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三水大桥“提前”免费背后

佛山三水大桥“提前”免费背后

广东:实习生可单项参加工伤保险

与其他省份相比,广东省《办法》的适用范围更宽、制度模式更灵活。

  “好!停止收费,三水大桥。”2021年1月1日0时,佛山三水大桥收费站副站长李晓慧站在闸口前,一边呼喊,一边用左手向下划出一道弧线,为大桥25年收费历史画下句号。

  距离李晓慧不远,三水大桥车型分类及收费标准表依然立在收费站旁,上面写着收费期限为:1993年11月23日至2049年11月22日。实际上,三水大桥自1996年1月1日起收费,原定收费期限长达55年。

  当年三水大桥制定收费年限时,《公路法》以及《收费公路管理条例》尚未出台,三水大桥收费“超限”30年,成为省内发现的超期收费站中年限最长的一个。历经多轮“博弈”,2020年9月23日,广东省交通运输厅批复,明确三水大桥的收费年限受相关法规和条例约束。这个批复,改写了三水大桥收费历史。

  “下注”

  在三水中心城区,三水大桥横跨北江,犹如一条巨龙横卧江中,斜拉索造型尤为壮观。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已故澳门企业家何鸿燊在背后出力不少。

  1994年8月12日,何鸿燊和合作伙伴凌达镗出现在中外合作经营三水大桥建设服务有限公司签字仪式上。这一天,他们代表香港海丰投资有限公司,签字确认与三水交通基础建设集团公司合资组建三水大桥建设服务有限公司,兴建三水大桥。工程总投资约4.56亿元,其中港澳方投资4.1亿元,在三水大桥建设服务有限公司持股90%。

  何鸿燊得以“下注”三水大桥,与上世纪90年代初三水落后的交通有关。彼时,三水没有一条一级公路,乘船渡江是那个时代人们的集体记忆。针对交通短板,三水提出“集中时间、集中精力、集中财力,大搞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三水大桥、油金大桥、南丰大道等重点交通工程在这一时期应运而生。

  但是,三水大搞交通建设一开始就困难重重。时任三水市政协主席张伯良回忆,1993年三水的财政收人大约是2亿元,包括三水大桥在内的一批三水南北大道工程同时在建,资金压力巨大。钱从何来?“贷款修路,收费还贷”政策提供重要的解决方案。

  “三水大桥1993年动工,到了第二年,省政府将大桥纳入广肇高速的规划线路中,桥梁建设规模升级,工程预算从最初的7000万多元涨到4亿多元,期间出现工程半停工状态。”张伯良说,当时,三水党委、政府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与港澳合资建桥。

  于是,张伯良通过何鸿燊、凌达镗的妻子均是三水籍人这层关系,专门赴澳门找到二人,成功说服二人投资三水大桥。1996年1月1日起,三水大桥正式收费,收费期限到2049年11月22日结束。

  之所以有这个期限,是因为在何鸿燊等人签字投资三水大桥前,三水已向省政府申请,获批三水大桥经营年限为1993年11月23日至2049年11月22日。这一年限也被写进了合约中。

  “考虑这么长的收费年限,是因为对三水大桥的交通规划定位。”时任三水县委书记唐友成回忆说,当时三水大桥定位为跨北江连接三水南北的地方性大桥,最初预计三水大桥日均车流量为2800辆次左右,收回建设成本较慢,因此向省上报了50多年的收费期限。

  “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模式,衍生出不少收费持续30年、50年的路桥。比如同在佛山的九江大桥,自1988年建成通车后开始收费。在上世纪90年代,业主单位广东省高速公路发展股份公司获推荐通过发行B股,向境外募集资金。为明确企业预期收益,该公司在1995年向交通部申请,获批复九江大桥的收费期限为30年。此后,该大桥的收费问题备受社会关注。

  “超限”

  唐友成回忆,三水大桥建成通车前,西南渡口是三水南北最重要的交通通道,每日客流量达到2万—3万人次。但如果台风、洪水、大雾来了,渡船得停航,此时往来于西南、白坭、金本的唯一交通道路就被切断了。

  而三水大桥通车后,开车不到2分钟就能横跨北江,并且风雨无阻。2002年8月31日,广肇高速一期正式建成通车,三水大桥成为车辆经行广肇高速进广州的必经之路,车流量大增,是当初预估值2800辆次的10倍以上。

  数据显示,1996年,三水大桥收费1297万元;到2002年,收入达2373万元;2003年,三水大桥成为广三高速、广肇高速的唯一连接线后,当年收入3514万元,并实现首次盈利;到2006年,三水大桥创下9444万元的历史最高收入。

  正当三水大桥的路费收入不断上涨时,新的变量开始出现。

  首先是政策法规的完善。2004年,国务院发布《收费公路管理条例》,明确经营性公路的收费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5年。三水大桥收费站被发现是省内超期收费站中年限最长的一个。

  2011年5月,央视《经济半小时》曝光三水大桥收费“超限”30年。不久后,三水大桥被国家多部委纳入收费公路专项清理范围。三水大桥建设服务有限公司则认为,当初制定收费合约时,国家关于经营性公路的收费期限政策尚未出台,所以并不违规。

  与此同时,其他交通线路也开始分流三水大桥的车辆。在2004年5月,总投资超9.8亿元的三水二桥选址北江上游距三水大桥500米处动工建设。2007年5月,双向6车道的三水二桥全线通车,免费通行。当年,三水大桥的收入降至7734万元。

  现任三水区交通运输局总工程师唐福勇参与了三水二桥的选址与规划。他说,三水经济社会发展需要更多跨江大桥,建设三水二桥的目的,就是解决城市内部通行需求,同时缓解三水大桥收费问题。

  除了受三水二桥分流的影响,广肇高速二期对三水大桥车流量的冲击更为明显。这段只有5.386公里长的高速线路,自2008年6月25日开建,2010年9月30日建成通车,使车辆从广肇高速可以无缝接入西二环高速。据统计,到2011年,三水大桥的路费收入就降至3700万元。

  “博弈”

  新的形势下,何鸿燊开始考虑将三水大桥出售给政府,于是在2004年委派张伯良代表自己与佛山市政府商谈。

  当时,张伯良已从三水市政协退休,担任三水大桥建设服务公司总经理6年之久。他拿着一份申请报告去见佛山市市长。这份报告提议,以三水大桥收费站在2003年的收入为基,每年递增一定比例,由佛山市路桥建设有限公司分两期补偿三水大桥建设服务公司。而三水大桥将不再收取本市车辆的过桥费。但当时没有谈成。

  2004年,三水政府向佛山市发出的《关于请求佛山市政府出资收购三水大桥有关问题的请示》中提到,经过佛山正大会计事务所评估,三水大桥估价7.85亿元,减去三水大桥建设服务公司自身有的流动资金,政府只需筹集资金6.7亿元。

  “第二次谈收购是在2010年左右,三水大桥估价7.2亿元,政府也只需要筹集6亿多元,到最后同样不了了之。”张伯良说。

  张伯良算过一笔账:截至2010年,三水大桥总路费收入达7.5亿元,除去相关经营费用及上缴税金外,港澳投资方已收回全部投资金额,三水大桥进入盈利期。

  不过,三水大桥很快就打开了“免费”的口子。2013年1月1日,三水大桥纳入年票系统,购买了珠三角9市年票就可以免费通行。但自2017年1月1日起,随着佛山取消车辆通行费年票制,三水大桥又重新开始向通行车辆收费。

  针对此次“免费期”,三水大桥建设服务有限公司曾向政府提出按车流量每月补偿或由三水区政府出资收购三水大桥两套解决方案。双方协商未果后,三水大桥建设服务有限公司在2016年一纸诉讼将三水区人民政府、佛山市路桥建设有限公司、省交通厅、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告上法庭,法庭判决三水区人民政府补偿1455万元。2019年11月二审维持原判。

  一年后,三水大桥也等来了收费时限的“判决书”。2020年9月23日,省交通运输厅根据《收费公路管理条例》批复,经省人民政府同意,核定三水大桥收费期限为25年,即1996年起至2020年12月31日止。

  2021年1月1日0时,唐福勇作为三水交通建设的参与者,在三水大桥收费站见证了历史性的一刻,百感交集。在唐福勇看来,大湾区加强交通互联的背景下,三水大桥免费是大势所趋。未来三水大桥将主要定位为三水城市内部通道,进一步密切南北两地的互联互通。

  而对于此刻首位免费开车通过三水大桥的车主刘先生来说,这一刻是值得欢呼的。“以后从城区到高铁三水南站不用再绕路,只需要10来分钟,来回还省了20元,真好。”他说。

  统筹:黎詠芝 张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