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深圳市委原副书记、珠海市委原书记方苞:“特区不是拍拍胸口就能建成的”

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深圳市委原副书记、珠海市委原书记方苞:“特区不是拍拍胸口就能建成的”

梅龙铁路全线最长隧道进洞施工 通车后梅州到广州最快1.5小时

项目建成后,梅州至广州、深圳等粤港澳大湾区城市通行时间将缩短至1.5小时内,对加快构建珠三角、粤东地区与梅州、河源高速铁路通道,完善广东省高速铁路网布局,推动地区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方苞。

  ■逐梦者说—我和特区40年分享会

  “当年的宝安人,怎么想也想象不到深圳会变成今天这么繁华;新来的深圳人,怎么想也想象不到当年宝安县的旧面貌。”89岁的方苞谈起深圳40年来的沧桑巨变感慨良多。

  1979年,宝安县改设为深圳市,时任宝安县委书记的方苞,转任深圳市委副书记,是深圳市建市、深圳经济特区建立的元老之一。1984年,他又赴珠海,担任市委书记,任职3年。

  日前,南方日报、南方+客户端主办的“逐梦者说—我和特区40年分享会”邀请到方苞,一起追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他说,深圳今天的巨变是老一辈、新一代深圳人在中央改革开放的政策指引下,敢闯敢试、真抓实干干出来的,不是拍胸口拍出来的,也不是靠空谈谈出来的。

  方苞是深圳经济特区“拓荒牛”,但他常怀谦卑。他说:“我还想,当年如果换别人来做,可能做得比我更好。但我自问当年已经尽力了。”

.

 

  建设之初

  “不突破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很难发展”

  南方日报:日前,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在深圳隆重举行,习近平总书记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您作为深圳经济特区建设的重要参与者,听了总书记的讲话后有何感受?

  方苞:听完总书记的讲话后,我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特区建立前后发生的巨变和特区初创时期的艰辛,反复在我脑中浮现。

  总书记讲话总结了深圳经济特区40年改革开放、创新发展的“十条宝贵经验”,肯定了“五大历史性跨越”,赋予了深圳“建设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和“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历史使命。“讲话”既是对深圳特区40年敢闯敢试、勇于实践的高度概括,更是新时代引领特区创新发展的强大动力,将推动深圳在新时代、新起点再创新的辉煌。

  南方日报:您能回忆一下40年前深圳的样子吗?

  方苞:深圳市之前叫宝安县,是以种植水稻为主的农业边境县。1966年至1978年,全县农民集体分配所得年均增长2%,而当时英国管辖的新界农民收入每年增长两位数,群众性偷渡外流屡禁不止,愈演愈烈。历届领导班子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仍未能解决好。期间,宝安各级干部都努力设法使农民富起来,为何仍与新界农村的差距越来越大。

  我们经过多次调研、反复思考,认为根源是制度的障碍,是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农村管理体制,以及违反价值规律的价格管理体制。

  1978年4月,习仲勋同志任广东省委书记。当年7月,他到宝安视察调研,同意我们的分析,批准我们放宽边境政策的建议,宝安经济才有了快速发展。

  南方日报:习仲勋同志到宝安视察,都去了什么地方?

  方苞:他作风踏实,不做表面文章,刚到就说:“我不听汇报,下去看。”3天看了社办企业,也看了刚引进的“三来一补”企业,到农村基层干部家家访,还与偷渡人员交谈。在去沙头角的路上,他看到公路旁两个农民被铐住。他问我,为什么把人家抓起来?

  南方日报:逃港?

  方苞:是,边防部队抓的。从沙头角回来已是晚上7点多,天已黑了,还没吃饭。他坚持找到那两个偷渡者了解情况。偷渡者说:“肚子吃不饱,分配收入低,听说香港一个月可以赚几百块钱,我想到香港去。”习仲勋同志一听,就明白了。

  他在沙头角中英街上看到,香港那边购物人潮川流不息,我们这边冷落萧条,心里很难受。我想,此时他已准确判断偷渡根本原因是我们经济发展缓慢。他同意我们提出的恢复边界农民民间小额贸易、扩大过境耕作、调整数万亩水稻田改种蔬菜出口、改进国营外贸公司经营出口若干弊病等建议,并说“说办就办,不要等”。

  面对质疑

  “坚信改革开放,从未动摇、从未犹豫”

  南方日报:1980年8月,党和国家批准在深圳设置经济特区。当时,深圳的干部群众是什么反应?

  方苞:党和国家作出改革开放和建立经济特区的重大决策,符合城乡人民的心愿和迫切要求。广大干部群众通过实践深刻感到中央决策正确,强国富民,看到了发展的重大机遇和希望,欢天喜地,热烈拥护,全身心投入改革开放中去。

  南方日报:当时干群有没有担心?如何解决?

  方苞:在特区建设、城乡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一些走私、贪腐现象。全国各地来深圳参观的人,在普遍称赞特区快速发展的同时,也有一些非议:有人认为走私贪腐是改革开放引起的,有人怀疑特区“姓社还是姓资”,有人说“除了五星红旗,其他都变了”,某报还登载一篇“租界的由来”,暗有所指。深圳干部听到这些非议,主要担心怕影响领导的决心,会收紧政策。

  面对这些非议,绝大多数深圳干部没有花时间去驳斥,而是全心全意投入到工作中,力求把工作做的更好,用结果去回答。大家在实践中改进缺点、弥补不足、积极探索,逐渐形成了良好的作风和方法。

  南方日报:当时特区范围的划分听说有过争论。

  方苞:开始时有不同意见。中央、省委科学决策,民主决策,多次征求意见,还派工作组实地调研,要求我们提出初步方案。当时一种意见是整个深圳都划成特区,老宝安干部普遍有此要求。另一种意见是借鉴国外出口加工区做法,主张特区小一点,几平方公里至几十平方公里,他们主要担心面积太大了难以管理,担心一旦出现群众性走私、偷渡又不能及时控制,担心特区政策因此会被取消。

  深圳市领导班子听取了双方的意见和理由,反复酝酿讨论,确定原则是既要充分利用地形,便于加强管理;又要具有相当面积,使特区在一定时间内有较大的发展空间。通过现场勘查调研,市委形成了第三个方案,就是背靠梧桐山脉和羊台山脉,面向大鹏湾和深圳湾,东起揹仔角隘口,西至南头、西乡两镇交界处,总面积为372.5平方公里。中央、省委批准了这个方案。

  感慨40年

  “我自问当年已经尽力了”

  南方日报:听说您曾说过,只要宝安一天不脱贫,希望组织不要把您调离宝安。

  方苞:这话是1981年8月15日讲的。当时,深圳市委开三级干部大会宣布,经上级批准,恢复宝安县建制,让我再次兼任书记,两年内县委搬出特区,新建县城办公。到市里工作的原宝安干部全部回宝安去。

  我在三级干部大会上表态:“我两次担任宝安县委书记,都未能使宝安脱贫致富,现在中央确定改革开放政策,为宝安致富提供了有利条件。我决心和宝安人民共同奋斗,使宝安尽快富起来。宝安一天富不起来,希望组织让我继续留在宝安工作,期间如果去世了,请把我的骨灰埋在楼村和东方村的荔枝树下,为宝安致富尽最后一点力。”

  南方日报:40年了,宝安早就富裕了。您怎么形容40年来深圳的变化?

  方苞:过去有新闻媒体采访时也问过我同一问题,我说过,过去的宝安人怎么想也想象不到,深圳会变成今天这么繁华;新深圳人也想象不到,深圳建市之前宝安县的旧面貌。

  南方日报:您在深圳和珠海两个经济特区都担任过重要领导职务。回首经济特区建设这一伟大事业,有何感触?

  方苞:人生几十年,转眼就过去了,我非常有幸能在两个特区工作过,我常反思有哪些做得不够好,如果让我重来,我怎样干才能做得更好。我还想,当年如果换别人来做,可能做得比我更好。但我自问当年已经尽力了。

  

  统筹/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