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不断的情缘,这对特殊“母女”在广州东站重逢

13年不断的情缘,这对特殊“母女”在广州东站重逢

广州市十五届人大六次会议举行,广州市人大代表会前接受记者采访,聚焦大数据杀熟、羊城家政、青少年心理健康、素质教育等热点话题,建议制定法律法规对“大数据杀熟”进行监管、建立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联防联控工作机制、“扫码点餐”应与传统点餐方式并存等。

广东生活网讯 1月30日,2021年铁路春运的第三天,一对特殊的“母女”在广州东站广场外重逢了。13年前在列车上出生的小女孩陈南岚,和当年的列车长王琳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南岚宝贝,你长高了,已经到我的肩膀了。”

“这是我给您带的口罩和免洗洗手液,还有一张卡片。”

刚刚退乘归来的王琳接过小女孩手中的袋子,只见爱心卡上写着:“给我亲爱的铁路妈妈,您可要好好的!”王琳眼泛泪光,回想起13年前的那一天……

2008年春节期间,南方遭遇特大冰灾,当时王琳是广九客运段广九车队的列车长。2月16日(正月初十),她值乘的Z807次列车从常平开车后,一位男士焦急地找到王琳,说妻子快要生了。

王琳迅速跟着这位男士赶到4号车厢,“别慌,我们来帮您。您怀孕几个月了?”王琳一边问,一边帮孕妇调整到顺方向的座位上。

“预产期就在这几天。”孕妇面色惨白,阵阵呻吟。

王琳懵了:“不会在车上就要生了吧?”她调整呼吸,理清思路,“快,通知广播员在车上找医生,通知前方车站联系医院,你们几个,看看车上有什么布可以用?餐车烧水!”

王琳紧紧握住孕妇的手说:“不要怕,我在你身边,你现在深呼吸,放轻松。”

脚步匆匆,几名列车员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水。“来了,来了!”真幸运,从3号车厢赶来一名广东省药学院第二附属医院返聘的小儿科医生。

“列车条件有限,尽量到站以后进行分娩……”医生建议。

“到下一个车站九龙站还有一个小时左右。”孕妇已坐躺难忍,从座位上慢慢滑到地面上。“不能等了!”王琳立即让乘务员疏散周边旅客,一把脱下身穿的大衣、外套等垫在地毯上,身上仅剩单薄的衬衣。

几位乘务员也将身上的大衣脱下,铺盖在孕妇身上,大家扯上四周的窗帘遮掩好,布置了一个简陋的临时“产房”。

王琳回忆起应急培训和日常掌握的常识,一边托着孕妇的头安慰她,为她打气,手臂被抓得生疼。

15:05分时,已看到了婴儿的脑袋,医生顺势把婴儿拉出来,抓起婴儿的双腿轻拍屁股,传来清脆的“哇”的哭叫声……

短短的40分钟,好像过了一个世纪,扯着窗帘的列车员激动地哭了,赶紧送衣物给婴儿裹住身体的餐车厨师哭了,第一时间关闭车厢通风的车辆机械师也哭了,在附近车厢里等候的旅客们情不自禁地送上热烈的掌声……

王琳和包裹里的宝宝,留下了第一张合影。后来,宝宝满月、2岁、4岁直到现在,她们留下了一张又一张快乐的合影。

这位幸运的小女孩叫陈南岚,小南岚的妈妈经常带着孩子来看望王琳。后来王琳成家了,有了自己的孩子,她也领着孩子去找南岚姐姐玩。

每次南岚娘俩乘坐广九直通车,都要算准班次与王琳偶遇。

“我家孩子性格和你一样,就像个男孩子。”南岚妈妈还给王琳说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一次南岚坐火车,盯着列车长看了一路,说:“这位列车长和我的铁路妈妈长得好像啊!”

“她就像是我自己的孩子一样。”说起这位“列车宝宝”,王琳就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

今年寒假,南岚惦记着春运中的王琳,早早地和妈妈准备好防疫物品,算好王琳的退乘时间,来接她下班……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黄庆 通讯员 刘雯、赵艳梅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

广东生活网讯 1月30日,2021年铁路春运的第三天,一对特殊的“母女”在广州东站广场外重逢了。13年前在列车上出生的小女孩陈南岚,和当年的列车长王琳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南岚宝贝,你长高了,已经到我的肩膀了。”

“这是我给您带的口罩和免洗洗手液,还有一张卡片。”

刚刚退乘归来的王琳接过小女孩手中的袋子,只见爱心卡上写着:“给我亲爱的铁路妈妈,您可要好好的!”王琳眼泛泪光,回想起13年前的那一天……

2008年春节期间,南方遭遇特大冰灾,当时王琳是广九客运段广九车队的列车长。2月16日(正月初十),她值乘的Z807次列车从常平开车后,一位男士焦急地找到王琳,说妻子快要生了。

王琳迅速跟着这位男士赶到4号车厢,“别慌,我们来帮您。您怀孕几个月了?”王琳一边问,一边帮孕妇调整到顺方向的座位上。

“预产期就在这几天。”孕妇面色惨白,阵阵呻吟。

王琳懵了:“不会在车上就要生了吧?”她调整呼吸,理清思路,“快,通知广播员在车上找医生,通知前方车站联系医院,你们几个,看看车上有什么布可以用?餐车烧水!”

王琳紧紧握住孕妇的手说:“不要怕,我在你身边,你现在深呼吸,放轻松。”

脚步匆匆,几名列车员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水。“来了,来了!”真幸运,从3号车厢赶来一名广东省药学院第二附属医院返聘的小儿科医生。

“列车条件有限,尽量到站以后进行分娩……”医生建议。

“到下一个车站九龙站还有一个小时左右。”孕妇已坐躺难忍,从座位上慢慢滑到地面上。“不能等了!”王琳立即让乘务员疏散周边旅客,一把脱下身穿的大衣、外套等垫在地毯上,身上仅剩单薄的衬衣。

几位乘务员也将身上的大衣脱下,铺盖在孕妇身上,大家扯上四周的窗帘遮掩好,布置了一个简陋的临时“产房”。

王琳回忆起应急培训和日常掌握的常识,一边托着孕妇的头安慰她,为她打气,手臂被抓得生疼。

15:05分时,已看到了婴儿的脑袋,医生顺势把婴儿拉出来,抓起婴儿的双腿轻拍屁股,传来清脆的“哇”的哭叫声……

短短的40分钟,好像过了一个世纪,扯着窗帘的列车员激动地哭了,赶紧送衣物给婴儿裹住身体的餐车厨师哭了,第一时间关闭车厢通风的车辆机械师也哭了,在附近车厢里等候的旅客们情不自禁地送上热烈的掌声……

王琳和包裹里的宝宝,留下了第一张合影。后来,宝宝满月、2岁、4岁直到现在,她们留下了一张又一张快乐的合影。

这位幸运的小女孩叫陈南岚,小南岚的妈妈经常带着孩子来看望王琳。后来王琳成家了,有了自己的孩子,她也领着孩子去找南岚姐姐玩。

每次南岚娘俩乘坐广九直通车,都要算准班次与王琳偶遇。

“我家孩子性格和你一样,就像个男孩子。”南岚妈妈还给王琳说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一次南岚坐火车,盯着列车长看了一路,说:“这位列车长和我的铁路妈妈长得好像啊!”

“她就像是我自己的孩子一样。”说起这位“列车宝宝”,王琳就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

今年寒假,南岚惦记着春运中的王琳,早早地和妈妈准备好防疫物品,算好王琳的退乘时间,来接她下班……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黄庆 通讯员 刘雯、赵艳梅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王琳,孕妇,妈妈,列车,南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