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被“天降大狗”砸瘫 无奈把整栋楼告了!法院判决结果来了……

女子被“天降大狗”砸瘫 无奈把整栋楼告了!法院判决结果来了……

2月5日,国家卫生健康委网站发布对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总体发展建设规划的批复(国卫规划函〔2021〕31号),同意该院院区功能定位和建筑布局的调整。

广东生活网讯 2月5日,国家卫生健康委网站发布对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总体发展建设规划的批复(国卫规划函〔2021〕31号),同意该院院区功能定位和建筑布局的调整。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获悉,位于越秀区中山二路58号和中山二路1号的中山一院院本部,规划定位为区域危重症和疑难病症诊疗中心。位于黄埔东路183号的东院则将调整为心脑血管疑难救治中心。

广东生活网讯 2021年2月5日上午,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张某香诉蔡某彰等人违反安全保障义务责任纠纷一案,判决被告蔡某彰、广州煌某公司连带赔偿张某香残疾赔偿金等共计1173830.71元。

今日庭审现场 @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

事件回顾

2018年4月15日14时许,广州市白云区鸦岗村北禺十四巷一栋厂房下,一条大狗从天而降。路人张萍(化名)被砸中后,瞬间倒地不省人事。大狗起身后离开,后来不知去向。张萍被砸断颈椎导致高位截瘫,司法鉴定结果为一级伤残、护理依赖程度属于完全护理依赖。

当时,这则“高空坠狗”视频在网上广泛传播。

因为找不到涉事狗及狗主人,张萍将整栋楼的房东和租户告上法庭,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不同于一般的“一人被砸,全楼补偿”案件,该案伤人的物品是找不到主人的动物,所以显得更加复杂。自从2018年中旬白云区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该案以来,这场官司已经持续了超过两年半的时间。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拍摄于2018年事发不久后的现场,从厂房楼顶向下看。

2021年2月5日上午,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此案,在十余名被告中,法庭判决被告房东蔡某彰和二楼承租方的一家电子厂广州煌某公司连带赔偿张萍残疾赔偿金等共计1173830.71元。

最终两名被告承担百万元赔偿责任

张萍被大狗砸中右肩后倒地的瞬间,被记录在监控视频里,这段视频在网络广泛传播。加上“高空坠狗砸人”曾经入选2018年全国司法考试的客观题,所以现实中的这场官司非常引人关注。

张萍和丈夫同是湖北省天门市黄潭镇新华村人,事故发生时,两夫妻刚到广州一个月。平日张路生打着给建筑贴瓷片之类的散工,张萍则操持家务。

在新华村,年轻人很早就要讨媳妇,女方收的礼金不少。为了给刚大学毕业的儿子凑点钱结婚,老夫妻才来到来广州打工。不想这场意外打碎了这个家庭的梦想。

之后张萍整栋楼的房东和租户告上法庭,并明确了索赔诉求:医疗费、护理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等,总共约300多万元,其中后期护理费就占了200多万元。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在2月5日上午再次来到当年的事发地。事发的厂房为两层不规则多边形建筑物,没有封闭性管理,也没有门禁,其中有多个楼梯直通天台。一层二层被分割为多个独立空间出租,各承租人独立使用。

两年后,记者再次回到事发地。

在天台坠狗方向下方为一家电子厂,这家电子厂当年为了夏天隔热,在坠狗方向的天台种了花卉瓜果,并筑了水坝。

两年后,记者再次回到事发地。

两年后,记者再次回到事发地。

因为春节临近,厂房的租户多数是大门紧闭。唯一一家在现场的租户表示自己是新租户,对2018年的那一场意外并不知情。

两年后,记者再次回到事发地。

这场天降大狗事件至今还有很多关键事实的缺失,比如狗此后一直去向不明、附近居民也不清楚该狗的有关情况、警方没有发现涉事狗进入厂房的录像监控视频,也未能查明该狗是否有饲养人等等。

在狗主无法确认的情况下,将厂房的所有者和所有承租方告上法庭,是张萍在律师的建议下做出的无奈选择。理由是《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七条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

所以当年在庭审阶段,被告席上的有承租方认为自己从未使用过天台,不应该承担责任。而即便当时在楼顶种菜的电子厂也认为,不能认定种了蔬菜就引来了狗,这与张萍受伤没有法律因果关系。承租方的普遍意见是,若要追究责任应该找到狗主,而非将矛头指向自己。

2021年2月5日上午,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此案,在十余名被告中,法庭判决被告房东蔡某彰和二楼承租方的一家电子厂广州煌某公司连带赔偿张萍残疾赔偿金等共计1173830.71元。

法院审判详情>>>

法院认为,本案中,张萍受害系因狗只从建筑物公共区域三楼天台坠落所致,但现有证据无法确定实际侵权人或狗只实际管理人。被告蔡某彰作为案涉建筑物的出租人,被告广州煌某公司作为天台区域的实际使用人,均负有安全保障义务,以防范、制止高空抛、坠物等侵权行为的发生。两管理人并无采取相应安全防范措施,造成狗只能够任意出入天台后坠落,导致张萍人身损害,依照《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条之规定,应当承担违反安全保障义务致人损害的侵权责任,遂作出上述判决。

而根据《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条,宾馆、商场、银行、车站、机场、体育场馆、娱乐场所等经营场所、公共场所的经营者、管理者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审判当日,法院门口。

被告:无法接受判决结果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辗转联系上被判承担赔偿责任的电子厂负责人。这位负责人目前并不在广州,也对法院的判决并不知情。

“为什么要我赔偿呢,这只狗跟我有什么关系呢?”这位负责人表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他认为天台是一个开放的平台,任何人都可以上去。并且涉事狗也不是自己的,他无法接受自己要承担赔偿责任。

“事发当天是个星期天,我们都没有上班。如果狗是我的或者是我把狗扔下去的,这都好说。但是现在我真的想不通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他这样表示。

原告:希望判决结果能得到执行

在拿到判决书的当天上午,张萍的儿子张立清就赶着前往高铁站,乘坐列车回湖北。因为父亲平日需要照顾瘫痪的母亲,所以家里少了一个经济支柱,一家人的开销都压在这个年轻人身上。张立清一边努力工作,一边要顾及诉讼的事宜,一度非常焦虑。

张立清一直盼着能拿到判决书,但是等到真的看到判决结果时,他并没有任何激动的感觉,只觉得一块石头落了地。“因为没有钱,母亲再也没有做康复训练,恢复的并不好。”张立清没有立刻把判决结果告诉家乡的父母,他想见到父母后再慢慢地和他们说。

“我是希望判决最后能够执行得下来。”张立清说。

原告律师表示,目前对判决赔偿担责认可,数额和承担责任人数不是很满意。等家属思考后,再根据家属要求决定是否上诉。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龙琨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波

,

广东生活网讯 2021年2月5日上午,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张某香诉蔡某彰等人违反安全保障义务责任纠纷一案,判决被告蔡某彰、广州煌某公司连带赔偿张某香残疾赔偿金等共计1173830.71元。

今日庭审现场 @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

事件回顾

2018年4月15日14时许,广州市白云区鸦岗村北禺十四巷一栋厂房下,一条大狗从天而降。路人张萍(化名)被砸中后,瞬间倒地不省人事。大狗起身后离开,后来不知去向。张萍被砸断颈椎导致高位截瘫,司法鉴定结果为一级伤残、护理依赖程度属于完全护理依赖。

当时,这则“高空坠狗”视频在网上广泛传播。

因为找不到涉事狗及狗主人,张萍将整栋楼的房东和租户告上法庭,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不同于一般的“一人被砸,全楼补偿”案件,该案伤人的物品是找不到主人的动物,所以显得更加复杂。自从2018年中旬白云区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该案以来,这场官司已经持续了超过两年半的时间。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拍摄于2018年事发不久后的现场,从厂房楼顶向下看。

2021年2月5日上午,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此案,在十余名被告中,法庭判决被告房东蔡某彰和二楼承租方的一家电子厂广州煌某公司连带赔偿张萍残疾赔偿金等共计1173830.71元。

最终两名被告承担百万元赔偿责任

张萍被大狗砸中右肩后倒地的瞬间,被记录在监控视频里,这段视频在网络广泛传播。加上“高空坠狗砸人”曾经入选2018年全国司法考试的客观题,所以现实中的这场官司非常引人关注。

张萍和丈夫同是湖北省天门市黄潭镇新华村人,事故发生时,两夫妻刚到广州一个月。平日张路生打着给建筑贴瓷片之类的散工,张萍则操持家务。

在新华村,年轻人很早就要讨媳妇,女方收的礼金不少。为了给刚大学毕业的儿子凑点钱结婚,老夫妻才来到来广州打工。不想这场意外打碎了这个家庭的梦想。

之后张萍整栋楼的房东和租户告上法庭,并明确了索赔诉求:医疗费、护理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等,总共约300多万元,其中后期护理费就占了200多万元。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在2月5日上午再次来到当年的事发地。事发的厂房为两层不规则多边形建筑物,没有封闭性管理,也没有门禁,其中有多个楼梯直通天台。一层二层被分割为多个独立空间出租,各承租人独立使用。

两年后,记者再次回到事发地。

在天台坠狗方向下方为一家电子厂,这家电子厂当年为了夏天隔热,在坠狗方向的天台种了花卉瓜果,并筑了水坝。

两年后,记者再次回到事发地。

两年后,记者再次回到事发地。

因为春节临近,厂房的租户多数是大门紧闭。唯一一家在现场的租户表示自己是新租户,对2018年的那一场意外并不知情。

两年后,记者再次回到事发地。

这场天降大狗事件至今还有很多关键事实的缺失,比如狗此后一直去向不明、附近居民也不清楚该狗的有关情况、警方没有发现涉事狗进入厂房的录像监控视频,也未能查明该狗是否有饲养人等等。

在狗主无法确认的情况下,将厂房的所有者和所有承租方告上法庭,是张萍在律师的建议下做出的无奈选择。理由是《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七条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

所以当年在庭审阶段,被告席上的有承租方认为自己从未使用过天台,不应该承担责任。而即便当时在楼顶种菜的电子厂也认为,不能认定种了蔬菜就引来了狗,这与张萍受伤没有法律因果关系。承租方的普遍意见是,若要追究责任应该找到狗主,而非将矛头指向自己。

2021年2月5日上午,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此案,在十余名被告中,法庭判决被告房东蔡某彰和二楼承租方的一家电子厂广州煌某公司连带赔偿张萍残疾赔偿金等共计1173830.71元。

法院审判详情>>>

法院认为,本案中,张萍受害系因狗只从建筑物公共区域三楼天台坠落所致,但现有证据无法确定实际侵权人或狗只实际管理人。被告蔡某彰作为案涉建筑物的出租人,被告广州煌某公司作为天台区域的实际使用人,均负有安全保障义务,以防范、制止高空抛、坠物等侵权行为的发生。两管理人并无采取相应安全防范措施,造成狗只能够任意出入天台后坠落,导致张萍人身损害,依照《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条之规定,应当承担违反安全保障义务致人损害的侵权责任,遂作出上述判决。

而根据《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条,宾馆、商场、银行、车站、机场、体育场馆、娱乐场所等经营场所、公共场所的经营者、管理者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审判当日,法院门口。

被告:无法接受判决结果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辗转联系上被判承担赔偿责任的电子厂负责人。这位负责人目前并不在广州,也对法院的判决并不知情。

“为什么要我赔偿呢,这只狗跟我有什么关系呢?”这位负责人表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他认为天台是一个开放的平台,任何人都可以上去。并且涉事狗也不是自己的,他无法接受自己要承担赔偿责任。

“事发当天是个星期天,我们都没有上班。如果狗是我的或者是我把狗扔下去的,这都好说。但是现在我真的想不通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他这样表示。

原告:希望判决结果能得到执行

在拿到判决书的当天上午,张萍的儿子张立清就赶着前往高铁站,乘坐列车回湖北。因为父亲平日需要照顾瘫痪的母亲,所以家里少了一个经济支柱,一家人的开销都压在这个年轻人身上。张立清一边努力工作,一边要顾及诉讼的事宜,一度非常焦虑。

张立清一直盼着能拿到判决书,但是等到真的看到判决结果时,他并没有任何激动的感觉,只觉得一块石头落了地。“因为没有钱,母亲再也没有做康复训练,恢复的并不好。”张立清没有立刻把判决结果告诉家乡的父母,他想见到父母后再慢慢地和他们说。

“我是希望判决最后能够执行得下来。”张立清说。

原告律师表示,目前对判决赔偿担责认可,数额和承担责任人数不是很满意。等家属思考后,再根据家属要求决定是否上诉。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龙琨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波

张萍,责任,广州,判决,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