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去世五年 “忠犬大黄”跑遍沈城寻主!每天定时“赴约”期盼与主人相逢

主人去世五年 “忠犬大黄”跑遍沈城寻主!每天定时“赴约”期盼与主人相逢

30日是春节档预售开启第二天,截至1月30日11时20分,猫眼榜单实时数据显示,2021年春节档影片预售总票房已突破1亿。

@国是直通车1月30日消息,当日是春节档预售开启第二天,截至1月30日11时20分,猫眼榜单实时数据显示,2021年春节档影片预售总票房已突破1亿。其中,《唐人街探案3》预售超7000万强势领跑,《你好,李焕英》预售破千万居第二位。你最期待哪部电影?

老沈是曾经小区门口的看车大爷,因病去世5年。大黄是一条狗,一人一狗曾和谐相处3年。老沈去世后,大黄守在老沈之前工作的地方,徘徊、寻找和等待了5年……

一年一年的时间过去,小区的业主有的离开,有的新来,但不变的是园区里那只等候主人多年的大黄。

偷吃盒饭相识

一人一狗和谐相处3年

1月28日的下午3时许,沈阳市皇姑区塔湾欣城小区北门,每一个身形与“老沈”身形相似的人经过,“大黄”都要凑过去看看、闻闻,发现不是“老沈”,再低着头失落地离开。

居民小月(化名)告诉记者,大黄和老沈的故事小区里人尽皆知。

小狗能有什么坏心思?它只是馋你的晚饭。大黄和老沈相识,是从大黄偷吃老沈的晚饭开始的。

老沈是小区北门外路上停车场的看车大爷,“大爷长得精神体面,穿衣打扮还时髦,从外表看都不像个看车大爷。”

上班时间是下午4点钟,但是老沈每天都要提前来一会儿,并从家里用饭盒带来晚饭。

停车场有一个管理员工作的岗亭,老沈平时就在那里。

大黄曾经是一只因龅牙被人遗弃的宠物狗,平时在小区周围扒垃圾箱。

“有一天下午,老沈出去在停车场巡查,回到岗亭就看到了大黄。”小月说,这时的大黄正在偷吃老沈的饭盒。

或许是看大黄可怜,老沈没有驱赶大黄,反而将晚饭给大黄吃了。

从那以后,大黄不再去扒垃圾箱,而经常出现在老沈工作的岗亭。大黄经常偷吃老沈的饭,老沈从不生气。

老沈还经常给大黄洗澡,给大黄吃的,允许大黄在岗亭里的折叠床上趴着。

而大黄也会帮助老沈看护停车场,“尤其是距离岗亭比较近的几个车位,如果出现陌生的车,大黄就冲着车叫。”

就这样,一人一狗和谐相处了3年。大黄默认老沈做了自己的主人。

每天老沈上班的时间,大黄都会在岗亭周围提前等着,远远看着老沈从东面走来,摇着尾巴上前迎接。

主人因病去世 

“忠狗大黄”等了他5年

5年前的一天,大黄还是照旧等着老沈上班,可是从那天开始,老沈再也没有出现。后来邻居们才知道,老沈因癌症去世,从确诊到去世不到半个月,没有来得及与大黄告别。

从那开始,本已找到依靠的大黄,像断了线的风筝,再次回到了居无定所的生活。

不久之后,停车场的岗亭来了另一位看护员。刚开始新来的看护员一开始不 允许大黄进入岗亭,但大黄依旧在周围出现,凡是在附近下棋聊天的人过来,大黄就会冲过去各种示好,“它不会说话,用眼神示意,看看人家,再看看岗亭。”时间久了,大家都明白,大黄是在打听老沈的下落,“当时一些邻居就挺感动,开始主动给大黄送吃的。”

“再后来,北门外的停车收费取消了,岗亭也没有了。”小月说,大黄熟悉的地方没有了,本以为它会放弃,没想到大黄依然执着,“那段时间它不在北门等,而是四处去找。我们在很多地方看到过大黄,最远它跑到过丁香湖。”

每天下午3点钟到4点钟,是原来老沈来上班的时间。虽然老沈已经不在,但是大黄每天到这个时间,都会摇着尾巴在小区的北门徘徊。

有的时候大黄会干脆坐在北门口等着。一旦大黄发现有人身材样貌与老沈相似,大黄都会摇着尾巴跟上去看看、闻闻,“发现不是老沈,大黄会低着头慢慢地再走回来。”

5年中,大黄每天都经历着一次次希望,一次次失望。小月说,很多邻居都从大黄的眼中看出它的落寞和哀伤。

“邻居们也很好奇,大黄已经执着地坚持了5年,它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放弃。”居民说。

不愿被人收养

热心邻居只好给大黄在北门安家

5年的寻找和等待,大黄的忠诚和执着感动了小区里的很多人。

小区内距离北门不远的地方,依靠着一户一楼住户小院子外围,就是大黄的窝。通往这家住户的小路,特意有一个分支通往大黄的狗窝,这条分叉的路上积雪因为经常有人来看大黄,已经将路上的积雪踩得很实。

狗窝是小区的邻居们用木板搭起来的。从老沈去世,大黄已经在这个窝住了5年。因为天气寒冷,邻居们还给大黄的狗窝做了一个棉质的帘子。小区里一位80多岁的阿姨,每天去市场买新鲜的羊肝,回家煮好,送给大黄吃。邻居带着记者来到大黄窝前,特意跑到超市买了一袋羊奶。

小月将羊奶倒在狗窝前的铁盆里,呼唤着躲在窝里的大黄。看见记者,大黄有些怕生,叫了几声。同时大黄见到熟悉的小月,随后安静下来,走出狗窝喝起羊奶。

这是一只浑身金黄的小体宠物狗,嘴型有些地包天,因为毛厚,两个黑溜溜的眼睛显得有点小。

小月说,从大黄的样貌猜测,他至少得有10岁左右了,因为由龅牙,长相并不算好看,“大黄很争气,生活在小区里,从不吓唬小孩,也不攻击人。所以大家对它也和善,人狗相处和谐。”

“它吃得可好了,现在都胖了。”小区里一位老人,拎着一袋食物给大黄送来,眼神中充满了关爱。

如果大黄被人收养,就不会再经受风吹日晒,会生活得更好,但是它却不愿意。

“无论你怎么照顾它,它愿意把你当做朋友,却绝不会认你做主人。”小区里已经多次有人想收养大黄,“我身边知道的就有五六个邻居,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邻居,想收养大黄的人最少有10个。”

小月告诉记者自己就是收养者之一,但是并没有成功。“我把大黄带回家,一开始它还是挺配合的,但是到了第二天下午3点钟,它就开始挠门、吠叫,要出去。”无奈之下,小月打开门放大黄出去,“不出所料,出了门它就奔着北门跑,到了门口就停在那里。”

曾被狗贩子抓走

邻居花20元把大黄救回来

“有的车主回家,路过大黄的窝没看到它,会在周围找一找,看看大黄在哪里。”小月说,有的时候几天看不见大黄,大家的心就开始慌了。

“大概就在老沈去世1年多的那个时候,大黄被狗贩子抓走了。”邻居们回忆,那时候大黄突然不见了,大家正在四处找,“这时候有一位邻居在业主群里说,大黄找到了,是从狗肉馆找回来的。”

原来,小区里一位邻居就在附近的狗肉馆当服务员,正好那天有狗贩子往狗肉馆送了一笼子狗,“我一看这不是大黄吗?”

于是,这位做服务员的邻居好说歹说,花了20元钱将大黄买了回来。

大黄回来了,小区热心肠的邻居们才安心。从那件事后,大黄好像也受到了惊吓,很少再出去寻找,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北门那等候。

小区居民:

大黄不只是条狗 

也是我们的邻居

“我们已经不当它是个狗子了,它就是我们的邻居。”多位居民告诉记者,大黄在小区里已经是不可替代的存在。

小区多位邻居表示,狗和主人建立起的感情是需要主人真心和时间的付出才能培养出来的,也正是因此狗和人建立起的感情非常坚固,“这和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是一样的。”

“对大黄来说,老沈大爷真心对它好,它是完全可以感受得到的。因此,大爷去世后,大黄用忠诚和执着来回报老沈大爷对它的爱。”小月说,大黄可以说是幸运的,在失去了老沈大爷的爱之后,又得到了一群有爱心的主人,可以说是好心人沈大爷爱心的延续。

“大黄已经执着地坚持了5年,也不知道它还会等多久,大家也不知道它会不会放弃,什么时候会放弃。”居民说。

一些邻居正在研究,大黄的狗窝已经用了几年,到了冬天御寒能力已经很差,“大家正在研究给大黄建一个新的窝。”

大黄现在的家,距离它每天等候老沈的小区北门不到100米,“大黄新家应该还在那个位置,那里是它最熟悉的地方,也是它固执坚守的地方。”

辽沈晚报首席记者 吕洋 摄影记者 吴章杰

,

老沈是曾经小区门口的看车大爷,因病去世5年。大黄是一条狗,一人一狗曾和谐相处3年。老沈去世后,大黄守在老沈之前工作的地方,徘徊、寻找和等待了5年……

一年一年的时间过去,小区的业主有的离开,有的新来,但不变的是园区里那只等候主人多年的大黄。

偷吃盒饭相识

一人一狗和谐相处3年

1月28日的下午3时许,沈阳市皇姑区塔湾欣城小区北门,每一个身形与“老沈”身形相似的人经过,“大黄”都要凑过去看看、闻闻,发现不是“老沈”,再低着头失落地离开。

居民小月(化名)告诉记者,大黄和老沈的故事小区里人尽皆知。

小狗能有什么坏心思?它只是馋你的晚饭。大黄和老沈相识,是从大黄偷吃老沈的晚饭开始的。

老沈是小区北门外路上停车场的看车大爷,“大爷长得精神体面,穿衣打扮还时髦,从外表看都不像个看车大爷。”

上班时间是下午4点钟,但是老沈每天都要提前来一会儿,并从家里用饭盒带来晚饭。

停车场有一个管理员工作的岗亭,老沈平时就在那里。

大黄曾经是一只因龅牙被人遗弃的宠物狗,平时在小区周围扒垃圾箱。

“有一天下午,老沈出去在停车场巡查,回到岗亭就看到了大黄。”小月说,这时的大黄正在偷吃老沈的饭盒。

或许是看大黄可怜,老沈没有驱赶大黄,反而将晚饭给大黄吃了。

从那以后,大黄不再去扒垃圾箱,而经常出现在老沈工作的岗亭。大黄经常偷吃老沈的饭,老沈从不生气。

老沈还经常给大黄洗澡,给大黄吃的,允许大黄在岗亭里的折叠床上趴着。

而大黄也会帮助老沈看护停车场,“尤其是距离岗亭比较近的几个车位,如果出现陌生的车,大黄就冲着车叫。”

就这样,一人一狗和谐相处了3年。大黄默认老沈做了自己的主人。

每天老沈上班的时间,大黄都会在岗亭周围提前等着,远远看着老沈从东面走来,摇着尾巴上前迎接。

主人因病去世 

“忠狗大黄”等了他5年

5年前的一天,大黄还是照旧等着老沈上班,可是从那天开始,老沈再也没有出现。后来邻居们才知道,老沈因癌症去世,从确诊到去世不到半个月,没有来得及与大黄告别。

从那开始,本已找到依靠的大黄,像断了线的风筝,再次回到了居无定所的生活。

不久之后,停车场的岗亭来了另一位看护员。刚开始新来的看护员一开始不 允许大黄进入岗亭,但大黄依旧在周围出现,凡是在附近下棋聊天的人过来,大黄就会冲过去各种示好,“它不会说话,用眼神示意,看看人家,再看看岗亭。”时间久了,大家都明白,大黄是在打听老沈的下落,“当时一些邻居就挺感动,开始主动给大黄送吃的。”

“再后来,北门外的停车收费取消了,岗亭也没有了。”小月说,大黄熟悉的地方没有了,本以为它会放弃,没想到大黄依然执着,“那段时间它不在北门等,而是四处去找。我们在很多地方看到过大黄,最远它跑到过丁香湖。”

每天下午3点钟到4点钟,是原来老沈来上班的时间。虽然老沈已经不在,但是大黄每天到这个时间,都会摇着尾巴在小区的北门徘徊。

有的时候大黄会干脆坐在北门口等着。一旦大黄发现有人身材样貌与老沈相似,大黄都会摇着尾巴跟上去看看、闻闻,“发现不是老沈,大黄会低着头慢慢地再走回来。”

5年中,大黄每天都经历着一次次希望,一次次失望。小月说,很多邻居都从大黄的眼中看出它的落寞和哀伤。

“邻居们也很好奇,大黄已经执着地坚持了5年,它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放弃。”居民说。

不愿被人收养

热心邻居只好给大黄在北门安家

5年的寻找和等待,大黄的忠诚和执着感动了小区里的很多人。

小区内距离北门不远的地方,依靠着一户一楼住户小院子外围,就是大黄的窝。通往这家住户的小路,特意有一个分支通往大黄的狗窝,这条分叉的路上积雪因为经常有人来看大黄,已经将路上的积雪踩得很实。

狗窝是小区的邻居们用木板搭起来的。从老沈去世,大黄已经在这个窝住了5年。因为天气寒冷,邻居们还给大黄的狗窝做了一个棉质的帘子。小区里一位80多岁的阿姨,每天去市场买新鲜的羊肝,回家煮好,送给大黄吃。邻居带着记者来到大黄窝前,特意跑到超市买了一袋羊奶。

小月将羊奶倒在狗窝前的铁盆里,呼唤着躲在窝里的大黄。看见记者,大黄有些怕生,叫了几声。同时大黄见到熟悉的小月,随后安静下来,走出狗窝喝起羊奶。

这是一只浑身金黄的小体宠物狗,嘴型有些地包天,因为毛厚,两个黑溜溜的眼睛显得有点小。

小月说,从大黄的样貌猜测,他至少得有10岁左右了,因为由龅牙,长相并不算好看,“大黄很争气,生活在小区里,从不吓唬小孩,也不攻击人。所以大家对它也和善,人狗相处和谐。”

“它吃得可好了,现在都胖了。”小区里一位老人,拎着一袋食物给大黄送来,眼神中充满了关爱。

如果大黄被人收养,就不会再经受风吹日晒,会生活得更好,但是它却不愿意。

“无论你怎么照顾它,它愿意把你当做朋友,却绝不会认你做主人。”小区里已经多次有人想收养大黄,“我身边知道的就有五六个邻居,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邻居,想收养大黄的人最少有10个。”

小月告诉记者自己就是收养者之一,但是并没有成功。“我把大黄带回家,一开始它还是挺配合的,但是到了第二天下午3点钟,它就开始挠门、吠叫,要出去。”无奈之下,小月打开门放大黄出去,“不出所料,出了门它就奔着北门跑,到了门口就停在那里。”

曾被狗贩子抓走

邻居花20元把大黄救回来

“有的车主回家,路过大黄的窝没看到它,会在周围找一找,看看大黄在哪里。”小月说,有的时候几天看不见大黄,大家的心就开始慌了。

“大概就在老沈去世1年多的那个时候,大黄被狗贩子抓走了。”邻居们回忆,那时候大黄突然不见了,大家正在四处找,“这时候有一位邻居在业主群里说,大黄找到了,是从狗肉馆找回来的。”

原来,小区里一位邻居就在附近的狗肉馆当服务员,正好那天有狗贩子往狗肉馆送了一笼子狗,“我一看这不是大黄吗?”

于是,这位做服务员的邻居好说歹说,花了20元钱将大黄买了回来。

大黄回来了,小区热心肠的邻居们才安心。从那件事后,大黄好像也受到了惊吓,很少再出去寻找,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北门那等候。

小区居民:

大黄不只是条狗 

也是我们的邻居

“我们已经不当它是个狗子了,它就是我们的邻居。”多位居民告诉记者,大黄在小区里已经是不可替代的存在。

小区多位邻居表示,狗和主人建立起的感情是需要主人真心和时间的付出才能培养出来的,也正是因此狗和人建立起的感情非常坚固,“这和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是一样的。”

“对大黄来说,老沈大爷真心对它好,它是完全可以感受得到的。因此,大爷去世后,大黄用忠诚和执着来回报老沈大爷对它的爱。”小月说,大黄可以说是幸运的,在失去了老沈大爷的爱之后,又得到了一群有爱心的主人,可以说是好心人沈大爷爱心的延续。

“大黄已经执着地坚持了5年,也不知道它还会等多久,大家也不知道它会不会放弃,什么时候会放弃。”居民说。

一些邻居正在研究,大黄的狗窝已经用了几年,到了冬天御寒能力已经很差,“大家正在研究给大黄建一个新的窝。”

大黄现在的家,距离它每天等候老沈的小区北门不到100米,“大黄新家应该还在那个位置,那里是它最熟悉的地方,也是它固执坚守的地方。”

辽沈晚报首席记者 吕洋 摄影记者 吴章杰

大黄,小区,老沈,邻居,小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