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下过霰还是个“暖冬”?2月广州气温成历史第二高值

冬天下过霰还是个“暖冬”?2月广州气温成历史第二高值

今日13:08,中山大道(珠村路段,西往东方向)发生地陷。受其影响,现时环城高速中山大道出口已经封闭,请绕道其他出口通行。

13:08,中山大道(珠村路段,西往东方向)发生地陷。

广东生活网讯 下过霰的冬天,居然还是个“暖冬”?2020-2021冬天,目前已画上了休止符。统计数据表明,这个冬天广州平均气温比多年平均高出0.3℃,是近10年来第五个偏暖的冬天。

为方便统计,气象部门通常将每年12月到次年2月划分为冬季。以广州国家基本气象站数据计算,2020年12月1日到2021年2月28日,广州平均气温偏高了0.3℃。其中,2020年12月气温比多年平均偏低0.6℃,今年1、2月比多年平均高0.8℃。可见这个冬天是前冬偏冷,而中后冬偏暖,而且偏暖得比较明显。

暖冬为什么会冷?

大家对于这个冬天“冷”的印象,很可能就是在去年12月份形成的。过后气温飞速回升,春节期间暖阳高照,导致整个冬天气温仍然偏高。

据统计,这个冬天里,“一九”平均气温比多年平均高2.1℃,“二九”低2.1℃,“三九”低5.4℃,“四九”高2.2℃,“五九”高3.0℃,后面气温也都比较高。

也就是在气温偏低这段时间里,许多网友质疑:都说全球变暖,为何今冬这么冷?气象专家指出,冷空气频频来袭,恰恰与全球变暖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全球气候变暖会改变全球的大气环流形势,通过海洋和大气、陆地和大气的相互作用影响到局地的气候。比如北极海冰情况,影响我国的冷空气最初源地来自北极,盘踞在北极上空的极地涡旋会将冷空气“锁”在极地。同时,北极地区又是全球气候变化响应最敏感的区域,其地表气温的增暖速度是全球的2倍到3倍,这被称为北极放大效应。在全球变暖的大背景下,2020年9月北极海冰达到历史第二少,极地涡旋减弱、分裂,偏向欧亚地区,难以“固定”冷空气而由其南下。

在暖冬背景下,“冷事件”时不时发生。2020年12月,广州分别遭遇了强冷空气和寒潮袭击,其中12月29日夜间起的寒潮过程,有45%的测站最低气温录得5°C以下,从化和增城部分区域自动站点最低气温低于0°C,占全市站点的2.7%,从化区吕田镇区域自动站31日录得最低气温-2.8°C。

1月6日-13日广州再次受到受强冷空气影响,出现持续低温天气过程,全市有81个站点(占全市站点数22%)录得0°C以下的低温,是1951年以来0°C以下低温覆盖最广的冷空气过程。从化区吕田镇三村村1月12日录得全市过程最低气温-5.4°C。

历史第二热的二月

尽管3月一开始就有冷空气南下,但刚刚过去的2月,广州平均气温还是明显偏高,而且冲到了历史第二高值。当月日照时间也是历史同期的第二高。

广州市气象局气候与农业气象中心数据显示,2月全市平均气温19.5℃,比近十年平均值偏高3.5℃,为历史同期第二高值。各区平均气温在17.2~20.9℃之间,呈现出东北低西南高的分布;与近十年平均值相比,一致偏高2.6~4.4℃。

各区月极端最高气温在28.5~31.2℃之间,出现在2月23日。黄埔和花都最高气温高达29.7℃和29.6℃,创下当地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各区月极端最低气温在5.7~13.7℃之间,出现在2月10-12日或者2月19-20日。

2月广州平均月雨量48.3毫米,比近十年平均值偏多5.0%。这主要和2月10日大雨局部暴雨降雨过程有关。这次降雨过程具有覆盖面广且雨势缓和的特点。全市有96.1%的站点出现大雨以上降水,其中12.7%为暴雨,这次降水有利于水库蓄水及增加土壤墒情,使得气象干旱等级转为正常,可谓是一场喜雨。2月各区降雨量在34.1~77.7毫米之间。与近十年平均值相比,南部和西部的南沙、番禺、白云、荔湾和花都偏多1.7%~91.4%,其余各区偏少3.4%~29.9%。各区月雨日介于3~7天之间;与近十年平均值相比,一致偏少2.1~5.2天。

2月全市平均月日照时数195.0小时,比近十年平均值偏多128.8%,是历史同期第二高值。各区日照时数为191.4~197.6小时;与近十年平均值相比,一致偏多105.6~144.4%。

2月广州未出现灰霾,灰霾日数比去年平均值平均偏少0.4天,比近十年平均值平均偏少4.8天。

文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叶卡斯

图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苏俊杰

,

广东生活网讯 下过霰的冬天,居然还是个“暖冬”?2020-2021冬天,目前已画上了休止符。统计数据表明,这个冬天广州平均气温比多年平均高出0.3℃,是近10年来第五个偏暖的冬天。

为方便统计,气象部门通常将每年12月到次年2月划分为冬季。以广州国家基本气象站数据计算,2020年12月1日到2021年2月28日,广州平均气温偏高了0.3℃。其中,2020年12月气温比多年平均偏低0.6℃,今年1、2月比多年平均高0.8℃。可见这个冬天是前冬偏冷,而中后冬偏暖,而且偏暖得比较明显。

暖冬为什么会冷?

大家对于这个冬天“冷”的印象,很可能就是在去年12月份形成的。过后气温飞速回升,春节期间暖阳高照,导致整个冬天气温仍然偏高。

据统计,这个冬天里,“一九”平均气温比多年平均高2.1℃,“二九”低2.1℃,“三九”低5.4℃,“四九”高2.2℃,“五九”高3.0℃,后面气温也都比较高。

也就是在气温偏低这段时间里,许多网友质疑:都说全球变暖,为何今冬这么冷?气象专家指出,冷空气频频来袭,恰恰与全球变暖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全球气候变暖会改变全球的大气环流形势,通过海洋和大气、陆地和大气的相互作用影响到局地的气候。比如北极海冰情况,影响我国的冷空气最初源地来自北极,盘踞在北极上空的极地涡旋会将冷空气“锁”在极地。同时,北极地区又是全球气候变化响应最敏感的区域,其地表气温的增暖速度是全球的2倍到3倍,这被称为北极放大效应。在全球变暖的大背景下,2020年9月北极海冰达到历史第二少,极地涡旋减弱、分裂,偏向欧亚地区,难以“固定”冷空气而由其南下。

在暖冬背景下,“冷事件”时不时发生。2020年12月,广州分别遭遇了强冷空气和寒潮袭击,其中12月29日夜间起的寒潮过程,有45%的测站最低气温录得5°C以下,从化和增城部分区域自动站点最低气温低于0°C,占全市站点的2.7%,从化区吕田镇区域自动站31日录得最低气温-2.8°C。

1月6日-13日广州再次受到受强冷空气影响,出现持续低温天气过程,全市有81个站点(占全市站点数22%)录得0°C以下的低温,是1951年以来0°C以下低温覆盖最广的冷空气过程。从化区吕田镇三村村1月12日录得全市过程最低气温-5.4°C。

历史第二热的二月

尽管3月一开始就有冷空气南下,但刚刚过去的2月,广州平均气温还是明显偏高,而且冲到了历史第二高值。当月日照时间也是历史同期的第二高。

广州市气象局气候与农业气象中心数据显示,2月全市平均气温19.5℃,比近十年平均值偏高3.5℃,为历史同期第二高值。各区平均气温在17.2~20.9℃之间,呈现出东北低西南高的分布;与近十年平均值相比,一致偏高2.6~4.4℃。

各区月极端最高气温在28.5~31.2℃之间,出现在2月23日。黄埔和花都最高气温高达29.7℃和29.6℃,创下当地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各区月极端最低气温在5.7~13.7℃之间,出现在2月10-12日或者2月19-20日。

2月广州平均月雨量48.3毫米,比近十年平均值偏多5.0%。这主要和2月10日大雨局部暴雨降雨过程有关。这次降雨过程具有覆盖面广且雨势缓和的特点。全市有96.1%的站点出现大雨以上降水,其中12.7%为暴雨,这次降水有利于水库蓄水及增加土壤墒情,使得气象干旱等级转为正常,可谓是一场喜雨。2月各区降雨量在34.1~77.7毫米之间。与近十年平均值相比,南部和西部的南沙、番禺、白云、荔湾和花都偏多1.7%~91.4%,其余各区偏少3.4%~29.9%。各区月雨日介于3~7天之间;与近十年平均值相比,一致偏少2.1~5.2天。

2月全市平均月日照时数195.0小时,比近十年平均值偏多128.8%,是历史同期第二高值。各区日照时数为191.4~197.6小时;与近十年平均值相比,一致偏多105.6~144.4%。

2月广州未出现灰霾,灰霾日数比去年平均值平均偏少0.4天,比近十年平均值平均偏少4.8天。

文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叶卡斯

图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苏俊杰

气温,广州,冷空气,平均,全球