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一老人卖房收养上千只动物引质疑:6次搬家,每月花8万

重庆一老人卖房收养上千只动物引质疑:6次搬家,每月花8万

“父母勒紧裤腰带,买房买车,彩礼18.8万,婚礼将至新娘要再加10万彩礼!现在砸锅卖铁也凑不够10万啊!”

“父母勒紧裤腰带,买房买车,彩礼18.8万,婚礼将至新娘要再加10万彩礼!现在砸锅卖铁也凑不够10万啊!”

近日,重庆68岁老人文军红为收养上千只动物,花光积蓄并卖了70万住宅一事,引发公众热议。许多网友在得知此事后,为文军红的善行点赞,但也有人表示不理解,认为文军红没有量力而行,负债收养上千只没人要的动物,是“爱心泛滥”。

“我曾去基地看望过文阿姨,虽然请了工人,但很多事都是文阿姨亲力亲为,每天很早就起床给小猫小狗清理粪便,还要接各种求助电话、回信息,对求助的人她从不会拒绝,她真的是发自内心爱护小动物。”一位志愿者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

文军红老人与她的“小毛孩”

对于外界的评价,文军红都看淡了,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收养“小毛孩”的20多年里,每天都会面临这样的质疑和诋毁,一开始会难过痛哭,收养的压力压得她喘不过气,别人的误解更让她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但是我只要看到小毛孩的眼睛,水汪汪的,很真诚,我就有动力要坚持下去,我觉得我人品没有问题,我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坚持到我生命的尽头,我就值得了。”

收养“小毛孩”20年:搬过六次家,如今运行艰难,每月花费8万元

红星新闻: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收养流浪动物的呢?

文军红:在二十多年前,当时我还在厂里做技术工,有天在街上救了一只流浪狗回家,那时候我开始对小动物有很深的感情,它陪伴我9年后就离世了。此后不管是别人抛弃的,路边受伤的,还是从屠宰场里救出来的“小毛孩”,我都带回家养着,不忍心放着不管。从几只到几百只,一开始我这叫“文阿姨爱心家园”,有500多只“小毛孩”,随着动物越来越多,很多大学生建议我成立一个爱心救助站,就有了现在1500多只。

红星新闻:救助站里每天的工作是如何开展的?

文军红:我请了六个工人,他们每天4点就要起床给“小毛孩”清理粪便、准备餐食,我稍晚一点,大概在5点。起来后给小奶狗打针,然后喂奶,做饭的工人把米饭、肉末、蔬菜等搅和在盆子里,一顿就要用掉500斤大米,还要时刻留意着“小毛孩”把盆子打翻掉,不然就要反复收拾清扫,每天我们还要消毒。一般都要忙到凌晨2点,虽然我一天只能睡3、4个小时,但是我精力旺盛。

文军红介绍,照顾救助的动物一顿就要用掉500斤大米

红星新闻:现在救助站能正常运行吗?

文军红:很难,我不知道还能维持多久。现在每个月要花费8万元用于吃、打针、看病、绝育和水电费、工人开销等,工人已经有10个月没发工资了。我救助的狗狗带回来后都会做绝育,再加上从狗贩子那救出来的狗一般都有残疾或带伤,我也不会放弃它们,必须带它们去看病,重病的花销有时候上万。

红星新闻:听说你搬过六次家。

文军红:是的,一开始住在小区里,“小毛孩”养多了,犬吠声吵到邻居,经常接到投诉,还会上我家堵锁眼,看到我就骂我,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也来找我沟通,他们觉得脏,有细菌,于是我开始搬家,最后在两年前卖了家里的房子,去了山里租了这块4亩地,一年4万多的租金,前后又花了90多万改造这里。

文军红的救助站每天早上4点过就开始忙活起来

红星新闻:卖房子你家人支持吗?

文军红:支持,那个房子是我小时候住的,在搬第五次家的时候卖的,当时也是实在运转不下去了,我孩子就把房子卖了。包括我养“小毛孩”,她一直都很支持我,除了担心我过于操劳,身体吃不消,她每个月还会给我打5000块钱给我,我用来照料这些“小毛孩”。

曾因质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希望推动流浪动物立法

红星新闻:这一路你是怎么走过来的呢?

文军红:靠我强大的内心和好心人的支持。在我孩子五岁左右,我因为身体疾病做了一场大手术,那之后我丈夫也离开了,我一个人抚养孩子,但是我很乐观。退休后我拿着3000多的退休金,加上孩子补贴我的钱维持着救助站开销。我这次搬家,有爱心人士给我购买了30万左右的装修材料,不时会有志愿者和爱心人士来看望“小毛孩”,有时候送来一袋米或者捐赠一点钱,在经济压力之下,还有人来骂你,有狗贩子来威胁你,但是我都不怕,我已经看淡了。

文军红的救助站收养的动物

红星新闻:有很多网友对你负债收养动物表示不理解,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文军红:我做了这么多年,每天都会面临这样的质疑和诋毁,一开始我很难过,会痛哭,本身收养的压力就很大,别人的误解更让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但是我只要看到小毛孩的眼睛,水汪汪的,很真诚,我就有动力要坚持下去,有时候我也会看书开导自己,那些不好的评论我也劝自己不去看,徒增烦恼。我觉得我人品没有问题,我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坚持到我生命的尽头,我就值得了。

红星新闻:你家人怎么看你被误解这件事呢?

文军红:我孩子很伤心,她没有我经历的多,看不开很多事情,她会觉得明明是在做一件好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指责呢?我们这两天有在电话交流这件事,她哭了三个小时,可能短时间没法走出来。

文军红的救助站在为动物准备食物

红星新闻:报道以后有什么变化吗?

文军红:最近有很多志愿者、大学生过来送旧衣服和大米,11日来了10多位爱心人士,我很感激他们。我之前有一个爱心群,里面会有人自发捐款,有时候1块有时候5块,这几天不断有人加进来,一天可以有200多块。

虽然缓解了现在的经济压力,但是这对维持救助站的日常运行仍是杯水车薪。

红星新闻:你希望你坚持做的事最后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文军红:推动对流浪动物的立法保护,让流浪动物不仅需要社会爱心人士伸出援手,更能引起政府部门的重视,对流浪动物建立一套管理和收养标准。

(原题为:《68岁老人卖房收养上千只动物:被骂有病,6次搬家,每月花8万》)

,

近日,重庆68岁老人文军红为收养上千只动物,花光积蓄并卖了70万住宅一事,引发公众热议。许多网友在得知此事后,为文军红的善行点赞,但也有人表示不理解,认为文军红没有量力而行,负债收养上千只没人要的动物,是“爱心泛滥”。

“我曾去基地看望过文阿姨,虽然请了工人,但很多事都是文阿姨亲力亲为,每天很早就起床给小猫小狗清理粪便,还要接各种求助电话、回信息,对求助的人她从不会拒绝,她真的是发自内心爱护小动物。”一位志愿者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

文军红老人与她的“小毛孩”

对于外界的评价,文军红都看淡了,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收养“小毛孩”的20多年里,每天都会面临这样的质疑和诋毁,一开始会难过痛哭,收养的压力压得她喘不过气,别人的误解更让她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但是我只要看到小毛孩的眼睛,水汪汪的,很真诚,我就有动力要坚持下去,我觉得我人品没有问题,我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坚持到我生命的尽头,我就值得了。”

收养“小毛孩”20年:搬过六次家,如今运行艰难,每月花费8万元

红星新闻: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收养流浪动物的呢?

文军红:在二十多年前,当时我还在厂里做技术工,有天在街上救了一只流浪狗回家,那时候我开始对小动物有很深的感情,它陪伴我9年后就离世了。此后不管是别人抛弃的,路边受伤的,还是从屠宰场里救出来的“小毛孩”,我都带回家养着,不忍心放着不管。从几只到几百只,一开始我这叫“文阿姨爱心家园”,有500多只“小毛孩”,随着动物越来越多,很多大学生建议我成立一个爱心救助站,就有了现在1500多只。

红星新闻:救助站里每天的工作是如何开展的?

文军红:我请了六个工人,他们每天4点就要起床给“小毛孩”清理粪便、准备餐食,我稍晚一点,大概在5点。起来后给小奶狗打针,然后喂奶,做饭的工人把米饭、肉末、蔬菜等搅和在盆子里,一顿就要用掉500斤大米,还要时刻留意着“小毛孩”把盆子打翻掉,不然就要反复收拾清扫,每天我们还要消毒。一般都要忙到凌晨2点,虽然我一天只能睡3、4个小时,但是我精力旺盛。

文军红介绍,照顾救助的动物一顿就要用掉500斤大米

红星新闻:现在救助站能正常运行吗?

文军红:很难,我不知道还能维持多久。现在每个月要花费8万元用于吃、打针、看病、绝育和水电费、工人开销等,工人已经有10个月没发工资了。我救助的狗狗带回来后都会做绝育,再加上从狗贩子那救出来的狗一般都有残疾或带伤,我也不会放弃它们,必须带它们去看病,重病的花销有时候上万。

红星新闻:听说你搬过六次家。

文军红:是的,一开始住在小区里,“小毛孩”养多了,犬吠声吵到邻居,经常接到投诉,还会上我家堵锁眼,看到我就骂我,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也来找我沟通,他们觉得脏,有细菌,于是我开始搬家,最后在两年前卖了家里的房子,去了山里租了这块4亩地,一年4万多的租金,前后又花了90多万改造这里。

文军红的救助站每天早上4点过就开始忙活起来

红星新闻:卖房子你家人支持吗?

文军红:支持,那个房子是我小时候住的,在搬第五次家的时候卖的,当时也是实在运转不下去了,我孩子就把房子卖了。包括我养“小毛孩”,她一直都很支持我,除了担心我过于操劳,身体吃不消,她每个月还会给我打5000块钱给我,我用来照料这些“小毛孩”。

曾因质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希望推动流浪动物立法

红星新闻:这一路你是怎么走过来的呢?

文军红:靠我强大的内心和好心人的支持。在我孩子五岁左右,我因为身体疾病做了一场大手术,那之后我丈夫也离开了,我一个人抚养孩子,但是我很乐观。退休后我拿着3000多的退休金,加上孩子补贴我的钱维持着救助站开销。我这次搬家,有爱心人士给我购买了30万左右的装修材料,不时会有志愿者和爱心人士来看望“小毛孩”,有时候送来一袋米或者捐赠一点钱,在经济压力之下,还有人来骂你,有狗贩子来威胁你,但是我都不怕,我已经看淡了。

文军红的救助站收养的动物

红星新闻:有很多网友对你负债收养动物表示不理解,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文军红:我做了这么多年,每天都会面临这样的质疑和诋毁,一开始我很难过,会痛哭,本身收养的压力就很大,别人的误解更让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但是我只要看到小毛孩的眼睛,水汪汪的,很真诚,我就有动力要坚持下去,有时候我也会看书开导自己,那些不好的评论我也劝自己不去看,徒增烦恼。我觉得我人品没有问题,我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坚持到我生命的尽头,我就值得了。

红星新闻:你家人怎么看你被误解这件事呢?

文军红:我孩子很伤心,她没有我经历的多,看不开很多事情,她会觉得明明是在做一件好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指责呢?我们这两天有在电话交流这件事,她哭了三个小时,可能短时间没法走出来。

文军红的救助站在为动物准备食物

红星新闻:报道以后有什么变化吗?

文军红:最近有很多志愿者、大学生过来送旧衣服和大米,11日来了10多位爱心人士,我很感激他们。我之前有一个爱心群,里面会有人自发捐款,有时候1块有时候5块,这几天不断有人加进来,一天可以有200多块。

虽然缓解了现在的经济压力,但是这对维持救助站的日常运行仍是杯水车薪。

红星新闻:你希望你坚持做的事最后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文军红:推动对流浪动物的立法保护,让流浪动物不仅需要社会爱心人士伸出援手,更能引起政府部门的重视,对流浪动物建立一套管理和收养标准。

(原题为:《68岁老人卖房收养上千只动物:被骂有病,6次搬家,每月花8万》)

文军红,小毛,动物,红星,收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