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断”贫困代际传递——广东“一盘棋”推进教育高质量发展

“斩断”贫困代际传递——广东“一盘棋”推进教育高质量发展

进博会首日广深又迎世界500强项目

5日上午,世界500强制药企业阿斯利康与广州开发区签订正式投资协议,在广州成立阿斯利康中国南部总部,并筹建广州生物诊断创新中心。同时,康泰生物与阿斯利康疫苗深圳光明生产基地正式揭牌。

  编者按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推进教育精准脱贫,重点帮助贫困人口子女接受教育,阻断贫困代际传播,让每一个孩子都对自己有信心、对未来有希望。

  今年是中华民族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也是决胜全面小康、决战脱贫攻坚的收官之年。广东作为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先行地和实验区,长期聚焦省内教育发展不平衡问题,让贫困家庭子女有学上、上好学;对口帮扶省外贫困地区,提升教育质量,传递知识力量。

  今起,广东省教育厅联合南方日报、南方+客户端推出“教育扶贫 携手小康”系列报道,展现广东教育扶贫一线的生动故事和经验做法。敬请垂注。

  “在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关怀下,我才能安心地学习知识。既受助于社会,当以奉献社会为终身追求,我希望毕业后学以致用,为人民服务。”今年高考,梅州建档立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刘惠,以全省文科第71名的好成绩考取复旦大学社会科学试验班。在上大学之前,她满怀感恩之心,写下一封感谢信——《行囊里装满感恩与勇敢,再出发》。

  同样,在5300多公里外的新疆喀什,暖心的教育扶贫故事也正在精彩演绎。

  在广东援疆教师彭间媚的帮助下,疏附县托克扎克镇一封中心小学青年教师桑娅娅刚入职3个月,就获得该县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系列技能大赛说课比赛一等奖。广东与新疆的青年教师结对“传帮带”,培养了一批带不走的优秀师资力量。

  “教育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根本之策。”省委教育工委书记、省教育厅厅长景李虎说,广东“一盘棋”推进教育高质量发展,重点加强教育扶贫工作,使每一个孩子都对自己有信心、对未来有希望。

  激活乡村教育发展内生动力

  “住宿条件不断改善,1100多名寄宿小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得好。”走进清远连南瑶族自治县民族小学的学生宿舍,热水器、电风扇、饮水机、洗衣台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大批留守儿童在学校有了温馨的家。

  从2018年起,省财政计划连续三年共投入22亿元用于农村寄宿制学校建设,公办寄宿制学校生均公用经费提高到每生每年350元,直击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建设的“难点痛点”。

  面对省内教育发展不均衡不充分问题,不让一所学校、一个孩子掉队,推动“一盘棋”发展,是广东教育精准脱贫的坚定决心。“今年秋季开学,学校体育、生物、美术老师都配齐了,师资结构更合理了。”梅州五华县双华中学校长胡剑辉高兴地说,得益于中小学教师“县管校聘”管理制度改革,推动县域内教师的交流轮岗,保障了城乡教师资源的均衡配置。

  不仅如此,广东推进落实中小学教师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两个不低于或高于”政策,县域内的乡村教师的工资收入水平普遍高于城镇教师;优化高校毕业生到农村从教“上岗退费”政策,为农村学校补充5万名合格教师;组织开展粤东粤西粤北地区中小学教师公费定向培养工作,为54个县(市区)农村学校精准培养7千余名紧缺学科人才教师。

  让贫困家庭学生“有学上”,还要“上好学”,乡村教育充分拥抱新技术,追求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

  广东开展“爱种子”教学改革试点,构建基于互联网的自主学习、互动探究、主题拓展的新型教学模式,缩小城乡教育资源差距。“经过3年多的试验改革,广州从化区已有47所小学试点,全区80%教师、82%小学生参与其中。不少乡村教师、年龄偏大教师逐渐转变观念,创新教学模式,提升了课堂教学效率。”从化区教师发展中心主任沈峻说。

  控辍保学完成率达99.89%

  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广东全省中小学新学期实施网上教学。没有电子设备上不了课,江门鹤山宅梧镇下沙布吕村的苏同学正慌神,3月2日线上开学当天一早,他就收到了政府送来的平板电脑,解了燃眉之急。在全省2277条省级贫困村,像苏同学一样拿到平板电脑的建档立卡初三、高三学生共有9262名。

  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基础。广东精准帮扶构建控辍保学长效机制和立体资助体系,帮助贫困学子托举希望。

  “谢谢老师同学的帮助,我又能继续读书了!”汕头潮阳区金灶邹阳德真小学学生小鸿因患重度脊柱侧弯,无法站立和行走,加上几十万元的手术费给家庭经济带来沉重负担,面临辍学。得知情况,学校动员全校捐资助学,并安排方便轮椅进出的无障碍教室,在老师和同学帮助和鼓励下,小鸿克服困难成为了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多年来,广东各地按照“属地管理、分级负责、大力帮扶、精准控辍”的原则,建立健全工作机制。截至今年10月15日,全省控辍保学工作完成率已达到99.89%,疑似辍学学生人数已由31201人下降至20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家庭辍学学生已实现动态清零。

  在精准资助建档立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上,广东各级财政发放资助资金和受助人数均逐年增长,2016年秋季学期至2020年春季学期,全省共补助建档立卡学生163.9万人次,发放补助资金56.3亿元。

  今年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推动高校毕业生稳就业,广东特别做好建档立卡毕业生和52个贫困县未就业毕业生的就业托底工作,开发1000个基层公共就业创业服务岗位、开发10000个以上适合高校毕业生优质就业见习岗位,优先用于吸纳建档立卡贫困户家庭、残疾等困难高校毕业生。截至目前,建档立卡毕业生的就业率达92.29%。

  因地制宜提升当地教育软实力

  治贫先治愚,扶贫先扶智。西藏、新疆、黑龙江、广西、四川、贵州、云南……广东的“省外教育扶贫版图”连山跨海,点多、面广、线长。

  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是推动区域协调发展、协同发展、共同发展的大战略,是打赢脱贫攻坚战、实现先富帮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目标的大举措。广东坚持“以提升受援地教育软实力为主,急当地所需、尽广东所能”,因地制宜,精准施策,取得了突出成效。

  “扎根林芝从教17年,看到这里教育的大变化,我非常高兴!”岭南师范学院2003届毕业生冯敏芝现担任林芝第二小学副校长,成为粤藏教育扶贫的连接人。通过接续帮助,西藏林芝市义务教育巩固率提升至96.12%,双语教育普及率提升至100%。

  在新疆喀什,帮扶团打造具有广东特色的教育援疆“五个一工程”品牌和模式。实施种子工程,打造一个龙头;实施育苗工程,培养一批骨干;实施造林工程,提升一支队伍;实施园艺工程,提升一套机制;实施新芽工程,培育一代新人。“在广东援疆团的帮助下,塔合曼小学已是我们最好的学校。”看到学校扭转师资不足等诸多问题,成为家门口的“好学校”,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老百姓纷纷点赞。

  在云南怒江州,民族中学首届“珠海班”50名学生一本上线率达到100%,兰坪一中、泸水一中“珠海班”成绩均创历史新高。来自2000公里外的广东支教团队,不仅打造了带不走的优秀师资,也为怒江州的长久发展培养了一批人才。

  此外,广东与川、桂、滇、黔四省区教育厅共同实施中小学校“牵手工程”;开展与西藏林芝共建广东省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实践育人基地(校地共建)活动;在四川凉山州举办“学前学会普通话”活动、“携手奔小康 共筑中国梦”暑期大学生社会实践活动等……

  省教育厅有关负责人说,广东累计组织了1500多所学校与受援地各级各类学校结对帮扶,组织遴选了数万人次骨干教师(大学生)到受援地开展支教。山海协作,广东立足当地实际,用情用心传递教育扶贫的蓬勃力量。

  打造职业教育培养通道

  7月下旬,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牵头全国11所职业院校在贵州毕节市共同组建“职业院校对口支援协同发展联盟”。紧接着10月23日,一场热闹的“广东—贵州产教融合促进大会”召开了,粤黔48所职业院校与到场的60家企业携手,现场达成2项捐赠、5项校校合作帮扶协议签约、33项校企产教融合意向项目签约。

  作为全国职业教育规模最大的省份,广东开展“职教一人、就业一个、脱贫一家”造血式精准扶贫,帮助受援(扶)地学子学一技之长,闯一番事业。

  “经过2个月的培训,我学习了厨艺更开拓了眼界。”四川凉山州青年吉色育者和当地800人次陆续来到顺德职业技术学院,参加精准扶贫厨师班培训。一场跨越1500公里的“美味”扶贫,为他们提供了就业的更多可能。顺德职业技术学院校长夏伟说:“学校面向对口的凉山州举办精准扶贫厨师培训班,让学员通过学习顺德厨艺的一些基本技能,回去之后利用凉山本地的优质食材,对菜品进行创新,带动当地就业。”

  四川甘孜州职业技术学校与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广东省外语艺术职业学院和广东省旅游职业技术学校,联合开展中高职贯通培养“2+1+2”分段试点工作,每年招收80名学生并全部免费。

  而在云南昭通市,自2016年至今,当地累计有初中毕业生10195人到东莞、中山市中职学校学习,费用全免并有生活补助和勤工俭学工作岗位提供。仅2020届872名昭通籍学生中,就有525人留在东莞工作。

  教育扶贫,既立足当下,又领航未来;既雪中送炭,又授人以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