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射了新冠疫苗不用戴口罩?钟南山:答案是否定的

注射了新冠疫苗不用戴口罩?钟南山:答案是否定的

1月31日上午,“广州实验室科技助力基层疫情防控万里行”启动活动在广州国际生物岛举行。广州实验室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出席活动并致辞。

广东生活网讯 1月31日上午,“广州实验室科技助力基层疫情防控万里行”启动活动在广州国际生物岛举行。广州实验室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出席活动并致辞。

今天,“助力基层疫情防控万里行”活动在广州启动,钟南山院士现场解答春节期间基层疫情防控的相关问题。

钟南山院士表示,民众接种新冠疫苗之后仍需佩戴口罩。中国的两款疫苗有很高的可靠性,对轻症感染有75%以上的保护率,对于重症是几乎是100%保护率。接种疫苗后至少能保护半年多以上,具体多长时间还不敢说。钟南山预测,估计在三、五年之内才会有一款相对理想的疫苗。

钟南山表示,国药、科兴的两款疫苗都是全病毒灭活疫苗,需要注射两剂,它的好处是安全性比较高,价格也是比较好的。两剂之间间隔14天,起码两到三周后才能产生(足够)抗体,所以估计在开始注射后的35天左右抗体才生效。这段时间内,还是非常需要警惕。

疫苗作用方面,钟南山解释,两剂之间间隔14天,一般注射第一剂以后,产生的抗体水平大概能达到60%到70%的保护率,到注射完第二剂的14天以后,抗体水平能够达到接近90%的保护率。

“国药、科兴目前都是做好了第一期和第二期的实验,第三期面临的问题是国内没有(大量的)病人了。所以我们需要花很多的时间精力跟国外有疫情的国家来谈判,怎么在那儿做实验,但在大多数国家说要自己做疫苗。不同国家的保护率标准是不一样的,但是中国的两款疫苗在国外实验时都通过了标准,即使是在有最严苛标准的国家。”

“一般来说我们国家的疫苗客观提法是对轻症感染有75%以上的保护率。注射疫苗后感染成重症的病例没有听到有报道,所以对于重症是几乎是100%保护率,能让死亡率大大降低,说明有很高的可靠性,这是中国两款疫苗的效果。目前中国新冠疫苗注射后感染轻症的可能性是十万分之六,重症是百万分之一,现在的普通流感疫苗是百万分之三,绝对的保护是不可能的,不现实的。”

钟南山说,中国的新冠疫苗在全世界实验了2200多万人次,最初注射的到现在已经有七、八个月,到现在检测还保持90%左右的抗体的水平。不能随便说注射疫苗后能保护多少年,因为大家都没有根据,但是可以说至少能维持半年多以上,但是一年还是两年,谁都不敢说。

“对于疫苗来说,保护率高不高、安不安全、贵不贵、运输容不容易是需要考虑的四个重要问题。估计在三、五年之内,才会有一款相对理想的疫苗,目前的疫苗只能说是紧急使用,是可用的。”钟南山表示。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姝泓、方晴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王燕

,

今天,“助力基层疫情防控万里行”活动在广州启动,钟南山院士现场解答春节期间基层疫情防控的相关问题。

钟南山院士表示,民众接种新冠疫苗之后仍需佩戴口罩。中国的两款疫苗有很高的可靠性,对轻症感染有75%以上的保护率,对于重症是几乎是100%保护率。接种疫苗后至少能保护半年多以上,具体多长时间还不敢说。钟南山预测,估计在三、五年之内才会有一款相对理想的疫苗。

钟南山表示,国药、科兴的两款疫苗都是全病毒灭活疫苗,需要注射两剂,它的好处是安全性比较高,价格也是比较好的。两剂之间间隔14天,起码两到三周后才能产生(足够)抗体,所以估计在开始注射后的35天左右抗体才生效。这段时间内,还是非常需要警惕。

疫苗作用方面,钟南山解释,两剂之间间隔14天,一般注射第一剂以后,产生的抗体水平大概能达到60%到70%的保护率,到注射完第二剂的14天以后,抗体水平能够达到接近90%的保护率。

“国药、科兴目前都是做好了第一期和第二期的实验,第三期面临的问题是国内没有(大量的)病人了。所以我们需要花很多的时间精力跟国外有疫情的国家来谈判,怎么在那儿做实验,但在大多数国家说要自己做疫苗。不同国家的保护率标准是不一样的,但是中国的两款疫苗在国外实验时都通过了标准,即使是在有最严苛标准的国家。”

“一般来说我们国家的疫苗客观提法是对轻症感染有75%以上的保护率。注射疫苗后感染成重症的病例没有听到有报道,所以对于重症是几乎是100%保护率,能让死亡率大大降低,说明有很高的可靠性,这是中国两款疫苗的效果。目前中国新冠疫苗注射后感染轻症的可能性是十万分之六,重症是百万分之一,现在的普通流感疫苗是百万分之三,绝对的保护是不可能的,不现实的。”

钟南山说,中国的新冠疫苗在全世界实验了2200多万人次,最初注射的到现在已经有七、八个月,到现在检测还保持90%左右的抗体的水平。不能随便说注射疫苗后能保护多少年,因为大家都没有根据,但是可以说至少能维持半年多以上,但是一年还是两年,谁都不敢说。

“对于疫苗来说,保护率高不高、安不安全、贵不贵、运输容不容易是需要考虑的四个重要问题。估计在三、五年之内,才会有一款相对理想的疫苗,目前的疫苗只能说是紧急使用,是可用的。”钟南山表示。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姝泓、方晴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王燕

疫苗,注射,钟南山,保护率,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