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金瑜回应家暴风波:将同律师一起配合调查,提交证据

马金瑜回应家暴风波:将同律师一起配合调查,提交证据

2021年2月8日0—24时,黑龙江省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报告。

2021年2月9日,总台央视记者从黑龙江省卫健委获悉,2021年2月8日0—24时,黑龙江省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报告;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确诊病例34例(绥化市望奎县23例,哈尔滨市呼兰区3例、利民开发区5例、香坊区2例,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1例),齐齐哈尔市确诊病例清零;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例(哈尔滨市呼兰区),是当地对中风险地区进行第五轮全员核酸筛查中发现的;当日解除无症状感染者医学观察47例(绥化市望奎县28例、绥棱县1例、安达市3例、海伦市2例,哈尔滨市利民开发区6例、呼兰区5例、道外区1例、南岗区1例)。

前媒体人马金瑜自述被丈夫家暴一事持续发酵,连日来,因其丈夫发声否认家暴,另有网友质疑马金瑜债务等问题,有网友质疑其自述文章的真实性。

2月8日下午,澎湃新闻注意到马金瑜本人在其微信朋友圈发表声明《金瑜,还是那个金瑜》。

声明中称,《另一个“拉姆”》一文本来是以便签的形式给同事、朋友发的一封长信,“被传播到网络上,在网络平台持续发酵,完全出乎我的预料。”

马金瑜写道,离婚事宜她已委托律师代理。“家暴开始之后,我曾经多次向他提出离婚,孩子父亲始终不同意,又以孩子和我的安全威胁。我多次咨询律师,因离婚牵扯到三个孩子(都是男孩)的抚养权,我无法离开他们……“

文中称,“我已经正式委托了律师,代我处理离婚相关事宜。我的代理律师已经主动联系了全国妇联、贵德县公安局等有关机构,我也会同律师一起,配合调查,我已经收集整理了有关证据,将在律师的帮助下提交给有关部门。”

对于债务引起的相关质疑,马金瑜在文中称,“对于之前因经营不善形成的债务,我会承担起应有的责任……扶贫项目夭折,以及造成的债务,与我自身不善经营有很大关系。”马金瑜写道。

针对文章内容,澎湃新闻多次微信留言、致电马金瑜,截至发稿前,并未有回应。

同日,青海省妇联权益部负责人回应称,委托律师事宜他们己知悉,正在跟进中。

2月8日晚,马金瑜的丈夫谢德成告诉澎湃新闻,他看到了马金瑜的回应。“马金瑜是计划好了的,要三个孩子的抚养权。”

是否打算和马金瑜离婚,以及是否打算争夺孩子的抚养权?谢德成表示,他还不知道。他称他也很爱他的孩子,但作为一个父亲只能在这里忍气吞声。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月6日,微信公众号“真实故事计划”发布了文章《另一个“拉姆”》,该文作者、前媒体人马金瑜在文中自述为爱远嫁到西部地区,被家暴而后逃离的故事。事件发酵后,青海贵德县公安、妇联等介入调查。

对于马金瑜在文中的控诉,7日,马金瑜的丈夫谢德成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他并未家暴马金瑜,也并未出轨,昨天上午警方已联系他了解情况。“如果我是一个家暴的男人,我们不可能一起生活七八年。”

(澎湃新闻记者喻琰、林珏瑶、朱轩 实习生梁舒奕)

,

前媒体人马金瑜自述被丈夫家暴一事持续发酵,连日来,因其丈夫发声否认家暴,另有网友质疑马金瑜债务等问题,有网友质疑其自述文章的真实性。

2月8日下午,澎湃新闻注意到马金瑜本人在其微信朋友圈发表声明《金瑜,还是那个金瑜》。

声明中称,《另一个“拉姆”》一文本来是以便签的形式给同事、朋友发的一封长信,“被传播到网络上,在网络平台持续发酵,完全出乎我的预料。”

马金瑜写道,离婚事宜她已委托律师代理。“家暴开始之后,我曾经多次向他提出离婚,孩子父亲始终不同意,又以孩子和我的安全威胁。我多次咨询律师,因离婚牵扯到三个孩子(都是男孩)的抚养权,我无法离开他们……“

文中称,“我已经正式委托了律师,代我处理离婚相关事宜。我的代理律师已经主动联系了全国妇联、贵德县公安局等有关机构,我也会同律师一起,配合调查,我已经收集整理了有关证据,将在律师的帮助下提交给有关部门。”

对于债务引起的相关质疑,马金瑜在文中称,“对于之前因经营不善形成的债务,我会承担起应有的责任……扶贫项目夭折,以及造成的债务,与我自身不善经营有很大关系。”马金瑜写道。

针对文章内容,澎湃新闻多次微信留言、致电马金瑜,截至发稿前,并未有回应。

同日,青海省妇联权益部负责人回应称,委托律师事宜他们己知悉,正在跟进中。

2月8日晚,马金瑜的丈夫谢德成告诉澎湃新闻,他看到了马金瑜的回应。“马金瑜是计划好了的,要三个孩子的抚养权。”

是否打算和马金瑜离婚,以及是否打算争夺孩子的抚养权?谢德成表示,他还不知道。他称他也很爱他的孩子,但作为一个父亲只能在这里忍气吞声。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月6日,微信公众号“真实故事计划”发布了文章《另一个“拉姆”》,该文作者、前媒体人马金瑜在文中自述为爱远嫁到西部地区,被家暴而后逃离的故事。事件发酵后,青海贵德县公安、妇联等介入调查。

对于马金瑜在文中的控诉,7日,马金瑜的丈夫谢德成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他并未家暴马金瑜,也并未出轨,昨天上午警方已联系他了解情况。“如果我是一个家暴的男人,我们不可能一起生活七八年。”

(澎湃新闻记者喻琰、林珏瑶、朱轩 实习生梁舒奕)

马金瑜,律师,家暴,澎湃,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