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新一年备受“拥戴”!大湾区城市群“关系网”越来越繁复

广州新一年备受“拥戴”!大湾区城市群“关系网”越来越繁复

广东新增4处国家湿地公园 全省国家湿地公园数量增加到27个

笔者从广东省林业局了解到,日前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正式公布2020年国家湿地公园试点验收结果,广东麻涌华阳湖国家湿地公园、广东罗定金银湖国家湿地公园、广东翁源滃江源国家湿地公园、广东深圳华侨城国家湿地公园入选,正式成为国家湿地公园,使全省的国家湿地公园数量增加到27个。

  1月26日下午,为研究城际铁路的建设,广州、珠海、佛山、东莞、中山、江门、肇庆七市市长齐聚广州。为某项建设任务而出动如此豪华阵容,这在湾区建设史上可谓罕见。重要的是,在这次会议上,七市达成共识,一致推举广州做总牵头人。

  在过去两年时间里,围绕广深这两大湾区核心引擎,湾区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关系,正在不断发生变化。

  三对官配CP

  早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下简称《纲要》出台之前,湾区珠三角城市就以广深珠三大城市为核心,组过一些小圈子。如广佛肇、深惠莞、珠中江区域经济圈等。多年以来,它们通过诸如广佛同城化党政联席会议、深莞惠经济圈(3+2)党政主要领导联席会议、珠中江区域紧密合作党政联席会议等N个“聚会”,不断培养感情。

  《纲要》出台后,提出要发挥香港——深圳、广州——佛山、澳门——珠海三个极点的引领带动作用,三对官配CP正式登台亮相,并开始各自打造“友谊的小船”。

  如深圳分别在前海和口岸经济带,与香港合作,共同打造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和河套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横琴与澳门合作,打造粤澳深度合作示范区;广州和佛山则在广佛同城十年后,迈入广佛全域同城化,打造“1+4”广佛高质量发展融合试验区”。

  两大都市圈

  去年,随着国家提出建设都市圈,广东省赋予广深更大的重担。除湛茂、揭外,大湾区又分为广州都市圈(包括广州、佛山、肇庆、清远、云浮和韶关)、深圳都市圈(包括深圳、东莞、惠州、河源和汕尾)和珠江口西岸三大都市圈。

  这三大都市圈和之前的珠三角经济圈,从城市群成员上来看,并无差别,但在打造“轨道上的都市圈”这个政策加持下,大湾区两大核心引擎广深的牵引带动责任,则显得更为重大。

  今年新年伊始,省政府作出广州、深圳都市圈城际铁路项目分别由广州、深圳牵头负责推进的重大决策,就是明证。

  广深“双C位”

  都市圈的建设,并非划分广深“势力范围”,而是要发挥大湾区这两大核心引擎的作用。而这两年来,它们关系日见亲密。这种变化,主要得益于国家支持建设大湾区和深圳先行示范区这两股“顶层力量”的推动。

  前年8月,在中央发文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后,广东也提出以支持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同等力度支持广州出新出彩。在广东的发展战略中,广深成为缺一不可的“双C位”。

  就在中央宣布支持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不久,广深高层在时隔六年后,首次率团互访。自此一牵手,就再没放下。不仅签署广深深化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还动作连连。

2020年6月28日,广州南沙客运港往返深圳机场码头水上客运航线正式开通。南都记者 赵炎雄 摄

  去年,还举办首届广州深圳双城联动论坛,开通广深首条水上高速客运航线,研究推动广深第二高铁、深莞增城际等互联互通项目,着力强化两市中心城区快速直达。

  今年两会,省政府工作报告将深入推进大湾区和深圳先行示范区建设,强化广州、深圳"双城"联动,摆在了2021重点工作的首位。提出要全方位推动广深在5大重点领域对接协作,包括科技创新、现代产业、基础设施、营商环境、公共服务。协同布局一批重大科技基础设施,联合实施一批战略性新兴产业重大工程,联手打造世界级产业集群和综合交通枢纽,共同增强核心引擎功能。广深关系再上层楼。

  有带头大哥的圈子,不仅不会一盘散沙,而且好处多多。去年底,由广州地铁集团接管运营的广清城际正式开通,首日客流量即突破1万人次;最新统计显示,深汕特别合作区已供地产业项目96个,其中88个就来自深圳。这些项目全部达产后预计年产值985亿元、预计年税收约70.3亿元。

  老铁+新CP

  “隐形边界”进一步扩大后,贵圈关系的复杂程度又添一层。而且,城市间的关系一言难尽。湾区内,广佛这对“老铁”早已全国闻名。这对全国唯一“双万亿”同城化的城市组合,在携手走过11个年头后,目前正在推进“全域”同城化。

.

 

  南都记者抽取了2021年元旦假期及周末(1月29日)和周一(1月30日)广深两大都市圈人员流动情况。热力图显示,广州都市圈中广佛之间的人员流动最频繁,双方向的人员流动热度几乎是同等的。而深圳都市圈中,东莞往深圳方向热度为最高级别的红色,深圳往东莞方向的人流为次一级热度的绿色,呈现单向流动。(视频制作:南都记者 何惠文 数据来源:高德地图大数据)

  深莞这对铁哥们虽然没有广佛老铁出名,但自改革开放以来,东莞就一早尝到了来自深圳的甜头,并举十几年时间打造出松山湖,“接”上华为这盘超豪华大套餐。

  去年9月,东莞更是“善解人意”地为空间越来越逼仄的深圳提供解决方案,计划在东莞南部临深的9个镇,探索与深圳共建“深莞深度融合发展示范区”。

  深谙“朋友多了路好走”的东莞,前脚刚提南部全面融入深圳发展,后脚就发出公告,要全面强化穗莞合作,完善国土空间规划编制。

  为此,穗莞两市还签署深化重点领域合作协议、广州开发区东莞水乡经济区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提出以省改革创新实验区建设为契机,共建粤港澳大湾区内“全面深度合作先导区”的概念。

  身处珠西的中山,加入深圳朋友圈的心情迫不及待。等不及深中通道开通,先把水上深中通道开起来再说。而与广州老大哥的友情也很重要。

  2018年,广州和中山成立了两市市委书记、市长组成的高规格领导小组并建立两市市长联席会议制度。像广州18号地铁延长线能申报成功,就是老大哥出面向国家申报的结果。

  老CP坚不可破,新朋友层出不穷。看似复杂的贵圈关系,其实有一个共同的逻辑——单打独斗的时代结束了,联手协同才能有新的突破!1月26日七市市长会议,则提供了一个“最佳示范”:在共识性制度框架指导下,打破地域限制,发挥各市智慧、各市担当,齐心聚力、同向发力,才能互利互赢!

  预告:如何认知近年来大湾区城市群的协同发展,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袁奇峰是有发言权的。作为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原总规划师,他曾主持完成《GCBD21——珠江新城规划检讨》,也曾给广州贡献过“从‘云山珠水’到‘山城田海’”、“亚运城市”等全新城市发展概念。在最近的20多年时间里,他一直是广佛同城的研究者、倡导者和推动者。

  南都“湾”有引力首期人物专访,袁奇峰除了回答大湾区区域联动发展诸多问题外,还首次提出事关广州下一步发展的“狮子洋战略”。敬请关注。

  出品:南都大湾区工作室

  采写:南都记者 黄海珊 李鑫 实习生 王诗琪

  美术设计:尹洁琳 张许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