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前三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0%,成为经济发展“压舱石”

广东前三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0%,成为经济发展“压舱石”

再腾出85亿支持“六稳”“六保”!广东出台常态化疫情防控下促进财政可持续发展实施方案

“今年投入很大,人居环境整治、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等各类新农村建设资金有523万。”

  前三季度广东经济观察

  日前,广东省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广东完成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0%,增幅比上半年提升4.9个百分点。在主要经济指标中,投资保持较快增长,成为支撑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

  “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无疑是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后广东支撑经济复苏的‘稳定器’和‘压舱石’。”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教授刘瑞明表示。暨南大学经济与社会研究院助理教授刘诗濛认为,投资增长既在短期层面体现了经济发展的客观需求,也对广东经济的长远发展起到持续推动作用。

  ▶夯实长远发展基础

  基础设施投资增长11.6%

  高质量发展,离不开符合社会经济发展趋势的高质量投资。

  深圳已建成超4.6万个5G基站,实现全市5G基础设施全覆盖;位于清远的数据中心占地面积相当于40个足球场,仅用一年时间就建成投入运营;汕尾筹划用3年时间完成“明珠数谷”大数据产业园一期数据中心及基础配套建设,打造粤港澳大数据战略储备腹地……

  前三季度,广东的5G、数据中心、重大科学装置等项目进展顺利。电信、广播、电视和卫星传输服务投资增长41.5%,增速比上半年加快22.9个百分点。

  疫情在客观上推进在线消费、在线办公、在线贸易等进一步普及,推动数字经济加速发展。随着国内疫情形势总体稳定,这一趋势仍在持续,而广东在上述领域的投资也为更多新业态、新模式的发展奠定基础。

  在“两新一重”领域的带动下,前三季度,广东基础设施投资增长11.6%,增幅比上半年提高4.4个百分点;道路运输业增长16.2%,增速比上半年加快5.1个百分点;水利管理业投资增长24.2%,比上半年加快23.4个百分点。

  “从固定资产投资数据指标看,广东发展潜力不断发挥的趋势较稳。”省委党校原副校长、教授陈鸿宇表示,广东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不只体现短期经济景气向好的趋势,更重要的是将转化为长期的经济发展后劲。

  暨南大学投资咨询(研究)中心主任刘金山认为,基础设施投资对广东经济恢复发展起到重要作用,高速公路、高铁、城际轨道、城市轨道等组成的立体式智能化的交通体系建设,从供给侧来说是经济发展的先行资本,从需求侧来说则拉动了产品需求。

  此外,农业投资成为前三季度投资的另一个亮点。在高标准农田和生猪复产的带动下,第一产业投资增长69.5%,增速创2016年一季度以来新高。

  在此推动下,前三季度,全省农林牧渔业总产值同比增长3.1%,增幅比上半年加快2.2个百分点。特别是生猪产能持续恢复,第三季度末,生猪存栏增长17.7%。水产品产量增速由负转正,其中淡水产品增长3.0%。

  ▶助推产业结构优化

  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增长4.3%

  产业投资的流向是判断产业发展趋势的重要风向标。

  目前,广东中高端产业投资呈现逆势而上的态势。前三季度,广东的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增长4.3%,增幅比上半年提高4.6个百分点。

  从细分领域看,电力、热力、燃气、水的生产及供应业投资增长20.7%,医药制造业、航空航天及设备制造业、电子计算机及其办公设备制造业投资分别增长70.2%、47.4%和31.7%,增幅比上半年分别提高19.9个、54.4个和23.5个百分点。

  “这些投资增长体现了相关企业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和需求。”刘诗濛建议,广东要持续大力支持创新发展,在推动相关投资落地的基础上,保持技术创新、思维创新。

  事实上,生物医药和新一代电子信息等20个产业已经被列为广东省着力培育发展的战略性产业集群,未来有望获得更多政策和资金支持。

  对此,刘金山认为,企业生产设备和研发设备的持续投入,都将对企业创新研发形成重要推动能力,从而促进广东战略性产业集群的发展。

  不过,广东第二产业投资同比去年仍处于下降区间:前三季度下降3.4%,降幅相比上半年收窄4.3个百分点。

  “这说明制造业要完全恢复过来仍需继续努力。”刘瑞明表示,广东经济的完全复苏和长期发展,主要取决于第二产业。

  记者观察

  投资增长彰显政府

  与市场“携手”成效

  每逢经济低迷,投资都是推动经济稳定发展的重要方式。但在今年的特殊背景下,特别是对于全力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广东来说,提高投资的质量和水平比以往更加重要。

  从前三季度广东投资数据可以发现两个特点:工业投资、基础设施投资、产业投资等各领域的投资质量和层次不断提升,且贴合数字经济等具有广阔前景的发展趋势;从5G到大数据,政府与市场在多个领域紧密携手,可谓有资金出资金、有技术出技术。

  以上两方面的结合,全面提升了广东投资的“含金量”,最大限度避免了质量差、层次低的无效投资,从而让投资真正在高质量发展中发挥基础性的支撑作用。

  事实上,由于技术门槛高、建设标准高,高质量的投资本身也会对高水平的营商环境起到促进作用,从而在软硬环境两方面增强对新兴产业的吸引力。

  此外,从社会经济的循环角度看,符合经济规律的投资,又会对上下游发挥持续的带动作用,形成更多的居民收入,打开更大消费空间,从而成为推动社会经济复苏的重要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