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溪河水库探索生态净水渔业新路径 水质长年保持II类以上

流溪河水库探索生态净水渔业新路径 水质长年保持II类以上

近日,记者了解到,广州市计划对位于市内核心位置的7条重要大动脉进行升级改造。

流溪河水库水清倒映出蓝天

广东生活网讯 位于流溪河上游的流溪河水库是广州市内的唯一大型水库,同时也是广州二级水源保护区,其水质的好坏对于广州的生态环境具有重大影响。近年来,流溪河水库水质长年稳定在II类以上,丰水期达到I类水质,除了做好水源林涵养、陆源污染控制外,水中的鱼儿也成了净化水质的“能手”。在广州全面推行河湖长制以来,流溪河水库通过科学合理的人为调控鱼类结构和数量,探索出一条生态净水渔业的新路径。

水库村民:

清甜的水又回来了

在水库边土生土长的从化区良口镇彩虹新村村民唐先生告诉记者:“前些年因为非法捕捞(网鱼、电鱼、药鱼)、无序垂钓等原因,水库里的鱼越来越少,水质都变差了。近年来,流溪河水库加强了管理,还人工投放了不少鱼苗,我们惊喜地发现,家门口的水变得又清又甜,冬天我们就直接从水库里取水煮茶做饭。”

1958年建成的流溪河水库是广州市内的唯一大型水库,属于广东省十大水库,库容3.25亿立方米,水面面积2.2万亩,水深达七八十米。暨南大学水生物学研究所所长、淡水生态学教授韩博平带领的团队长年跟踪流溪河水库水质,他告诉记者:“现在流溪河水库水质已经稳定在II类以上。作为二级水源保护区,水库的生态保护任务始终是最主要的,作为一个大型的开敞水体,水中鱼的种类和数量对水质起到很大影响。”

从2005年开始,韩博平团队通过回声探测仪对流溪河水库全库范围的鱼类进行了探测,探明流溪河水库现有鱼类资源量及其空间分布等。韩博平告诉记者,水库内鱼类群落结构多样性低、数量不足,尤其是大中型凶猛性鱼类种类少,“需要进行人为的鱼类放养和捕捞,通过合理的增殖放流不同营养层的鱼类可以有效控制藻类的有害增长、维持生态系统稳定。”

链接:流溪河流域保护条例拟修正

近日,市水务局公布了《广州市流溪河流域保护条例修正案(草案)》并公开征求公众意见。市水务局表示,考虑到相关条例自2014年6月1日起施行至今已逾五年等实际情况,有必要依据《广东省地方立法条例》《广州市地方性法规制定办法》等相关规定,对照民法典的原则和具体规定进行对《条例》进行清理审查,对《条例》个别实施难点充分论证并结合实际予以修正。

为与上位法规定的罚则保持一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二条、第八十五条,对《条例》第五十九条、第六十条的罚则作出了修正。例如,《条例》第六十条规定:排污单位违反本条例第三十一条第三款规定,输送、贮存污水或者其他废弃物未采取防渗漏措施的,由环境保护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限期采取治理措施,消除污染,并处以五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款。修正方案则提出,处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报经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责令停业、关闭。

村民正在抓鱼。2017年前投放在流溪河水库的鱼苗,如今已长成四五斤重的大鱼。

生态放养:没有网箱只吃水草 重构水体生态系统

从2017年起,水库的管理方广州市流溪河林场开始了生态净水渔业的探索。近日,记者在流溪河的彩虹桥附近现场看到,水面上零星分布着几处被竹篾围合的水草,这是干什么用的呢?项目的执行方——四川省君荣林木开发有限公司从化分公司负责人李泓龙告诉记者:“这是用来给草鱼喂食的象草,主要为了避免象草四处乱飘,我们在水库里专门设置了一些这样的投喂点。”

这里与人们熟悉的网箱养鱼和投放饵料不同,生态净水渔业项目是在流溪河水库里对鱼类进行“放养”,既没有网箱、也不投放任何饵料。李泓龙表示,该项目是通过科学的方式方法,定时、定量、定种的投放鱼种,重构水库水体的生态循环系统,进而改善流溪河水库水体水质,“例如,我们投喂的象草会被草鱼吃掉,草鱼的排泄物中富含微生物,又会被鳙鱼吃掉,进而形成完整的生态链。”

据悉,2017年四川省君荣林木开发有限公司从化分公司已经向流溪河水库投放了超过数百万尾鱼苗,以鲢鱼、鳙鱼、鳊鱼为主,并成立巡查队进行7×24小时巡查,保护正在成形中的生物循环不被电、毒、炸、钓等行为破坏。经过三年的时间,小鱼苗如今已经长大了,在水库周边可以看到四五斤重的大鱼时常欢快地跃出水面。

前景广阔:生态渔业日益受推崇 改善水质效果明显

近年来生态渔业日益受到推崇。2019年12月农业农村部、生态环境部、林草局印发了《关于推进大水面生态渔业发展的指导意见》;2020年1月15日农业农村部召开渔业改革创新高质量发展推进会,会议提出,在保护前提下,先许产业发展,特别是大水面生态养殖,保护水质,保护鱼类,提供优质农副产品供应市场,三者统一。

四川省君荣林木开发有限公司从化分公司负责人李泓龙则向记者表示:“在流溪河水库进行生态养殖,虽然周期比较长,从2017年投放鱼苗,到今年已经三年了,但鱼始终是原始放养状态,鱼苗投放后只需要协助配合管理方做好管护工作,管理成本相对是比较低;而且鱼的质量也比较好,与野生鱼基本没有区别。”

韩博平也表示,生态净水渔业很有推广价值,前景广阔,益处多多,意义重大。“这几年我们对流溪河水库进行的跟踪监测显示,生态养殖对水质改善的效果比较明显。”他同时透露,其团队也在为茂名的高州水库做生态养殖的方案,“高州水库比流溪河水库大5倍,但遇到的问题差不多,目前水库里鱼的品种和数量不太合理,需要进行重新调整。”

但韩博平也同时提醒,做生态养殖一定要首先关注生态系统的平衡问题,“不能一旦搞养殖就是忍不住想尽办法要高产,放养鱼类来调控水质,鱼类放养和捕捞相辅相成才称得上是生态净水渔业。”

专家建议:鱼类数量有平衡点 合理捕捞有助水质改善

1958年建成的流溪河水库有着发电、防洪及灌溉等多重功能,广州市流溪河林场场长卢广雄表示:“我们始终把流溪河水库的生态功能放在第一位,近年来随着广州河湖长制强势推行,更是进一步压实水库管理责任,加密巡逻频次打击非法捕捞,切实做好周边水源林涵养保护,控制陆源污染,同时积极探索生态净水渔业,进一步改善水库水质。”

不过韩博平也同时提醒,水库里的鱼在品种和数量上都要达到一个平衡点,才能对水质改善起到最好的作用,“从数量来说,不能太少、也不能太多,如果鱼的数量太多,其排泄物超过水中微生物能够消耗的量,也会成为一种污染源。所以需要定期、合理、科学的捕捞。”他表示,鱼类的捕捞有利于水体营养盐的高效利用,移除水库氮磷,降低湖泊水体营养盐含量;同时通过合理的捕捞方式能够合理利用水库鱼类资源,并利于提升鱼类群落结构多样性,促进生态系统的健康性、平衡性和稳定性;同时优质的鱼类资源也能带动当地经济、旅游、生态的发展等。

此外,韩博平还表示,目前流溪河水库中的小杂鱼太多,缺少大型食肉鱼类,“保持一定数量的大型食肉鱼类对水库水质的进一步改善将起到积极作用。”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杜娟 通讯员赵雪峰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苏韵桦

,

流溪河水库水清倒映出蓝天

广东生活网讯 位于流溪河上游的流溪河水库是广州市内的唯一大型水库,同时也是广州二级水源保护区,其水质的好坏对于广州的生态环境具有重大影响。近年来,流溪河水库水质长年稳定在II类以上,丰水期达到I类水质,除了做好水源林涵养、陆源污染控制外,水中的鱼儿也成了净化水质的“能手”。在广州全面推行河湖长制以来,流溪河水库通过科学合理的人为调控鱼类结构和数量,探索出一条生态净水渔业的新路径。

水库村民:

清甜的水又回来了

在水库边土生土长的从化区良口镇彩虹新村村民唐先生告诉记者:“前些年因为非法捕捞(网鱼、电鱼、药鱼)、无序垂钓等原因,水库里的鱼越来越少,水质都变差了。近年来,流溪河水库加强了管理,还人工投放了不少鱼苗,我们惊喜地发现,家门口的水变得又清又甜,冬天我们就直接从水库里取水煮茶做饭。”

1958年建成的流溪河水库是广州市内的唯一大型水库,属于广东省十大水库,库容3.25亿立方米,水面面积2.2万亩,水深达七八十米。暨南大学水生物学研究所所长、淡水生态学教授韩博平带领的团队长年跟踪流溪河水库水质,他告诉记者:“现在流溪河水库水质已经稳定在II类以上。作为二级水源保护区,水库的生态保护任务始终是最主要的,作为一个大型的开敞水体,水中鱼的种类和数量对水质起到很大影响。”

从2005年开始,韩博平团队通过回声探测仪对流溪河水库全库范围的鱼类进行了探测,探明流溪河水库现有鱼类资源量及其空间分布等。韩博平告诉记者,水库内鱼类群落结构多样性低、数量不足,尤其是大中型凶猛性鱼类种类少,“需要进行人为的鱼类放养和捕捞,通过合理的增殖放流不同营养层的鱼类可以有效控制藻类的有害增长、维持生态系统稳定。”

链接:流溪河流域保护条例拟修正

近日,市水务局公布了《广州市流溪河流域保护条例修正案(草案)》并公开征求公众意见。市水务局表示,考虑到相关条例自2014年6月1日起施行至今已逾五年等实际情况,有必要依据《广东省地方立法条例》《广州市地方性法规制定办法》等相关规定,对照民法典的原则和具体规定进行对《条例》进行清理审查,对《条例》个别实施难点充分论证并结合实际予以修正。

为与上位法规定的罚则保持一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二条、第八十五条,对《条例》第五十九条、第六十条的罚则作出了修正。例如,《条例》第六十条规定:排污单位违反本条例第三十一条第三款规定,输送、贮存污水或者其他废弃物未采取防渗漏措施的,由环境保护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限期采取治理措施,消除污染,并处以五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款。修正方案则提出,处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报经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责令停业、关闭。

村民正在抓鱼。2017年前投放在流溪河水库的鱼苗,如今已长成四五斤重的大鱼。

生态放养:没有网箱只吃水草 重构水体生态系统

从2017年起,水库的管理方广州市流溪河林场开始了生态净水渔业的探索。近日,记者在流溪河的彩虹桥附近现场看到,水面上零星分布着几处被竹篾围合的水草,这是干什么用的呢?项目的执行方——四川省君荣林木开发有限公司从化分公司负责人李泓龙告诉记者:“这是用来给草鱼喂食的象草,主要为了避免象草四处乱飘,我们在水库里专门设置了一些这样的投喂点。”

这里与人们熟悉的网箱养鱼和投放饵料不同,生态净水渔业项目是在流溪河水库里对鱼类进行“放养”,既没有网箱、也不投放任何饵料。李泓龙表示,该项目是通过科学的方式方法,定时、定量、定种的投放鱼种,重构水库水体的生态循环系统,进而改善流溪河水库水体水质,“例如,我们投喂的象草会被草鱼吃掉,草鱼的排泄物中富含微生物,又会被鳙鱼吃掉,进而形成完整的生态链。”

据悉,2017年四川省君荣林木开发有限公司从化分公司已经向流溪河水库投放了超过数百万尾鱼苗,以鲢鱼、鳙鱼、鳊鱼为主,并成立巡查队进行7×24小时巡查,保护正在成形中的生物循环不被电、毒、炸、钓等行为破坏。经过三年的时间,小鱼苗如今已经长大了,在水库周边可以看到四五斤重的大鱼时常欢快地跃出水面。

前景广阔:生态渔业日益受推崇 改善水质效果明显

近年来生态渔业日益受到推崇。2019年12月农业农村部、生态环境部、林草局印发了《关于推进大水面生态渔业发展的指导意见》;2020年1月15日农业农村部召开渔业改革创新高质量发展推进会,会议提出,在保护前提下,先许产业发展,特别是大水面生态养殖,保护水质,保护鱼类,提供优质农副产品供应市场,三者统一。

四川省君荣林木开发有限公司从化分公司负责人李泓龙则向记者表示:“在流溪河水库进行生态养殖,虽然周期比较长,从2017年投放鱼苗,到今年已经三年了,但鱼始终是原始放养状态,鱼苗投放后只需要协助配合管理方做好管护工作,管理成本相对是比较低;而且鱼的质量也比较好,与野生鱼基本没有区别。”

韩博平也表示,生态净水渔业很有推广价值,前景广阔,益处多多,意义重大。“这几年我们对流溪河水库进行的跟踪监测显示,生态养殖对水质改善的效果比较明显。”他同时透露,其团队也在为茂名的高州水库做生态养殖的方案,“高州水库比流溪河水库大5倍,但遇到的问题差不多,目前水库里鱼的品种和数量不太合理,需要进行重新调整。”

但韩博平也同时提醒,做生态养殖一定要首先关注生态系统的平衡问题,“不能一旦搞养殖就是忍不住想尽办法要高产,放养鱼类来调控水质,鱼类放养和捕捞相辅相成才称得上是生态净水渔业。”

专家建议:鱼类数量有平衡点 合理捕捞有助水质改善

1958年建成的流溪河水库有着发电、防洪及灌溉等多重功能,广州市流溪河林场场长卢广雄表示:“我们始终把流溪河水库的生态功能放在第一位,近年来随着广州河湖长制强势推行,更是进一步压实水库管理责任,加密巡逻频次打击非法捕捞,切实做好周边水源林涵养保护,控制陆源污染,同时积极探索生态净水渔业,进一步改善水库水质。”

不过韩博平也同时提醒,水库里的鱼在品种和数量上都要达到一个平衡点,才能对水质改善起到最好的作用,“从数量来说,不能太少、也不能太多,如果鱼的数量太多,其排泄物超过水中微生物能够消耗的量,也会成为一种污染源。所以需要定期、合理、科学的捕捞。”他表示,鱼类的捕捞有利于水体营养盐的高效利用,移除水库氮磷,降低湖泊水体营养盐含量;同时通过合理的捕捞方式能够合理利用水库鱼类资源,并利于提升鱼类群落结构多样性,促进生态系统的健康性、平衡性和稳定性;同时优质的鱼类资源也能带动当地经济、旅游、生态的发展等。

此外,韩博平还表示,目前流溪河水库中的小杂鱼太多,缺少大型食肉鱼类,“保持一定数量的大型食肉鱼类对水库水质的进一步改善将起到积极作用。”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杜娟 通讯员赵雪峰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苏韵桦

水库,生态,流溪河,鱼类,水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