理介绍。很快,大家又发现了第二只。当时队员们的衣服都打湿了,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山上非常冷,但还是给相机做好防水,拍下这宝贵的画面。第二天傍晚,还在同一地点,前一天晚上观测到的一只藏棕熊再次出现,不过这次,它带了两只小熊。大公熊强壮而霸道,带幼崽的母熊小心谨慎,小熊憨态可掬,都非常可爱。

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2000年成立于北京的拒马河河畔,20年来开展、参与了众多野保项目。2014年,加入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协助其在三江源国家公园(试点)开展多项野外工作。

“看到三江源保护区里的野生动物生机勃勃。食物链关系、生物多样性都非常完整。亲眼看到了白唇鹿、雪豹、狼、猞猁,还有各种猛禽如金雕、草原雕等国家一级、二级野生动物,简直太多、太丰富了,野生动物在此繁衍非常健康。”李理表示。“但我们没有看到藏棕熊,所以一直念念不忘。”

今年,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有一个新的想法:到三江源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的边界地带,去看看那里的野生动物生存状况。包括是否健康、种群是否在扩散等,重点是大型野生动物。

9月22日,三名队员从北京出发,来到玉树地区,计划做十来天的快速调查,10月4日结束。“每天开车300公里左右,对生活在周边地区的人做一些走访,了解野生动物的蛛丝马迹,通过这些蛛丝马迹去更多地观测这边的野生动物。”李理说。他们发现,在三江源地区,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得到很好的保护,范围越来越大,野生动物种群也开始慢慢往保护区的外围扩散。

最令他们惊喜的就是看到了藏棕熊。据介绍,西藏棕熊亦称藏蓝熊,是世界上最稀有的熊亚种之一,也被称为藏棕熊、马熊、喜马拉雅蓝熊、喜马拉雅雪熊和山熊。1854年由英国动物学家艾德华·布莱首次分类。分布于中国(西部、西藏东部)、尼泊尔的高山地区,在不丹也有但很少见。被列入《华盛顿公约》CITES附录Ⅱ级保护动物,中国二级重点保护动物。

成年藏棕熊体长1.8米到2.1米,体重在200公斤到250公斤之间,牙齿、爪子都非常锋利,处于高原地区食物链的顶端。即使三江源国家公园的工作人员,能看到藏棕熊的机会也不是很多。作为外地来三江源地区做调查的野保工作者,2014年以来,黑豹队员们第一次看到藏棕熊。

藏棕熊是杂食动物,菜谱比较丰富,包括旱獭、兔子、谷物、草籽、水果等,有时候也吃一些腐肉。“有人问在野外遇到熊,是不是要躺下来装死?实际上,藏棕熊非常凶猛,真躺下来,就是主动给它加餐了。”李理笑着说。队员们选择的拍摄地点是一处相对安全的高地,全程距离藏棕熊180米到500米之间。

“其实,人只要不主动惊扰野生动物,是可以和它们和平相处的。当地人就会根据野生动物的出没时间,选择错峰出行。即使不错峰,遇见了也互不干扰。”李理说。

动物,棕熊,非常,地区,三江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