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古墓派!100多座西周至春秋时期墓葬现身广州黄埔沙岭

真·古墓派!100多座西周至春秋时期墓葬现身广州黄埔沙岭

11月12日,广州市教育局发布提醒,2021年幼儿园中小学入学中,非本市户籍适龄儿童如有意向报读广州民办小学、民办初中,需以本人或父母(或其他法定监护人)其中一方的《广东省居住证》(或具同等功能和效力的其他有效证件)地址,或小学毕业学籍界定属地区。

11月12日,广州市教育局发布提醒,2021年幼儿园中小学入学中,非本市户籍适龄儿童(包括在穗就读的幼儿园大班幼儿、小学六年级学生)如有意向报读广州民办小学、民办初中,需以本人或父母(或其他法定监护人)其中一方的《广东省居住证》(或具同等功能和效力的其他有效证件)地址,或小学毕业学籍界定属地区。

记者从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获悉,广州考古又双叒叕有新发现!

据研究院相关工作人员介绍,今年8—9月,研究院对位于广州市黄埔区九龙镇汤村南部的沙岭遗址东区进行调查勘探,确认有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存和先秦越人墓葬分布,并于今年9月底—11月中旬对沙岭遗址东区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

出土文物百余件,随葬品数量较少

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馆员王惠介绍,目前部分文物已搬至文保实验室,待化学加工后再进行清理和修复。

据统计,该考古发掘面积共约1600平方米,清理新石器时代晚期至早商墓葬1座、灰坑41处、柱洞86处;西周晚期至春秋时期墓葬37座、沟3条;宋代墓葬1座、沟2条;明清时期墓葬15座,出土文物百余件。

在发掘现场可以看见,墓葬区内墓口形状以圆角长方形或椭圆形居多,墓壁多弧收,常见有不甚规整的生土二层台,墓内人骨、葬具等均不见保留。约1/3的墓葬未见随葬品,其中不乏规模相对较大的墓葬;随葬品的数量较少,有印纹硬陶、原始瓷、铜、玉石器等。其中,原始瓷豆和方格纹硬陶罐是最常见的随葬品,有不少是用残器随葬,当属“碎物葬”习俗的反映。

从出土的原始瓷和印纹陶器来看,沙岭墓地与增城浮扶岭、萝岗来峰岗、九佛榄园岭等墓地的文化面貌相同,年代在西周至春秋时期。墓口普遍存在灰土状堆积,多数呈坑状打破墓室原坑填土,器型较大的夔纹硬陶罐残片都出土于灰土堆积中。专家推测,其很有可能是在下葬后不久举行过专门的祭拜仪式。与增城浮扶岭墓地稍有不同的是,沙岭墓地墓葬分布相对疏朗,墓坑相对较宽,深度也不及浮扶岭墓地深,这与榄园岭、来峰岗等墓地相同,呈现出非中心聚落的等级特征。

专家推测:墓地或存在统一管理

据悉,研究院早于2015年8—9月对狮龙大道(现名创新大道)工程项目建设全线进行考古调查勘探,确认沙岭有先秦墓葬和明清窑址等遗迹。

2017年8—12月,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对沙岭遗址西区展开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面积约2800平方米,清理新石器时代晚期至早商墓葬1座,西周至春秋时期的越人墓葬67座,出土文物100余件套。

沙岭遗址新石器晚期至早商遗存以灰坑、柱洞等生活类遗迹为主,可能存在有干栏式建筑,说明距今4000年前后这里就有先民居住生活。

经过2017年和2020年两次对沙岭遗址的考古发掘,全面揭露出西周晚期至春秋时期的一处完整岭南越人墓地,为研究广州地区先秦时期南越族群的文化面貌、丧葬习俗、社会结构、历史发展进程等提供了重要的实物材料。

两次发掘共计100多座西周晚期至春秋时期墓葬是沙岭遗址最重要的考古发现,墓葬多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东西向,大致顺山势排列,相互之间基本没有迭压打破关系,同时清理出可能与墓地排水及茔域划分有关的弧形沟,都说明当时墓葬地表应有标识,且整个墓地存在统一管理。

【图/文】李文轩

,

记者从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获悉,广州考古又双叒叕有新发现!

据研究院相关工作人员介绍,今年8—9月,研究院对位于广州市黄埔区九龙镇汤村南部的沙岭遗址东区进行调查勘探,确认有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存和先秦越人墓葬分布,并于今年9月底—11月中旬对沙岭遗址东区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

出土文物百余件,随葬品数量较少

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馆员王惠介绍,目前部分文物已搬至文保实验室,待化学加工后再进行清理和修复。

据统计,该考古发掘面积共约1600平方米,清理新石器时代晚期至早商墓葬1座、灰坑41处、柱洞86处;西周晚期至春秋时期墓葬37座、沟3条;宋代墓葬1座、沟2条;明清时期墓葬15座,出土文物百余件。

在发掘现场可以看见,墓葬区内墓口形状以圆角长方形或椭圆形居多,墓壁多弧收,常见有不甚规整的生土二层台,墓内人骨、葬具等均不见保留。约1/3的墓葬未见随葬品,其中不乏规模相对较大的墓葬;随葬品的数量较少,有印纹硬陶、原始瓷、铜、玉石器等。其中,原始瓷豆和方格纹硬陶罐是最常见的随葬品,有不少是用残器随葬,当属“碎物葬”习俗的反映。

从出土的原始瓷和印纹陶器来看,沙岭墓地与增城浮扶岭、萝岗来峰岗、九佛榄园岭等墓地的文化面貌相同,年代在西周至春秋时期。墓口普遍存在灰土状堆积,多数呈坑状打破墓室原坑填土,器型较大的夔纹硬陶罐残片都出土于灰土堆积中。专家推测,其很有可能是在下葬后不久举行过专门的祭拜仪式。与增城浮扶岭墓地稍有不同的是,沙岭墓地墓葬分布相对疏朗,墓坑相对较宽,深度也不及浮扶岭墓地深,这与榄园岭、来峰岗等墓地相同,呈现出非中心聚落的等级特征。

专家推测:墓地或存在统一管理

据悉,研究院早于2015年8—9月对狮龙大道(现名创新大道)工程项目建设全线进行考古调查勘探,确认沙岭有先秦墓葬和明清窑址等遗迹。

2017年8—12月,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对沙岭遗址西区展开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面积约2800平方米,清理新石器时代晚期至早商墓葬1座,西周至春秋时期的越人墓葬67座,出土文物100余件套。

沙岭遗址新石器晚期至早商遗存以灰坑、柱洞等生活类遗迹为主,可能存在有干栏式建筑,说明距今4000年前后这里就有先民居住生活。

经过2017年和2020年两次对沙岭遗址的考古发掘,全面揭露出西周晚期至春秋时期的一处完整岭南越人墓地,为研究广州地区先秦时期南越族群的文化面貌、丧葬习俗、社会结构、历史发展进程等提供了重要的实物材料。

两次发掘共计100多座西周晚期至春秋时期墓葬是沙岭遗址最重要的考古发现,墓葬多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东西向,大致顺山势排列,相互之间基本没有迭压打破关系,同时清理出可能与墓地排水及茔域划分有关的弧形沟,都说明当时墓葬地表应有标识,且整个墓地存在统一管理。

【图/文】李文轩

墓葬,墓地,沙岭,考古,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