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江下放4140项县级执法权至镇街

湛江下放4140项县级执法权至镇街

广州智慧办税新格局:线上办、就近办、窗口办同步升级

近期,广州市税务部门持续开展便民办税春风行动,记者获悉,目前广州已实现244项涉税费事项全程网上办,所有税费种都可以网上申报。

  首批下放4140项执法权至镇街、统筹向镇街下划编制1900多名、事业单位精简近七成、事业编制压减三成……近日,

  “以前有责无权,现在有责有权,机构职能更加明确,运行也更加高效顺畅。”湛江雷州市一名乡镇党委书记告诉记者,“这同时也考验着我们承接下放权限的能力,对服务群众和基层治理的能力和水平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解决“看得见管不了”的问题

  分批下放县级权限

  违法用地和违法建设、车辆超限超载、偷采盗采河砂等一直是基层常见的违法行为,也是治理的老大难问题。此前,乡镇一级有属地管理责任却没有执法权,必须上报县级相关部门处理,经常面临“看得见管不了”的尴尬局面。“‘有责无权’曾导致一些工作推进难度大、进度慢,有时只能直跺脚、干着急。”湛江雷州市客路镇党委书记卓堪龙对记者说。

  破解责权不对等,是此次镇街体制改革的题中应有之义。据湛江市委编办负责人介绍,针对基层执法难问题,市委高度重视,认真谋划、大力推动全市各县(市、区)下放了一批农业农村、自然资源、市场监管等领域行政执法权;同时,各镇街至少配备10名以上综合行政执法人员。目前,第一批已下放4140项行政执法权,第二批又已梳理出3500余项。

  “现在镇里的执法大队遇到偷砂等违法行为,可以及时处置,也可设卡检查来往车辆是否超限超载。”卓堪龙说,“有了执法权之后,我们在‘看得见’的同时,也能做到‘马上管’。”

  对此,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东山街道党工委书记陈作效也有同感。“拿违法用地来说,越早介入处理,问题就越能扼杀在萌芽状态,因拆违造成的群众利益的损害及引发的矛盾纠纷也越小。”

  在下放执法权的同时,一批行政审批权也下放至镇街。记者在客路镇承接的行政审批服务事项清单中看到,这些县级管理权限主要涉及自然资源和规划建设、生态保护、市场监管、卫生健康等领域。

  “全市各县(市、区)有关部门通过深入调研,掌握各镇街的管理需求和承接能力,有针对性地分批下放权限。”湛江市委编办负责人说,“坚持依法放权、能放则放、应放尽放,对具备条件的乡镇,全面赋予县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

  日前,记者来到客路镇党群服务中心,看到服务大厅各个服务窗口前都有群众排队办理,其中医保业务窗口队伍最长。“以前很多事要到县里办,现在家门口就能搞定,手续也简单多了。”办理“二孩”生育登记的客路镇东路村村民陈秋华笑着说。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雷州市、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等地下放县级管理权限的力度较大,如雷州市客路镇、龙门镇已获首批446项县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而作为“镇改街”的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东山街道,目前也已承接400多项权限。

  雷州龙门镇、客路镇都是该市中心镇、人口大镇,村庄多、土地多,经济发展情况、群众基础较好。“我们以两镇为试点,全面下放县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据雷州市委编办负责人介绍,除行政审批、执法类权限外,雷州还将向两镇下放财税、土地开发出让等类型的权限,进一步增强镇级的造血功能。

  下划编制1900多名

  镇街对人才的需求更加强烈

  强镇放权,需从行政力量上补强。“市委大力推动各县级派驻机构下放属地管理,这些机构并入镇街内设机构,从而进一步理顺县级部门与镇街的‘条块关系’。”湛江市委编办负责人说,同时大力整合编制资源下沉,整合镇街事业单位和上级派驻事业站所的资源和力量,强化公共服务职能,大力压减事业单位机构和编制数。

  据统计,截至目前,湛江市共统筹向镇街下划专项编制1900多名。雷州市和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除派出所外的派驻镇街机构编制已全部下放;其他大部分县(市、区)都将自然资源所、大部分街道城市管理和综合执法中队整建制下放。

  通过这种以上补下、跨层级调剂使用的方式,湛江镇街编制“篮子”得以大力扩容,一般乡镇、街道编制数最少各达到45名和40名,较大乡镇、街道最少各达到55名和50名。

  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湛江市各镇街除统一设置党政综合办公室、党建工作办公室、党群服务中心等机构外,还结合各自实际设置规划建设办公室、应急管理办公室、农业农村办公室等其他机构。但内设机构增加,并不意味着领导职数增多,比如东山街道领导班子成员兼任内设机构负责人,交叉任职成为常态。

  改革后,东山街道科室数量增加一倍、编制也从42名增至59名。“各科室职责更加明晰,行政力量也更足了。”陈作效认为,但同时也意味着肩上的责任更大、任务更重了。

  记者在走访中注意到,改革后镇街对于人才的需求更加强烈了。“综合执法、土地开发利用、建设工程规划等职能对专业能力要求较高,但这类人才在乡镇中比较缺乏。”客路镇委书记卓堪龙认为,只有加快配备专业队伍,吸收更多的年轻“血液”,才能在未来更好地承接下放的权限,进一步提升基层治理水平。

  谈及改革后的变化,不少乡镇干部表示工作积极性更高了、干劲更足了。“现在各部门权责清晰,工作协同高效,大家积极创新工作思路,探索出不少好的工作方法。”东山街道党工委委员李国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