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践行者】他是最美“四月天” 生命光泽燃烧到最后一刻

【中国梦·践行者】他是最美“四月天” 生命光泽燃烧到最后一刻

在冷链食品方面,广州市做了大量工作,现在广州的冷库针对每批、每件、每个环节,涉疫的产品、环境、接触人员“四个必检”,实现全覆盖。

2018年,李世全在警医联动协议活动现场。

李世全

1968年4月出生,广东清远人,1990年7月参加公安工作,生前任广州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2020年10月24日,在白云山重阳节登高活动安保工作现场,突发心脏疾病,因抢救无效于10月25日牺牲,终年52岁。

生命最后一个月:

没回过家 没休息过

9月25日至10月24日,叠加了疫情防控、国庆、中秋、重阳等各类重大任务活动。李世全有6天24小时在岗值班,24天备勤至每天22时,整整30天他从未休息过一天,日均工作时间超过14小时,共参加重要会议活动56次,签批各类文件1800余份。

李世全的微信名叫“四月天”,头像上是一幅春意正浓、万物复苏、生机勃勃、充满希望的最好时节景象,但他却再也看不到了……

李世全倒下了,倒在了他曾经无数次战斗过的安保现场。

作为一名副局级的高级警官和指挥员,在生命最后时刻,为了保一方平安,仍然如“拼命三郎”一般日夜奋战,倾尽全力,最后倒在一线现场,让无数民警扼腕痛惜。

李世全的微信名叫“四月天”,头像上是一幅春意正浓、万物复苏、生机勃勃、充满希望的最好时节景象,但他却再也看不到了。他就像岭南四月那最和煦的春风和最暖人的阳光,曾照耀温暖着身边的每一位同事战友,而他却悄然离去,将生命的光泽燃烧到最后一刻,绚烂漫天。

他倒在了安保一线现场

10月24日,重阳节的前一天。在值了一个24小时的局总值班后,李世全眯了一会,又开始在办公室批文件看材料。这时,工作人员来汇报晚上的工作安排。

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回忆道:“当天的重阳安保检查慰问活动本来局里已安排政治部其他领导参加,也是考虑到这段时间李主任连续超强度工作,想让他调整休息一下。但他想到的是在重大安保关键节点,不少民警正在一线连续作战,他作为政治部主任,责无旁贷,必须把关心和慰问亲自送达安保活动现场,于是他说:‘我去。’。”

就这样,李世全不顾身体的疲累,连夜赶往安保活动现场白云山。20时,他从市公安局出发,20时20分左右,到达白云山南门,开始从山脚一路步行往上走。

这条上山的路,他走过很多次。以往重阳安保,他都会沿路到每一个执勤点逐个检查安保工作并看望慰问执勤民警,但这次他没能走完这条路。

20时50分左右,当他走到半山腰的安保指挥分部时,同事发现他的身体突然摇晃,于是上前搀扶,此时,他已经说不出话,跌倒在地。现场同事马上给他做心肺复苏,随后被救护车送往医院抢救。

翌日黄昏,噩耗传来,他再也没能返回工作岗位。

战友泣泪在朋友圈写道:人间再无“四月天”。

李世全倒在安保工作现场的最后一瞬间

他生命最后30天都是工作日

“敬业精神非常强,对公安事业非常热爱”,他是同事眼里的“工作狂”“拼命三郎”,每一个重大任务的背后,都有他冲锋一线、指挥协调的坚定身影。

9月25日至10月24日,叠加了疫情防控、国庆、中秋、重阳等各类重大任务活动,是安保工作最为紧张的一个月。李世全有6天24小时在岗值班,24天备勤至每天22时,整整30天他从未休息过一天,日均工作时间超过14小时。

10月18日,就在李世全牺牲的前几天,他在参加完全局工作会议后,便马不停蹄地赶赴60公里外的南沙区检查集中隔离酒店疫情防控工作。年逾五旬的他,身着防护服,从楼梯一级级爬上9楼天台,每一个楼层、每一条通道、每一处监控,甚至每一扇门窗他都推开认真查看,确保不留下任何安全隐患。

当天检查完工作返回单位已经是深夜23时,李世全又回到办公室,提笔伏案,签批文件。了解他的同事都知道,“文不过夜”是李世全铁一般的工作作风,也是他从警30年对自己的严厉要求。

作为政治部主任,他所负责的工作内容极为繁杂:动员组织、警力调配、疫情防控、督促检查……整整30天里,他共参加重要会议活动56次,签批各类文件1800余份。

他工作认真“简直到了极致”

李世全出身清远农村,凭借刻苦努力,以清远文科第二名的成绩考入中山大学,1990年毕业后又考入了广州市公安局。他的第一站是公安治安岗位,从普通民警开始,一干就是18年。

在秘书科,任何一份材料只要经他手,交给他做,都是可以放心的。治安支队文件量每年都过千份,他用匠人精神逐字逐句地修改,“每次经过他的办公室,看到他总是低着头在写字。”同事回忆道。

“李主任走了”。得知这一消息时,从化公安分局指挥中心副主任王忠华发了很长时间呆,“当时悲痛从心里涌出来,心里特别不好受。”

2005年,李世全到从化挂职副局长。当时还是民警的王忠华交了一份基层上报的材料给李世全,第一次被打了回来。王忠华了解后,又交了一次,不曾想李局又提出新的问题,反复几次后已经是凌晨两点。

李世全说:“报上去的材料是给局领导作参谋决策的,没了解清楚的可能是至关重要的,将直接影响对案情的判断。不能怕麻烦,不能基层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得自己去了解、核实。”后来,一直改到第六稿,才算过关。王忠华说,“李局的这席话让我终身受益。”

“他工作非常认真,简直到了极致。”治安支队的同事揭伟回忆道,比如一个工作方案,他会考虑得更深入更全面,如果这个方案不行,还有没有其他备选方案。在指挥中心指挥处处长李胜强印象中,李世全对每一项工作都亲力亲为,做方案、审方案、汇报等都全程参与。

2017年,李世全慰问辅警标兵。

他曾因太累晕倒在办公室

多年来,广州所有大型活动安保中,都留下了李世全的身影和足迹,急难险重的任务总少不了他。2001年初,治安支队开始牵头负责广交会安保工作,并交由时任秘书科副科长的李世全着手组织落实。2003年,李世全又牵头组织对广州春运安保模式进行了升级,并提出了大型安保活动中的人流预判,采取应对疏导措施。

“时至近20年后的今日,这套完备的安保模式也还在广州治安的各项安保工作中沿用着。”同事赵博感慨道。

2008年冰冻雨雪灾害,李世全在火车站第一线连续通宵几个昼夜后,又接到了一项重大工作任务,要做一份火车站人员管控的分区方案,他二话没说就开始干,可他那时太累了,直接就晕倒在了办公室。醒来后,他顾不上休息,又第一时间返回了工作岗位。

当年5月,他又投入到奥运火炬传递的安保中。到年底,又被抽调到亚运会安保指挥部办公室。此后的两年时间里,他总是最早到单位,又最迟离开,协助组织评审了1698个亚运安保工作方案,保障了亚运会的顺利召开。因工作成绩突出,他荣立个人一等功。

2008年4月,李世全从治安岗位转战勤务指挥。除了常态指挥体系架构外,从实战开始,他着力提升对突发事件的动态指挥能力,从被动应付到主动应对,让指挥中心成为“最强大脑”。指挥中心指挥处处长李胜强说,指挥中心从以前单一的110接处警,发展到如今可视化信息化的应急指挥体系和全时全域覆盖、快速响应的治安防控体系,李世全功不可没,如今这套守护羊城平安的指挥体系架构已成为广州公安的品牌。

2019年10月1日,李世全在安保指挥部。

他用脚步丈量辖区每条街道

2016年9月,李世全调任越秀公安分局任分局长,担负起守护一方平安的重任。

“刚来越秀前三个月,基本没怎么回过家。”原越秀区公安分局指挥中心副主任谢黎川当时负责协助李世全处理各项工作,他用“又爱又恨”来形容那段岁月。

有天凌晨三点,谢黎川看到李世全办公室的灯还开着,他准备去关灯,发现李世全在批文件,桌子上堆着一大摞文件,都是前五年的文件。谢黎川回忆道:“李局说刚来越秀,情况不熟,要把之前的文件都看下。”

夙夜在公,忘我奉献,是李世全的真实写照。谢黎川说,越秀区有18个街道,治安环境复杂,刚来的时候每天晚上九点、十点,李局会叫上他“出去走一走”。沿着街道步行,先走主干道,再走社区,每天要走三四万步,走完后拍照,发现问题马上整改。“每个街道李局都用脚丈量过,特别是矿泉、登封、流花等重点街道,都不知道巡街多少回,最晚的一次走到了凌晨三点。”

李世全对自己要求严格,对他人却非常和蔼。他经常深入一线民警中间,几年不见也能准确地叫出民警的名字,主动上前打招呼,很多民警都把他当成“兄长”。

后来王忠华再见到他时,是在一次会议上。“我想着都过去很多年了,他不一定还记得我。没想到他一下叫出我的名字,主动走过来跟我打招呼:‘忠华,你进步了,也走上领导岗位了’。”

“我们决定不了生命的长度,但是可以控制生命的宽度。”他时常用这句话勉励自己。

有同事在哀思中写道:“众声喧哗,你从不显现你自己,却是长在我们血肉之上的灵魂与精神,你不孤单,我们如影随行”。

2020年,李世全到南沙区分局督导检查。

他是“铁人”老爸

父女相处时间越来越少 这些年连张合影都没有

他的独生女儿回忆起父亲说,除了小时候,爸爸这么多年都没有时间陪她,其实她知道爸爸不是不爱自己,而是这些年他真的几乎没有空闲时间。

在治安支队、指挥中心工作期间,李世全先后经历了2008年的冰雪灾害、奥运会火炬传递现场、2010年的亚运会安保,还有每年的春运、广交会等多次大型安保现场……

这些写入他人生轨迹的一个个节点,他因工作表现出色,而多次立功。然而,在他为工作日夜忙碌的那段时间,他的女儿,也经历着小升初、中考等学习的关键时期。她和爸爸一起在成长,她对他又爱又“恨”,却又从心底为爸爸感到骄傲。

唯一遗憾的是,后来爸爸到了从化挂职,常常一个月不能回家,父女相处时间越来越少。在他牺牲后,同事去他家想找些照片出来,结果发现与家人的合影都很少,父女这些年连张合影都没有。

多年来,李世全因私出国记录为零,女儿记忆里也鲜有与父母一起的旅行回忆。他曾经答应女儿,退休以后带她去国外旅行,可如今阴阳两隔、天各一方,女儿却怎么也想不到她“铁人”一般的爸爸会熬不到退休的那一天……

他的“老伙计”们

办公室的秘密“药箱”

李世全牺牲后,民警小傅噙着眼泪打开他生前办公桌最左边的抽屉,也道破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你看这里,这就是李主任平日救命的‘药箱’。”小傅指着一大包药说道。映入眼帘的,是十来种大小形状不一的治疗心血管和控制血压药物。

原来早在2018年9月的一天,李世全曾因头晕不适前往医院进行就医检查,他的心脏、心血管和血压都已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病变,医生郑重叮嘱,要想控制病情,必须入院治疗调理。

尽管医生苦口婆心,担心影响工作的李世全还是婉拒了住院的建议,只接受了每周定期检查的保守治疗。此后的10多天时间里,他白天上班,下班后去医院输液治疗,第二天早上,拔掉针管又准时返回工作岗位。

他在办公桌抽屉里端开辟了一个只有他自己和小傅知道的秘密“药箱”,并再三叮嘱小傅不要对任何人说,很多同事在他离世后才知道他患有心脑血管疾病。在李世全眼中,不被“特殊照顾”,与同事始终一起并肩奋战才是最好的调剂和治疗。

一个跟了他近20年的白瓷杯子

同事宋玉辉在他牺牲后第一次去他家里,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一家三口一直住在20多年前分的公安宿舍里,面积80平方米,天花板上的墙面快要脱落,屋里仍是入住时的装修和20多年前的老式家具,墙上还留有女儿幼年时的涂鸦。

他开的是一辆超过10年车龄的二手车,因为故障不断,常被朋友调侃开起来像台拖拉机,跟随他多年的双肩背包拉链坏了,他让家人拿去修好了再用。

同事揭伟说,他给大家的印象是非常朴实的一个人,自律、严谨,一心扑在工作上,对生活恬淡以待。“亚运会时买的T恤到现在还在穿,有一次出席一个需要穿正装的活动,甚至领带都是向同事临时借的。”

至今,他每天使用的,还是那个写着“广州市公安局治安处”字样的白瓷杯子,已经跟随他近20年。

他身居重要位置,却不认为自己应该有“特殊权力”,不仅自己慎独、两袖清风,也严格管好身边人。

从警30年,他从未利用职务为个人和家庭谋取半点利益。他是家中长子,父亲卧病在床,弟弟妹妹都是普通职员,他赡养父母,接济弟妹,但一直教育弟妹要本分,不能打着自己的旗号找谁要待遇。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栋 通讯员公新文

,

2018年,李世全在警医联动协议活动现场。

李世全

1968年4月出生,广东清远人,1990年7月参加公安工作,生前任广州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2020年10月24日,在白云山重阳节登高活动安保工作现场,突发心脏疾病,因抢救无效于10月25日牺牲,终年52岁。

生命最后一个月:

没回过家 没休息过

9月25日至10月24日,叠加了疫情防控、国庆、中秋、重阳等各类重大任务活动。李世全有6天24小时在岗值班,24天备勤至每天22时,整整30天他从未休息过一天,日均工作时间超过14小时,共参加重要会议活动56次,签批各类文件1800余份。

李世全的微信名叫“四月天”,头像上是一幅春意正浓、万物复苏、生机勃勃、充满希望的最好时节景象,但他却再也看不到了……

李世全倒下了,倒在了他曾经无数次战斗过的安保现场。

作为一名副局级的高级警官和指挥员,在生命最后时刻,为了保一方平安,仍然如“拼命三郎”一般日夜奋战,倾尽全力,最后倒在一线现场,让无数民警扼腕痛惜。

李世全的微信名叫“四月天”,头像上是一幅春意正浓、万物复苏、生机勃勃、充满希望的最好时节景象,但他却再也看不到了。他就像岭南四月那最和煦的春风和最暖人的阳光,曾照耀温暖着身边的每一位同事战友,而他却悄然离去,将生命的光泽燃烧到最后一刻,绚烂漫天。

他倒在了安保一线现场

10月24日,重阳节的前一天。在值了一个24小时的局总值班后,李世全眯了一会,又开始在办公室批文件看材料。这时,工作人员来汇报晚上的工作安排。

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回忆道:“当天的重阳安保检查慰问活动本来局里已安排政治部其他领导参加,也是考虑到这段时间李主任连续超强度工作,想让他调整休息一下。但他想到的是在重大安保关键节点,不少民警正在一线连续作战,他作为政治部主任,责无旁贷,必须把关心和慰问亲自送达安保活动现场,于是他说:‘我去。’。”

就这样,李世全不顾身体的疲累,连夜赶往安保活动现场白云山。20时,他从市公安局出发,20时20分左右,到达白云山南门,开始从山脚一路步行往上走。

这条上山的路,他走过很多次。以往重阳安保,他都会沿路到每一个执勤点逐个检查安保工作并看望慰问执勤民警,但这次他没能走完这条路。

20时50分左右,当他走到半山腰的安保指挥分部时,同事发现他的身体突然摇晃,于是上前搀扶,此时,他已经说不出话,跌倒在地。现场同事马上给他做心肺复苏,随后被救护车送往医院抢救。

翌日黄昏,噩耗传来,他再也没能返回工作岗位。

战友泣泪在朋友圈写道:人间再无“四月天”。

李世全倒在安保工作现场的最后一瞬间

他生命最后30天都是工作日

“敬业精神非常强,对公安事业非常热爱”,他是同事眼里的“工作狂”“拼命三郎”,每一个重大任务的背后,都有他冲锋一线、指挥协调的坚定身影。

9月25日至10月24日,叠加了疫情防控、国庆、中秋、重阳等各类重大任务活动,是安保工作最为紧张的一个月。李世全有6天24小时在岗值班,24天备勤至每天22时,整整30天他从未休息过一天,日均工作时间超过14小时。

10月18日,就在李世全牺牲的前几天,他在参加完全局工作会议后,便马不停蹄地赶赴60公里外的南沙区检查集中隔离酒店疫情防控工作。年逾五旬的他,身着防护服,从楼梯一级级爬上9楼天台,每一个楼层、每一条通道、每一处监控,甚至每一扇门窗他都推开认真查看,确保不留下任何安全隐患。

当天检查完工作返回单位已经是深夜23时,李世全又回到办公室,提笔伏案,签批文件。了解他的同事都知道,“文不过夜”是李世全铁一般的工作作风,也是他从警30年对自己的严厉要求。

作为政治部主任,他所负责的工作内容极为繁杂:动员组织、警力调配、疫情防控、督促检查……整整30天里,他共参加重要会议活动56次,签批各类文件1800余份。

他工作认真“简直到了极致”

李世全出身清远农村,凭借刻苦努力,以清远文科第二名的成绩考入中山大学,1990年毕业后又考入了广州市公安局。他的第一站是公安治安岗位,从普通民警开始,一干就是18年。

在秘书科,任何一份材料只要经他手,交给他做,都是可以放心的。治安支队文件量每年都过千份,他用匠人精神逐字逐句地修改,“每次经过他的办公室,看到他总是低着头在写字。”同事回忆道。

“李主任走了”。得知这一消息时,从化公安分局指挥中心副主任王忠华发了很长时间呆,“当时悲痛从心里涌出来,心里特别不好受。”

2005年,李世全到从化挂职副局长。当时还是民警的王忠华交了一份基层上报的材料给李世全,第一次被打了回来。王忠华了解后,又交了一次,不曾想李局又提出新的问题,反复几次后已经是凌晨两点。

李世全说:“报上去的材料是给局领导作参谋决策的,没了解清楚的可能是至关重要的,将直接影响对案情的判断。不能怕麻烦,不能基层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得自己去了解、核实。”后来,一直改到第六稿,才算过关。王忠华说,“李局的这席话让我终身受益。”

“他工作非常认真,简直到了极致。”治安支队的同事揭伟回忆道,比如一个工作方案,他会考虑得更深入更全面,如果这个方案不行,还有没有其他备选方案。在指挥中心指挥处处长李胜强印象中,李世全对每一项工作都亲力亲为,做方案、审方案、汇报等都全程参与。

2017年,李世全慰问辅警标兵。

他曾因太累晕倒在办公室

多年来,广州所有大型活动安保中,都留下了李世全的身影和足迹,急难险重的任务总少不了他。2001年初,治安支队开始牵头负责广交会安保工作,并交由时任秘书科副科长的李世全着手组织落实。2003年,李世全又牵头组织对广州春运安保模式进行了升级,并提出了大型安保活动中的人流预判,采取应对疏导措施。

“时至近20年后的今日,这套完备的安保模式也还在广州治安的各项安保工作中沿用着。”同事赵博感慨道。

2008年冰冻雨雪灾害,李世全在火车站第一线连续通宵几个昼夜后,又接到了一项重大工作任务,要做一份火车站人员管控的分区方案,他二话没说就开始干,可他那时太累了,直接就晕倒在了办公室。醒来后,他顾不上休息,又第一时间返回了工作岗位。

当年5月,他又投入到奥运火炬传递的安保中。到年底,又被抽调到亚运会安保指挥部办公室。此后的两年时间里,他总是最早到单位,又最迟离开,协助组织评审了1698个亚运安保工作方案,保障了亚运会的顺利召开。因工作成绩突出,他荣立个人一等功。

2008年4月,李世全从治安岗位转战勤务指挥。除了常态指挥体系架构外,从实战开始,他着力提升对突发事件的动态指挥能力,从被动应付到主动应对,让指挥中心成为“最强大脑”。指挥中心指挥处处长李胜强说,指挥中心从以前单一的110接处警,发展到如今可视化信息化的应急指挥体系和全时全域覆盖、快速响应的治安防控体系,李世全功不可没,如今这套守护羊城平安的指挥体系架构已成为广州公安的品牌。

2019年10月1日,李世全在安保指挥部。

他用脚步丈量辖区每条街道

2016年9月,李世全调任越秀公安分局任分局长,担负起守护一方平安的重任。

“刚来越秀前三个月,基本没怎么回过家。”原越秀区公安分局指挥中心副主任谢黎川当时负责协助李世全处理各项工作,他用“又爱又恨”来形容那段岁月。

有天凌晨三点,谢黎川看到李世全办公室的灯还开着,他准备去关灯,发现李世全在批文件,桌子上堆着一大摞文件,都是前五年的文件。谢黎川回忆道:“李局说刚来越秀,情况不熟,要把之前的文件都看下。”

夙夜在公,忘我奉献,是李世全的真实写照。谢黎川说,越秀区有18个街道,治安环境复杂,刚来的时候每天晚上九点、十点,李局会叫上他“出去走一走”。沿着街道步行,先走主干道,再走社区,每天要走三四万步,走完后拍照,发现问题马上整改。“每个街道李局都用脚丈量过,特别是矿泉、登封、流花等重点街道,都不知道巡街多少回,最晚的一次走到了凌晨三点。”

李世全对自己要求严格,对他人却非常和蔼。他经常深入一线民警中间,几年不见也能准确地叫出民警的名字,主动上前打招呼,很多民警都把他当成“兄长”。

后来王忠华再见到他时,是在一次会议上。“我想着都过去很多年了,他不一定还记得我。没想到他一下叫出我的名字,主动走过来跟我打招呼:‘忠华,你进步了,也走上领导岗位了’。”

“我们决定不了生命的长度,但是可以控制生命的宽度。”他时常用这句话勉励自己。

有同事在哀思中写道:“众声喧哗,你从不显现你自己,却是长在我们血肉之上的灵魂与精神,你不孤单,我们如影随行”。

2020年,李世全到南沙区分局督导检查。

他是“铁人”老爸

父女相处时间越来越少 这些年连张合影都没有

他的独生女儿回忆起父亲说,除了小时候,爸爸这么多年都没有时间陪她,其实她知道爸爸不是不爱自己,而是这些年他真的几乎没有空闲时间。

在治安支队、指挥中心工作期间,李世全先后经历了2008年的冰雪灾害、奥运会火炬传递现场、2010年的亚运会安保,还有每年的春运、广交会等多次大型安保现场……

这些写入他人生轨迹的一个个节点,他因工作表现出色,而多次立功。然而,在他为工作日夜忙碌的那段时间,他的女儿,也经历着小升初、中考等学习的关键时期。她和爸爸一起在成长,她对他又爱又“恨”,却又从心底为爸爸感到骄傲。

唯一遗憾的是,后来爸爸到了从化挂职,常常一个月不能回家,父女相处时间越来越少。在他牺牲后,同事去他家想找些照片出来,结果发现与家人的合影都很少,父女这些年连张合影都没有。

多年来,李世全因私出国记录为零,女儿记忆里也鲜有与父母一起的旅行回忆。他曾经答应女儿,退休以后带她去国外旅行,可如今阴阳两隔、天各一方,女儿却怎么也想不到她“铁人”一般的爸爸会熬不到退休的那一天……

他的“老伙计”们

办公室的秘密“药箱”

李世全牺牲后,民警小傅噙着眼泪打开他生前办公桌最左边的抽屉,也道破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你看这里,这就是李主任平日救命的‘药箱’。”小傅指着一大包药说道。映入眼帘的,是十来种大小形状不一的治疗心血管和控制血压药物。

原来早在2018年9月的一天,李世全曾因头晕不适前往医院进行就医检查,他的心脏、心血管和血压都已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病变,医生郑重叮嘱,要想控制病情,必须入院治疗调理。

尽管医生苦口婆心,担心影响工作的李世全还是婉拒了住院的建议,只接受了每周定期检查的保守治疗。此后的10多天时间里,他白天上班,下班后去医院输液治疗,第二天早上,拔掉针管又准时返回工作岗位。

他在办公桌抽屉里端开辟了一个只有他自己和小傅知道的秘密“药箱”,并再三叮嘱小傅不要对任何人说,很多同事在他离世后才知道他患有心脑血管疾病。在李世全眼中,不被“特殊照顾”,与同事始终一起并肩奋战才是最好的调剂和治疗。

一个跟了他近20年的白瓷杯子

同事宋玉辉在他牺牲后第一次去他家里,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一家三口一直住在20多年前分的公安宿舍里,面积80平方米,天花板上的墙面快要脱落,屋里仍是入住时的装修和20多年前的老式家具,墙上还留有女儿幼年时的涂鸦。

他开的是一辆超过10年车龄的二手车,因为故障不断,常被朋友调侃开起来像台拖拉机,跟随他多年的双肩背包拉链坏了,他让家人拿去修好了再用。

同事揭伟说,他给大家的印象是非常朴实的一个人,自律、严谨,一心扑在工作上,对生活恬淡以待。“亚运会时买的T恤到现在还在穿,有一次出席一个需要穿正装的活动,甚至领带都是向同事临时借的。”

至今,他每天使用的,还是那个写着“广州市公安局治安处”字样的白瓷杯子,已经跟随他近20年。

他身居重要位置,却不认为自己应该有“特殊权力”,不仅自己慎独、两袖清风,也严格管好身边人。

从警30年,他从未利用职务为个人和家庭谋取半点利益。他是家中长子,父亲卧病在床,弟弟妹妹都是普通职员,他赡养父母,接济弟妹,但一直教育弟妹要本分,不能打着自己的旗号找谁要待遇。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栋 通讯员公新文

李世全,工作,安保,同事,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