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夫妇放弃生意来穗 淘万件中古玩偶延续情怀

香港夫妇放弃生意来穗 淘万件中古玩偶延续情怀

广州首宗旧城混合改造项目——越秀区南洋电器厂及周边更新改造项目目前正在挂网公开选定改造主体。

过去一年来受疫情影响,消费者变得更青睐于线上购物,而实际上,消费者的消费态度也悄然发生了转变:快时尚产品同质化现象越发明显,相比之下,强调稀缺性、个性化的中古风潮越来越受到消费者喜爱。如今在广州街头,也悄然出现了不少中古店。这些店吸引了一大批具有购买力的年轻人,或是充满怀旧情怀的中老年人。那中古文化究竟是什么?这些中古店背后又有哪些有趣的故事?近日,记者走上街头探访了这些有时代温度的小店。

在广州东山口,大街小巷里都藏着不少文艺复古的小店。“桃园”和“悦园”便是其中两家,尽管这两家店的面积都不大,却像是两个小型的复古博物馆,里面分别陈列着店主从全球各地淘来的中古饰品、手袋、摆件以及玩偶。

邓秋鸥夫妇的中古玩具店。

两家店的店主是一对香港夫妇——邓秋鸥和他的妻子Candy。此前,他们的生意与木材资源相关,尽管收入不菲,但出于对广州这座城市的喜爱,以及对中古物品的着迷,夫妻俩关掉了厂并定居到广州来,在这里用自己喜爱的生活方式实现着创业梦想。

尽管所需照料的店铺面积不过几十平方米,但被一堆喜爱的中古娃娃们“簇拥”,在邓秋鸥看来却是一份令人愉悦的工作,他尤其喜欢向来店里的客人们讲述每一个娃娃的“历险记”;而妻子Candy则喜欢向更多顾客普及“中古”这一小众文化。

“入坑”中古圈十年

整理货柜、清洗玩偶是邓秋鸥的日常。“这并不是玩物丧志,这是在投资爱好。”坐在一堆娃娃中间的邓秋鸥,一边擦拭着自己最喜爱的玩偶“巨魔毛孩儿”,一边笑着说。

这是一间令不同年代甚至不同国籍的人都能“找到童年”的小店:从入口走到店内,一间大约20平方米的小店里,每个角落都摆放着形形色色的玩具,这些玩具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有不同表情的“哆啦A梦”,有不同颜色和造型的“奥特曼”,还有大小不一的“蒙奇奇”,甚至还有代表岭南文化的醒狮头……店里成千上万的玩具中,有不少是邓秋鸥和他的妻子从全球各地“淘”来的中古玩具。中古玩具的价格不一,有的几十元,有的则上万,“主要是看其稀缺度”,邓秋鸥说。

邓秋鸥和他心爱的玩偶。

而在距离这家中古玩具店不远的地方,则是邓秋鸥夫妇的另一家中古店,店里售卖的多是上个世纪的手袋、饰品、服饰等。

邓秋鸥和妻子Candy第一次接触中古文化是10年前在日本逛街的时候。在妻子的影响下,邓秋鸥第一次“入坑”。“我买的第一个中古单品是一块劳力士手表,花了8万港元;之后又开始买第一件中古外套,是那种单颗纽扣的修身西装,看上去很有韵味,花了1000港元。中古物件与如今的快时尚不同,其工艺细节打磨得会更为精致,哪怕是一颗纽扣,你都可以从它的纹路里看出细节来。”

相比邓秋鸥,妻子Candy对中古文化显得更加热衷:“光是中古手袋,十年前我就已经买了200多个;如今我们家的中古手袋可能达到了500个以上。”日常生活中,Candy也都是喜欢穿着中古单品:“比如我的这件刺绣衣服,可能有30多年了;这对耳环也有将近40年;这只卡地亚戒指也是20世纪90年代的……”Candy一边笑着,一边向记者讲述自己身上每一个中古物品的“年龄”。

“我们买一些中古物品的时候,主要是考虑两点,一个是性价比,一个是稀有性。”邓秋鸥透露。而因为许多中古的单品都是来自大品牌,尽管是“老物件”,价格却不便宜。

文化背后是情怀

邓秋鸥和Candy都是80后,而前来他们店内的顾客也多是80后为主:“我们发现,相比90后爱追赶潮流,可能70后、80后们更加恋旧。”此前,就有一位上了年纪的广州阿姨来到店里,相中了一套深红色的套装裙。阿姨告诉Candy,当年她一直想拥有一条那样的套装裙,最后她丈夫在结婚时还专程去到香港为她购置,“当年这样的套装裙非常贵,需要400港元一套;如今大家的经济水平跟上了,但是那个年代的人却老了。所以当时看到这条裙子,阿姨就想到了自己年轻时。”Candy说。

在他们店里,像这样温情的故事时常发生。此前,还有一个男孩特意前来店里,称想要寻找一块妈妈那个年代的小金表,送给妈妈当礼物。“上世纪80年代的手表如今价格大约1000多元,由于年代久远,这些表可能如今都走不动了,但是对于他们来说,怀念的意义却是大于用途。” Candy告诉记者,“但我们更建议大家在买中古用品时,是因为真心喜欢它,并且愿意接受它的不完美。因为中古物品很多都是独一无二的,正是因为其独特性,所以遇见每一个中古单品都需要缘分,很多时候就算你用心去找也不一定能找到。”

比如陈列在橱窗里的玩具娃娃们,尽管它们模样相似,但实际上每一个娃娃也有着不同的故事。Candy介绍,例如“椰菜娃娃”,每一个娃娃都拥有自己的“出生证”。如今这种娃娃已经停产,但是在过去,那却是不少国外儿童最期待的礼物。“妈妈们可能会冒着大雪排队,只为买到标有自己孩子出生日期的那款娃娃,送给小朋友当圣诞礼物。小孩也会因为自己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娃娃而高兴很久。”

而除了“椰菜娃娃”,不少中古娃娃也都承载着特殊的祝愿。正因如此,在店里,邓秋鸥也经常碰到一些特意来寻找属于自己出生年份或者日期玩偶的客人:“可能当时店里没有,但是我们会特意记下来,等到下一次运气好淘到的时候再联系顾客。”

“中古不等于二手”

“很多人会误以为中古的东西就是二手,或者是‘洋垃圾’,但实际上对于中古物品我们一般有严格的定义,首先是时间限制,就是‘30年以上100年以内’,同时制作工艺精美、具有收藏价值的物品;其次,它也一定是经过全方位的消杀、清洁,且保存度相对完好。”Candy解释。

在来广州开店之前,邓秋鸥夫妇俩曾经营着一个木材厂。之后两人发现,他们更认可中古文化的可循环消费理念,“尽管当时中古文化非常小众,但因为我们热爱它,认为这种文化在国内也会慢慢被接受,所以决定在广州开店。”

如今中古文化逐渐被人们接受,但随着各地的中古店、古着店遍地开花,业内也难免出现一些乱象。“中古与二手的概念有一定区别,中古是真正有年代的而现在已经不生产的东西,这些中古单品无论是使用的材料还是工艺细节都是某个时代的缩影,所以有特殊的价值。”Candy也提醒消费者,购买中古手袋、服饰等物件时,最好是线下识别,通过询问店员商品来源和款号、商标是否完整,是否有异味等信息来识别。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程依伦 实习生 吴迪诗

,

过去一年来受疫情影响,消费者变得更青睐于线上购物,而实际上,消费者的消费态度也悄然发生了转变:快时尚产品同质化现象越发明显,相比之下,强调稀缺性、个性化的中古风潮越来越受到消费者喜爱。如今在广州街头,也悄然出现了不少中古店。这些店吸引了一大批具有购买力的年轻人,或是充满怀旧情怀的中老年人。那中古文化究竟是什么?这些中古店背后又有哪些有趣的故事?近日,记者走上街头探访了这些有时代温度的小店。

在广州东山口,大街小巷里都藏着不少文艺复古的小店。“桃园”和“悦园”便是其中两家,尽管这两家店的面积都不大,却像是两个小型的复古博物馆,里面分别陈列着店主从全球各地淘来的中古饰品、手袋、摆件以及玩偶。

邓秋鸥夫妇的中古玩具店。

两家店的店主是一对香港夫妇——邓秋鸥和他的妻子Candy。此前,他们的生意与木材资源相关,尽管收入不菲,但出于对广州这座城市的喜爱,以及对中古物品的着迷,夫妻俩关掉了厂并定居到广州来,在这里用自己喜爱的生活方式实现着创业梦想。

尽管所需照料的店铺面积不过几十平方米,但被一堆喜爱的中古娃娃们“簇拥”,在邓秋鸥看来却是一份令人愉悦的工作,他尤其喜欢向来店里的客人们讲述每一个娃娃的“历险记”;而妻子Candy则喜欢向更多顾客普及“中古”这一小众文化。

“入坑”中古圈十年

整理货柜、清洗玩偶是邓秋鸥的日常。“这并不是玩物丧志,这是在投资爱好。”坐在一堆娃娃中间的邓秋鸥,一边擦拭着自己最喜爱的玩偶“巨魔毛孩儿”,一边笑着说。

这是一间令不同年代甚至不同国籍的人都能“找到童年”的小店:从入口走到店内,一间大约20平方米的小店里,每个角落都摆放着形形色色的玩具,这些玩具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有不同表情的“哆啦A梦”,有不同颜色和造型的“奥特曼”,还有大小不一的“蒙奇奇”,甚至还有代表岭南文化的醒狮头……店里成千上万的玩具中,有不少是邓秋鸥和他的妻子从全球各地“淘”来的中古玩具。中古玩具的价格不一,有的几十元,有的则上万,“主要是看其稀缺度”,邓秋鸥说。

邓秋鸥和他心爱的玩偶。

而在距离这家中古玩具店不远的地方,则是邓秋鸥夫妇的另一家中古店,店里售卖的多是上个世纪的手袋、饰品、服饰等。

邓秋鸥和妻子Candy第一次接触中古文化是10年前在日本逛街的时候。在妻子的影响下,邓秋鸥第一次“入坑”。“我买的第一个中古单品是一块劳力士手表,花了8万港元;之后又开始买第一件中古外套,是那种单颗纽扣的修身西装,看上去很有韵味,花了1000港元。中古物件与如今的快时尚不同,其工艺细节打磨得会更为精致,哪怕是一颗纽扣,你都可以从它的纹路里看出细节来。”

相比邓秋鸥,妻子Candy对中古文化显得更加热衷:“光是中古手袋,十年前我就已经买了200多个;如今我们家的中古手袋可能达到了500个以上。”日常生活中,Candy也都是喜欢穿着中古单品:“比如我的这件刺绣衣服,可能有30多年了;这对耳环也有将近40年;这只卡地亚戒指也是20世纪90年代的……”Candy一边笑着,一边向记者讲述自己身上每一个中古物品的“年龄”。

“我们买一些中古物品的时候,主要是考虑两点,一个是性价比,一个是稀有性。”邓秋鸥透露。而因为许多中古的单品都是来自大品牌,尽管是“老物件”,价格却不便宜。

文化背后是情怀

邓秋鸥和Candy都是80后,而前来他们店内的顾客也多是80后为主:“我们发现,相比90后爱追赶潮流,可能70后、80后们更加恋旧。”此前,就有一位上了年纪的广州阿姨来到店里,相中了一套深红色的套装裙。阿姨告诉Candy,当年她一直想拥有一条那样的套装裙,最后她丈夫在结婚时还专程去到香港为她购置,“当年这样的套装裙非常贵,需要400港元一套;如今大家的经济水平跟上了,但是那个年代的人却老了。所以当时看到这条裙子,阿姨就想到了自己年轻时。”Candy说。

在他们店里,像这样温情的故事时常发生。此前,还有一个男孩特意前来店里,称想要寻找一块妈妈那个年代的小金表,送给妈妈当礼物。“上世纪80年代的手表如今价格大约1000多元,由于年代久远,这些表可能如今都走不动了,但是对于他们来说,怀念的意义却是大于用途。” Candy告诉记者,“但我们更建议大家在买中古用品时,是因为真心喜欢它,并且愿意接受它的不完美。因为中古物品很多都是独一无二的,正是因为其独特性,所以遇见每一个中古单品都需要缘分,很多时候就算你用心去找也不一定能找到。”

比如陈列在橱窗里的玩具娃娃们,尽管它们模样相似,但实际上每一个娃娃也有着不同的故事。Candy介绍,例如“椰菜娃娃”,每一个娃娃都拥有自己的“出生证”。如今这种娃娃已经停产,但是在过去,那却是不少国外儿童最期待的礼物。“妈妈们可能会冒着大雪排队,只为买到标有自己孩子出生日期的那款娃娃,送给小朋友当圣诞礼物。小孩也会因为自己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娃娃而高兴很久。”

而除了“椰菜娃娃”,不少中古娃娃也都承载着特殊的祝愿。正因如此,在店里,邓秋鸥也经常碰到一些特意来寻找属于自己出生年份或者日期玩偶的客人:“可能当时店里没有,但是我们会特意记下来,等到下一次运气好淘到的时候再联系顾客。”

“中古不等于二手”

“很多人会误以为中古的东西就是二手,或者是‘洋垃圾’,但实际上对于中古物品我们一般有严格的定义,首先是时间限制,就是‘30年以上100年以内’,同时制作工艺精美、具有收藏价值的物品;其次,它也一定是经过全方位的消杀、清洁,且保存度相对完好。”Candy解释。

在来广州开店之前,邓秋鸥夫妇俩曾经营着一个木材厂。之后两人发现,他们更认可中古文化的可循环消费理念,“尽管当时中古文化非常小众,但因为我们热爱它,认为这种文化在国内也会慢慢被接受,所以决定在广州开店。”

如今中古文化逐渐被人们接受,但随着各地的中古店、古着店遍地开花,业内也难免出现一些乱象。“中古与二手的概念有一定区别,中古是真正有年代的而现在已经不生产的东西,这些中古单品无论是使用的材料还是工艺细节都是某个时代的缩影,所以有特殊的价值。”Candy也提醒消费者,购买中古手袋、服饰等物件时,最好是线下识别,通过询问店员商品来源和款号、商标是否完整,是否有异味等信息来识别。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程依伦 实习生 吴迪诗

中古,Candy,邓秋鸥,广州,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