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东北女孩留穗过年:从偏远乡村考入中大 在同学家过年倍感温暖

大四东北女孩留穗过年:从偏远乡村考入中大 在同学家过年倍感温暖

海外市场需求旺盛,不少外贸企业提早开工赶订单;“广州制造”的一些中成药一直是全国销量“大户”,为保障疫情防控药品供应,广州药企春节期间一线生产纷纷提前开工并全力投产。

广东生活网讯 海外市场需求旺盛,不少外贸企业提早开工赶订单;“广州制造”的一些中成药一直是全国销量“大户”,为保障疫情防控药品供应,广州药企春节期间一线生产纷纷提前开工并全力投产。   

在广州读大学的小欢

大四女孩小欢的家乡在黑龙江,响应“就地过年”的号召,她今年留在了广州。疫情虽然阻隔了家人团聚,却阻拦不了心与心的联系,接受了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小欢说,“这是我第一次在外过年,我家就我一个孩子,爸妈两人在家过年很无聊,他们说要留很多东西等我回去吃。”即使在外过年,小欢心情依旧不错,“我知道自己是因为疫情回不了家,不是无家可归,知道父母很爱自己,不管在哪里过年都是一样的。”今年,小欢正为备战考研而努力拼搏,或许毕业后她会离开广州,但广州已在她心中留下弥足珍贵的位置。

兼职到腊月廿九

在同学家过年倍感温暖

小欢的家乡在黑龙江省绥化市青冈县的一个村庄,平时,从广州回家要坐上35个小时的火车,再倒上几趟车才能到村上。父亲等待她的身影,家里热腾腾的饭菜,与广州大相径庭的冬日景观都令小欢想念。“冬天,地里也不再种什么庄稼,树上的树叶也落得干净,太阳在辽阔的原野上升起时,阳光洒在四处,一切都晶莹剔透。”小欢想念家乡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风景,想念坐在热炕头的舒适,还想念冻梨冻柿子糖葫芦和热气腾腾的馒头。

从上高中开始,回家需要从县里坐长途客车到达村里,父亲每次都守候在路口接小欢。只要在车上看到父亲佝偻矮小的身躯,她就知道该下车了。“爸爸就像交通指示牌,连客车司机们都认识他了。”即使旅途艰难,小欢也愿意回家,因为她知道父亲永远在那个路口守候着。“在家和爸爸斗斗嘴、帮家里干干活,都是很开心的。”

乡愁不免有,但第一次在广州过年也很快乐。“兼职到腊月廿九,年三十同学的父母邀请我和他们一起过。我把她当妹妹,她的爸妈人也很好,在这里过年很开心。我们还一起逛街、逛公园,感受到广州浓浓的节日气氛。”

小欢来到广州上学已经快四年。近四年的时间,广州常绿的树叶、火红的木棉花已经扎根在她的脑海中,熙熙攘攘的人流、林立的高楼、独属市井的烟火气息也镌刻在她的记忆中,无论一草一木抑或是人与事,都能勾起她的回忆,使她满心欢喜。“我很喜欢这座礼貌而温情的城市,广州众多的公园和文化场所也为平凡的生活增添了乐趣,这里的人友好而温暖,大家已经习惯井然有序地排队,也会给予陌生人善意。整个城市弥漫着平淡而温馨的氛围,街头巷尾的浓浓烟火气,吸引着来自遥远北方的我。”岭南全年有花可赏,处处都是风景,小欢已牢牢记住了广州各种花的花期。

从偏远乡村考入中大:

只要坚持总会到达

小欢在村小学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一位快退休的老师把她和同学从一年级带到五年级,老师只教数学和语文,不会上音体美之类的科目,上课下课没有固定的铃声,只凭老师心情,也不留家庭作业。放学后小欢就和家里的猫猫狗狗一起玩耍,或者和妈妈一起放小鹅小鸭,整个小学都在这种悠闲中度过。

上学之路是艰辛的。初中时,小欢在隔壁村的学校上学,离家有七八华里,每周只能骑着自行车上学。从村口到家有一段土路,每次回家父亲都在路口守候着。夏天赶上下雨,泥土会把自行车黏住,父亲会扛着自行车,背着书包,让小欢轻松地走在他的身边。若父亲不在家,母亲也会接她,但母亲腿脚不好,小欢会自己扛着自行车。冬天,所有的道路都被冰雪覆盖,一不留神就会摔倒,很多同学会选择坐私家车上学,小欢一个人小心翼翼地骑着自行车。半路上体力不支,就一直告诉自己坚持下去,慢慢走总会到达,所以之后遇到什么困难,她总会想起在刺骨寒风中骑车的时候,告诉自己:“慢慢坚持,总会到达。”2017年,小欢以县文科第一的成绩考上了中山大学。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冯秋瑜

实习生潘梓弘

,

在广州读大学的小欢

大四女孩小欢的家乡在黑龙江,响应“就地过年”的号召,她今年留在了广州。疫情虽然阻隔了家人团聚,却阻拦不了心与心的联系,接受了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小欢说,“这是我第一次在外过年,我家就我一个孩子,爸妈两人在家过年很无聊,他们说要留很多东西等我回去吃。”即使在外过年,小欢心情依旧不错,“我知道自己是因为疫情回不了家,不是无家可归,知道父母很爱自己,不管在哪里过年都是一样的。”今年,小欢正为备战考研而努力拼搏,或许毕业后她会离开广州,但广州已在她心中留下弥足珍贵的位置。

兼职到腊月廿九

在同学家过年倍感温暖

小欢的家乡在黑龙江省绥化市青冈县的一个村庄,平时,从广州回家要坐上35个小时的火车,再倒上几趟车才能到村上。父亲等待她的身影,家里热腾腾的饭菜,与广州大相径庭的冬日景观都令小欢想念。“冬天,地里也不再种什么庄稼,树上的树叶也落得干净,太阳在辽阔的原野上升起时,阳光洒在四处,一切都晶莹剔透。”小欢想念家乡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风景,想念坐在热炕头的舒适,还想念冻梨冻柿子糖葫芦和热气腾腾的馒头。

从上高中开始,回家需要从县里坐长途客车到达村里,父亲每次都守候在路口接小欢。只要在车上看到父亲佝偻矮小的身躯,她就知道该下车了。“爸爸就像交通指示牌,连客车司机们都认识他了。”即使旅途艰难,小欢也愿意回家,因为她知道父亲永远在那个路口守候着。“在家和爸爸斗斗嘴、帮家里干干活,都是很开心的。”

乡愁不免有,但第一次在广州过年也很快乐。“兼职到腊月廿九,年三十同学的父母邀请我和他们一起过。我把她当妹妹,她的爸妈人也很好,在这里过年很开心。我们还一起逛街、逛公园,感受到广州浓浓的节日气氛。”

小欢来到广州上学已经快四年。近四年的时间,广州常绿的树叶、火红的木棉花已经扎根在她的脑海中,熙熙攘攘的人流、林立的高楼、独属市井的烟火气息也镌刻在她的记忆中,无论一草一木抑或是人与事,都能勾起她的回忆,使她满心欢喜。“我很喜欢这座礼貌而温情的城市,广州众多的公园和文化场所也为平凡的生活增添了乐趣,这里的人友好而温暖,大家已经习惯井然有序地排队,也会给予陌生人善意。整个城市弥漫着平淡而温馨的氛围,街头巷尾的浓浓烟火气,吸引着来自遥远北方的我。”岭南全年有花可赏,处处都是风景,小欢已牢牢记住了广州各种花的花期。

从偏远乡村考入中大:

只要坚持总会到达

小欢在村小学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一位快退休的老师把她和同学从一年级带到五年级,老师只教数学和语文,不会上音体美之类的科目,上课下课没有固定的铃声,只凭老师心情,也不留家庭作业。放学后小欢就和家里的猫猫狗狗一起玩耍,或者和妈妈一起放小鹅小鸭,整个小学都在这种悠闲中度过。

上学之路是艰辛的。初中时,小欢在隔壁村的学校上学,离家有七八华里,每周只能骑着自行车上学。从村口到家有一段土路,每次回家父亲都在路口守候着。夏天赶上下雨,泥土会把自行车黏住,父亲会扛着自行车,背着书包,让小欢轻松地走在他的身边。若父亲不在家,母亲也会接她,但母亲腿脚不好,小欢会自己扛着自行车。冬天,所有的道路都被冰雪覆盖,一不留神就会摔倒,很多同学会选择坐私家车上学,小欢一个人小心翼翼地骑着自行车。半路上体力不支,就一直告诉自己坚持下去,慢慢走总会到达,所以之后遇到什么困难,她总会想起在刺骨寒风中骑车的时候,告诉自己:“慢慢坚持,总会到达。”2017年,小欢以县文科第一的成绩考上了中山大学。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冯秋瑜

实习生潘梓弘

广州,小欢,过年,父亲,自行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