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脑迅速绘张高清“地图”!深圳先进院参与完成世界首幅“猴脑全脑图谱”

给大脑迅速绘张高清“地图”!深圳先进院参与完成世界首幅“猴脑全脑图谱”

7日广东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例 无症状感染者6例

11月7日0-24时,广东省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例,广州报告,分别来自埃及和菲律宾。新增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6例,广州报告5例,来自菲律宾和孟加拉国各2例,来自美国1例;清远报告1例,来自新加坡。以上均在入境口岸或隔离点发现,入境后即被隔离观察。

  广东生活网讯 探索人类大脑的工作机制,是人类科学研究最伟大的挑战之一。大脑的内部究竟是何模样?千亿个脑神经元是如何工作的?

  近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双聘教授毕国强和刘北明团队,与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周正洪教授合作通过发展前沿冷冻电镜断层三维成像技术,解析了首个完整脑神经突触在分子水平的高精度三维结构,其研究成果发表在《自然-神经科学》(Nature Neuroscience)杂志上,这项工作对于探索脑神经系统的工作原理,破译大脑运转密码具有重要意义。

  技术加持助力破译大脑运转密码

  “要理解大脑的运转机制,首先就需要将脑内千亿个神经细胞以及它们之间的连接呈现出来,就像给大脑绘制一张高清‘地图’。”深圳先进院脑信息中心(下称“中心”)副研究员徐放介绍。

  脑图谱解析是神经科学研究十分重要的领域,是世界各国“脑计划”的重点研究方向。对于神经科学中重要的模型动物斑马鱼以及小鼠的脑图谱解析,中国科学家做出了居世界前列的成绩。以目前的技术,完成一只鼠脑的成像通常需要几天的时间。

  “一个小鼠脑大概是指头大小,而跟人脑更接近的猕猴脑有拳头的大小,是它的200多倍。”徐放说。因此,如果用同样精度进行成像,需要几年甚至数十年才能完成一个猕猴大脑或者人脑的成像。而由毕国强团队历时数年自主研发的VISoR高分辨全脑三维显微成像技术,实现了无模糊的连续运动成像方法,避免了传统成像方式反复切换视野的时间,因此极大提高了成像速度,能在两小时内完成亚微米分辨率的鼠脑全脑成像,是其他成像方法的十倍到百倍。“速度的提升让我们可以用这项技术对大批量的模型动物进行全脑三维成像分析,也可以使得对猕猴脑乃至人脑的精细脑解析成为可能。”毕国强说。

  解密突触“黑匣子”

  大脑中每个神经细胞通过上千个微小的“突触”与其他神经细胞相互连接。这些突触是大脑行为、意识、学习与记忆等功能的最基本结构与功能单元,同时也是多种脑疾病发生的起源地。精确解析突触中的蛋白分子结构和组织架构及其在神经活动或异常过程中的变化是解密大脑奥妙的一个关键环节,也是脑科学与脑疾病研究中最基础的核心研究方向之一。但是突触的大小在几百纳米的尺度,突触蛋白更在几纳米尺度,由于体积非常小,缺乏有效的研究手段,近年来对神经突触结构的研究一直很难突破。

  “突触在光学显微镜下通常只有几个像素的大小,但是实际上里面的分子结构非常复杂和精密,目前在很大程度上仍旧是一个‘黑匣子’。”中心副研究员陶长路说。他和中心正高级工程师张小康主要研究方向就是打开这个“黑匣子”,对突触内部蛋白质结构进行成像和解析。最新冷冻电镜(cryoEM)技术的发展使得对蛋白质最微小部分的解析成为可能,然而对蛋白质等生物大分子结构与功能的研究以及药物效能及作用靶点的探究,最终要回归到蛋白质所处的生理环境——细胞原位。中心发展的前沿冷冻电镜断层原位成像技术(cryoET)与关联显微成像技术,就可以对保存在近生理状态下细胞/组织样本进行三维成像,也就是说可以实现细胞原位环境中蛋白质的成像,这为突触超微结构与功能这一“黑匣子”的解密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创新基础科学研究非常依赖前沿技术的发展,目前我国生物研究中存在大量“卡脖子”技术亟待突破。进行前沿技术的研发并不容易,从毕国强回国在微尺度国家研究中心组建团队到团队第一次取得重要技术突破,这一过程长达十年。十年间,团队坚持两路并行研究,终于,团队不仅成功研发出VISoR成像技术,而且完成目前世界上首次公开的“猴脑全脑图谱”,获得了业内广泛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