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演员自曝整容失败鼻尖坏死,涉事医院相关人员:正走司法程序

女演员自曝整容失败鼻尖坏死,涉事医院相关人员:正走司法程序

2月4日,韩国法院对“N号房”主犯赵博士(本名赵主彬)隐瞒犯罪收益案进行一审宣判,判处其5年有期徒刑。

2月2日,女演员高溜微博发长文,讲述了自己做医美鼻子整形失败的不幸遭遇。

演员高溜所发微博。截图自微博

文章称,其术后不但没有变美,还出现排异、发炎,甚至坏死等症状,并且因此失去了工作,损失片酬40万元,面临高额的违约赔偿200万元。不仅如此,她还表示,自己在事后才知道相关整形医院不具备开展该项目的资质。

对此,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了一名该机构相关工作人员黄小姐,黄小姐称此事需要走司法程序解决,目前“双方都已经聘请了律师,正在走司法程序”。

女演员整容失败毁容

坦言一度想轻生

据公开资料显示,高溜是中国内地女歌手、演员,曾出演过电影、网剧,也发行过单曲。她在2月2日的微博长文中表示,自己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事业虽谈不上大红大紫,但也顺风顺水”。

高溜此前发布在微博的自拍照。图据微博

高溜称,2020年10月29日,通过朋友介绍,她在广州“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门诊”进行了鼻子耳软骨、肋软骨和膨体手术,即,从自己身上取下肋软骨移植到鼻部。高溜称,术前她曾告知院方,12月和1月要去拍戏,“熙施时光医院信誓旦旦和我说没有任何问题,半个月恢复期,不会影响我12月份的新戏开机。”

在微博长文中,高溜称经4小时手术植入异体肋软骨后,鼻部发炎刺痛,排异反应导致鼻子反复感染,随后留院观察。11月1日,院方告知高溜,需要做第二次手术取出假体,在4天内经历了两次手术后,情况仍旧没有好转,“鼻尖和鼻小柱的皮肤颜色越来越黑,鼻头坏死,在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后,11月5日,熙施时光医院终于决定把我转院到广州南方医院接受治疗。”

1月4日。高溜发布了一张定位为“广州·南方医院”的自拍。截图自微博

在这篇长文当中,高溜写道,事后她了解到,其实手术过程中就已经出现了状况,若处置及时,本可以得到妥善处理,她认为是院方的一再隐瞒,最终才导致自己的鼻头坏死毁容。同时,她表示事后查看医院相关资料,才发现该医院无“肋骨鼻”手术相关资质。

根据高溜发布的照片可见,其鼻尖有一块区域呈明显黑色。其发布在微博的一张广州南方医院的入院记录显示,该医院门诊检查后,以“隆鼻术后鼻畸形(隆鼻术后感染)”收治。专科检查显示,鼻部皮肤约1.5x1.0厘米面积发黑坏死。

手术后高溜鼻尖发黑。图据微博

高溜自称,由于整容失败,她无法按时进组拍戏,除了损失40万的片酬外,还将面临违约赔偿200万元。高溜称“因受不了打击,曾想跳楼轻生”。

院方相关工作人员回应:

“都在走司法程序”

红星新闻记者致电涉事医院前台,一名工作人员称其对此事并不知情。

随后,红星新闻记者在微博上看到一个发布该医院手术信息的账号,根据账号信息红星新闻记者与该网友取得联系。对方自称是涉事医院的“分红股东”黄小姐,其朋友圈发布内容大多都是该医院的相关医疗信息。

自称是涉事医院“分红股东”黄小姐的微信个人简介。

红星新闻记者以顾客身份向该医院前台核实黄小姐工作信息,前台工作人员表示“认识黄小姐,顾客前来咨询的话可以先与黄小姐沟通”。

随后,黄小姐在与红星新闻记者沟通中,先称此事“已经解决”。对于红星新闻记者质疑“高溜昨日才在微博上发文,并称事情尚未解决”,黄小姐又回应称,这件事需要走司法程序,目前双方都已聘请了律师,“都在走司法程序”。红星新闻记者追问,双方都在走司法程序是否意味着高溜起诉医院的同时,院方也起诉了高溜,黄小姐说:“我们是不可能告高小姐的。”

黄小姐微信朋友圈此前发布的“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集团”的相关内容。

天眼查工商资料显示,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门诊关联公司为广州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8月,注册资本1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刘思雨,经营范围包括女性健康调理中心、非许可类医疗器械经营、医疗用品及器材零售、医疗诊断、美容服务等,由广州熙施施睿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控股。广州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曾于2020年3月至10月遭到5次行政处罚,处罚事由为违反《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及《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广东)亦登载相同处罚信息。

此外,天眼查显示,以该医院为被告的医疗服务合同纠纷,去年11月在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开庭。

根据天眼查上登记的公司信息,红星新闻多次拨打该公司法人及股东电话,均无人接听。

(原题为:《演员高溜自曝整容失败鼻尖坏死,涉事医院相关人员:正走司法程序》)

,

2月2日,女演员高溜微博发长文,讲述了自己做医美鼻子整形失败的不幸遭遇。

演员高溜所发微博。截图自微博

文章称,其术后不但没有变美,还出现排异、发炎,甚至坏死等症状,并且因此失去了工作,损失片酬40万元,面临高额的违约赔偿200万元。不仅如此,她还表示,自己在事后才知道相关整形医院不具备开展该项目的资质。

对此,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了一名该机构相关工作人员黄小姐,黄小姐称此事需要走司法程序解决,目前“双方都已经聘请了律师,正在走司法程序”。

女演员整容失败毁容

坦言一度想轻生

据公开资料显示,高溜是中国内地女歌手、演员,曾出演过电影、网剧,也发行过单曲。她在2月2日的微博长文中表示,自己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事业虽谈不上大红大紫,但也顺风顺水”。

高溜此前发布在微博的自拍照。图据微博

高溜称,2020年10月29日,通过朋友介绍,她在广州“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门诊”进行了鼻子耳软骨、肋软骨和膨体手术,即,从自己身上取下肋软骨移植到鼻部。高溜称,术前她曾告知院方,12月和1月要去拍戏,“熙施时光医院信誓旦旦和我说没有任何问题,半个月恢复期,不会影响我12月份的新戏开机。”

在微博长文中,高溜称经4小时手术植入异体肋软骨后,鼻部发炎刺痛,排异反应导致鼻子反复感染,随后留院观察。11月1日,院方告知高溜,需要做第二次手术取出假体,在4天内经历了两次手术后,情况仍旧没有好转,“鼻尖和鼻小柱的皮肤颜色越来越黑,鼻头坏死,在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后,11月5日,熙施时光医院终于决定把我转院到广州南方医院接受治疗。”

1月4日。高溜发布了一张定位为“广州·南方医院”的自拍。截图自微博

在这篇长文当中,高溜写道,事后她了解到,其实手术过程中就已经出现了状况,若处置及时,本可以得到妥善处理,她认为是院方的一再隐瞒,最终才导致自己的鼻头坏死毁容。同时,她表示事后查看医院相关资料,才发现该医院无“肋骨鼻”手术相关资质。

根据高溜发布的照片可见,其鼻尖有一块区域呈明显黑色。其发布在微博的一张广州南方医院的入院记录显示,该医院门诊检查后,以“隆鼻术后鼻畸形(隆鼻术后感染)”收治。专科检查显示,鼻部皮肤约1.5x1.0厘米面积发黑坏死。

手术后高溜鼻尖发黑。图据微博

高溜自称,由于整容失败,她无法按时进组拍戏,除了损失40万的片酬外,还将面临违约赔偿200万元。高溜称“因受不了打击,曾想跳楼轻生”。

院方相关工作人员回应:

“都在走司法程序”

红星新闻记者致电涉事医院前台,一名工作人员称其对此事并不知情。

随后,红星新闻记者在微博上看到一个发布该医院手术信息的账号,根据账号信息红星新闻记者与该网友取得联系。对方自称是涉事医院的“分红股东”黄小姐,其朋友圈发布内容大多都是该医院的相关医疗信息。

自称是涉事医院“分红股东”黄小姐的微信个人简介。

红星新闻记者以顾客身份向该医院前台核实黄小姐工作信息,前台工作人员表示“认识黄小姐,顾客前来咨询的话可以先与黄小姐沟通”。

随后,黄小姐在与红星新闻记者沟通中,先称此事“已经解决”。对于红星新闻记者质疑“高溜昨日才在微博上发文,并称事情尚未解决”,黄小姐又回应称,这件事需要走司法程序,目前双方都已聘请了律师,“都在走司法程序”。红星新闻记者追问,双方都在走司法程序是否意味着高溜起诉医院的同时,院方也起诉了高溜,黄小姐说:“我们是不可能告高小姐的。”

黄小姐微信朋友圈此前发布的“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集团”的相关内容。

天眼查工商资料显示,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门诊关联公司为广州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8月,注册资本1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刘思雨,经营范围包括女性健康调理中心、非许可类医疗器械经营、医疗用品及器材零售、医疗诊断、美容服务等,由广州熙施施睿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控股。广州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曾于2020年3月至10月遭到5次行政处罚,处罚事由为违反《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及《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广东)亦登载相同处罚信息。

此外,天眼查显示,以该医院为被告的医疗服务合同纠纷,去年11月在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开庭。

根据天眼查上登记的公司信息,红星新闻多次拨打该公司法人及股东电话,均无人接听。

(原题为:《演员高溜自曝整容失败鼻尖坏死,涉事医院相关人员:正走司法程序》)

高溜,医院,微博,医疗,红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